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灰塔的黎明 第四十七章 部族的陰影

第四十七章 部族的陰影

小說︰灰塔的黎明| 作者︰湖中羊| 類別︰玄幻魔法



    灰塔的黎明正文第四十七章部族的陰影馬車,在草原上緩慢的前進著。事實上馬車前進的速度已經慢到和人步行的速度差不多甚至尤有不足的程度了,這主要是因為草地增大了行車的難度,而草原上顯然也不會有供車輛行駛的道路。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乘車的人們都能接受這樣的速度。

    “我們應該放棄這輛車,拉車的馬有兩匹,我們兩人一匹剛剛好。”這已經是巴圖兩天以來第三次試圖說服其他人這麼做了。

    “我已經說過好多次了,這兩匹馬不是你們常騎的那種,它們是拉車和馱貨的種類,你坐在它們身上它們根本跑不動。還有,車里有儲備的食物,放棄馬車的話,即使每人背在身上一部分也要棄掉將近一半。再說有車廂的幫忙,我們至少不需要風餐露宿。”洛薩百無聊賴的揮舞著馬鞭,對坐在他身邊的男孩說道。自從被伯爵輕易打倒之後,巴圖就對前者表現出了異常的尊重。

    因此,男孩沒有再說什麼。他沉默的看著那兩匹拉車的馬,試圖找到證據說明它們也可以完成載人的任務。可,沒過多久,兩匹馬就停了下來,“怎麼回事,離中午還有段時間,我們得繼續前”

    巴圖的話在看到洛薩的表情後自然的停住。他順著駕車人的目光看過去,在遠處略微隆起的小丘上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影子。可還不等他認出更多的細節,那個影子就消失在了小丘的後方。“嘖,陰魂不散的家伙。”洛薩吐了口唾沫,語氣里帶著幾分不屑,“好了,那家伙已經走了,我們繼續上路,等一下,你這是怎麼了”

    這次輪到男孩的表情難看起來了。可以明顯的注意到巴圖的臉色不對,他的雙眼死死盯著那個黑影消失的小丘,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這是你第幾次看到他了”巴圖問道,聲音中略帶幾分顫抖,他好像十分恐懼。

    “如果我沒有看漏的話,應該是第二次。怎麼了嗎你知道那家伙想干什麼”以洛薩的目力,他可以確定自己看到的黑影並不是什麼怪物或者幽魂,那是一個人,騎在馬上的人。而一個騎手在如此遠的距離長時間的觀察馬車的動向,這讓伯爵本能的感到不快。可他畢竟不是這片草原的孩子,不清楚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在洛薩看來,也許對方只是在確認他們是否懷有敵意或者要侵犯他們的地盤。

    “他是斥候,他的出現意味著部族的頭人已經聚集,明天就是第三天,後天晚上就是滿月”男孩驚恐的喊叫著,他說的話里開始夾雜進草原人的土語,可即使是他還沒那麼驚恐時喊出的內容,也超出了洛薩能夠理解的範圍。好在,伯爵知道誰能解決這個問題。

    中午的時候,馬車停下來讓馬兒和乘客都有時間在平靜的草原上進食和休息。對于大部分人來說,坐著馬車進行長途旅行並不是什麼愉快的體驗,縱然那是來自烈錘領匠人之手,在王都中都頗受歡迎的,整個蒼獅坐起來最舒適的馬車也不行。

    “怎麼樣”洛薩向走過來的起司遞上水袋,邊說話邊用下巴指了指坐在一旁的巴圖。他知道法師一定有辦法了解到男孩到底想說什麼,也肯定能理解在男孩的話里什麼信息才是真正關鍵的。

    起司的表情不大好,他接過水袋喝了一口後才緩緩說道,“不太好。按照巴圖的說法,我們已經被一群,準確的說是好幾個部族的聯合給盯上了。如果你沒有漏看的話,這些聯合起來的部落將會在後天清晨對我們發動攻擊。”

    “什麼”洛薩的表情有些錯愕,他不是無法理解一行人被草原上的游牧民當成劫掠的對象。但好幾個部族的聯合這對于一個只有四個人的小隊來說未免太大張旗鼓了不是嗎要知道以往游牧民對烈錘發動的侵略也不過是以單一部族為單位,復數部族的聯合是十年甚至二十年才會發生的事情。彪悍的游牧部落不會輕易團結在一起,除非有一位足夠強大的統帥,或者足夠誘人的利益。

    法師無奈的聳了聳肩,老實說如果不是巴圖用自己獵鷹的性命發誓,他也不會相信這駭人听聞的消息。因為這實在是完全沒有道理,草原上的劫掠無非是為了兩件東西,物資和女人。誠然,這兩樣東西起司他們都有,可不論是馬車里的飲食儲備,還是阿塔蘭忒的存在,都不足以引來如此興師動眾的陣勢,這簡直是在拿弩箭射蚊子。

    “理由呢他們是奔著誰來的你還是巴圖”伯爵畢竟是個務實的人,在短暫的詫異之後,他很快推斷出了草原人發動攻擊最有可能的兩個理由。首先就是起司,雖然法師本人從來沒來到過這片草原,可他身上的灰袍不僅僅能帶來冰霜衛士那樣忠實的盟友,也有可能成為他人復仇的目標。而除此之外,巴圖作為小隊中唯一一個草原人,他也有可能成為對方的靶心,如果這個小子是水羚部族頭人的繼承人或是有著某種顯赫且重要的地位,那他就有可能成為這些部落想要劫持的對象。

    “不知道。不過我覺得很可能和我們兩個都沒什麼關系。”起司的話是認真思考之後的結果。平心而論,草原是一個比大海還要少被施法者光顧的地方,因為這里有著天然的排外性,那種天高地廣的遼闊很容易讓不適應這里的人感到慌亂,它沒法條件給施法者潛心研究。所以歷來除了草原上土生土長的薩滿或巫醫,鮮少有外來的法師會和這地方產生什麼瓜葛。

    而巴圖,起司自有辦法分辨他有沒有對自己說謊,因此當男孩解釋自己身世的時候,法師很快相信了他。巴圖,只是水羚部落一名馴鷹人的孩子,他的父親死于一次外出狩獵,據說是被臨近部落的獵人射殺以搶奪他的獵物。這種事情在草原上並不算太少見。在父親死後,巴圖的母親依照傳統成為了他父親弟弟的妻子,擺在男孩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他變成一個注定不會受到優待的繼子,還要放棄他的獵鷹;要麼,他就得證明自己有作為一名成年男性為部族做出貢獻的能力。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他那麼迫切的想要得到阿塔的青睞,不管在哪種文化中,結婚都可以被視為從幼年邁向成年的代表性轉變。

    有著這樣出身的男孩,不足以成為被人盯上的目標。

    “這麼說來,這完全沒道理啊。他們的目標不是你和巴圖,也不是物資和女人,那還能是什麼我雖然和他們打過幾次仗,但那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他們不可能還記得我。”洛薩皺著眉頭,喃喃著。

    “在這里瞎猜沒意義,想要知道答案,就得付出些行動。”起司對他的同伴說道。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灰塔的黎明 | 灰塔的黎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