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灰塔的黎明 第四十八章 鷹羽之箭

第四十八章 鷹羽之箭

小說︰灰塔的黎明| 作者︰湖中羊| 類別︰玄幻魔法



    巴圖不能理解自己同伴的行為。他已經告訴了他們這支隊伍即將面臨的遭遇,他們的對手將不會是幾個人幾匹馬,而是至少三個部族的勇士!那將是什麼樣的場面?巴圖不知道,因為他從出生起就沒見過。可听部族里的老人說,當騎手的數量夠多,他們的來臨時馬蹄揚起的塵土就會像沙暴般遮天蔽日。男孩曾經夢想過那樣的場景,但那時他是作為騎手中的一員去帶去沙暴,而不是作為無力的抵抗者面對草原之子們手中鋒利的彎刀和致命的箭矢。按他的想法,現在立刻拋棄馬車,向烈錘領靠近才是唯一的活路。

    可這支隊伍里除了巴圖,似乎沒人這麼認為。阿塔蘭忒根本不理解被復數的游牧部落盯上會有什麼遭遇,而洛薩和起司則對此表現出了異常的鎮定。對于這兩個人來說,眼前的情況都還不足夠讓他們驚慌失措,再說時間已經隨著年齡的增長給了他們更多的鎮定,不論是洛薩還是起司都經歷過比游牧民更加令人絕望的對手。

    “那仁,如果我死了,你就把我的眼珠啄出來吃了。這樣我就能看到你看到的東西了。”男孩在馬車啟程時沮喪的對自己的伙伴說。

    不過就如起司之前說過的,他們沒有坐以待斃的打算。即使不畏懼游牧民即將到來的攻擊,法師也還是習慣先取得對方的底細。這個機會,在第二天。當馬車迎著朝陽繼續在草原上緩慢前進的時候,那個遠遠監視著他們的黑影又出現在了伯爵的視野里。

    “今天是第三天了。到了今天太陽落山,部族的頭人就會聚在篝火旁讓薩滿為他們祈福。他們會抽藥草做成的煙,唱歌頌祖先的歌,還會喝下染了每個頭人血的酒。到了天亮的時候,薩滿會在篝火的余燼旁豎起四個木樁,我們的腦袋會在滿月最亮的時候被插在木樁上…”巴圖似乎已經喪失了所有的斗志和求生欲望看,坐在洛薩旁邊機械性的呢喃著。他熟悉他族人們的傳統,知道他們將會作出的事情。

    “听起來不錯,尤其是抽煙那段。你知道我在失心灣的時候染上了嚼煙葉的習慣,可是後來被人認為影響不好就強迫戒掉了。”伯爵滿不在乎的握著韁繩,嘴唇吧唧了幾下似乎在懷念煙草的味道。雖然他作出繼續趕車的樣子,可是目光卻一直放在遠處的黑影上。洛薩在話音落下後小聲喃喃著,“太遠了,草原人知道我們弓箭的射程。瞄的再準,射不到也沒用。”

    “那可不一定,你得明白有風的時候,箭矢總能飛的比人想象的遠,就像老鷹那樣。”起司的聲音從車廂里傳來,他伸手穿過布幔,拿掉了巴圖帽子上的羽毛,那是他獵鷹的羽毛,“借你的帽飾用一下。”

    巴圖正欲搶回他的寶物,可是一根箭頭已經從布幔里伸了出來,嚇的他趕緊縮回了手。這根箭頭的金屬部分被深色的草汁浸染,失去了在陽光下反射光芒的能力。同時在箭矢的箭竿上,巴圖想要拿回的帽飾被細線牢牢的綁著。只不過馬車里拉弓的手,卻沒有被綁住的羽毛那樣平穩。

    “瞧著丫頭都抖成什麼樣了,我覺得這箭還得我來射。要不她的箭頭肯定會射到我或者巴圖的腦袋上!”伯爵叼著草睫,用輕快而興奮的語氣說道。不管怎麼說,他還是對久違的能看到起司的魔法而感到愉悅。

    與此同時,馬車車廂里的起司正跪在阿塔的身邊,雙手握住箭矢,低聲訴說完最後幾個音節。“妖精天生就是神箭手,據說這世界上最早的一張弓就是他們送給精靈的。況且阿塔的視力比你好,我們不能把那個探子射死或嚇走,我們需要他嘴里的情報。”

    法師說完,輕輕拍了拍女劍士的肩膀,“深呼吸,放輕松。相信你的直覺,它會告訴你什麼時候該放箭。”

    洛薩听著身後的聲音聳了聳肩,夸張的將身邊的巴圖摟了過來,按住後者不讓他亂動,卻絲毫不害怕身後的箭頭因為這個動作而插進他們的後背,“小子,你得感謝我們,接下來的事情,我保準你長這麼大肯定沒見過。”

    “嗖!”伯爵的話音還沒落下,阿塔拉緊弓弦的手就松了開來。綁著鷹羽的箭矢隨之射入了空中。而巴圖見到這一幕時,下意識的皺了皺眉頭。他不是不能理解這些人的思路,他們顯然是想要射傷監視者,然後從其口中挖出關于部族聯合的消息。可是男孩在心里已經對這個冒失的計劃給出了否定的判斷。他知道蒼獅人的弓比游牧民的更大一些,射程也更遠。可是他也知道這種大弓射出的箭矢在其射程的遠端其實是沒有多少殺傷力的,何況在這樣晴朗的天氣里,監視者沒理由看不到朝自己飛來的箭矢。

    “啁!”嘹亮的鷹啼打斷了巴圖的思緒,男孩睜大他的眼楮,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他的獵鷹從空中用腳爪接住了射出的箭矢,接著張開翅膀乘著一陣上空的氣流飛速靠近監視者的上空,在後者還在思考是什麼從馬車里飛到空中的時候,雄鷹送開了它的利爪,于是箭矢徑直的下落,速度快的好像剛剛離弦一樣!

    “射中了!”洛薩第一個發出了歡呼,他一下子躍下馬車,朝著遠處從馬上墜落的黑影跑去。不久後就拖著一個肩膀中箭的男人回來。

    “他的馬跑了,馬認路,那些家伙會發現他們的斥候出了事。攻擊有可能會因此提前,所以這家伙的嘴里最好多點有用的東西。”伯爵說著,毫不客氣的將俘虜肩膀的箭矢拔了出來,引發後者的痛呼。他將綁著鷹羽的箭竿扔給巴圖,算是物歸原主。

    “足夠了,一般來說游牧民的嘴都是很緊的,不過我們這次有便利的道具。”法師從馬車上走下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個被托在地上的斥候,他所說的道具,自然是女劍士手中可以讓人吐出真話的魔劍,弗拉克拉格。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灰塔的黎明 | 灰塔的黎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