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被情敵標記後 77、番外

77、番外

小說︰被情敵標記後| 作者︰見鯨落| 類別︰都市言情



    ("被情敵標記後");

    祁慕思說到做到。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她也的確是存了一些跟謝茸親近的心思的。畢竟不管再怎麼說,

    她都是一位正常的成年alpha,自然渴求與親近之人的親密接觸。

    但是一來,由于自己之前犯下過“過錯”,

    她已經咬過了謝茸一次;二來,祁慕思也答應過謝茸這次讓她咬回來,

    所以祁慕思無論心底再怎麼牙癢,

    也只能按下自己想要標記與咬合的沖動。

    不過也沒(關guan)系,無論是她咬謝茸,

    還是她被謝茸咬,

    祁慕思都十分期待並且享受。

    雖然對于alpha來說,要克制住骨子里的排斥是很困難的,

    但是祁慕思不介意,並且她也相信自己能夠做好。

    畢竟這可是與喜歡之人的親近。

    想到上次自己咬了謝茸,祁慕思眯了眯眸子,指尖不由(摸Mo)了(摸Mo)自己的後勃頸……

    也不知道這次被謝茸咬會是什麼滋味。

    隨後,

    真的就讓祁慕思等到了一個機會。

    那就是謝茸的易感期。

    謝茸這一次的易感期來勢洶洶,

    並且日子還提前的幾天,

    打的謝茸毫無防備。

    她當天甚至無法去正常上課,

    只能請了假待在寢室。

    濃郁的梨花香甜氣息在寢室內肆無忌憚的擴散,

    試圖將周圍的一切都染上自己的氣息,並且標記成自己的地盤,

    哪怕腦海里僅剩的一小股理智在說這是寢室,這是公用的地盤,

    也無濟于事。

    畢竟佔領與標記已經成為alpha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了。

    謝茸覺得抑制貼甚至都不太有作用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次易感期會反應這麼(強qiang)烈,

    明明以前一個抑制貼都能夠解決的事,現在偏偏解決不了了。

    而且還有更加嚴重的趨勢,看來必須要到醫務室去打抑制劑了。

    只是她現在這個樣子……恐怕連門都不好出。

    謝茸躺在床鋪上,

    渾身發熱猶如高燒,呼出的氣息仿佛連自己都能夠灼x燙一般。(身shen)體之中也帶著同樣難熬的熱度,讓人難受。

    謝茸緊緊抓著床單,心底煩躁,同時還有另一種渴望擁抱什麼的欲x望。

    陷入了易感期的她不僅情緒上敏x感了許多,就連嗅覺也靈敏很多。

    謝茸能夠清晰聞到寢室內除了她自己的信息素外,還有自己室友殘存下來的味道,其中最鼓動她心弦的,便是來自于對面的祁慕思的味道。

    謝茸閉了閉眸,眼睫輕顫著。

    她不得不承認,此刻祁慕思的信息素于她……就像是omega的信息素一樣致命且吸引。

    如果是以前,那麼謝茸是絕對想象不到的,她居然會在易感期嗅著一名alpha的信息素,並且深受吸引。

    但是此時此刻她卻迫不及待的想要索取更多。

    謝茸頓了頓,坐了起來,朝對面望了眼。

    最終,她還是按捺不住心底的想法,咬了咬唇,而後輕手輕腳的爬上了祁慕思的床鋪。

    剛剛掀開床簾進去,謝茸便清晰的聞到了床鋪之中屬于祁慕思的味道,她的臉紅了紅,心里暗自唾罵自己這種行為實在是……詭異且變態。

    但是已經處于易感期的謝茸此刻並不想按捺自己。

    而且、而且她跟祁慕思都是情侶了,(睡Shui)一(睡Shui)對方的床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alpha的確對同(性xing)十分排斥,尤其是陷入易感期的alpha,可此刻謝茸卻恰恰相反,不僅沒有排斥,反而沉溺更多。

    她眼睫輕顫著,像是無法直視自己一樣,閉著眸,眼底含著羞惱的淚光,可行為卻十分坦誠,緊緊地抱著祁慕思的被子,就好像抱著那個人一樣。

    謝茸貝齒輕咬下唇,不敢過分呼吸,不然她害怕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又或者發出什麼聲音。

    易感期剛來的時候自然是最難熬的階段,可謝茸在祁慕思的信息素安撫下,卻好像好受了很多。

    她將臉埋在被子之中,頭下枕著的是祁慕思的枕頭,整個人被祁慕思的信息素包裹著,就像處于對方懷抱中一樣,連燥x熱的情緒都緩和了很多。

    但是這些也不過是隔靴搔癢,遠遠比不上……比不上真人。

    祁慕思自然沒有跟著上課,而是也請了假回了宿舍。

    她知道今天是謝茸易感期到來,所以心底放心不下,畢竟謝茸的情況看上去……比她上次被算計的時候還要糟糕。

    祁慕思想要來照顧一下謝茸,萬一有什麼事,她也能及時幫忙。

    祁慕思剛打開宿舍的門就聞到了濃烈的信息素的味道,她身子一頓,呼吸下意識的沉了下來。

    不是被激怒,而是……另一種情緒。

    祁慕思進入宿舍,關好了門。

    現在看來,謝茸的情況好像比她以為的還要嚴重。

    不是貼上了抑制貼嗎?怎麼跟沒貼一樣。

    祁慕思先是幫忙打開陽台門以及窗戶散味道,而後走了進來,輕聲道︰“小茸?”

    她以為謝茸是躺在她自己的床鋪上,所以祁慕思自然站在謝茸床鋪下面喊人,可是忽然間傳來輕微的動靜,祁慕思微微挑眉。

    這動靜听著……怎麼像是自己(床g)上傳來的?

    于是祁慕思向前走了幾步,果不其然發現梨花味更重了。

    她心里有了某個猜測。

    “小茸……?”

    謝茸這下再無法視若無睹了,她動了動,而後道︰“……嗯。”

    謝茸現在臉上不全是因為易感期而升騰起的紅(色),更多的是因為羞赧。畢竟、畢竟自己這樣的行為實在有些……

    謝茸閉了閉眸子,說不出來。

    祁慕思彎了彎唇角,靠在自己床下,笑著問道︰“怎麼小茸到了我(床g)上了?”

    謝茸沒有回答。

    祁慕思倒也不急,而是等待片刻後,(脫tuo)了鞋踩著床梯,來到了自己床鋪之上。

    听到動靜之後謝茸身子微僵,更加不敢抬頭了。

    床尾一重,是祁慕思上來了。

    因為是白天,床簾又被拉開了,所以謝茸躺在床鋪之中的動作很容易的就被祁慕思收入眼底,她頓了頓,眼神沉了沉,而後輕笑著靠近。

    她一只手按在謝茸的肩膀上,低了低身子,“怎麼躺在我的(床g)上,還要抱著我的被子?”

    謝茸臉頰更紅,回不出話來。

    再加上因為祁慕思的靠近,對方身上熟悉的氣味與信息素的氣息更加濃郁,謝茸此刻按捺自己都要花費力氣,更不要說再空出精神去思考怎麼編謊話了。

    于是面對祁慕思的發問,她一個字也回答不上來。

    祁慕思俯身擁住了謝茸,感受到對方身上的熱度與濃郁的信息素,她眸(色)暗了暗,而後伸手撥了撥謝茸的頭發。

    “小茸現在是不是很難受?”

    那是肯定的。

    處于易感期而無法控制的alpha只有一種排解途徑,那就是標記。

    祁慕思心知肚明,並且也是……有意前來。

    她輕笑著靠著謝茸,與對方緊貼著,“看來我之前說的話,現在很快就要兌現了。”

    謝茸下意識的伸手摟住了祁慕思,將臉埋在對方肩膀處深呼吸了下,感覺(身shen)體里的躁動好受了不少,像是被安撫下來一般,而後她才有精神回話,“什麼兌現?”

    祁慕思嬌笑著靠近謝茸,在她耳邊輕聲說︰“自然是兌現讓小茸標記我的承諾啊。”

    謝茸一頓,因為某個詞語下意識的攥緊了祁慕思的衣服,而後抬眸看了看她,眼底是一片墨(色)。

    “你確定?”

    “那當然啊。”祁慕思眼底帶著笑意,毫不猶豫的回答她。

    謝茸眯了眯眸子,雖然還在受著易感期的難受,但是理智卻沒有混亂,她听得清祁慕思話里的意思。

    謝茸抿了抿唇,“但你是alpha,如果被另一個alpha標記的話,恐怕會不舒服。”謝茸說的是實話,畢竟她自己是曾經感受過的。

    雖然……當時的她除了排斥之外還有其他的感受,但當時那樣的難受也是實打實的,她擔心祁慕思經受不住。

    更擔憂對方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快。

    但嘴上雖然這麼勸著,謝茸的手指卻不自覺的(勾gou)住祁慕思的脖子,而後摩挲著對方的後勃頸,有意無意的劃過那一塊的腺體。

    祁慕思輕微的抖了一下,為謝茸的觸踫。

    她按了按謝茸的手臂,更加湊近了對方,在她耳邊呵氣,“要不要,小茸?”

    見謝茸還在猶豫,她加大了力度,輕笑著道︰“我也想要被你標記,咬我一口好不好?”

    這句話成功的擊碎了謝茸最後的理智,她微微用力,翻了xia身,便壓在了祁慕思的身上。

    謝茸垂眸望著她,(身shen)體還帶著因為易感期到來而升騰起的熱氣,手指發燙,連呼吸也是燙的。

    謝茸道︰“你確定了?”不等祁慕思回答,她便又說︰“就算你現在反悔也跑不了了。”

    祁慕思怎麼會反悔,她期待還來不及,于是祁慕思眼底帶著(勾gou)人的笑意,坦誠的任由謝茸動作。

    謝茸微微俯身,猶如之前夢里做過的那樣,湊近了祁慕思。

    她並沒有立刻撥開對方的頭發,而是先垂首親(吻wen)著祁慕思,與對方呼吸交x纏。

    祁慕思熱情的擁著她,舌尖(勾gou)著謝茸。

    親(吻wen)之後,兩個人這才互相松開。

    謝茸眸(色)深深,一邊平穩著呼吸,一邊伸手撥了撥祁慕思的頭發。

    祁慕思便配合的轉了個身,任由謝茸撥開她微卷的長發,(露)出了後頸處發熱的腺體。

    此刻,摻雜著酒香的櫻桃氣息愈發濃郁的傳了出來,讓謝茸頭暈目眩,帶著一種被挑起來的熱。

    謝茸緩緩靠近,直至鼻息噴灑在皮膚之上。

    祁慕思抬了抬眸,輕笑道︰“小茸。”

    謝茸握住了她的手指,而後輕輕親(吻wen)上去。

    祁慕思身子猛地緊繃,有些不適應。畢竟腺體平日里只有自己踫到,被其他人,尤其是被自己的戀人觸踫還是頭一次。

    祁慕思眼瞼輕顫著,克制著自己顫抖的呼吸。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平時自己觸踫都毫無(關guan)系與反應的腺體,只是被謝茸這麼輕輕一(吻wen),就如此的激動。

    不知過了多久,祁慕思才平靜下來,她臉龐緋紅,聲音也帶著一點的顫。

    “……繼續。”

    謝茸安撫一般的捏了捏她的手指,而後微微啟唇,直到堅硬的牙齒觸踫上去,接著咬合,嵌入。

    並且開始輸送自己的信息素。

    祁慕思身子先是疼痛的緊繃,接著便是一陣輕x抖,下意識的想要逃離謝茸的掌控,就像是誤入捕獸夾的兔子一樣想要掙(脫tuo)。

    可已經處于標記狀態下的alpha怎麼可能容許她逃(脫tuo)。

    于是謝茸抱著她,用力的掐著祁慕思的肩膀,不容許她有絲毫的掙扎。

    謝茸呼吸炙x熱,連口中的溫度也格外的熱。祁慕思一時間甚至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後頸熱,還是對方的溫度更熱了。

    她緊緊閉著眸,眼角處一片的赤紅,帶著滲出來的一些淚意,(身shen)體像是被風雨吹打的枝葉一般。

    “小茸……”祁慕思話語破碎,甚至說不出完整的句子。

    她手指與腳趾用力的蜷縮著,可即使如此,也抵擋不住那股既難受又說不上來舒適的情緒。

    作為alpha的本能讓她排斥被另一個人咬合標記,可是同樣的,她也欣喜並歡喜于與喜歡之人的親密接觸。

    這種既痛又癢的情緒讓她難以抵抗,甚至想要下意識的哭泣。

    不知過了多久,謝茸才放開了她。

    祁慕思微微睜了睜眼,眼前是一片朦朧的水汽,而後她感覺到一雙溫熱的手拂過她的眼角,幫她擦了擦。

    祁慕思這才松了一口氣。

    謝茸經過剛才的行為已經好受了不少,她輕聲問祁慕思︰“好受一些了嗎?”

    祁慕思抬眸看了看她,眼角仍帶著(勾gou)人的笑與一片紅暈,“你這可真的是……”

    謝茸垂眸,等著她的話。

    祁慕思笑道︰“要了我的命。”

    謝茸耳垂紅了紅。

    祁慕思伸手(勾gou)住謝茸的脖子,忍不住貼近她,想要繼續與她親熱,但謝茸卻避開了下。

    “我現在易感期還沒過去,別惹我。”她警告一般的捏了捏祁慕思的腰。

    然而祁慕思絲毫不以為意,或者說,她甚至想要繼續招惹謝茸。

    謝茸看出了她的意圖,眯了眯眸子。

    祁慕思(吻wen)了(吻wen)謝茸的脖子,而後在謝茸耳邊說了一句話。

    謝茸眸子發暗,而後道︰“既然如此,那就再來。”

    祁慕思(摸Mo)了(摸Mo)她的背,輕笑著道︰“好啊。”

    原本剛剛散去味道的寢室內,又充滿了梨花與櫻桃交織的香氣。

    作者有話要說︰  好了番外算是完了

    不知道能不能過審核,但我真的啥也沒敢寫,用詞也正經,如果這也被夾了的話emmmm咱也無話可說

    感謝在2021-06-22

    03:20:18~2021-06-23

    02:23: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52111206

    20瓶;v

    4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被情敵標記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被情敵標記後 | 被情敵標記後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