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散文詩詞 我的靈異實錄 第933章 血統

第933章 血統

小說︰我的靈異實錄| 作者︰羅橋森| 類別︰散文詩詞


    我好奇起來,什麼事兒消息控制的那麼嚴。

    那小子聞言湊上來在我耳邊嘀嘀咕咕,“師兄你可能不知道吧,在四大家族幾位核心成員被襲擊的第二天,火族的宅子就被攻擊了!而且還是火族人自己招惹來的麻煩。”

    我一听頓時樂了,追問道,“你小子知道的可不少嘛,趕緊說,別給我賣關子,我滿意了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

    我作勢拍了拍懷里放置符篆的地方,笑的意味深長。

    要知道,我是現在張家之內在符篆之道上最有天賦的存在,能夠得到一張我親自煉制的符篆可不容易,多少人想破了腦袋我都沒答應的事兒,如今只要這小子說些八卦來就能低消,足以見得我給的報酬不小。

    索性這小子還是個識相的,立馬點頭,緊接著一股腦的把所有事情說了一遍。要我說,這小子不去說相聲真是太可惜了,句句話說的眉飛色舞,身臨其境的,最關鍵的是還沒有邏輯錯誤,真是個人才。

    原來火族內部有一個姑娘之前瞞著族里出去談了個對象,族中長老還以為她是長進了,知道要外出歷練了,因此還贊同的很。

    為小姑娘出門制造了不少的機會。

    那姑娘自己也是個不聰明的,談個對象吧也不去把人調查清楚,以為對方長的好看,就是個好人了。

    一直到族里的人發現她在外歷練三月有余,但是一點兒進步都沒發現,然後才開始產生懷疑。

    之後火族長老就讓!門下弟子出門跟著那小姑娘,本意是想要看看她是不是用錯了方法,浪費時間歷練也就算了,關鍵不要把自己弄傷。

    後來跟蹤的弟子的確是發現了姑娘方法不對,並且人選也有問題。

    把這個情況回報上去的當晚,那姑娘就被族里強行召了回去。

    後面發生的劇情就像是豪門家千金小姐戀上草根一樣,只不過這一位連來歷都不清不楚的。

    族里用這件事逼迫姑娘和那男子分開,正在熱戀當中的人怎麼會肯,最後就演變成了姑娘讓對方來家里接她,那修羅道眾的趁機搞清楚了火族宅子的具體位置,來了個史上最烏龍的伏擊。

    所以,不是因為這事兒太隱秘,而是說出來會傷了火族的面子。

    我看著說完故事的小弟子笑的歡騰,也忍不住嘴角上揚,確實是挺好笑的。只不過這小子又是怎麼會知道的,我很好奇。

    于是我一邊在懷里摸著準備送給他的符篆,一邊打趣道,“喲呵,你小子路子也不得了啊,別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你還能說的那麼溜,怎麼,也給哥哥指條財路唄。”

    話音剛落,那小子就紅著臉抓了幾下腦袋,不好意思道,“這哪行,咱們這麼些小錢張師兄是看不上的,就不要打趣我們了。”

    “哈,能有消息就是好,小兄弟真的不願意透露幾分?”看他不怎麼想說,我的目光頓時又銳利了幾分,那小子到底還年輕,被我一嚇就說了實話。

    “張師兄你可真是在為難我啊。”這小子苦笑著接過我給他的符篆,終于還是松了口。

    我心想,老子想要知道的事情花再大的代價都會弄到手,更何況還是糊弄一個小弟子。

    在我的威逼利誘之下,他告訴我說,火族內部最近也不團結,分做了兩股勢力,一個強勢些,一個弱一點的。

    那姑娘很不湊巧就是暫時屬于上風的那一方,這下被人抓住了機會自然是一頓猛力打壓,導致現在火族內兩邊的局勢拉平。

    不過我再次追問到底是因為什麼而分成兩派的時候,他卻是怎麼都不願意說了。

    我看他一副苦瓜臉,知道他確實沒料可爆了,也就放過了他。

    正好這時候張續從木華前輩那里出來,看到了這一幕,疑惑的問我怎麼回事,“干嘛呢?張岩你也有欺負人被抓住的時候啊。”

    “說什麼呢你,趕緊給我滾過來,有事兒問你呢,”我直接一個爆栗敲他腦門兒上,發出一聲脆響,然後就開始問了遍執行任務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

    一听我問的直接,這貨立馬收了玩鬧的神色認真說起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原來他在回來之前也遭遇了修羅道眾的襲擊,而且範圍還不小,要不是踫巧遇上同一個方向的火鑫,形勢就危險了。

    “……襲擊你的是半修羅道的還是純血統的修羅道眾?”我想到了莫離的事情,于是在後面又補上了一句。

    “什麼半修羅道?我怎麼沒有听說過?”

    張續一臉迷茫的看著我,無奈之下我將莫離的事情簡單復述了一遍,哪知道他居然更為驚訝的看我,“不會吧,你居然還和那什麼半修羅道的說上話了?我們這里的這個可是個不會說話的啊!我還以為這一族都是啞巴呢。”

    我也是一愣,“你這話,不會是把襲擊你們的那人給抓了回來吧?”

    “嘿嘿,可不是麼,要我說啊火鑫的本事對付修羅道剛剛好,他們怕火著呢!”張續得意非常,拉著我就要帶我去看那修羅道眾。

    我只得攔住他,先問了問他是否知道火族兩大勢力不相容,他搖了搖頭,說是不清楚,只不過火鑫最近的心情好像不怎麼樣,听我這一說似乎有些關聯。

    想來是這事兒臉面上過不去,火鑫也就沒說吧。

    我告訴他特別行動隊的伏光剛剛和我一起抓住了莫離,這小子馬上就吵著要去看。

    于是乎我們直接去到地下刑房,我想來,既然已經把他用陣法困住了,應該就不會有問題,再加上我離開的時間還有些長,他們差不多已經把人帶走了。

    但是讓我驚訝的是,等我們去到地下刑房的時候,守門的小弟子苦著臉說根本沒有看到連晨他們來過。

    我頓時一驚,不會是又出了什麼變故吧。

    于是急忙掉頭和張續再往飯廳那里飛奔而去。

    等我們趕到的時候,大門口被很多人圍在以前,稀稀拉拉的還有不少人,但是所有人都是全副武裝,並且保持沉默。

    我都還未來得及問是怎麼回事呢,就有人撤開警戒線讓我進去了。我和張續一前一後走入里三層外三層裹的嚴嚴實實的飯廳,頓時就听見一聲痛苦的嘶吼。

    “是莫離。”

    這聲音我還算熟悉,至少已經听了幾天了,我加快腳步,三兩下就找到了連晨所在的位置,只見她和另外一個連家弟子聯手布置了個陣法,堪堪困住正在不停掙扎的莫離。

    “怎麼回事?我離開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嘛?”我沒有打擾連晨,而是看向神情緊繃的伏光,和半蹲在地上的駱鐵。

    駱鐵沒什麼反應,臉色有些蒼白,看著陣法內的莫離有些害怕的意味。反倒是伏光一眨不眨的瞪著莫離,開口,“這小子在我們兩個離開之後突然變身狂躁,還重傷了駱鐵,要不是連晨趕到的及時,恐怕這一次就要被他跑了。”

    “……這該不會就是你們口中的半修羅吧?怎麼那麼凶殘?比起我遇到的修羅道眾還要強啊,是不是哪里搞錯了?”

    張續驚訝的看我,說這絕對不會是半血統的修羅道眾,不然的話他抓的那只怎麼會那麼弱呢。

    我說這件事是莫離自己承認的,的確是只有一半的血統而已。

    在場幾人都是不解,我不由得想到一個可能,于是脫口而出,“該不會純血統的沒有這些半修羅厲害吧?”

    這話剛出,不等我自己反駁,伏光就一口咬定不可能,怎麼會有雜交的超越純血統的,

    就在我們一頭霧水的時候,連晨這里的陣法終于是發揮了用處,莫離被陣法內的攻擊性法術折騰的沒了力氣,饒是他的自愈能力再好,也抵不過連續不間斷都法術攻擊。

    更何況連晨還加了部分負面效果的符篆進去,將莫離克制的死死的。

    當然了,這些符篆照舊眼熟的很,是我以前煉制出來的。

    咱們趁著莫離現在病殃殃的模樣,幾人聯手一起將人送到了地下刑房,又是符篆,又是陣法的看守起來,再沒有逃跑的機會。

    而伏光和駱鐵則是打算審訊一番,問問他修羅道需要蟠龍玉佩干什麼。

    現在好幾方勢力都在爭搶,我們自己也是雲里霧里的,我只知道要隨時戴在身邊,只要離開的不是太遠,這枚玉佩都會自己回到我的身上。

    別人都說這是一種奇跡,是天神對我張家的眷顧,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這不過是居住在玉佩內的宅鬼幫的忙而已。

    “一旦有什麼消息就通知我們啊,”整整一個小時過去,莫離還是沒有搭理我們,所以我和張續決定先回去好了。

    而我則是更想要去看看張續手里那只純種的修羅道的實力。

    他當然是二話不說就帶我去了,那家伙也是被關押在地下刑房里面,但是族長們為了以防萬一,故而把他們關的位置隔得很遠。

    加上地下是不能使用比較激烈的法術,所以極速符沒有用上,因為怕破壞了地下的結構從而導致塌陷等等。

    差不多十分鐘後,我們就到了張續說的地方。

    當我看到那只修羅道眾萎靡的蹲在地上,就知道張續說的的確是實話。只是我想不通,為何兩者會相差那麼多。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我的靈異實錄 | 我的靈異實錄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