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大宋將門 第397章 老狐狸之死

第397章 老狐狸之死

小說︰大宋將門| 作者︰青史盡成灰| 類別︰其他類型



    干淨整潔的房間,溫暖的陽光照射進來,京城陰雨了一個多月,終于放晴了,暖烘烘的陽光落在身上,十分舒服。從窗口往外眺望,幾簇芍藥,爭奇斗艷。置身這里,就仿佛是有錢人家的小院,只是知道的人都會感到不寒而栗,這是皇城司的大牢!

    大宋雖然沒有囂張跋扈,人盡皆知的錦衣衛,但是論起監察手段,情報掌握,皇城司絲毫不遜色錦衣衛,甚至猶有過之。

    他們也有屬于自己的監獄,通常只有謀反重罪才會關在這里,田方涉嫌欺君,謀逆,故此也有幸住進來了。

    王寧安坐在椅子上,翹著腿,慢條斯理地泡著茶。

    不得不說,聰明人學什麼都快,銀絲碳沒有一點煙火氣,燃燒的時候,還會飄出淡淡的芳香,水花翻滾,冒出了白氣。

    墊著抹布,將鐵壺取下,倒入青綠色的下茶杯之中,王寧安玩了一手漂亮的“鳳凰三點頭”,茶葉在杯子當中,上下翻滾了三次,枝芽綻放,香氣濃郁,瞬間彌漫整個屋子。

    王寧安將一杯茶送給了對面的田方,將另一杯端起來,一飲而盡。

    “田大人,早就听說你酷愛茶道,怎麼,不想嘗嘗在下泡的茶?”

    田方把頭一扭,“茶有君子,也有小人。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資半句多。似你這般,幸進小人,無恥之徒,你泡出來的茶,就是小人之茶,老夫斷然不會喝的。”

    王寧安呵呵兩聲,“真是好一個高潔君子!”

    突然王寧安一擺手,從外面沖進來兩個人,扭住田方的胳膊,一個人捏住他的下巴,一個人抓起茶杯,瞬間到了進去。

    田方拼命掙扎,發出嗚嗚的悲鳴,和要死的小公雞似的,好半天,兩個人松開,才退了出去。田方臉漲得通紅,他伸出手指,摳著喉嚨,希望把茶水吐出去,結果只是咳出了一點口水。

    王寧安俯視著他,充滿嘲諷地一笑,“田方,奉勸你一句,你那點骨頭,是扛不住嚴刑拷打的,最好別找不痛快!”

    “哼!無恥之徒,老夫對得起天地良心!一無所懼!”田方梗著脖子啐罵。

    王寧安瞳孔猛地緊縮,充滿嘲諷道︰“暗害皇子,欺瞞君父,也對得起良心!”

    “你胡說!”

    田方斜視著王寧安,突然放聲大笑。

    “無知小兒,你哪里懂得老夫心中的道理!罷了,就讓你長點見識!”田方充滿了悲憫道︰“聖人一心遷都,須知道修一座皇宮,需要多少財富,需要多少人力?更遑論一座新都?你可知道,開封皇宮下面,有多少白骨?當年太祖爺為了修建皇宮,累死的俘虜不下20萬人,這些都是十國的余孽,死也就死了。可眼下呢?天下承平,百姓樂業,為了修建一座新都,就要累死幾十萬人,消耗無數國帑嗎?征調民夫,采購物資,糧食消耗,畜力耗損……每一樣都是天文數字,更要征用土地,逼得無數人家破人亡……這些事情你這種小人如何明白?民為重,社稷次之,君為輕!你一味逢君之惡,助長君王貪念,肆意妄為,早晚有一天,會禍及蒼生,遺臭萬年!”

    田方用力吸口氣,自嘲道︰“老夫雖然以丹方之說,欺騙了陛下,可老夫的心正,我是為了天下,為了萬民!哪怕千百年之後,老夫也敢說,天下人會清楚我的苦心的。倒是你,還有你身後的那些人,標新立異,逢君之惡,慫恿天子,虛耗國帑民財,難道你們非要折騰得山窮水盡,國家亡了才甘心嗎?”

    這位大義凜然,說出來的話,擲地有聲,可是在王寧安听來,簡直就像是笑話一般。

    “田方,你口口聲聲,說是為了百姓,可是你知道,這幾十年來,因為儲位懸空,出了多少問題?引出來多少紛爭?”

    田方一愣,猛地搖頭,“王寧安,你這是虛言恫嚇,胡說八道,若是蒼天垂青,自然會讓陛下誕下龍種,所謂天命所歸,縱然發生不幸,也不過是天心如此……再說了,老夫不是在滿是鉛毒的房子里住了三個月,什麼事情都沒有嗎?足見鉛毒的危害遠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

    “哈哈哈,真是好一張顛倒黑白的利嘴。”王寧安笑道︰“陛下連續夭折三位皇子,弄得朝廷人心不寧,許多人爭相去巴結宗室子弟,紛紛擾擾,誰不清楚?遠的不說,李元昊喪命,本是攻伐西夏的天賜良機,就因為朝局混亂,結果坐失良機,讓西夏渡過了最艱難的一段時間。西北又不知有多少百姓要家破人亡,流離失所,世上平添無數冤魂厲鬼,這些賬要算在誰的身上?”

    田方五官猙獰,聲色俱厲,“你憑空臆想,你望文生義,你欲加之罪……老夫絕不承認!”

    “呸!”

    王寧安啐了他一口,“就憑你?還不配!能擔得起這麼大的罪名嗎?誤國誤民是你背後的人!”

    田方一愣,又仰天狂叫,“老夫背後,只有孔孟聖人,只有天下蒼生!”

    王寧安氣得笑了起來,他真是見識了什麼叫做死鴨子嘴硬!

    “田方,真是想不到,趙允讓居然找了一條這麼好的狗,他也算有眼光啊!”

    田方一愣,明顯氣勢弱了一些,還強撐著怒斥道︰“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只想告訴你一聲,別以為把罪名都扛下來,保住了後面的神仙,就能保住你的家人,那是痴心妄想!因為這一次他也保不住了!”

    “你胡說!”

    田方咆哮道︰“阻止聖人遷都,那是老夫一個人的主意,和汝南王爺沒有一絲一毫的關系。更何況汝南王素來名聲極好,乃是宗室當中的表率,沒有絲毫憑據,你這樣含血噴人,宗室不會同意,陛下也不會答應的!”

    “哈哈哈,田方,你這不是替趙允讓辯護,而是要套我的話啊!”王寧安翹著二郎腿,手指有節奏地敲擊著桌面。

    “田大人,有些事情,還需要憑據嗎?”

    田方的身體明顯一顫,王寧安繼續道︰“陛下這些年,長大幾歲死去的皇子三個,其余剛出生的,或者流產的,多如牛毛……這麼多人命,都是鉛毒所至嗎?當然未必,最可能的就是有人知道了鉛毒的存在,然後用這個東西,害死陛下後人。宮中存在鉛毒,牽連太廣,故此沒人敢捅出來,就這麼一直壓著,欺瞞陛下……如果真的要追究,只怕把朝廷之上的高官,砍了一半,那也是罪有應得!這種事情當然不能窮追到底,更不能隨便掀起大獄!但是——”王寧安突然一指田方,冷笑道︰“罪魁禍首,他還想逃過懲罰嗎?陛下仁慈,也容不得這種喪心病狂之徒,他尚且保不住自己,如何能保你,還有你的家人?田方,你說出來,你的家人能活,那個人必死!你不說出來,你的家人要死,那個人也要死!”

    王寧安淡淡一笑,“田大人,你是聰明人,怎麼選擇,心里有數了吧?”

    田方倒吸口冷氣,臉上的神情一陣陣急劇變化,臉色不停轉變,他的雙腿發顫,不由自主癱在了地上。

    他想著主子地位崇高,實力深厚,只要沒有罪證,就能自保!

    主子不倒,他付出最多的代價,都是值得的,畢竟他已經死路一條,沒有活下去的希望,索性破罐子破摔!

    可是王寧安戳破了他的美夢!

    沾到了弒君的罪名,還用罪證嗎?光是嫌疑就夠了!

    皇帝要殺人了,會有人出頭嗎?

    當然不會!

    這些年宮中的營建,宗人府,工部,開封府,全都摻和其中,到時候趙禎只要追問,這些鉛管是誰埋的,朝廷諸公,誰能誰的清楚?

    王寧安說全都掀開,半個朝廷的官員要丟腦袋,一點也不夸張。

    朝廷諸公不願意掀開,趙禎也不想大開殺戒,唯有把罪魁禍首干掉,皇帝安了心,大家也松了氣……

    這已經不是趙禎要殺人了,而是老天要收人!

    汝南王啊,你是在劫難逃啊!

    當意識到沒人會保趙允讓的時候,田方也就崩潰了。

    “王大人,的確是汝南王讓我奉勸陛下不要遷都,還許諾,只要能勸說陛下服用丹藥,日後榮華富貴,無窮無盡……”

    ……

    “二郎,前面就是汝南王府了,真的要殺進去?”楊懷玉略帶遲疑問道,畢竟是宗室的大家長,趙允讓雖然之前被王寧安重創,當虎老威風在,不是輕易能惹的!

    王寧安呵呵一笑,“豈止是一個趙允讓!連他的兒子也不要放過!這次我們要替陛下把汝南王府都給鏟平了!”

    楊懷玉滿心吃驚,他用只有兩個人能听清的聲音說︰“二郎,你這麼干,肯定會得罪所有宗室的,甚至朝臣也不會看好你,到時候你別想宰執天下了!”

    想不到,挺迷糊的楊懷玉此刻倒清醒了。

    “我要是不替陛下除了心腹大患,他如何放心讓我去收復燕雲?你別管了,反正我志不在朝堂!”

    王寧安一無所懼,催馬來到了汝南王府的街道,立馬街頭,卻發現王府挑出了一面白幡……趙允讓死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大宋將門 | 大宋將門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