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超維術士 第1204節 純粹

第1204節 純粹

小說︰超維術士| 作者︰牧狐| 類別︰玄幻魔法



    “店主……唔。”在安格爾走向托比的時候,不遠處的格瑞伍見到後,下意識的低喚了一聲,不過話音剛落,它又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格瑞伍現在可無法確定,如今的店主的內芯,真的是店主本人,還是說,已經被那位強大存在附體。

    如果是那位強大存在,因為自己的呼喚,而注意到自己的話,格瑞伍想哭都沒地兒去哭述。

    安格爾自然听到了格瑞伍的呼喊聲,不過他並沒有理會。之前他就注意到了,格瑞伍和**塔看向自己眼楮時,都帶著驚懼,安格爾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右眼發生了什麼變化,為了以防萬一,他並沒有看過去。甚至,還操控了一縷風,將額發落了下來,遮住了眼眸。

    安格爾快步走到了托比的身邊。

    之前,那人在與無焰之主戰斗的時候,刻意避開了這邊,所以安格爾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褐紅地面的托比。

    從外觀來看,托比並沒有受傷。

    安格爾小心翼翼的將托比捧在手里,溫熱的體溫傳遞到了掌心,還有那緩慢卻很規律的心跳,無一不在證明托比現在的情況,其實比想象中還要好。

    確定托比無虞,安格爾總算松了一口氣,

    ……

    格瑞伍雖然被深淵意志給震懾著,但這並不影響它偷偷的注意著安格爾。

    看著被店主鄭重捧在手心的托比,格瑞伍心中閃過疑惑,以店主對托比的重視程度,有極大的可能,店主其實還是店主?他並沒有被那強者附身?

    格瑞伍心中暗自猜測的時候,突然發現,一個看上去有些眼熟的綠紋,從店主的面部躍了出來。

    因為安格爾是側向對著它,低著頭且發絲還遮住了眼,格瑞伍看不清那綠紋從哪里蹦出來的,但看綠紋出現的方向,極有可能是從眼眸里鑽出來的。

    這個“綠紋”就已經讓格瑞伍感覺到熟悉了,若是還從眼眸里跳出來的話,格瑞伍腦海中立刻想到的就是之前秒殺了無焰之主的強大存在!

    難道,它之前猜錯了,店主還是被那強者附體了?

    如果不判斷出店主現在具體的靈魂歸屬,格瑞伍是不敢過去拾取奧路西亞大人靈魂的,雖然它現在本身也不能動彈就是了。

    格瑞伍始終找不到訊息,只能將目光移到那枚讓它很眼熟的綠紋上。

    因為綠紋的某種奇異特性,格瑞伍其實記不得綠紋的具體樣子,但大致的一些特征,讓它覺得好像之前在那強者身上見到過,似乎是用來……防御的?

    格瑞伍記得,當初無焰之主的分身最初對那位強者發起攻擊的時候,那時金發虛影還沒有從店主身上離開。

    無焰之主的攻擊,被那位金發虛影的強者,用特殊的綠紋擋下了,那綠紋的大致樣子似乎就和店主手上的很相似。

    如果是防御用的綠紋,店主此時拿出來做什麼呢?格瑞伍在心內疑惑道。

    只見,安格爾將那造型獨特,散發著淡淡綠光的紋路,附到了托比身上。

    托比緩慢的懸浮起來,那枚綠紋就這麼繞在托比身周旋轉。

    格瑞伍有些明悟,店主將防御用的綠紋用在托比身上,是擔心托比受傷吧?

    自以為了悟的格瑞伍,對托比不僅高看了一眼。

    提到托比,格瑞伍不禁回想起之前無焰之主說的那番話。從無焰之主的表述中,無論是格瑞伍亦或者**塔,他們基本明白了,為何一路上遭受了如此多的坎坷,尤其是在從虛空通道橫渡的時候,幾乎每次選擇新的通路,都會遇到不同的災難,原來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托比身上的災厄詛咒作祟。

    **塔在守望要塞親身見識過災厄詛咒的恐怖,格瑞伍作為深淵的生物,自然對災厄詛咒也十分的了解,據格瑞伍自己所知道的,哪怕是惡魔領主,見到災厄詛咒都會很頭疼。

    在得知托比身懷災厄詛咒,一開始他們還有些責怪的意思。

    但現在,他們卻是收起了這種情緒。

    如果不是店主,估計他們全都栽在這了,沒有任何人能對付得了魔神。奧路西亞的靈魂,肯定也會被無焰之主帶走。

    店主救了他們所有人,而店主最珍視的就是這只海鳥,他們哪還敢怪罪。格瑞伍甚至很慶幸,當初在虛空中,它救了托比一命。

    在格瑞伍思維跑馬的時候,安格爾那邊又有了動作。

    ……

    安格爾確定了托比沒事之後,思索了片刻,從右眼里躍出了一枚綠紋。

    這道綠紋是融合了右眼之後,他新得到的一枚綠紋,具體含義安格爾還沒有去了解,但從表層意思來看,這道綠紋的效果名為「域場」。

    正如格瑞伍猜測的一樣,在安格爾得到的記憶里,這個「域場」的確有防御的效果。不過,安格爾在記憶里還發現了一件事,「域場」綠紋還被那人用來抵擋過無焰之主的能量沖擊以及……詛咒。

    如果這個「域場」能夠抵御詛咒的話,安格爾試想著,「域場」能不能防止詛咒效果擴散呢?

    于是,他決定將「域場」綠紋布置在了托比身周。一來,是試驗能不能像冰封咒那般,抵御災厄詛咒效果擴散;二來,有「域場」保護,托比也能稍微安全一些。

    做完這一切後,安格爾將托比小心翼翼的放進了胸兜里,然後站了起來。

    余光瞥了一眼現場另外兩個生存者。

    **塔趴在地上沒有動彈,格瑞伍似乎正在思考一些事情,眼神時不時的往一邊瞟。

    安格爾注意到,格瑞伍看去的地點,是一個被紫白源火所環繞的“光之眸”,正是奧路西亞的靈魂。

    恰好,魔神分身的無頭軀殼,也在奧路西亞的靈魂附近。

    安格爾思忖了片刻,準備先將這些好東西收起來。

    安格爾走了過去,一路上,地面留下了深淺不一的腳印,從這來看,就可以看出安格爾心中其實並不如他面上表現的那麼平靜。

    這可是一具魔神的分身,其中蘊含的價值簡直超乎想象。

    蒙奇閣下為何在深淵待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魔神的血脈麼?

    而蒙奇求之不得的東西,就這麼擺在安格爾的面前。並且這具魔神分身中,擁有的魔神血脈濃度,絕對比起奧路西亞的還要高的多!

    這可是連蒙奇閣下都趨之若鶩的東西,安格爾怎會不激動?

    不過有些遺憾的是,這具分身的頭顱被打碎了,無法獲得完整的軀殼。但就算如此,這具尸骸,價值也珍貴異常,說是無價之寶也沒錯。

    安格爾仔細端詳著這具魔神分身,並且用精神力觸手在魔神分身內部繞了一圈。

    火焰!

    魔神分身體內就像是一個充滿火焰的熔爐,有一種恐怖的灼熱感。這些火焰,都是安格爾無法企及的強大焰火,其中還有特殊的火種。精神力觸手甚至不敢去觸踫,只能遠遠繞開它們。但即使是如此小心翼翼的去探尋,也因為劇烈的高溫,致使精神力觸手受到損傷。

    雖然沒有了靈魂,也失去了頭顱,但這具分身的活性非常的高。

    心中基本已經有了一個判斷,這具分身里有一些凝聚的高能級的能量,但並沒有意識殘留,加之魔神分身的外殼可以封印內部的火焰,應該是安全,並且可以收撿的。

    想到這,安格爾拿出幽浮之水的淨化聚合體,將它均勻的灑在魔神分身上,最後凍結成了一個冰棺狀。

    將這具瓷白且華美的軀殼,裝進晶瑩冰棺,最後收進了手鐲內。

    在這過程里,安格爾其實也在盤算著拿這具分身做什麼。

    這具分身的血、骨、肉都是最頂級的材料,不過,以安格爾的煉金水平,卻還無法運用。除此之外,分身內部蘊藏的高能級火焰很多,其中不乏特殊火種,若是能平穩的提取出來,還能作為煉金的火源。

    至于說提純血脈,安格爾並不是血脈側的巫師,所以不會這個戲法。

    用來器官移植的話,其實也是一條路……不過,和融合血脈一樣,這種移植也是有風險的,雖然可以通過各種輔材與其他方法降低風險,但魔神分身的移植,估計整個巫師界都沒先例,更別說降低風險一說了。

    看來,在短時間內,是無法運用這具軀殼了。

    收好了魔神分身後,安格爾的目光繼續逡巡。

    遠處的格瑞伍吞噎了一下唾沫,眼底帶著忐忑。在店主去收撿魔神分身的時候,它就已經注意到了,它對魔神分身倒是沒有貪念,而且魔神分身也不可能屬于自己,店主收撿了,格瑞伍也沒有覺得不對。

    不過,當店主收撿完魔神分身,下一個是不是就輪到……奧路西亞大人的靈魂了?

    店主對奧路西亞大人的靈魂,會是什麼態度呢?

    格瑞伍回想著奧路西亞曾經和店主的交際,好像只是去了一次迷幻小屋,此後並沒有發生過其他的爭執,那麼店主會不會放過奧路西亞大人的靈魂呢?

    在格瑞伍忐忑不安的時候,安格爾再次動了,不過他並沒有去收撿“光之眸”,而是來到了另一側。

    這里還有一具軀殼。

    而這具軀殼的主人,正是奧路西亞。js3v3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超維術士 | 超維術士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