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穿成惡龍強A後我變O了 第34章 一億“這三年,也都沒給過你什麼零花……

第34章 一億“這三年,也都沒給過你什麼零花……

小說︰穿成惡龍強A後我變O了| 作者︰木漏日| 類別︰都市言情



    腿都磕到了, 我還得先叫你,才能去上『藥』。

    這合理嗎。

    不李姐。

    明桓覺得,自從他開始到分化期, 郁寒舟整個就變得和以前太不一樣了。

    他以前對郁寒舟那是無語。

    在,他有時候根本猜不到郁寒舟到底在想什麼。

    “還有。如果我說哪一句讓你不舒服, 你也要告訴我。”郁寒舟將他放在柔軟的床上, 一片片銀杏葉飄落在他手邊, 他取來『藥』箱,半蹲在床邊。

    一手握住他的腳踝,一手給他磕紅的地方均勻地涂抹著『藥』膏。

    “不要又像上次那樣傻傻地忍著,被氣到分……”

    哦!

    明桓一拍腦門。

    郁寒舟還記著上次那事呢!

    他以為上次是他在書房的責罵才讓自己心情崩潰, 提前分化的嗎。

    不是啊,他是以為自己沒拍到那顆星球才氣到分化的啊!

    就書房那程度的氣憤, 你三天天都得給我來一次。

    要能氣分化我早就分化了!

    明桓忽然明白來︰這些天來他對自己這麼,難並不是指望著自己給他養老。

    是在愧疚彌補嗎。

    明桓深深呼吸一口氣。

    “郁寒舟,我——”

    這語氣格外鄭重, 惹來上將深沉的目光, “嗯,你說。”一副要認真傾听的樣子。

    明桓反吞吞吐吐起來。

    但是看到對方黑漆漆的眼眸,沉靜又內斂得似乎挖不出一點情緒的波動,他小虎牙咬著嘴唇,“你不要感到抱歉。”

    其實郁寒舟的判斷也不算錯,主角本來是alpha沒錯啊。

    是因為自己穿書進來的原因, 影響了這具身體, 外分化成了omega。

    這並不是郁寒舟的失誤。

    “我分化成了omega,是我的問題。”

    “不是你的錯。”

    “其實我沒有要你彌補我什麼。如果你是因為愧疚想養我,可不必……分化期你只要管我一口飯吃就可以, 我分化後你想不要我也沒關系,我可以自己生活……”

    握住自己腳踝的手似乎輕輕一捏,明桓嘶了一聲。

    他察覺到郁寒舟松開手,整個人倏然就站的筆直,下顎繃得緊緊的。

    走廊里燈亮,房間里反比較暗。

    明桓有點看不清他的臉『色』,但是卻感覺到周圍開始彌漫出一朦朧的威壓。

    “你自己生活?”

    “你自己怎麼生活。”

    郁寒舟聲音壓得低低地,手還捏著他的腳踝,明桓聳著肩膀,手撐著床往後倒了點,想把腳抽回來。

    郁寒舟沒松手。

    是給他把雪白的拖鞋再穿上。

    “你破殼不到三天,我就把你接了回來。”郁寒舟說著三年前的事情,可是卻像在回憶久之前似的,眼神悠遠,“你沒有去別的地方生活,你怎麼知,外面的世界是不是你想象中那樣。”

    我看了書啊。

    明桓知,自己完全分化後是強的。

    雖然分化成了omega,應該體格上不如alpha。但是精神力還在,再怎麼樣獨立生活還是可以做到的吧。他也沒求要上多的,就是想要安安穩穩地,在一顆邊遠星上面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享受著自由的空氣……這樣難也會做不到嗎。

    郁寒舟能夠察覺到,眼前的小幼龍不知為什麼,精神力又開始有點起伏。

    眼神也灰暗了。

    像是有點不開心。

    難在郁寒舟的眼里,自己分化成了omega。

    竟然就連獨立生活的能力都變得沒有了,成了完完全全的小廢物!

    才不是這樣。

    “郁寒舟。”

    明桓嘆了口氣,將腳縮回床上,郁寒舟的影子下抱著膝蓋坐在一團軟乎乎的被褥里,悶悶地說︰“其實你覺得可惜吧。”

    “精神力sss級,卻分化成了omega。還花了那麼多錢——”

    “其實,都白費了。”

    明桓又想到了今天星網上看到的那個帖子——他們多麼期待著一位sss級別精神力的alpha出啊。

    如果知是omega的話。

    就和上輩子那樣,所有人都會失望透頂的。

    ——怎麼是omega。

    ——太可惜了。

    經不想再經歷一次這事情了……

    明桓不免將頭埋進膝蓋里,腳背都微微蜷縮起來。

    “是alpha的話,就沒有人會失望了。”

    郁寒舟呼吸微微一窒。

    小幼龍似乎並不知自己的存在是多麼地罕見。

    此刻還在為自己沒有分化成alpha陷入苦惱,將膝蓋抱得緊緊的,漂亮的眼楮眨呀眨,變得有些泛紅,看上去委委屈屈的。

    他感覺到身邊的床微微下陷,是郁寒舟坐在了他身邊,他听見近在咫尺的聲音,呼吸都放得輕,“沒有。你能分化成omega——”

    這絕對一件足以讓整個聯邦所有龍族震動的消息。

    金錢,時間,甚至是更多的資源。

    在一只即將分化的精神力sss級的omega小幼龍面前根本算不上什麼付出。

    更別說什麼浪費。

    “明桓,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失望。”

    郁寒舟拉了被子,掀起一角,將小龍放了進去然後仔細地蓋,“包括我。”

    明桓顯然並不相信。

    “你知,有多龍族alpha,一生都無法匹配上任何一個omega嗎。”

    明桓本來是背對著他,听到這一句,把頭扭了來,問,“什麼思。”

    “在龍族里。”

    “omega的數量太稀了。”

    郁寒舟替他把額前的碎發撫平,客觀地解釋,不知想到什麼,眼中似乎有點隱憂,“……且,高階龍族里,精神力越強的龍,分化成alpha的概率越高。”

    “所以,精神力強的omega,才是最罕見的。”

    明桓的眼楮瞪,“罕見有什麼用,omega甚至連指揮官都當不了,就像是珠寶,鑽石,再名貴也只不是觀賞『性』的——”

    “omega可不是觀賞『性』的珠寶。”

    郁寒舟說,“你是因為今天課堂上老師建議你放棄當指揮官所以耿耿于懷嗎。”

    “我們在最初上啟蒙課的時候,會優先給準omega們職業向往引導向一個更為安穩的環境,不僅僅是因為他們適合,這也因為,年幼的omega是所有龍族必須重點保護的對象。但這並不味著,omega是無能的。”

    明桓眼珠滴溜溜轉了一圈。

    “可是,如果我想當指揮官呢。”

    郁寒舟笑,“那就當指揮官。”

    明桓沒想到這個答案來得這麼快,甚至像輕松得不需要考慮一樣。

    “不是說要保護嗎……”

    “我保護你。”

    明桓怔忪。

    呆呆地看著郁寒舟。

    “怎麼,你以為自己分化成了omega,就當不了指揮官了嗎。”郁寒舟看著綿軟被窩里乖巧躺著的小幼龍,“你分化從醫院回來那天,我不就跟你說了,你可以選擇的嗎。”

    “可是,舒學長和今天的老師都跟我說——”

    “omega想要當指揮官的話,會非常,非常地辛苦……我……”明桓聲音細細的,“我又不想太辛苦了……”

    郁寒舟似乎明白他的思,坐臥在他身邊,讓有點不安的小龍可以靠在他身上。

    明桓也不知怎麼回事,貼近了郁寒舟後,像真的就沒有那麼心慌了。

    郁寒舟身上總是有濃濃的隔離貼的味。

    還有效抑制劑的氣味。

    明桓經久沒有聞到他信息素的氣味了。

    “不至于那麼辛苦。”

    “因為,你是白羽惡龍。”

    郁寒舟指腹摩挲著明桓的眼尾,將那一點點濕潤擦干,“但是,會比在辛苦一些。”

    “本來,如果你是alpha,尉,中尉,上尉,將,中將……上將。我會讓你以最快地速度往上升。但是你外分化成了omega,發生了千分之一的小概率分化……”

    郁寒舟似乎在心里琢磨著,最終只是端著臉『色』,說︰“在對于你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接下來二十天左右的分化。你必須先補充足夠的營養,順利完成分化,我們以後再一起商量。”

    郁寒舟眼底的光芒漸漸收斂,又恢復到方才的溫柔。

    “那麼,其實我也可以繼續當指揮官嗎。”

    “如果你願。可以。”

    明桓漂亮的眼楮漸漸泛起亮光,他呼拉一下坐起來,被子里不容易攢出一點溫熱,全都被他幾腳踢散,“真的?!”

    臉頰因為激動有些漲紅,他緊緊抓住郁寒舟的胳膊。

    明桓極對他做出這親昵的動作。

    郁寒舟眼底生出一點笑,經這麼多天的相處,終于在今天得到小龍的一點點向反饋。心里似乎滿漲著什麼似的,也變得異常滿足。

    “這麼開心。”郁寒舟將他攬進懷里,“那我上次問你,你為什麼不說你想當指揮官。”

    明桓有些不思地抿抿嘴。

    他撫『摸』著明桓的額角,“明桓,今天經有點困了吧,”

    郁寒舟給他點起香薰燈,將室內燈光調暗。

    “先不談這些。睡眠質量對你來說重要,你先睡。”

    郁寒舟在小幼龍眉心落下一個輕柔的吻,難得鄭重地說,“再二十天左右,你分化了,我們的【撫養關系】就會徹底解除。”

    “你分化完成後,我再跟你討論omega和alpha,以及指揮官的相關問題。”

    明桓瞪著眼楮︰“為什麼,我還想听。”

    郁寒舟伸出手,微涼的掌心覆在明桓的眼楮上,“再听下去,你就要睡不著了。有些事情太復雜,你平穩度了分化期,我再繼續跟你說這里面的事情。”

    明桓的膝蓋有點癢,困快襲來,手窩在被褥里下識地不停抓一抓。

    郁寒舟就坐在他旁邊的小書桌上。

    高的身形和那張略有些矮的桌子有點不匹配。

    郁寒舟調低光屏可見度,透光屏看到小幼龍動來動去,“你哪里癢嗎。”

    “……膝蓋,還有手肘。”明桓還是半夢半醒地嘟嘟喃喃。

    郁寒舟把手伸進被窩里,將他的手拽出來,發手肘處經被他抓得有點發紅,又去醫『藥』箱里取來一點清涼潤膚的給他擦上。

    看著有點端了的褲腿,微笑,“你最近幾天都長身體,所以有些部位皮膚會格外癢。”

    其實alpha長得快的時候,十天就能躥七八厘米,但是alpha卻不會發生這皮膚發癢的問題,因為他們不像omega皮肉嬌嫩。

    其實早就有多細節——

    暗示了明桓是個omega。

    只不自己沒發。

    明桓今天別高興,睡在被褥里團成了一團,半夢半醒里小尾巴尖都開心地冒出來,一下一下頂著被褥。

    郁寒舟今天告訴他,分化成omega也。

    還跟他說,只要他願,他可以繼續當指揮官。

    明桓覺得自己的夢像都要變甜了。

    郁寒舟去樓下儲物室里拿了今天早上剛到的一些效潤體『乳』。

    小幼龍長身體的時候都是一陣一陣的,忽然有幾天會躥一躥,然後可能平緩幾個月,再竄一竄。

    小omega或者beta躥個兒得急了,就會容易有些皮膚發紅發癢。

    他挖了一點,均勻涂抹在明桓的手腕,手肘,膝蓋,腳踝四個地方。但是還剩下一個……尾椎骨附近。

    郁寒舟端著潤膚『乳』,似乎猶豫一下,對明桓說,“你要我給你擦,還是自己擦。”

    明桓還不知是什麼,香氣彌漫,怪舒服的,身上也不癢了,他經困得『迷』『迷』糊糊地,“你擦吧……”

    郁寒舟把明桓翻了個身,勾住他褲子要往下拽,還沒拽多,看到尾椎骨處經有幾紅艷艷的抓痕,手剛踫上去,明桓唰地一下醒了,“你干什麼!”

    “這個,要擦在身上,不然你長身體會比較癢。尾椎骨這里多抹一點,就是和尾巴相連那個地方。”郁寒舟輕咳一聲,盡可能讓聲音顯得平淡些,“我幫你擦,還是……”

    明桓拿了潤體『乳』,“我自己擦!”

    把手往後背去,左『揉』又『揉』地抹不勻,一邊『揉』又一邊想撓。

    郁寒舟抓住了他的手,干脆把人抱起來,讓他跨坐在膝蓋上將人抱住,說︰“還是我來吧,你指甲剛剪,再抓要破皮。這樣抱我就看不到了,沒事的。”

    郁寒舟的聲音清淡。

    明桓被他面對面抱在懷里,臉埋在他肩膀上,本來是有些不思的,耳朵尖都燒紅了。

    尾椎骨的位置非常微妙,在這樣跨坐在別人身上的姿勢,也像于親密。

    明桓臉頰有點莫名地發燙。

    但是發郁寒舟表倒是自然,抱在他腰間的手也松松的,沒有半點強硬的感覺。像跟剛剛給他抹手肘和膝蓋沒有任何區別。

    于是那尷尬的感覺也散了多。

    “謝謝。”尷尬消失了,明桓甚至還不忘謝。

    涂抹上了以後,果然身上不那麼癢了,明桓趴在郁寒舟懷里,還沒膏體吸收進皮膚,快又開始困得不,哼哼唧唧地反手圈住了郁寒舟的背。

    那只給自己涂抹的手似是頓了一頓,呼吸有一點『亂』,飛快地把剩下的地方也涂完。

    將人抱穩了,輕輕塞回被窩。

    小小的一只惡龍,蜷在被窩里睡得十分乖巧。

    但是郁寒舟算離開的時候。

    小龍拿尾巴勾了一下他的手腕。

    他以為明桓經睡著了,沒有想到,他居然清醒了。

    “郁寒舟。”

    明桓伏趴在床上,只把小腦袋別來。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呀——”

    郁寒舟啞然。

    這就叫對你了。

    那你可能不知,別的alpha都是怎麼對待自己omega的。

    “明桓,我可以對你更,你要不要和我……”

    明桓的尾巴尖摩挲了一下郁寒舟的手腕,尾巴是敏感的地方,這個動作無異于明顯地示。

    郁寒舟的話哽住,忽然覺得剛剛擦『藥』膏的手變得有些發燙。

    剛剛擦的時候還不覺得怎麼樣。

    但是此刻被那小尾巴尖蹭一蹭虎口,忽然就像要了半條命。

    是撒嬌吧。

    明桓他——

    是在撒嬌。

    郁寒舟放柔了聲音,“你……”

    “郁寒舟……”

    明桓腦袋有一半埋在被褥里,聲音透蓬松的棉絮傳出來,像也變得軟乎乎的。

    他從沒用這鼻音重的聲音跟自己說話。

    是因為自己剛剛抱了他,給他擦了『乳』膏嗎,像個人的關系更貼近了。如果這時候『摸』一『摸』明桓的臉頰,蹭一蹭他的額頭,他會害羞得有點臉紅,然後把臉往他手心里蹭嗎。

    郁寒舟忍不住伸出一點手去。

    明桓卻唰地一下把被子往下扯一點,一雙眼楮滿是糾結,“你能不能——”

    “借我點錢啊。”

    郁寒舟的手就停在明桓頭頂處,手指慢慢收攏。

    輕咳了一聲。

    “咳,你要多。”

    “一百萬星幣。”明桓緊張地揪住了被子,他這是第一次開口找人借錢,“可以嗎,是不是有點多……”

    “不多。”郁寒舟啞然,“我給你開個賬戶……”

    “我有我有。”明桓直接把他的存儲賬號給了他。

    郁寒舟忽然問︰“你怎麼會自己去開一個賬戶,還是星際通用的。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攢錢了嗎?”

    明桓沒想到賬號給到他,還能被反問,一下子有點心虛,又怕郁寒舟以為自己吃里扒外,連忙說,“我就是攢一點小錢,我這不是總得考慮,你的撫養期到了以後我要怎麼生活嘛,我沒有拿里一點東西出去變賣,真的沒有——”

    郁寒舟幾乎一瞬間就聯想到了那個論壇帖上明桓的照片。

    林尉和他說,那是星際匿名拍賣會直播截圖的,這樣的拍賣會每天成百上千場。

    那個時候明桓他也想拍賣點什麼東西嗎。

    一百萬。

    能買什麼。像什麼也買不了吧。

    郁寒舟沉『吟』,最後為明桓關上房門前說,“,我知了。”

    沒一會兒,終端上傳來震動。

    明桓暗搓搓地著郁寒舟的一百萬。卻忽然發自己賬戶上,個,十,百,千……

    嗯?!

    ,錯了吧!

    為什麼他賬戶里!多了!一個億!

    郁寒舟剛剛洗完澡出來,看到明桓呼拉一下沖進了自己房間,有些局促地喘著氣,扶著門框結結巴巴地說︰“錯了,多,多摁了個零!你給我了一個億,一個億啊!”

    郁寒舟擦著頭發上的水,默默地穿睡袍,“沒錯。”

    “我想想,這三年,也都沒給你什麼零花錢。”

    “你想買點什麼就去買吧。”

    浴室外的烘干風開,吹得郁寒舟頭發『亂』糟糟地擺動,“但是有一點,買了什麼跟我說。我不干預你,但是我不想別人騙你。”

    “誰,誰會騙我啊。”

    明桓忽然間心虛無比,一個億啊,他辛辛苦苦攢三年才終于攢了一千九百萬。郁寒舟一揮手就給他一個億。

    為什麼。

    這有點太奇怪了。

    烘干室的噪音停下。

    郁寒舟伸手系著睡袍的腰帶,走到明桓面前。剛剛洗澡的他身上傳來一點點alpha洗浴劑清冷的氣味,和平時看上去不一樣,“你年紀小,心思太猜了。又沒什麼戒心。”

    “想騙你容易。”

    把我當什麼了!我哪有那麼騙!

    剛剛借到錢的快樂一下子降了50%,明桓嘟嘟囔囔,“你怕我被騙,那就算了,不要給我那麼多錢就是——”

    似乎發他臉『色』又有點不對,郁寒舟伸手『揉』弄了一下小幼龍的頭發,“不是怕你被騙錢,是怕你被人騙了,自己氣得傷心。”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穿成惡龍強A後我變O了 | 穿成惡龍強A後我變O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