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玄幻魔法 重生之都市修仙 第1208章 姜菲菲的傲慢

第1208章 姜菲菲的傲慢

小說︰重生之都市修仙| 作者︰十里劍神| 類別︰玄幻魔法

    少女今天清秀艷麗無窮。

    她穿著一襲赤紅色的衣衫,細腰如蛇,兩條包裹在短裙中的長腿,筆直縴細,渾身如同一團火焰般熊熊燃燒,但是一張面盤卻清秀麗澀,黑發如墨垂下,微微低頭,兩雙大眼楮眨巴眨巴,宛如鄰家少女般。讓陳凡周圍的一群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連團隊中那位僅有的小南天境元嬰,都忍不住轉過來看一眼。

    姜菲菲如今的名氣,在整個落日號內已經很大了。

    星海獨行客‘宋禹峰’的親傳弟子,她的師兄‘白子川’也是小南天境赫赫有名的天才,年少成名,兩百七十五歲就修成元嬰,跳出小南天榜,就算和不朽大教的神子相比,都不相上下。

    如此赫赫師承,再加上絕艷容貌,可謂鶴立雞群。便是落日號上一些天南星省的貴族子弟,也表露出對她有幾分注意的姿態,小南天境的世家大族精英們,更是趨之如鶩。

    實際上,此刻少女身後,就站著幾個神采各異的青年,各個氣息悠長,神光內斂,看著都很年輕,不過數十歲,但各個都有金丹級修為。

    “你是....”

    姜菲菲驚疑。

    她今天僅僅是氣悶出來閑逛下,沒想到卻看到一個很熟悉的身影。那個人在姜菲菲心中,是夢魘一般的存在,盡管論關系,他與姜菲菲其實很近,但從小驕傲到大的姜菲菲,卻絕對不願意去想他。姜菲菲本以為自己已脫離那個夢魘,誰想到在這里能看到。

    “小姐攔住我,是有什麼事嗎?”陳凡平靜答著。

    陳凡如今修成一元之力,氣息內斂,就算化神當面都未必認出。況且容貌也更換了,姜菲菲最多覺得熟悉罷了。

    “你和我一個故人很像....方便的話,可以知道你姓名嗎?”姜菲菲略帶遲疑道。

    “那小姐肯定認錯人了,我雖知道你的名號,卻之前從未見過你。”陳凡笑著道。“我叫陳牧。”

    “陳牧....”姜菲菲低頭。

    她著實感覺熟悉。

    但眼前這個黑衣少年,雖然氣質和她心中的那人有幾分相似。但她心中那人,卻是個無比張揚霸氣的人,雙眼睥睨生下來就是蔑視群雄。她從未見到那人好好客氣說過一句話,就算七大神教聯軍降世,化神當面,也桀驁不馴,隨時一刀仿佛就捅破整個長天。就算她的老師,對那人都驚嘆畏懼三分。

    可陳牧明顯沒有那股氣勢。

    ‘應該是我想多了,他好好的北瓊神君不當,怎麼會拋下那一大攤子,跟著我去天南星省呢。況且若他在我面前,根本不會和我好好說話,估計直接把我抓起來,仍回地球去吧。’姜菲菲心中自嘲一聲,順便松了口氣,但心底卻不由自主閃過一絲酸楚。

    “菲菲,馬騰兄還在房間等我們。他出生自軒城馬家,就算在天南星省也有名號,是赫赫有名的大族。我們這次前往天南星省,還得依仗他的力量,不能怠慢。”白衣勝雪的白子川上前,溫聲說道。

    “抱歉。”

    姜菲菲低頭輕說一句,然後跟著白子川眾人轉身而去。

    走了幾步後,她忽然回頭︰“你日後若到軒城,可以報我的名號。”

    說完,轉頭而去。

    從頭到尾,姜菲菲身後的那些人也沒說一句話,但也沒展露出什麼不高興。世家大族的修養讓他們可以禮貌對待任何人,盡管陳凡只是一個小金丹修士,與他們相比雲霓之中,但他們依舊靜靜等著,沒有說一句話。連白子川都沒表示什麼。

    姜菲菲想提攜一個無名金丹修士,一句話的事情,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

    與軒城馬家的交情,才是更重要。

    “我去,姜菲菲和你說話了啊。”等人一走,胖子就激動了。

    “那可是姜菲菲啊,你不知道,這次整艘落日號上,就以她和她師父師兄最出名,不知道有多少貴客想拜會結交他們啊。連我那個小領導親戚,都想見他們一面,蹭下光呢。”郭傳東很興奮。

    其他幾個‘導游團’的人,也面露出一絲羨慕。

    半步大能這個級別的修士,放在任何地方,都具有足夠重量。尤其‘宋禹峰’可是小南天境的傳奇,在他們這些中低層修士心中,宛如神明般。

    “認錯人罷了。”陳凡笑著搖頭。

    “為什麼不認錯我,非要認錯你啊。是不是對你有點意思啊。難怪你一上船就拼命打听對面。我現在真的懷疑你們倆有什麼,不會真是故人吧。”胖子越說越有些狐疑。

    “可惜啊,要真是故人就好了。”胖子遺憾。“若能抱住姜菲菲的大腿,那真是一步登天。你不知道,他們要去見的那個馬騰是多厲害的。我親眼見到他到來時,艦長親自迎接他上門。”

    “軒城馬家,可是有一位化神大能坐鎮,在整個軒城星域,都是一手遮天的存在。宋禹峰估計就是投靠軒城馬家去了。”

    “不過,能得她一句話,也了不得,你在軒城不能算橫著走,但至少沒誰敢招惹你麻煩。”

    說著,胖子望向陳凡,雙眼滿滿嫉妒,自己在天南星省混了一兩百年,好不容易混出點名堂,怎麼陳凡就能走狗屎運,隨便就得到了。

    連‘導游團’其他人都震動。

    大能啊!

    那可是一位大能坐鎮的世家,難怪能在臥虎藏龍的天南星省都立起旗號。天南星省的化神可與小南天境不同,那是在生死搏殺,與無數大能天驕爭鋒中,成長起來的,論戰力未必比小南天境強多少,但論潛力,以及人脈、資源與權勢卻勝了不止一籌。

    這等大人物,一旦攀上,哪怕隔九代的關系,也是雞犬升天。

    眾人都是從小南天境背井離鄉的,最渴望這樣的力量。不由紛紛用嫉妒眼神望著陳凡。姜菲菲雖然只是一句話,但有她的庇護,陳凡這個外來者在天南星省就算扎住了根,本地人雖還會小瞧,卻至少不敢在明面上排擠他。

    有一兩個容貌俏麗的女修,此刻望向陳凡,眼楮都微微放光,似在考慮他是否有價值被攀上。

    只有那個叫‘修元君’的元嬰修士,輕輕皺眉,似有不屑率先排眾而去。

    接下來,眾人雖然還在游覽,但話題不由自主就帶到幾下陳凡,幾個女修也對他展露出笑臉,時不時會和他攀談一二,偶爾裝不經意的問他家住何處,門中有什麼長輩,修為幾何,在天南星省是不是有認識的人,這次準備到天南星省做什麼?

    陳凡就按照之前構思的回答。

    出生山陽星域,普通散修,無門無派,家中有些殷實才出得起船票,但家底差不多就清空了。

    這個回答,自然讓那幾個女修失望。

    她們這些金丹修士,從小南天境背井離鄉到‘天南星省’,最想要找的,自是在天南星省有根基的本地人,這樣攀上後,立刻本地人脈、資源、修煉材料等等,全都有了,可以迅速扎根。未來在天南星省待個一兩百人,真成了天南人,說不定有一兩個名額,能把親友也從小南天境接來。

    陳凡這種出了點靈石,一點根基都沒有的白身,根本不在她們考慮範圍內。但還是有一二女修,暗暗將陳凡放在自己序列五、序列六的選項中,準備等實在找不到更好的,也能勉強提溜過來用一二,至少算是張長期飯票。

    接下來一段時間,陳凡要麼在房間內閉門潛修,偶爾也出來溜達幾下。

    落日號上的一切,讓他即陌生又熟悉。

    陌生是幾百年未曾看見過了。自他登臨宇宙之巔後,出入要麼是真武仙宗的秘境聖地,要麼是人族至高權利中心的殿堂,又或者宇宙邊疆乃至諸界之外的不可知之地,如落日號上面人聲鼎沸,摩肩接踵,凡人與普通修士並肩生活的景象,陳凡確實未見數百年,但又帶著一絲絲熟悉。

    一番下來,陳凡到是和胖子,以及‘導游團’其中一個女孩混熟了。

    那個女修也準備去林陽星域,不過與陳凡不同,叫‘王媛媛’的女修在林陽有個遠房親戚投靠,雖然提到那遠房親戚,王媛媛就神情復雜,即要依靠,眼神中又帶一絲絲厭惡。

    王媛媛對陳凡確實有點不一樣,態度明顯比其他人親密許多。

    陳凡自我考慮下,一是因為兩人都要去林陽,所以女子天然的依賴與抱團取暖。二,可能也與姜菲菲最近沒事來找他幾次有關。

    是的。

    姜菲菲後來又來過幾次,越陳凡一起去喝酒。

    陳凡自然不想去,和這個小姑娘沒什麼好說的。他即不好將她抓回地球去,但又不好看她一人飄落在外面,否則讓唐姨知道怎麼辦。

    但胖子等人,卻無比興奮,紛紛慫恿陳凡,逼得陳凡無奈,不得不來。

    “你和我那故人真的很像。若不是你沒有他那樣滔天徹底,縱橫睥睨的力量,我幾乎都以為他站在我面前。”姜菲菲喝了幾杯‘醉靈果酒’後,一雙美眸都朦朧了起來,如煙如霧。

    陳凡無奈。

    他又不好說什麼。

    姜菲菲雖然每次是孤身來,但她往往到了不久,幾個追求者就不約而同的匯聚到酒吧來,他們也沒做什麼,就是坐下來靜靜喝酒,但那一縷縷如蛛網般的神念,卻隨時籠罩著兩人,似在警告陳凡,不要做什麼讓他們不高興的事情。以他們的力量,隨時能弄死‘陳凡’。

    “姜小姐,我真不是你的朋友。”陳凡苦笑。

    “當然,你自然不可能是他。他可是一個人戰七大不朽神教,斬殺‘神隕王’秦簡,才不過五十歲就修到元嬰巔峰。據說連化神大能都不放在眼中的,如今一人佔據一個星域,自號神君,放眼整個小南天境都算排名前十的大人物,你怎麼可能是他。听到他的名字,估計就能把你嚇死。”姜菲菲一口把青綠色,蘊藏著點點星光的果酒干掉,語氣不屑卻又帶一絲絲敬畏的說道。

    “北瓊神君!”

    周圍有人低呼出來。

    連幾個追求者,臉色都變了。

    他們震驚看著姜菲菲,似沒想到姜菲菲的故人是陳凡。

    “我就區區一個山陽小金丹,怎麼敢和北瓊神君相比。”陳凡自然道。

    “不過你比他好一點,就是有人情味。他那個人啊,就算什麼都沒事坐在你面前,你都能從他雙眼中看到一切,山海、天地、日月、蒼穹,反正就是沒有你。簡直傲慢到極點,驕傲到極點。看到就忍不住氣的牙癢癢,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死呢。連說話的語氣,仿佛也對所有都無所謂。我們一切的努力,一切的成就,一切的堅持,在這家伙眼楮里,估計連個屁都不是。”

    “哼,北瓊神君就了不起啊,天才就了不起啊,就能那樣狗眼看人低啊。本小姐遲早有一天會修成大能回去,把你打趴下,逼得你低頭認錯。”姜菲菲喝道最後,已經臉頰緋紅,拍著桌子,一雙穿著皮靴的美足踩在椅子上,小臉上一副憤憤不平的樣子。

    陳凡愕然。

    心中一副︰‘我去,你們是這樣想我的嗎?但我真的不是無視你們啊...’

    但姜菲菲已經說嗨了,拍桌子蹬椅子,揮舞著小拳頭︰“陳北玄你給我等著,你現在縮在地球,就一直縮著吧,我可是要去天南星省的,未來還要去中央星河,那才是真正的修煉聖地,到那邊,以我的天才,不要三百年,不,一百年,我就能打敗你的。不就是天才嘛,本小姐也是天才!還是天才中的超級天才。”

    她這樣說著。

    其他人根本就不敢接話茬。

    乖乖,北瓊神君唉。

    雖然是遠在遺棄星域的一位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神君的家伙。但大能不可測,哪怕是在語言上。要知道,大能可是能通過名字就能感知,然後超遠距離鎖定,甚至投放力量轟殺人的存在。

    “菲菲,你喝多了。”白子川無奈的嘆口氣,將少女從椅子上拉下,溫聲說著。

    陳凡此刻只能低頭默默喝酒。

    不喝酒怎麼辦,一巴掌拍死這個小姑娘嗎?

    北玄仙尊雖然殺伐決斷,但也不是毫無容忍度量的。你會因為同事朋友喝點酒抱怨你,就一刀把人捅了嗎?更何況,姜菲菲還是他的晚輩。

    但陳凡心中的無奈,更是難免。

    ‘女孩子真是惹不得啊,早知道直接送回地球了,當年就不該在山頂和她打招呼。’

    “陳小道友是要去林陽嗎?”白子川一邊扶著喝醉酒的少女,一邊轉頭問道。

    “是的,有親友在林陽。”陳凡不亢不卑道。

    “林陽雖不是軒城,但兩個星域相連,若有事情的話,知會一聲,報我的名字就行了,想來應該有一兩分用。”白子川說完,對他點點頭而去。

    周圍其他幾人,面色都有些詫異,看待陳凡的目光,也帶了一絲絲奇怪和考究。

    這句話從姜菲菲和白子川兩個不同的人口中說出,分量也就截然不同。

    姜菲菲如今才先天修為,想成長起來,至少還有幾十上百年時間。但白子川如今早就名重小南天境,哪怕到了天南星省,也會受到軒城馬家的重視,再加上那位曾在大能手下全身而退的‘星海獨行客’。陳凡得了這句承諾,在軒城和林陽,不要說橫著走,至少誰對他都會禮讓一二了。

    有幾個人還四下打量下陳凡,思考是不是要讓人調查下,看這個小修士有什麼值得白子川賞識的。

    “多謝。”陳凡平靜回著,毫無激動神情。

    這次醉酒後,姜菲菲再也沒來過,讓胖子等人一直嘆氣。

    她就如同雲端之上的神龍,偶爾垂下頭顱與地上的人相飲,喝完酒後,就登天而去,從此兩個世界。

    陳凡毫不在意,只是默默修行者。

    一個月後。

    天南星省到了。

    小團體自此開始分離,大家分別轉向不同的地域去。陳凡下船前,親眼看到姜菲菲等人,在一群穿著富貴的人擁簇下,登上一艘論大小不如落日號,但華美更勝的戰艦,在太空港內沖天而去。而陳凡等人,只能默默的走出太空港,然後分別坐船,向著不同的星域。

    臨走前,姜菲菲也沒有再轉頭看過來一眼。

    讓陳凡沒想到的是,除了女修王媛媛外,胖子郭傳東竟然也是林陽人,在胖子的帶領下,三人熟門熟路的登上去往林陽星域的星際列車。

    “父親、母親,你們還好。”

    陳凡坐在穿梭宇宙的星際列車中,心情竟然忍不住有一絲絲顫抖。

    時隔十余年。

    終于又要見到父母們了。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不改鬢毛衰。

    況且,不止父母,還有那一對讓陳凡也不知道怎麼面對的弟弟和妹妹呢。

    一想到要見到那對‘弟弟’‘妹妹’,陳凡一時竟然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心境。感覺只有一個‘濉 幀br />
    ps︰1.8日獲獎名單︰本章說點贊最高者‘帥夜爺’者眼熟獎︰‘天下從心‘‘夜神葉子’。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重生之都市修仙 | 重生之都市修仙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