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其他類型 火影之千葉傳說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信之中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信之中

小說︰火影之千葉傳說| 作者︰零始| 類別︰其他類型

    “唉……這封信上的東西,還是太少了麼?”

    仔仔細細的又將信看了一遍之後,千葉忍不住嘆息一聲,忍不住頭疼的揉了揉鼻梁。

    這再看了一眼信之後,千葉除了感覺到日向真介真的城府甚深之外,並沒有太多其他的收獲。

    不過,三代火影允許我修煉八門遁甲,以及對我的那些照顧,也算是如日向真介所料,而且,從日向真介的角度來看,倒也真的不能對我做出過多的關注來。

    甚至,真的倒是不能管,不能顧。

    畢竟,我也算是叛徒之子,而他是日向一族的家主弟弟,地位尊崇,且恰好剛剛躲過了籠中鳥的地位,如果在那個時候,接納了我這個叛徒之子,且當時叛徒之名剛剛傳播出去,沒有時間的褪色,要真這麼干了,那就損及日向一族的顏面,原本他就是因為給日向爭光了,然後家主一力偏袒才免于籠中鳥的,要是收養了一個叛徒之子,那無疑是給日向抹黑,到時候有什麼後果,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這里的話,日向真介就算是一腔熱血執意收養,但是若是因此最終還是被烙上籠中鳥,那麼,兩位摯友的犧牲,豈不是白費了。于情于理,日向真介都是只能對自己不管不顧。

    不管不顧,有三代火影,管了,自己摯友的犧牲就可能白費了,這基本上都不是個選擇題。

    雖然愧疚、怨憤、悔恨,但是日向真介其實也只能這麼做。

    也不知道,日向真介是怎麼熬過這十多年的……

    這一刻,千葉思緒之中,忍不住泛起了日向真介的信上的前幾行表示對自己歉疚的字,下意識的分析了一下日向真介的處境之後,千葉就表示了諒解。

    一來,他對瀧真葉真的沒什麼感情,倒不覺得日向真介有什麼虧欠自己的。

    二來,穿越過來之後,在遇到玖辛奈之前,他一直都是保持著前世的思維狀態在生活,處眾人之所惡,也差不多是前世的生活,對他來說,其實並沒有什麼區別。

    三來,他也不是那種受一點點厭惡嫌棄就哭天搶地,受點委屈就暴躁的不行,想著毀滅世界的玻璃心,別人的厭惡嫌棄,他也沒在意,他生來又不是為了哭著求著別人認可的,或者沒有別人的認可就不行的,他對自己的人生價值的實現與否,從來都不是看別人的臉色判斷的。

    所以,綜上所述,千葉其實對日向真介真沒什麼惡感,或者覺得既然自己的便宜老爸為他死了,他就必須為自己做什麼,甚至還得為自己不顧性命什麼的。

    這些話,其實日向真介不留,千葉也不會有什麼感覺。

    對千葉來說,日向真介的身份,第一個,肯定是鍛煉過他體術的厲害人物,讓他獲益匪淺,第二個,那就是雪奈的父親,挺和氣的一個人。加上現在對他的認知的話,那就是一個有城府的一直忍受煎熬對伙伴十分重視的一個人。

    嚴格來說,日向真介在千葉的心中,形象絕對是正面的。

    不過,雖然在那個“可能存在的關系到瀧真葉事件和現在的真介事件的人物”的線索不多,但是,在這封信上,千葉還是能夠看出些其他的東西的。

    這日向真介,恐怕從瀧真葉犧牲開始,就在謀劃這場叛變了吧,這十數年來,他飽受對摯友的愧疚煎熬之余,也是盡力隱忍,等到那個老謀深算的哥哥病入膏肓,年事已高之時,才選擇叛變。

    恐怕,他發動這場叛變的動機,是為了廢除籠中鳥吧。

    只有他當上了日向家主,才能排除日向的長老之流,讓自己大權獨掌,然後,自雪奈一代開始,不,應該說是下一代的寧次開始,就可以不受籠中鳥的束縛,且沒有長老的威脅的話,那麼日向家都是他的事兒,他不但可以讓寧次這一代不受籠中鳥束縛,甚至可以永久廢除宗分之別,再加上他的才能和威望,即便不用籠中鳥,日向家恐怕也不會沒落。

    也算是,為自己的兩位摯友復仇吧。

    畢竟兩位摯友說到底,是死于自己家族的宗分之別,籠中鳥制度,如果消滅了這個制度,也算是對自己摯友的一份交代了。

    只可惜,他終究是棋差一著,錯信了人!

    日向一族既然綿延這麼久,籠中鳥制度穩若泰山,那麼肯定是有其道理的,籠中鳥咒印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被解決的。且日向一族這麼久,不可能沒有想要反抗的族人,但都翻不出什麼浪花。

    這樣的制度,加上那麼一個老謀深算的家主,叛變又怎麼會輕易的成功呢?

    日向真介,雖有城府,但終究,還是輸在了對摯友的感情上,操之過急了。

    涉及政治權力,尤其是要武力奪權,又怎麼能夠不狠心辣手……面對這樣的制度和家主,就必須無情啊。

    不自覺的看了看那些多次提到的“真葉”和“佐良”,再一次感受到這里日向真介對兩人的悔恨歉疚,以及那些字里行間滿滿的對籠中鳥的憤恨,千葉微微嘆息了一聲。

    日向真介操之過急了,當時,應該繼續隱忍下去,哪怕前代家主臨死前為兒子鞏固全力,將籠中鳥烙在雪奈身上,他也必須忍下去,畢竟,對付日向日足的話,日向真介還是勝率極大的。

    不過,千葉也只是嘆息一聲,這種無情,換做是他,也是做不到的,估計真到了那時候,胸中摯友之死滾燙如油傾,另一頭雪奈被盯上,估計他也會和日向真介一樣。

    只能說,日向真介這是注定要失敗。

    “說起來,那個昔日叛徒……又是誰?”

    而想到這里,千葉也忽的想到了什麼,放下對日向真介的惋惜,思緒轉到另外一邊。

    這時的他,忽又想起了日向雪鷹所說的那個“昔日叛徒”。

    這個昔日叛徒,日向雪鷹其實也並不清楚,只知道他早年是叛出村子的,而日向真介也只跟日向雪鷹說過這個,當時提起的時候,是讓日向雪鷹多提防這個人。

    嘖!

    戰爭中,又是叛徒,難道……

    而這略略一想之後,千葉心頭突然打了個突,整個人幾乎是一激靈。

    “嗯?”

    但是,很快,這想法剛剛轉過,他的眼眸之中卻是閃過了一絲銳芒,整個人往前一傾,目光整個落在了那被自己拿起的信紙之上。

    這是什麼?

    而他的心中,閃過了一絲莫名的凝重。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火影之千葉傳說 | 火影之千葉傳說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