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超維術士 超維術士 正文 第2299節 邀請

超維術士 正文 第2299節 邀請

小說︰超維術士| 作者︰牧狐| 類別︰玄幻魔法



    “這麼快就走?”安格爾看向汪汪。

    汪汪離開手鐲後,得知虛空風暴已然消失,在松了一口氣之余,立刻提出了離開的請求。

    汪汪稍微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肯定的道︰“是的,我還有事要辦。”

    “我听人說,你們這一族向來都在虛空中漫無目的的旅行,看來這一點是錯的?”安格爾說到‘漫無目的’的時候,稍微加重了些語氣。

    汪汪想了想,道︰“絕大多數的族人,為了生存而旅行。但我,和它們不一樣,我還有其他的事要做。”

    “什麼事?”

    安格爾對虛空旅行家很是好奇,也想過專門撰寫一篇關于虛空旅行家的主課題,所以才會對汪汪的行蹤很感興趣。

    不過,汪汪對此卻是沉默了,不願意回答。

    “好吧,你不願意說就算了。”安格爾也不強求,再怎麼說,汪汪也是斑點狗派來的“使者”。

    “你真的不打算再留一段時間嗎?”

    汪汪偏著軟嫩的“頭”,看著安格爾,似乎很疑惑安格爾為何會表現出挽留的意願。

    安格爾之所以這麼舍不得,完全是因為見識了汪汪虛空穿梭的能力,那條奇異通道讓他有一種錯覺,仿佛可以借此更近一步接觸到天外之眼的隱秘。他很想更深入的研究這種能力,可這種能力目前只有汪汪能使用出來。

    “我只是對虛空旅行家的一些能力很好奇。”安格爾含糊的說道。

    “它可以滿足你的好奇。”汪汪指著不遠處淡紫色的虛空旅行家,正是它準備留在安格爾身邊的那只。

    安格爾看了眼那只虛空旅行家,還是點點頭︰“好吧。如果我未來對虛空旅行家的能力有一些疑惑,你能通過網絡為我釋疑嗎?”

    汪汪想了想︰“可以。”

    汪汪話都說到這個地步,安格爾也不再強行挽留,對它點點頭︰“那行吧,希望你能夠盡早完成你要做的事,希望我們能夠再會。”

    得到安格爾的首肯,汪汪這才松了一口氣。它這次是帶著斑點狗的命令來的,斑點狗讓它不要違逆安格爾,如果安格爾真的強行留下它,它也只能應下。

    還好,安格爾比起斑點狗要好說話了很多。

    也因此,汪汪對安格爾的觀感卻是提升了一些。

    不過,就算對安格爾稍微有了一點好感,為了以防萬一,汪汪還是毫不猶豫的轉身即走。連離別的招呼都沒有打,就帶著一眾族人,消失在了虛空深處。

    安格爾看著汪汪消失的地方,輕輕嘆了一口氣。那條奇異通道,還是以後有機會再研究吧,在此之前,還是先要通過虛空網絡和汪汪打好關系,到時候提出請求也能基于一定感情基礎。

    而如何維持關系?除了時不時通過虛空網絡聯絡,還有就是……安格爾看向石質平台上僅剩的一只虛空旅行家。

    雖然它是汪汪指定留下來的“傳訊工具人”,膽子比普通虛空旅行家大了很多,但看到安格爾掃過來的目光時,還是忍不住瑟縮了一下。

    “先從讓它不再怕我開始吧。”安格爾一邊在心中暗忖著,一邊走到了它的身邊。

    看著這只虛空旅行家明顯顫抖的身子,安格爾想了想,決定還是先不刺激它,將它收入手鐲空間安靜的待一段時間。

    將虛空旅行家放到手鐲後,安格爾通過能量視角看了眼,發現它的確沒有外界那麼害怕,這才放心了些。

    接下來,就等它自己慢慢適應吧。

    不過,安格爾可不是準備讓它適應手鐲空間里的環境,而是要適應他這個人。所以,他想了想,又在手鐲里布置了一片幻境。

    當下幻境里什麼都沒有,等到虛空旅行家的情緒稍微平復了些,到時候安格爾會讓幻術節點構成自己的形象。

    通過幻術分身,讓虛空旅行家逐步適應待在他身邊的感覺。

    做完這一切,安格爾回過身看向一旁的奈美翠︰“我們走吧?”

    奈美翠點點頭,與安格爾一同朝著來時的虛空飛去,沒有潮汐界意志所造成的壓迫力,也沒有虛空風暴,他們一路行來非常的順利。

    在這段返回的路上,安格爾注意到,奈美翠已然解開了馮所留下的芽種。

    原本奈美翠說是回失落林再看,但從當前的情況來看,奈美翠顯然有些急不可待。

    安格爾也沒打擾奈美翠,只是當好了領路人,帶著奈美翠回到通往藤塔頂端的虛空坐標。

    在穿過畫中通道,返回藤蔓屋的時候,安格爾發現奈美翠已然放下了芽種,看樣子它應該已經看完了馮的留信。

    安格爾本想詢問奈美翠,馮說了些什麼,不過沒等他開口,就見奈美翠滿眼深思的樣子,離開了藤蔓屋。

    打開門看了眼,卻見奈美翠雖然出了藤蔓屋,可並沒有離開藤塔,而是蜿蜒著身軀來到了藤塔之頂,望著清晨已疏的星空,靜靜思索著什麼。

    安格爾想了想,也沒去打擾。

    或許馮留了什麼讓奈美翠突破境界的關竅,如今正在消化,若是因為他的打擾而斷了思路,那可不好。

    安格爾小心翼翼的關上藤蔓屋的大門,然後將托比放了出來,和它低聲交流了幾句,便準備前往夢之曠野。

    桑德斯約了今日讓甦彌世承擔權能,為了不錯過時間,安格爾準備先進去準備一下。

    在準備入夢的時候,安格爾的余光瞥到了藤蔓屋牆面上掛著的那幅畫。

    畫中是仰望星空的奈美翠。

    看著這幅馮為奈美翠畫的畫,安格爾想到了之前馮贈予他的《摯友夜談》。

    他將《摯友夜談》拿了出來,放在桌面上。看著這幅裱框完美的油畫,安格爾沉吟了片刻,再次感知了一下畫中的能量。

    雖然能量波動並不強,但隱晦而高級。

    以安格爾的實力,完全無法看透這些能量意味著什麼。

    正因為不明這些能量的意圖,安格爾對這幅畫作本身,其實還抱有幾分警惕。

    他並不完全相信馮。

    或者說,安格爾對于任何人都抱持著一定的警惕,更遑論馮還是初次相識的人。

    馮告訴安格爾,如果你遇到了困難,可以將這幅畫交給圖靈魔方,它們會幫你。——關于這點,安格爾不知道馮說的是不是真的,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幅畫里必然存有什麼信息,而這些信息圖靈魔方的巫師能夠認出來。

    不過,安格爾最在意的還不是這,而是……這幅畫的名字。

    馮說過,這幅畫的名字不是給安格爾看的,而是給他的真身看的。這是不是意味著,馮其實在這幅畫上留了暗訊給其真身?

    這條暗訊會是什麼?真如馮所說的,只是讓真身和他維持友誼,還是說,里面存在對安格爾不利的消息?

    無法破解能量里存留的信息,安格爾就無法完全信任馮所說的話。

    或許在“凱爾之書所布的局”上,馮不會說謊,但這幅畫顯然已經不屬于“局”的範疇內了,誰知道馮會不會留有暗手呢?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狀況,安格爾還是決定,在情況不明朗、能量無法被破譯的情況下,盡量還是少將這幅畫拿出來,尤其是拿給“圖靈魔方”或者“馮的真身”看。

    想到這,安格爾伸出手指,輕輕放在畫框上。

    右眼的綠紋涌動,慢慢的躍出了眼眶,最終包裹住整幅畫。

    很快,綠紋熄滅,看上去畫作並沒有變化,但只有安格爾知道,這幅畫的周圍已經隱匿了一片看不見的域場。

    畫中的能量很高級,安格爾對其完全不了解,擔心能量本身就會向外逸散信息。所以,為了萬一,用更加詭秘的綠紋之力,將這幅畫中的能量直接給藏匿、收束了起來。

    只要這幅畫不遠離他,域場就會一直存在。

    布置好域場後,安格爾便準備將畫收起來。

    就在這時,安格爾听到了藤蔓門被推開。

    安格爾轉頭一看,卻見金眸青鱗的奈美翠,緩緩走了進來。

    奈美翠進入藤蔓屋後,第一眼便看到了桌面上,安格爾還沒來得及收起的畫。

    見奈美翠的視線放到身後的畫上,安格爾想了想,索性讓開了身子,任由奈美翠將畫一覽無遺。

    讓奈美翠看到這幅畫,安格爾倒是無所謂,因為奈美翠肯定不是圖靈魔方的人,它也不知道馮的真身在何處。

    而且,畫里的能量也被藏匿了起來,奈美翠就算看了也沒什麼。

    “這是……馮先生畫的?”

    安格爾點點頭。

    奈美翠看著畫中的場景,安格爾與馮坐在一棵大樹下,兩人相對端坐,皆是言笑晏晏,背景是悠遠的夜空與密布的繁星。

    看上去無比的和諧。

    奈美翠和馮相處了多年,都從未有過如畫中這般和諧的場景。

    奈美翠所指的和諧,並非是氣氛上的融洽,而是一種位格上的平等。

    在與馮相處的那些年,奈美翠更像是一個學生,或者說求知者。而馮,則是知識本尊。

    他們在氣氛上是融洽的,但在交流中卻並不算平等。雖然最後是奈美翠得了便宜,因為它屬于索取一方,但這並不意味著它願意這般。

    奈美翠其實也渴求著這種平等的相交。因為只有這樣,或許馮看它的神情,才不會像一個頑皮的後輩。

    奈美翠的目光慢慢移到畫的角落,它看到了這幅畫的名字。

    摯友,夜談。

    奈美翠眼神定格在這簡單樸素的畫名上,久久沒有移開。

    它的眼神、表情看上去都很平靜,但內心卻因為這幅畫的名字,起了一陣陣的波瀾。

    聯想到馮在芽種留言里說的那些話,奈美翠似乎有些明白了,為何馮會如此的看重安格爾。

    摯友嗎?

    奈美翠慢慢移開了視線,輕聲道了一句︰“畫的很好。”

    安格爾以為奈美翠會說什麼,或者評價什麼,沒想到只是簡單的夸贊了一句畫面本身。

    隨口附和了一句,安格爾問道︰“奈美翠閣下,你找我有事嗎?”

    奈美翠淡淡道︰“我看完了馮先生留下來的芽種,里面大致講了一些你的情況,還有潮汐界的未來。”

    奈美翠簡單的說了一下芽種里的留言,其中馮對于潮汐界的當下境況,以及未來可能性,都描述了一遍。

    奈美翠也知道了,潮汐界因為常年掠奪外界的元素之力,其開放屬于迫在眉睫,連潮汐界意志都無法阻攔的大勢。

    安格爾︰“那奈美翠閣下,有什麼打算嗎?”

    奈美翠︰“我思考了很久,雖然我並不想摻和進這件事,但我畢竟出生于潮汐界,身不由己,也由不得我。”

    “我打算留在潮汐界幫助你和你背後的組織,徹底的改變潮汐界的當前境況,迎來潮汐界的新格局。”

    “這其實也是幫助我們自己。”

    之前奈美翠雖然表示全力支持兩界通道的開放,但當時也只是口頭上說。如今奈美翠主動表態,顯然不僅僅是準備口頭上說,還要真正的身體力行了。

    奈美翠作為潮汐界目前最強者,站到了野蠻洞窟的這一邊,這顯然是一件好事。

    至少,等到真正開放的時候,野蠻洞窟已然有了一定的優勢。

    “這件事我會上報,我相信野蠻洞窟的高層若是得知了閣下的決定,肯定會很高興。”

    奈美翠︰“我相信你,希望你背後的組織也不要讓我失望。”

    奈美翠說完後,便準備轉身離開。

    安格爾看著奈美翠的背影,突然心中一動︰“要不,閣下去野蠻洞窟看看?”

    奈美翠身形一頓,轉頭看向安格爾︰“你是想代替你背後的組織招攬我?”

    招攬?安格爾心里是有一些想法,但安格爾不可能這麼說,也不可能越過萊茵閣下的意思真這麼做。而且,這件事萊茵閣下也不一定會同意,畢竟,奈美翠的實力也達到半步傳奇的地步,哪怕知識底蘊不夠,起碼本質上是達到了的;這種南域最頂尖的強者,就算是被招攬,很有可能也是不穩定因素。

    “我只是覺得,你可以先了解一下野蠻洞窟。總歸最後都要接觸巫師界的人,不如現在先接觸一下野蠻洞窟的巫師?”

    奈美翠心下一動,它是相信安格爾的,但不怎麼相信野蠻洞窟,畢竟它對野蠻洞窟不了解。安格爾提議,倒是可以考慮,可以借此了解野蠻洞窟的情況,看一下這個組織到底值不值得投入。

    只不過直接去對方的大本營,也不是一件安全的事。當前潮汐界的情況,也還未完全明朗。

    “現在可能不行,我短期內不會離開潮汐界。”奈美翠道。

    安格爾也明白奈美翠心中的顧慮,輕聲一笑︰“不用離開潮汐界,就留在失落林,也可以去見見野蠻洞窟的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超維術士 | 超維術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