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赤火颶風之再見江湖 第五十二章 豁出去的命

第五十二章 豁出去的命

小說︰赤火颶風之再見江湖| 作者︰程言非| 類別︰都市言情



    ,最快更新赤火颶風之再見江湖最新章節!

    變機靈的唐姿柔即刻明白事情不簡單,想也沒想就跟著田尹跟韓超離開了。

    果然,能驚動田尹跟韓超兩個身份立場不一樣的人,必然事出有因,在他們剛帶走唐姿柔之後,一群荷槍實彈的警察就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解救了陳炎。

    “多虧了你們,謝謝師兄。”陳炎頭上的麻布袋剛被摘掉,他就滿臉堆笑地望著一眾同僚。

    人群後方,一個人慢慢悠悠地走過來,表情不屑,卻還是把陳炎揪到一邊的角落里。

    “以前的事,就給我到此為止,別再給我惹麻煩了!”

    陳炎又畏懼又不甘,揉了揉青一塊紫一塊的臉︰“許sir,我只是想防患未然,放任他們太危險了。”

    “還要我再多說一次嗎,當我話耳旁風嗎!要搞你就搞定田尹,抓他坐牢,要麼就給我別再節外生枝。否則,我不會再救你第二次!”說話的人是現任總區警司許家豪。

    足夠有分量的人都發話了,即便他陳炎再忍不下這口怨氣也沒辦法,明的暗的都搞不定那兩個興炎的女人,這股子憤恨是越積越深了。

    從不輕易上前線的許家豪,在安排人員送陳炎去醫院後,就立刻離開回了警署。

    在救護車里,阿妍問陳炎︰“頭兒,是誰綁架的你,你認得出來嗎?”

    陳炎悻悻然,苦于不能道明實情︰“怎麼認得出來啊,我頭被麻袋套著,只會說這些沒用的廢話!”

    找不到發泄的出口,陳炎只能將氣撒在下屬身上。阿妍被吼了之後,便再也不敢說什麼了。

    以最快的速度,田尹跟韓超帶著唐姿柔回了興炎,晚一步都將陷入圍困。

    像是已經知悉了一切,黃苓第一時間迎回了幾個人,急于檢查唐姿柔︰“阿柔,你沒事吧。”

    唐姿柔卻將疑惑的目光轉向田尹,而田尹則什麼話都不說,只是拍了拍韓超的肩。

    “我听到上頭有行動要出,是秘密行動,很明顯有人特意保護陳炎,所以你還是別再輕舉妄動了。”韓超莫名其妙就成了他們這些人的保護傘。

    田尹也眉宇緊鎖著說︰“這次多虧了韓超及時找我,否則……你們兩個千萬別再謀劃做什麼動作了,有我跟阿超就行了。”

    “就只能坐以待斃了,是嗎!那孩子才多大,就被折磨成那樣子。”黃苓心里很難平靜下來。

    踟躕了很久,田尹才終于下定決心︰“有個人一定知道點什麼,如今你也回來了,我們勢必要會一會真相了。”

    就算真相有可能會違背他們當初的誓詞,但有些事,不是不去挖掘,就可以當做不存在的,韓超跟田尹對視了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送別了韓超之後,黃苓緩緩走到唐姿柔的身邊,輕輕握住她的手,說︰“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夠了吧,抓緊機會好好珍惜眼前的人不好嗎,別再辜負田柯了。”

    這是柔軟了心腸的黃苓嗎!唐姿柔從未見過黃苓此刻的溫柔。

    一滴淚打在自己手背上,黃苓低聲說︰“我不知道我下一秒會不會死,我不知道我們還能安然無恙到什麼時候……我不想再折磨阿尹了,也希望你不要再折磨田柯,每個人都會死,早晚而已,別再辜負自己、辜負了他。”

    從沒見過這般柔軟的黃苓,田尹即刻上千扶住了她,讓她靠在自己的胸膛。

    黃苓靠在田尹堅實的胸膛,右手仍緊緊握著唐姿柔的手,眼淚珠子不停地無聲掉落。

    “你這是怎麼了,苓?”田尹很是心疼。

    強忍著眼中泛動的淚花,唐姿柔明白黃苓並不是真的想推開自己,可又無時無刻不想推開自己。

    不知道未來要面對的危險在哪里,不知道未來要面對的敵人是何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將要付之一炬……唐姿柔心里明白,珍惜當下,這是黃苓對自己唯一的期許。

    “苓,別這樣,我答應你,不再逃避了,我這就去找他。”唐姿柔盈動著滿腔的波瀾,漸漸松開黃苓的手,一點一點挪動著步子離去。

    宛若突然變了個人,之前的剛強柔韌消失無蹤,此時的黃苓從未有過的柔弱,田尹摟她的懷抱更緊了。

    微微抬頭,黃苓對上田尹的雙眸,語氣溫柔︰“我們結婚吧,就現在。”

    田尹震驚得不能自已,他不敢相信這是黃苓主動提出的。

    “只要你不介意我是以鄭翹的身份——”

    “當然不介意,你就是你,你是我的女人。”田尹不等黃苓說完,就霸道地將她攔腰抱起。

    一個傷痕累累,一個心疼著她滿心的傷,兩顆互相折磨卻從未分離的心,重疊在一起,填補著傷口。

    出淤泥而不染,遺世而獨立的白天鵝,自然不會無端變幻著面目,黃苓自有她的考量,這份考量或許有著不為人知的沉重,她早已不再是那個被眾星捧月、受盡百般呵護的小女孩了。

    黑與白自古以來是兩立的,但黃苓愛上田尹卻並非是錯誤的。黃苓雖生長在黑道,可她一腔正義感從未迷失;田尹雖曾是臥底警察,可他卻目睹了黑道的正義。

    才詭譎的黑白迷宮里,他們不可救藥地愛上了對方,並矢志不渝,因為靈魂早已契合,無法分離。

    逃避了多久不肯面對自己的內心,看到黃苓的柔弱,才叫唐姿柔勇敢起來。明明她可以武裝最堅固的鎧甲在身上,為何不能直面自己的內心呢。

    明明總是躲在背後偷偷心疼著買醉的田柯,唐姿柔逼著自己往前一步,出現到他面前,卻始終一副冷酷的面孔。

    呵,男人。唐姿柔見過的男人,要麼就是對自己有企圖的;要麼就是田柯,讓自己備受煎熬的。

    “是我眼花了嗎?怎麼看到阿柔在我眼前?”田柯晃了晃腦袋,拼命眨了眨眼,想要看清楚些。

    啪,一記火辣的耳光打在田柯臉上,隨即他又被一雙冰冷的手捧住臉。

    “一個醫生,每晚喝成這個樣子,要是有病患急診,怎麼辦?你遇見我之前不是這個樣子的!”

    霎時間被疼醒了的田柯,痴痴地看著眼前這個一臉慍怒的冰山美人。

    不如像苓那樣,推不開命運,就接受了它。唐姿柔把心一橫,捧住田柯的臉就狠狠地吻了下去,吻技拙劣卻充斥著野蠻霸道。

    對田柯來說,這是夢寐以求的恩賜,他便不自覺抱住了唐姿柔的腰,渴盼著這個夢不要醒來。

    一直從天台糾纏到家里,直到門被摔上的那一刻,田柯才恍然發覺這不是一個夢。

    清醒了的田柯推開了唐姿柔,並輕輕闔上她的衣服,仔細地替她扣著扣子。

    多諷刺啊,唐姿柔第一次見有男人小心翼翼地替自己扣齊衣服扣子。

    一氣之下,唐姿柔撕爛了田柯的襯衣,瞠視著他︰“田柯,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愛我嗎,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沒有下次了。”

    唐姿柔篤定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放下尊嚴,放低過去,再也不會像這樣勇敢了。

    田柯忘不了不久前才跟袁佳樂定下的約定,他愛她,才不忍她輕賤了自己。“我不行,我不想你後悔。”

    唐姿柔紅了眼眶,卻依舊一臉冷酷,抖動著嘴唇︰“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可你為我做了那麼多,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就當等價交換,別讓我覺得我欠你的——”

    唐姿柔咬牙切齒,執意揭開衣衫,卻被田柯死死抓住雙手,不由得她做出過激之舉。

    “我懂了,我不干淨,不只是沾滿鮮血的雙手,三年前,你何不讓我死了算了,不用他們動手,我都恨不得殺了我自己!”這是唐姿柔心里跨不出去的傷痕,如何也想不通怎麼會在別人的編排下遭遇了那種事。

    不是這樣的,根本不是,田柯急忙抱住情緒失控的唐姿柔,解釋︰“不是,你是我最珍惜的人,請不要再說那樣的話了,是我,是我沒有保護你的本事,是我的錯。”

    “那為什麼不可以,我跟阿苓都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個明天,所以,她叫我勇敢面對自己的內心……”唐姿柔抽搐得越來越厲害,她在用整條命努力鼓起勇氣,“田柯……我……我……我愛……我愛你。”

    伴隨著滾滾而下的眼淚,能夠殺人如麻的唐姿柔,卻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說了出來。

    “怎麼比殺人還難,我終于說出來了,對不起,我先走了……”唐姿柔焦慮不安,無法安然自處,只一心想要逃離。

    田柯吃驚地看著眼前精神恍惚的唐姿柔,嘗試去感受她的勇敢、卑微、彷徨與無助。

    在她即將轉身時,田柯一把拉住她的手,讓她倒入自己的胸膛,于是,如視珍寶地擁抱在懷。

    “我愛你,阿柔。”

    逐漸感受到田柯身上的灼熱,唐姿柔頭腦一片空白,卻情不自禁地驚恐起來,試圖掙扎,帶著哭腔哼哼唧唧。

    田柯像安撫孩子一般,輕拍著她的背︰“別緊張,別怕,我不是那種人,不會傷害你的。”

    原來,外表冰冷無情的唐姿柔是這樣的柔弱彷徨;而外表嬌柔多情的黃苓,骨子里卻灌注著鋼筋鐵骨。

    深夜里,趁田尹熟睡,黃苓微微睜開雙眼,心事難平︰不管未來是好是壞,黃苓是注定跟田尹沒有結局的,就讓我以鄭翹的身份,做你這段時間的伴侶吧。

    迷失在苦難與仇恨里,沒有人能夠輕易得到救贖,正因為失去,才會執迷不悟、不依不饒。

    安琳,我一定會找到真相,以慰你在天之靈,肖默獨自坐在先前黃苓她們住的老式別墅里,習慣性失眠。

    此時,躺在警察宿舍里,久久不能入眠的韓超,也在想著昔日里姚樺安的笑容。

    人,最怕孤獨,尤其是那種失去摯愛的孤獨。

    漆黑的夜幕只有一輪半月映出的一星半點光輝,未知的沉淪都阻擋不了蓬勃的野心,更何況有人將足夠誘人的餌料送到你面前。

    月光隱沒在雲後,天還沒有亮,江威豹就召集了一眾心腹,撂下勢必要搞興炎的話。

    怎麼搞?一眾手下都面面相覷,搞不清楚老大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這次,先讓他們內部混亂,好好玩一玩,送就送田尹一個大禮。”江威豹露出一抹獰笑。

    鐘濤跟宋華對視了一眼,還好不是搞人家妻女,也算沒什麼江湖道義的負擔,也便听之任之了。

    總警司許家豪到醫院探望過陳炎後,就會警署召見了重案組的警員倪茜霆。

    一頭霧水的倪茜霆來到許家豪面前︰“sir,你找我?”

    “回歸警隊一直在RCU做文職到現在了,感覺怎麼樣?”許家豪關懷著下屬。

    “哦,還好吧……就是不太習慣。”倪茜霆是女生第一的成績從警校畢業的,目標也是希望上前線,而不是一直在總部做文職。

    許家豪略微思考了下,而後對她說︰“嗯,rainbow,也過了幾年了,要是我繼續派你去UC呢,你還敢不敢?”

    倪茜霆有些遲疑︰“哪里?還是仇古嗎?可是,我的身份……”

    “你放心,不僅興炎,仇古也已經大換血了,他們社團之間斗生斗死,這次你去仇古,我還會派人接應你,你不用擔心會暴露,這兩個社團幾次都搞不死,上面覺得蠻頭疼的。”許家豪一臉的為難。

    早已厭倦了文職的倪茜霆,左思右想,還是願意挺身而出。“我去,放心吧,許sir。”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赤火颶風之再見江湖 | 赤火颶風之再見江湖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