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武俠修真 斗戰狂潮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最親愛的朋友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最親愛的朋友

小說︰斗戰狂潮| 作者︰骷髏精靈| 類別︰武俠修真

    曾經的龍帝雖然也曾無敵于天界,但終歸還是和他們處于同一個層次,主宰法則的力量雖強,但未見得就能完全壓倒其他神王的法則了,頂多說龍帝更強一些。可現在,經歷數十個紀元,那個惶惶如喪家之犬般竄逃後,在地界苟且偷生的龍帝,竟然擁有了如此碾壓級的力量!

    破而後立,懂得永生,領悟滅亡,最終才可以成神,而怕死的四神王從一開始就錯了,現在的辛巴是龍帝,卻又多了幾分辛巴的臭毛病。

    當對方的法則消散,一切顯化和威能都化為虛無,四大神王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在辛巴眼中,就宛若正在俯瞰四只螻蟻。

    辛巴淡淡的看著他們,這一刻等了很久,可是卻並沒有太多的喜悅,因為四大神王,甚至曾經所有的九級文明都是一場悲劇,宇宙跟文明一樣,當達到頂點的時候就要歸混沌。

    四大神王呆滯住了,連同防護罩中的老王等人也都是驚呆了。

    那可是天界的四大神王,自所有人知道天界那一天起,就一直屹立于這個世界金字塔最頂端的最強大者!可在辛巴的嘴里卻是被貶低得如此的一文不值……不好意思,不止是靠嘴,還是靠實力!

    徹頭徹尾的碾壓!

    老王都忍不住想要歡呼一聲,果然是無所不能的辛巴,今天才算是見證了它口頭禪里的真實,太強了!

    “現在,是你們該為自己的所所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辛巴的聲音更加的平靜,手指再次輕輕的指向命運輪盤。

    永恆的光芒閃耀,不似其他神王發威時那種刺眼奪目,永恆的光芒顯得柔和,但卻無處不在,無可抗拒。

    曾經需要花費無數時間和精力來進行充能才能使用的命運輪盤,在命運石的融合下,仿佛能量已經變得無窮無盡,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充能,黑白的天地再次閃耀,這一次,將是判定生死!

    “審判……”

    “且慢!”蠻荒神王暴喝。

    說實話,四大神王是真有些呆了,身為天界之主,掌控天地兩界無數紀元,可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力量,不但比自己強,而且是強出無數倍!

    沒法打,沒法抗衡,或許,龍帝當年的一些話是正確的;或許,自己當初選擇吞噬金丹的捷徑是錯誤的。

    可那又怎麼樣呢?木已成舟,談什麼對錯?不外乎成王敗寇而已!

    好在,總算是給自己留了一些底牌。

    “你有遺言要交代?”辛巴淡淡的開口,其實到了這個層次,已經不是簡單的對錯或者仇恨能形容的。

    “遺言?”蠻荒神王一聲冷笑︰“我只是覺得在你動手之前,有必要給你看一樣東西。”

    它粗壯的大手一揮,只見一顆透明的水晶球出現在他手中,被他牢牢拽定。

    只見那水晶球內,一個曼妙的女子元神在其中若隱若現。

    蠻荒神王將那水晶球高高舉起︰“看清楚這是誰!”

    只見那女子的元神渾身赤裸,雙臂抱胸卷縮在水晶中,渾身四周不停的有蓮花綻放、有游龍之聲,可卻又很快凋零熄滅,仿佛受到那水晶的禁錮和掌控,冰霜籠罩,讓她瑟瑟發抖。

    這是……

    老王張大了嘴巴。

    這竟是自己渡天魂劫時,曾在心劫中看到的那個女人,那個在天龍山山頂,勸阻龍帝投身輪回之道的龍族公主!

    她瑰美絕艷、不食人間煙火,可此時卻鮮花凋零,盛顏不再。

    “我們可沒有剿滅你的龍族。”天翼神王笑了起來,有時候多留個後手就是有這樣的好處︰“甚至,你這嬌妻原本也是自由的,雖被我等禁足在天龍山,可卻也沒虧著她。可惜啊,她不知從哪里听說了你身邊那個地球人的消息,以為是你的轉世,于是到處暗中召集舊部意圖謀反……呵呵,面對一個暴動者,只是將她肉身破碎、元神囚禁,我等已經是十分仁慈了。”

    “還有這個!”暴魔神王的手中也出現了幾個水晶球。

    “奈皮爾!”

    “拉薇爾師姐!顏師兄!”

    竟是前不久才闖天河上來的奈皮爾、拉薇爾和顏陌玉!他們也如同龍族公主一般被囚禁著,狀態很差,殘魂留存,已然奄奄一息。

    老王和墨問等人臉上都是露出一絲驚喜之色,雖說人質在別人手里對自己不利,可看到曾經的同伴還活著,總是會讓人忍不住欣喜,哪怕是如此苟延殘喘,那也是活著啊!

    四大神王的注意力壓根兒就不在王重這邊,他們盯著的只是龍帝,那個打扮得像小丑一樣的龍帝,這幾個金丹的分量顯然無法和龍族公主相提並論,但多一點籌碼總是多一份勝算。

    “我知道你不會交出那審判輪盤的。”天翼神王喝道︰“滾出天界,從此不要再回來!我就讓他們活下去,我甚至會給你的公主重塑肉身,讓她回到天龍山,給她好好伺候著,我們可以不再要地界的金丹供奉,甚至還可以給你建立個通訊通道,讓你時刻都能和你的嬌妻隔著天地見面!”

    如果條件是讓龍帝交出命運輪盤,那無疑于讓龍帝將刀子、將所有人的命遞到敵人的手上,就算傻子都不會同意的,四大神王很清楚這一點,更清楚自己四人在龍帝眼中的信用程度。

    所以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只是要讓龍帝離開,從此天地兩隔,井水不犯河水,只是軟禁龍族公主,以此為他們四族的護身符罷了。

    他們為的,只是活命!

    這樣的條件,龍帝無法拒絕的,至少在四大神王眼中是這樣的,他們太清楚龍帝和公主的過往了,他絕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死。

    “離開這里!”

    “從此天地兩隔,永不相犯!”

    “你們……犯了一個錯誤。”可辛巴的聲音卻變得愈發冰冷。

    四大神王的臉色隨之一變,光听他的口氣便已知道談判決裂。

    蠻荒神王毫不遲疑,蠻力運轉!能成為四大神王之一,豈會是優柔寡斷之輩,如果龍帝以為自己不敢殺龍族公主,那他就大錯特錯了!他要讓龍帝看到自己的決心,而只要對方表現出任何一絲服軟的神態,他都可以在萬分之一秒內終止這次殺戮。

    可辛巴的臉上至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神色的改變,直到那水晶爆碎!

    可蠻荒神王的臉上既沒有失去人質後的那種破罐子破摔、也沒有滅殺大敵摯愛的絲毫快感,有的,只是深深的震驚和惶恐!

    辛巴伸出左手,水晶球就那麼完好無損的托在他掌間。

    “用老王的話,你們對力量一無所知。”辛巴的聲音回蕩在天地間︰“我審判你們,死!”

    耀眼的白光閃耀,五彩的虛空在頃刻間變成了一片晝白的世界,讓人完全看不到任何別的東西。

    “不!”

    四大神王絕望而憤怒的聲音在那白光中傳開,可僅僅只是兩三秒鐘便已消散于無形。

    沒有聲音、沒有轟鳴,有的只是那耀眼的白光,淨化一切,洗練一切,仿佛讓所有的一切都回歸其純淨的本質!

    老王等人的表情肅穆,面對這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所有人感受到的都只有震撼和懾服。

    白光中所蘊含的能量正在以一種他們無法理解方式滲透中第五維度的各個層面,這里面有因果有秩序有生命,讓因為天界吸收而干涸的文明秩序重新得到滋潤。

    此時四大神王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虛空恢復了平靜,甚至連辛巴都已經不知所蹤,只留下一個聲音在空中遠遠的匆匆飄來。

    “王重,我還有些必須要立刻去處理的事,一個月後,來天龍山找我……”

    聲音響起時還宛若猶在耳側,可落下時卻已是在無盡光年之外。

    籠罩住王重四人的防護罩隨即消散,四人重新出現在虛空的空間中,四周不再有之前那種壓抑的壓迫感,甚至感覺連這虛空都變得格外純淨清澈了幾分。

    只是,這就……完結了?

    眾人面面相覷,本是抱著拼死之念來到天界,本以為會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追尋命運和真理之旅,可沒想到,來得快,去的更快。

    四大神王顯然已經被龍帝消滅了,也知道了天地兩界的真正秘辛,所謂的飛升,原來不過只是成為別人的口糧;所謂的超脫彼岸,原來不過只是那些不知滿足的強者自己編造出來的謊言。

    忽然艾俄洛斯笑了,“奶奶的,看了一場大戲,肚子都餓了,本以為是主角,誰想到是觀眾,不過我是不是可以認為,我們地球人要稱霸了。”

    墨問微微一笑,他最能理解龍帝,甚至能夠感受到龍帝的悲哀,因為龍帝也是上一個時代的局中人,逃不脫,掙不脫。

    木子則是微微一笑,“大家都在,真好。”

    “我在這里等辛巴。”

    辛巴所謂必須要立刻去處理的事兒,他猜不出來,或許和龍族公主有關,也或許是和四族的殘余有關,無法確定,老王也幫不上忙。

    但是天龍山……他很清楚那個地方,那是老王對天界為數不多的認識之一,龍族的起源地。

    “王重,這片空間並不適合我們生存。”艾俄洛斯能感受到空間中那濃濃的煞氣,歷經了無數個紀元的殺戮,埋葬了曾經二十幾個九級文明的地方,這片空間並不簡單,四大族乃至那些頂尖強者開始擇人而噬也並非毫無原因。

    “你們先回去吧。”老王點了點頭,他也感受到了這一點,現實和理想之間總是有著很大的差距,這並不是星盟中人想象中的天界,但辛巴讓他一個月之後去天龍山,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留下來呆足這一個月,他有太多事兒想要問辛巴了。

    “機械族的維金斯仲裁長和里昂大法官早就已經對飛升有所懷疑了,你們先回去把這里的事兒告訴他們,星盟的許多事兒只怕立刻都要因此而立刻改變,或許會有勢力的重新洗牌和大的動蕩,有你們鎮守,起碼保證地球不會受到這些事件的沖擊。”

    “還有,也替我轉告斯嘉麗,讓她不要擔心。”

    “兄弟,你自己保重!”

    ………………

    天界,在星盟所有人眼中的天堂,在王重的眼里卻是有些太過荒涼了。

    這里的時間流速極慢,但也有黑白晝夜之分,當然,和地界那種白天光亮晚上全黑不同,頭頂上方那閃耀的天河每隔約莫三十小時就會暗淡一次,時間、日期之類在這里並沒有太多特殊的意義,那只是老王按照地界人的習慣來進行一個簡單的劃分罷了,為了應照辛巴的一月之約。

    四周那看似無垠的虛空,實際上卻是有限,整個天界的面積比起廣袤的第五維度來說算是相當小了,給老王的感覺,這里就像是一個畸形的、從第五維度‘身體’里長出來的腫瘤,凸出于第五維度的表面,卻是華而不實。

    老王看到了許多生命星球,能看到在星球表面許多殘存的文明痕跡,可卻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生命跡象的存在,偶爾看到幾個有活物的地方,也都是整個世界充斥在殺戮中,充滿了戾氣和暴虐,仿佛在迎合著曾經那些‘諸神’的興趣。

    天界,最靠近天河彼岸的地方,本該是天堂一般瑰美,可現在卻充滿了落敗,仿佛是一個已經走向了末路的世界。

    老王在虛空中不徐不疾的穿行著,靜靜的看著,盡管只是才來了不到一個月,可他已經理解了龍帝當初為什麼要拼著與整個天界為敵,也決心要整改這一切了,因為這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獄……會把整個第五維度拖入深淵。

    天龍山大概是老王在天界這一個月見聞以來最純淨的地方,從極遠處看去,整體像是一個菱形,上下對立,懸浮在虛空中,漫無目的的飄蕩,這里有此時在天界中難得一見的生靈氣息在此間彌漫,整個菱形山體都被一層層氤氳之氣所籠罩,彌漫在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世外桃源氛圍中,與周圍那充滿了殺戮氣息的空間截然不同。

    而直到走到近處,才發現這里就和曾經自己在度過天魂劫時,在幻境中所看到的一模一樣,巍峨的高山貫穿在天地間,仿佛是撐住這片天的底座,巨大的瀑布從山脈的頂端不停的往下流淌,與地界的天河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山中有紫彩霞光、有瀑布飛流;有奇花異草、有珍玩重石;

    只是,這里也安靜得嚇人,甚至在這茂盛蔥郁的森林中,都听不到有任何鳥鳴的聲音,就更別說其他生靈的痕跡了。

    “你來了。”山脈的頂端,龍帝的聲音響起。

    “哈哈,就是找不到路。”老王哈哈一笑,這山體是在太大了,雖說只需要一直直上便可到頂端,但山中到處都是重重禁制,這里畢竟是龍族的老窩,縱橫維度萬族無數歲月的第一強族,老窩的布置豈同小可,讓老王也是不敢擅闖,只是老老實實的找路。

    龍帝呵呵一笑,老王只感覺天空中有一道光明落下,宛若一個通天的光柱,瞬間便將他吸了上去。

    等重新雙足落地時,已然身在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中,四周空空蕩蕩,只有一男一女盤坐在大廳的正中央,正是龍帝與龍族公主。

    不同于曾經在幻景中所見到的風華絕代,龍帝仍舊還是辛巴的裝扮,甚至到現在都沒有摘下面具。

    可龍族公主的情況看起來就很不妙了,她似乎睡著了,但臉色十分蒼白,依偎在龍帝的懷中,軟軟的癱倒,臉上雖是帶著一副于願足矣的微笑,但卻顯得十分的虛弱。

    這讓老王有些意外,也是心中微微一沉。

    當時辛巴從四大神王的手中解救了龍族公主以及奈皮爾等人,王重是看得出來他們身受了重傷的,辛巴不辭而別,顯然也是為了盡快趕回天龍山來替他們療傷。可看起來效果並不好,以辛巴現在能滅殺四大神王的實力,竟然也無法治好他們的傷勢?

    龍帝顯然是看出了老王心中的擔心和疑惑,微微一笑︰“放心,奈皮爾和拉薇爾以及那個顏陌玉都沒有事,我已將他們的金丹修復,殘魂存于金丹中自然可以得到最好的療養,你帶他們回地界後,只需三五年便可痊愈,你只需要替他們重鑄肉身即可。”

    重鑄肉身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別說老王,就算地界的普通金丹也可以辦到,實在不行還可以借尸還魂,對金丹強者來說,真正重要的始終還是靈魂和金丹,那龍女?

    和辛巴的心靈感應還在,龍帝微微一笑︰“她受的傷和奈皮爾他們的傷勢差不多,但治療一個靈神,與治療一個金丹的差距可就太大了……”

    “而且,我們的時代結束了,八大神王也只是這場頂級文明欲望的犧牲品,曾經,他們不是這樣的。”見到王重之後,龍帝的語氣慢慢朝著辛巴轉變,平靜中帶著一點哀傷,一點點留戀,而唯一的留戀還是和王重一起經歷的最普通的,在他這位置可能微不足道的記憶。

    “是需要信仰之力才能治愈她嗎?”老王沉聲道︰“我可以立刻發動地界的……”

    “謝謝你,老王,但是不需要了,我們這樣很好。”

    老王微微一愣,畢竟和辛巴之間還有著心靈的感應,他能感受到龍帝在說這句話時的那種淡然,發布內心的平靜,難道他……

    “我有一件東西要交給你。”

    辛巴並未繼續剛才的話題,而是伸手一揮,瓖嵌了命運石的命運輪盤出現在老王的眼前,靜靜懸空,看起來古樸無奇,卻是充滿了那種掌控的力量,仿佛只要握住它,就能掌控這整片宇宙,成為這個世界唯一的王。

    “趕路這一個月,想必你已經看到了天界的情況,這里需要淨化,每一個活著的都該死。去審判他們吧,停止這片世界的殺戮。這個世界需要重塑,需要新的秩序,這個世界也需要一個新的王。這些本該是屬于我的工,但我實在已經無心管轄了,”龍帝微笑道。

    “那你呢?”

    “王重,很開心能在茫茫人海中認識你,很開心能彼此陪伴那麼多年,如果沒有恢復曾經的記憶,如果沒有看到她,或許我會一直陪著你去經歷更多的事兒。”龍帝笑著說道︰“可這世界沒有如果,天下無不散的宴席。”

    老王默然,他知道龍帝所說的封閉天龍山不過只是安慰之言,他是死志已決,而且根本沒有絲毫勸阻的余地。

    “我相信你會是一個優秀的統治者,你會做得比歷代天界之主都要更好,記住天界諸族的教訓,不要重蹈覆轍,”龍帝微笑著說道︰“追求力量的極致是一個錯誤,或者說,這世間萬事萬物,無論如何東西走到極致,都只能是滅亡。”

    “這世間有太多比力量更珍貴的東西了,直到我失去的時候,我才明白這一點。”他憐愛的撫摸著懷中女人的秀發︰“可你不一樣,你還有選擇的機會。”

    “我……能再叫你辛巴嗎?”老王勉強在臉上擠出了個笑容。

    “當然。”龍帝哈哈一笑,似乎恢復了幾分曾經辛巴的風采︰“只是,麻煩在前面加上偉大,是偉大的辛巴。”

    “還是帥氣無敵的辛巴!”老王也笑了。

    ——嗨!小孩兒!我是你的幸運使者,帥氣的辛巴,無敵的辛巴,偉大的辛巴!永遠不要用可愛這個詞來形容偉大的嬉命小丑!我是超脫命運的偉大存在!

    ——好吧,王重,你的福氣到了,你想成為一名偉大的英雄嗎?你想成為名揚天下的王者嗎?你想成為萬眾矚目的主宰嗎?!

    ——哎喲!我的鼻子!你是想造反嗎?!

    ——王重!我發現我戀愛了!偉大的辛巴戀愛了!藍黛兒導師簡直是這個世界最美的女人!

    曾經的一幕幕出現在眼前,老王的笑容有些苦澀,眼眶竟不由自主的濕潤了。

    “謝謝你,老王,再見了。”

    辛巴抱著龍女的身形漸漸消散,他們已經等待這一刻很久很久了,龍族的大殿在眼前漸漸消失、逐漸遠去,化為一片模糊。

    手中的命運輪盤掌控著整片天地,仿佛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可老王的心中卻並沒有成為維度第一人、天下無敵的那種興奮,有的只是淡淡的平靜和安然。

    他還有許多工要做,這是對老友的承諾,他還有最珍貴的東西要守護,在遙遠的地球。

    “再見了,我最親愛的朋友!”

    他也要回家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感謝大家三年的陪伴,經歷了很多,嘗試了很多,也學習了很多!新書《英雄聯盟︰我的時代》,lol全球唯一官方授權,不僅僅是lol,這是一次全新的青春之旅,為了寫這本書,骷髏在大學里蹲點創,一定會給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伙伴們,12月1號,起點中文網!)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斗戰狂潮 | 斗戰狂潮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