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超維術士 第1557節 休眠

第1557節 休眠

小說︰超維術士| 作者︰牧狐| 類別︰玄幻魔法

    當光屏上顯現出勝負後,觀眾席上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掌聲,持續了很久。

    開場前,所有的掌聲和歡呼幾乎都是為了安格爾,而如今卻是為了場上兩位選手。為了選手的盡力,也為了自己在看了一場酣暢淋灕比賽後,內心渴望的宣泄。

    哪怕比賽已經結束,觀眾的討論與呼喊卻一直未曾停止。而此時,最忙碌的還不是觀眾,而是在討論結果,並且進行排名修訂的一眾評判。

    薩博本來想讓安格爾也來進行修訂,然而安格爾並沒有回答,而是看向另一邊。

    薩博隨著安格爾的視線看去,卻見擂台上黑典從女巨人的形象,慢慢的變小,最後變成了普通人的大小。不過外貌依舊是典獄之神的樣子,可惜雙手所持的物件,卻都出現了損毀。

    黑典收起了破損的長劍與天秤,然後一步步的走到昏迷的賽魯姆面前。

    將他抱起來,然後腳尖一踏,便飛縱到了評判台。

    黑典來到安格爾面前,半跪在地,將渾身是血的賽魯姆交給了安格爾︰“小主人就拜托帕特大人了。”

    安格爾將賽魯姆扶到身邊,看向黑典。

    “接下來我可能會陷入休眠,不知什麼時候會醒過來。”黑典說完後,靜靜的看著賽魯姆,似乎在記著他的模樣,隔了好一會,黑典才繼續道︰“等主人甦醒後,請帕特大人代我告訴主人,謝謝他對我的信任,還有……我一定會回來的。”

    安格爾深深的看了黑典一眼,點點頭︰“好。”

    得到安格爾的確認後,黑典松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謝謝。”

    話音一落,黑典整個人開始變得模糊,就像是進水的老照片,鮮活的顏色在逐漸的被稀釋,變成基礎的黑白色調,最後化為了無數微小的顆粒,融入到了賽魯姆懷里的《黑暗獄典》里,消失不見。

    遠方的比賽場上,夕梨並沒有退回選手後台,而是靜靜的矗立在原地,目光看向黑典消散的身影,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可最後卻只在風中留下一陣輕微嘆息。

    其實,夕梨能夠感覺到,當初她被困到黑暗囚籠後,黑典可以用其他方法來對付她。

    無論是長劍揮砍,亦或者其他刑罰,都能讓夕梨瞬間殞命。

    可黑典並沒有這麼做,反而通過繁復而毫無意義的種種審判,讓她直面了一直想逃避的過往。

    在經歷了最卑微的黑暗後,尋找了光明的希望。

    她不知道黑典是無意的,還是有意為之。但不管如何,夕梨承了他的恩情。所以,當光明從她身體中掙脫,在最後決定勝負的一刻時,夕梨其實完全可以殺死賽魯姆,她卻沒有這麼做。

    夕梨最後看了一眼,在帕特巫師身邊的賽魯姆,然後輕掩胸口的光明,重新步入了黑暗中。

    光明的背後是黑暗,希望的深處也潛藏陰影。面對只是第一步,如何去正式,才是夕梨現在要做的。

    ……

    因為賽魯姆的傷勢很嚴重,急需治療,所以安格爾拒絕了薩博的邀請,沒有去參加排名的討論。

    反正無論排名如何,這一場比賽輸了之後,賽魯姆的新星賽之旅,也基本到此為止了。

    安格爾告別了薩博,帶著賽魯姆準備去診療室,在離開之前,安格爾看了眼觀眾席。

    娜烏西卡等人正用急切的眼神看向他。

    安格爾向他們傳聲,告訴他們不用擔心,這才移開視線。

    不過,安格爾移開視線後,突然感到一道有些怨念的眼神從另一側向他看來,那股怨念並不是實質上的怨恨,而是一種類似抱怨的情緒。

    安格爾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

    發現看向他的人,是一個頭戴鹿角帽的少年,他正一臉哀怨的看著安格爾,可當安格爾看過來時,他又立刻收起表情,興奮的站起身,邊蹦邊揮舞起雙手,生怕安格爾看不到他一般。

    安格爾回憶了一下,他似乎從未見過這個少年,對方又哀怨又興奮個什麼勁?

    或許是一個內心世界很豐富的崇拜者?

    安格爾想到這,也沒有在意,向他輕輕點點頭,便轉開了視線。

    半晌後,安格爾帶著賽魯姆去進行了治療,以無限戰塔配備的治療設備,賽魯姆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大半。只不過,想要恢復如初的話,至少要修養個十天半個月。

    十天半個月後,新星賽都結束了。所以正如安格爾所說的,這場比賽應該就是賽魯姆的最後一場新星賽了,雖然輸了,但在安格爾看來,卻是劃下了一個相對完美的句號。

    而且,黑典在打到一半的時候,就清楚這是賽魯姆最後場比賽。黑典也知道,賽魯姆並不看重新星賽的勝負。所以黑典後面對夕梨做的一切,更像是在幫賽魯姆給予人情,而不是與夕梨爭個輸贏。

    平日里,黑典和賽魯姆有種針尖麥芒的感覺,但其實他們內心對于彼此,都是柔軟且在意的。

    從診療室出來後,安格爾便看到娜烏西卡與哥哥里昂等在外面。

    “希留又睡著了,珊先帶她回芳齡館,我們在這里等著。”娜烏西卡道︰“賽魯姆沒事吧?”

    “放心吧,沒事。”安格爾簡單的將賽魯姆的情況說了一遍。

    “那黑典的情況呢?”里昂問道。

    “黑典的話,和賽魯姆一樣,目前陷入沉睡了,應該過段時間就醒了。”其實安格爾也不敢保證黑典會不會醒。當賽魯姆選擇走這步棋後,黑典是進化成功,還是徹底消散,都是未知的。但既然黑典信誓旦旦的說,他會回來,那麼安格爾也選擇相信他。

    听到大家都無事,里昂和娜烏西卡終于松了一口氣。

    因為今天並沒有其他人比賽,他們便帶著賽魯姆準備先回芳齡館。

    在路上,娜烏西卡也詢問起了比賽中黑典變化成“獄典之神”的事,安格爾只是笑著說,這是賽魯姆的秘密殺招,具體細節他卻是沒說。

    不是安格爾刻意隱瞞,只因為這是賽魯姆的事,就算說也不該由他去說。

    聊著聊著,他們又說起了其他比賽的事。

    其中,他們聊得最多的一場,是「1號vs閃亮新星」這場比賽。

    這場比賽,是和賽魯姆對戰夕梨同時開場的比賽,在賽魯姆比賽結束後,娜烏西卡還特意去詢問了這場比賽的結果。

    安格爾拿出通訊器看了一下內部的排名︰“這兩人……好像都不是被關注的潛力種子。”

    1號是一個運氣不錯的血脈側學徒,遇到的都是普通的對手,目前已經積累了四連勝。第五場,就是今天對戰這個閃亮新星。

    閃亮新星,在內部的評價相對較高,推測是一個和夕梨差不多的,遺珠型的潛力選手。

    但也只是推測。

    所以安格爾有些好奇,為何他們會談論這場比賽?

    “因為這個1號啊。”里昂回答道︰“在你去黑城堡的那段時間,1號其實經常來芳齡館,也教過我不少的戰斗技巧。”

    安格爾愣了一下︰“這個1號是?”

    “雷諾茲。”娜烏西卡接口道︰“你可能不認識,是我游歷期間,在香波海濱認識的一個超凡者,是一個……”

    娜烏西卡似乎在斟酌著措辭,好一會兒才道︰“你知道約翰的逆襲嗎?”

    “知道。”安格爾表情有些意外,他不久前才和薩博聊起過「約翰的逆襲」這個梗,沒想到短短時間,又從娜烏西卡口中听到。

    “雷諾茲就像是那個約翰一般,自帶幸運光環的熱血青年。”

    其實雷諾茲實力比起娜烏西卡還要差,可他運氣太好了,遇到的所有對手全比他弱,就算稍微比他強一些的人,他只要熱血一上腦,都有機會反敗為勝。

    听完娜烏西卡的話,安格爾已經給雷諾茲標上了“小說中的熱血男主”的標記。

    不過這時,里昂接口道︰“可惜的是,這次遇到閃亮新星,卻是沒有逆襲。剛才我們看了比賽結果,他輸給了閃亮新星,看來他的好運到此為止了。”

    安格爾︰“有的時候,輸並不代表厄運。”

    “啊?為什麼?”里昂一臉怔楞的看著安格爾。

    “在不涉及生死利益的賽場上,假如勝利的代價,是耽誤十年的修行,或者魔源破損而止步于此,你願意勝還是負?”

    里昂︰“當然是認輸,不過,這只是比較極端的例子吧?”

    里昂剛剛話畢,安格爾的通訊器上就接收到了一條關于最新對戰表的信息。

    安格爾將通訊器遞給里昂︰“你不妨看看,他們下一場的對手。”

    里昂接過通訊器,一眼就看到了一條對戰信息。

    「1號vs賢者之書」

    「閃亮新星vs 海洋之子」

    賢者之書,正是賽魯姆,目前正被里昂背在背上。以賽魯姆的情況來看,下場比賽鐵定不能上場。

    而閃亮新星的對手——海洋之子。

    這可是目前新星賽奪冠呼聲最高的人,捷波。

    兩相對比之下,里昂突然有些明白了,默默的將通訊器還給安格爾︰“我現在明白了,看來他身上是真的自帶「約翰的逆襲」光環……”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超維術士 | 超維術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