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歷史軍事 寒門貴子 寒門貴子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先勝一子

寒門貴子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先勝一子

小說︰寒門貴子| 作者︰地黃丸| 類別︰歷史軍事



    抵達浚儀後,元沐蘭下令,盡取城中百姓的食物和家畜,宰殺了數千頭豬牛羊,通宵暢飲,犒賞三軍,以掃盡倉垣受挫的頹氣,激發士卒用命之心。

    至于百姓如何,會不會餓死,並沒人放在心上。古往今來,若遠征敵國,糧道千里,再強大的帝國也無法完全解決戰時的後勤補給問題,只要允許士卒就糧于敵,必然會滋擾百姓,那些所謂的仁義,不過是史筆多春秋,為尊者諱而已。

    魏軍由鮮卑人創立,顯然配不上“仁義”這個稱號,缺糧的時候,漢人百姓就是兩腳羊,可以殺了充饑。而元沐蘭治軍算是出了名的嚴厲,這才勉強約束住部曲只取糧食,沒有發生其他更惡性的事件。

    所以,控制住軍隊不濫殺,不燒屋,不辱婦人,不無底線的搶掠財物,就可稱仁義之師

    這是戰爭的真相。

    與這個時代的普遍存在相反,徐佑在錢塘練兵伊始,結合了現代意識,努力提高部曲的文化素養,再賦予其信仰和使命感,然後用監察司洗腦,建立公開透明的賞罰體系,完全可以做到令行禁止,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從精神層面,凌駕于整個時代之上。

    浚儀城內燈火通明,徹夜不熄,嬉戲聲喝酒聲爭執聲不絕于耳,城守府內卻是反常的寂靜,全副武裝的衛士把守著各處要道,大堂里圍著十幾個將軍,正中間站著元沐蘭,盯著輿圖,用彎刀的刀尖順著M水劃過,道“徐佑兵分兩路,一路從M水,乘舟船千艘,浩浩蕩蕩;一路從陸路而來,同樣的旌旗蔽日,首尾不見。這兩路定有一路為主力,一路為疑兵”

    隨軍的外侯官道“據白鷺查探,陸路有徐字帥旗,其麾下最善戰的三都虎耳都、拔山都和鎮海都皆在,或許為主力”

    虎威中郎將宴荔石道“徐佑的近衛三都,除過虎耳都全是具裝,組建以來,還未曾在戰場展現戰力,拔山都和鎮海都無不戰功赫赫,若這兩都在陸路,那陸路定是主力。”

    “如果陸路真是主力,我軍是否要在浚儀布陣,以逸待勞,等其遠道而來,身心俱疲,再行交戰”直閣將軍樓彌加說道。

    “樓將軍所言甚是,敵軍勢大,不如先據城以守,耗其銳氣,再擇機克敵。”平漠將軍賀落羅連番挫敗,已對楚軍心生懼意,往日的豪情拋卻腦後,仿佛沒有城牆為依托,身前後背都變得不安全起來。

    “平漠被嚇破膽了”驍騎將軍尉遲信冷冷道“徐佑手里有雷霆,守城無疑于等死,我軍皆是騎兵,正該在浚儀周邊數百里的平原上縱橫來去,豈能縮在城池里,當那甕中之鱉”

    賀落羅被點名心思,面上掛不住,但驍騎將軍位階在他之上,尉遲信又深得皇帝的寵愛,以他的家世,尚不敢開罪,強壓住怒意,笑道“那感情好,請驍騎將軍率兵馬前去破敵,若能戰而勝之,我願以美姬三千人、牛羊十萬只、錦緞百匹作為酬功”

    尉遲信凜然不懼,哼道“備妥你的賭注,等此戰結束,我自去貴府取來”

    “好,若你不勝呢”

    “若不勝,我著婦人衣,給你端水洗腳”

    听到這,旁邊打瞌睡的平南將軍賀拔允也來了興致,道“好,我給你們當個中人,誰要是事後不認賬,我可不依。”

    有這位熱心腸的老將軍拍胸口,這賭約算是成了,不管是尉遲信還是賀落羅,誰也不敢賴賬。但對鮮卑貴族而言,穿女裝無疑是奇恥大辱,除了死,別無他法,所以尉遲信的賭注,其實是他的性命

    兩人的爭執只是小插曲,議事還在繼續,龍威中郎將李沖道“舟船行進快,水路當比陸路先抵達浚儀,我以為還是應該把注意力放在M水南岸”

    穆梵表示贊同,道“兵法雲實者虛之,虛者實之,徐佑多狡詐,主力未必在陸路。”

    “正是徐佑知曉我軍糧草匱乏,急于決戰,若真的以為陸路是主力,迎擊而去,可結果水路卻是主力,被他繞到後側,那時腹背受敵,必定大敗。”李沖也是北魏六鎮的名將,和穆梵惺惺相惜,交情一向不錯,听得他支持,立刻思路清晰的說道。

    元沐蘭靜听眾將爭執,過了一會,道“之前佔領浚儀後,我在M水上游命人以鐵鎖橫江,又在河底多豎木樁,足可阻擋楚軍水師舟船。既斷其一路,則不如趁此良機,集中兵力攻其另一路,然後再殺個回馬槍”

    穆梵眼楮發亮,道“徐佑自恃兵眾,想要聚殲我軍,故而分兵來攻,我正好各個擊破”他又獻計道“不過,幽都軍戰船高大,尤善水戰,僅以鐵鏈和木樁,怕是阻礙不了太久。我覺得可以多多搜集一些破舊的船只,鑿空中部,套在木樁上,層層疊疊,沉入M水里,再用牛車的木輪連上鐵鏈纏繞其身”

    “妙計”

    元沐蘭當即采納,命人即刻執行,道“浚儀城四周多水道,不利于我大軍展開,故而,與楚軍決戰的地點,我選在這里”彎刀從輿圖上劃向西,輕輕的點了點某個地方。

    眾人齊齊望過去,那里是中牟

    中牟從春秋戰國時就是百戰之地,魯宣公會諸侯于此,秦公孫壯伐鄭于此,劉邦敗秦將于此,曹操袁紹大戰于此。

    選中牟為決戰之地,是元沐蘭深思熟慮的結果,她的雙目若一泓清水,卻又透著逼人的寒氣,凡是被她目光掃過的人,無不瞬間站直身子,屏住呼吸,靜听軍令。

    “賀落羅,由你率兩千人,駐守M水南岸的雲門渡口,如遇敵船,所部盡沒之前,不許後退半步。如若能阻敵兩日,我為你請功”

    賀落羅的後脖頸冒出涼氣,阻敵兩日,不死不退,其中的凶險,想想就可怕,口中絲毫不敢遲疑,大聲道“遵令”

    “尉遲信,由你率兩千人,趁夜悄悄出城,馬不歇鞍人不解甲,遇到楚軍前鋒可尋找戰機,若取小勝,隨後詐退”

    “遵令”

    “李沖,由你率五千人務必趕在天亮之前抵達中牟縣西北的蘆莊,于兩側高崗埋伏,若遇尉遲信敗兵,不要露面接應,放他過去後,然後吃掉楚軍的追兵

    “遵令”

    “楚軍初戰失利,不明情況,定然不敢冒進,你二人攜手,抓緊時間在蘆莊安營扎寨,靜等我主力趕至。”

    李沖、尉遲信同時抱拳,道“遵令”

    “賀拔允”

    “老將在”

    “拜托老叔留守浚儀,支應糧草,看好我軍這條退路”

    “軍帥放心,只管去宰殺島夷,浚儀城有我坐鎮,萬事無憂”

    元沐蘭的目光從昂首期待的獨孤平身上掠過,道

    “宴荔石”

    “節下在”

    “樓彌加”

    “節下在”

    “你二人隨我左右,天亮之後,兵發中牟”

    “遵令”

    獨孤平傻眼,忙道“軍帥,我呢”

    元沐蘭故作沉吟,道“獨孤將軍上次小敗于楚軍,若是沒有做好再次交戰的準備,可留在城里暫歇”

    獨孤平血氣上涌,嘴唇幾乎要咬破,拔刀割掉袍擺,憤然道“請軍帥給我三千人,此戰若不首功破敵,願死在陣前”

    “好”所謂請將不如激將,獨孤平素來驍勇,再有死戰的志氣,正如利刃出鞘,無往不勝

    “我給不了你三千人,只給你一千精騎,你如此如此”

    時近子夜,星垂平野,成片成片的烏鴉群棲于道左的枯樹林里,不停的呱呱鳴叫,給這塊荒蕪的土地平添了幾分淒涼和曠遠。

    綿延數十里的火把出現在視野當中,猶如全身著了火的土龍,蜿蜒曲折的往東方行進著,似乎可以吞噬擋在身前的萬物。

    當頭的是明敬率領的前鋒軍,他勒馬停在隊伍旁,眉頭緊皺,派出去的八名斥候應該每隔半個時辰回報一次,可到現在已經延誤了半刻鐘。翠羽軍軍法森嚴,絕不可能是因為憊懶和散漫導致,那,會不會是遇敵了呢

    但是,兩個時辰前還接到從浚儀傳來的情報,元沐蘭搜刮滿城,正在大酒大肉犒賞三軍,瞧她的意圖,是想以逸待勞,和楚軍在浚儀決戰,估計不會冒險。

    明敬決定再等等。

    正在這時,听到前方傳來疾馳的馬蹄聲,不一會有部曲扶著渾身是血的斥候過來,他身上中了五箭,箭箭穿透胸甲,生機早該斷絕,不知用何等的意志堅持著回到了軍中。

    “將軍,敵敵襲”

    話音未落,溘然長絕,明敬拔刀,厲聲道“布陣”

    過了大概一刻鐘,轟隆聲中,腳下的土地開始微微的顫抖,黑暗里響起惡鬼的咆哮,無數箭矢毒蛇般襲來。幸好提前得到了示警,明敬軍布了圓陣,兩側立起了巨盾,沒有造成太大的傷亡,敵軍也不戀戰,三輪箭雨射過,又作勢沖殺,見楚軍陣勢不亂,則掉頭離去。

    然而有這樣一支來去如風的敵人環伺,夜晚行軍變得太危險,明敬派人往後方請示,是否就地扎營,等天明再繼續行進。

    後方接到奏報,何濡諫言道“元沐蘭派騎兵滋擾,正是要拖慢大軍的行程,敵人想讓我們做的事,那就一定不要做。”

    徐佑點頭,道“告訴明敬,注意警戒,不得遲延,前鋒必須在天明之前佔領中牟”

    尉遲信將騎兵用到了極致,忽而在左,忽而在右,堪稱神出鬼沒,每戰都不貪戀,不管有沒有斬獲,一觸即走,大大的拖住了楚軍的腳步。

    不過經連番交手,楚軍也摸清了這股敵人的底細,估算尉遲信的兵力只有兩三千,徐佑遂命全常翼率所部五千騎兵前往驅逐,參軍司給全常翼的命令說的清楚明白,驅離二十里即可,不必追趕。

    誰想雙方剛一交兵,尉遲信大敗,率部狂逃。全常翼曾在滑台戰場以近乎無傷的代價全殲獨孤平部,雖表面上謙恭節制,可內心深處對魏軍的戰斗力頗為不屑,此次又是這般輕易的贏了先手,猛然竄起再立大功的念頭,竟置參軍司的軍令于不顧,跟著追了上去。

    反正軍令說的是驅離二十里,天黑如墨,哪里分得清是二十里還是五十里只要砍了敵軍將領的人頭,難道還能因為大勝而獲罪不成

    騎兵速度何等之快,一追一逐,很快到了蘆莊,全常翼察覺到魏軍逐漸慢了下來,顯然是戰馬跑不動了。這也在情理之中,魏軍滋擾了幾個時辰,無論是戰馬還是騎士都沒有得到休息,他這方則是養精蓄銳,高下立判。

    “涼馬”

    “無敵”

    這是以前西涼大馬沖鋒時的口號,歸降楚國後,徐佑允許他們保留。全常翼一馬當先,餃尾沖上去剛要大快朵頤,突然從兩翼沖出來密集的騎兵,人馬如龍,一眼望不到邊際。

    “中計撤,快撤”

    全常翼大驚,勒馬欲回轉,已來不及了,瞬間被人潮淹沒,他勉強殺了幾人,後心劇痛,馬槊透胸而出,耳中听到一人大喊

    “殺爾者,尉遲信是也”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寒門貴子 | 寒門貴子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