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冰山一角 第8章 第三章一語成讖(二)

第8章 第三章一語成讖(二)

小說︰冰山一角| 作者︰墨林MOLIN| 類別︰都市言情



    前路漫漫,冷洋繼續向前走,靳賢、郜邑、郅三個高手突然現身,他們呈三足鼎立之勢,將冷洋圍在中心。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冷洋嘲笑道︰“虧你們這些武林中人妄稱名門正派,一路跟隨我到這里,等著那些殺手全軍覆沒再乘虛而入,坐享其成。”

    郜邑說道︰“冷洋,如今你四面楚歌,腹背受敵,任你絕世劍法也難以突圍,更何況你已經受了傷,如果你把劍譜交出來,我們不必出手,我們畢竟是名門正派嘛,不像那些冷酷無情的殺手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

    冷洋笑道︰“我也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即使現在把劍譜交給你們,前方仍有埋伏,你們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對手。”

    靳賢哼了一聲,說道︰“冷洋,你最好別再死撐,到時候任你跪地求饒我們也絕不手軟。”

    郅一邊拔劍一邊說道︰“別跟他廢話了,受死吧。”

    靳賢和郜邑也同時出劍,冷洋一連對付了七位殺手,已經感到疲憊不堪,身上又中了閔一劍,雖然只是輕傷,不過面前這三位都是數一數二的武林高手,冷洋有些力不從心,只能盡力抵抗。靳賢、郜邑和郅配合得天衣無縫,三十個回合不到,冷洋已經身中兩劍,不堪重負。

    靳賢忽然問道︰“冷洋,你相信命運嗎?”

    冷洋平靜地說道︰“我不確定,但我們人為能做的其實非常有限。”

    靳賢問道︰“既然你深諳此道,為何還要做無力的抵抗?”

    冷洋說道︰“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我受托于人,即使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辭。”

    靳賢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只能一決生死了。”

    靳賢和郜邑、郅三人同時出劍刺向冷洋,冷洋視死如歸,任由靳賢一劍刺中自己,冷洋卻使出夏鈺劍法第三十八式一劍刺中郅,郅隨即倒地身亡。

    靳賢驚詫之余不免感到震撼,說道︰“好一招置之死地而後生,面對絕境依然勇氣非凡,佩服。”

    冷洋依舊冷靜地說道︰“你們兩個聯手一樣不是我的對手。”

    靳賢和郜邑又同時出劍,他們三個人斗了五十個回合,靳賢和郜邑看準時機同時刺中冷洋,冷洋腹背受敵也不自亂陣腳,拼盡最後的氣力使出夏鈺劍法第四十九式,同時命中兩個目標,將靳賢和郜邑一劍封喉。靳賢和郜邑驚恐倒地,冷洋口吐鮮血,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我冷洋絕不會比敵人先倒下。”

    冷洋身負重傷,氣喘吁吁,他的手指快凍僵了,不得不借用劍的力量支撐自己站立原地,冷洋心里慨嘆道︰“想不到我冷洋單打獨斗從無敗績,如今腹背受敵,三番四次遭到敵人伏擊,看來我無法完成老友的托付……”

    就在這個時候,果然又有一位高手現身。冷洋平靜地說道︰“報上名來。”

    對方同樣用冷靜的聲音回道︰“闞嘯。”

    冷洋說道︰“你是殺手聯盟的成員。”

    闞嘯說道︰“不錯。我在這里恭候多時,雖然錯過了最精彩的決斗,不過為了完成任務,我必須有所犧牲。”

    冷洋和闞嘯心里都清楚,蒙這次使的是連環計,前面那七位殺手只是蒙派出去的犧牲品,包括閔在內。那個時候那些自詡正派的武林人士以為殺手全軍覆沒,終于乘虛而入,以為可以擊敗受傷的冷洋,結果當他們兩敗俱傷,蒙最後再派出一位殺手,最後出現的殺手當然是高手中的高手,萬無一失,手到擒來。闞嘯步步逼近,冷洋失血過多,冷得全身震顫,拿劍的手也止不住顫抖,盡管如此,冷洋依舊面不改色,即使命喪劍下也絕不向對手低頭。恍惚之間,冷洋忽然憶起自己的父親來,從小父親就對他管教甚嚴,冷洋痛恨父親對他的掌控,十歲那年離家出走踫上一個殺手,于是走上了殺手之路。冷洋無從後悔,因為一旦劍尖染上亡魂之血,殺手永無回頭之路。

    就在這個緊急關頭,陳慧兒和白岩終于出現。陳慧兒對闞嘯說道︰“你們殺手聯盟自以為奸計得逞,結果依然百密一疏,你們機關算盡,到頭來還不是算漏了我們。”

    闞嘯冷冷地說道︰“你們兩個不知死活,等我解決了你們,我再抄一份劍譜燒給你們享用。”

    陳慧兒笑道︰“哈哈哈太好玩了,不如我燒給你吧。”陳慧兒又望向白岩,問道︰“也許這個殺手不好對付,你會後悔嗎?”

    白岩說道︰“我還有退路嗎?”

    陳慧兒忽然問道︰“你曾經說過要照顧我,這還算數嗎?”

    白岩反問道︰“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了?”

    陳慧兒又問道︰“那你願意照顧我一生一世嗎?”

    白岩說道︰“你不是照顧得自己很好嗎?怎麼說得好像生離死別一樣?”

    陳慧兒說道︰“你明知道我在說什麼。”

    白岩沒有應答。陳慧兒問道︰“難道你心里還愛著白嵐?”

    白岩依然沉默。陳慧兒傷心不已,竟然狠下心來,決定不告訴他親生父親是誰,任由他和父親互相殘殺,生死對決。于是陳慧兒用劍指著冷洋,對白岩說道︰“我來對付闞嘯,你替我殺了他,為我取來我要的絕世劍譜,之後我自會告訴你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白岩望向冷洋,陳慧兒又對他說道︰“他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冷血殺手,一路上為了劍譜他殺了那麼多人,你殺了他是為武林除去公害,你還不趕快動手?”說完陳慧兒出劍刺向闞嘯,闞嘯也出劍對抗,兩人斗得難分難解。

    冷洋冷眼望著白岩,一雙似慍似笑的大眼楮早已布滿血絲,他們父子倆面對面站著卻對真相一無所知。白岩親生父親是冷洋,親生母親是胡雪冰。當胡雪冰知道自己懷有身孕,擔心孩子跟隨冷洋走上殺手這條不歸路,也擔心日後遭遇仇家追殺,因此不告而別,黯然離去。這麼多年來冷洋並不知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一個兒子。白岩出生後不久,胡雪冰不幸遇害,臨死前把白岩交給自己最好的朋友鐘慈撫養。鐘慈和李鶴雖然只是白岩的養父養母,不過他們一直把白岩當作自己的親生兒子。胡雪冰的坎坷遭遇令他們唏噓不已,于是他們決定不告訴白岩真相,讓他健康快樂地成長,此生與冷洋劃清界限,絕不與殺手為伍。

    白岩望著冷洋,正猶豫著要不要出手,陳慧兒忽然又對他喊道︰“白岩,我快支撐不住了,事不宜遲,你還不趕快殺掉他,把劍譜拿到手再來和我聯手對付闞嘯!”

    陳慧兒這麼一喊,白岩只好出劍,冷洋也只好拼盡氣力抵抗。冷洋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是白岩的對手,無論他如何對抗,始終無法戰勝白岩。白岩並不打算殺冷洋,他只是想擊敗冷洋把陳慧兒想要的劍譜拿到手,冷洋卻始終不肯認輸,依然頑強地反抗。白岩為求速戰速決,一劍刺中冷洋,冷洋還不認輸,出劍刺來,白岩又刺中冷洋一劍,冷洋再也無力支撐,跌坐在雪地上。

    白岩于心不忍,對他說道︰“你把劍譜交出來吧,你根本支撐不住了。”

    冷洋自知無力回天,不甘心地拿出夏鈺劍譜,向空中一拋,冷笑道︰“當初劍譜無人問津,如今所有人卻不惜性命也要爭個頭破血流。司馬兄,我冷洋有負寄托,可我即使拼盡最後一口氣也絕不讓劍譜落入其他人手中!”

    白岩向上一躍接住夏鈺劍譜,冷洋忽然用劍尖撐地,也向上一躍,使出夏鈺劍法第一式和第四十九式,首尾相接,剛柔並濟,攻守兼備,一劍刺入白岩左肩,白岩手一松拿不穩劍譜,劍譜徑直掉進雪地里。冷洋已然使盡全力,白岩一劍刺入冷洋的身軀,新傷加舊傷,冷洋口吐鮮血,奄奄一息,無力倒在雪地里。

    白岩拾起夏鈺劍譜,看到劍譜染上了鮮血,白岩也不知到底是冷洋的鮮血還是他自己的鮮血,他感到疲憊不堪,可當他望向前方,陳慧兒和闞嘯仍在相斗,兩人都已受了傷,始終斗得難分難解,不相上下。

    陳慧兒向白岩喊道︰“白岩,你還不過來助我一臂之力!”

    白岩只好和陳慧兒聯手,終于殺掉闞嘯。白岩將夏鈺劍譜遞給陳慧兒,陳慧兒喜出望外,愛不釋手,念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夏鈺劍譜啊,有了這本絕世劍譜,我們從此無人能敵!”

    白岩說道︰“我答應你的事已經做到,那麼,你答應我的事呢?”

    陳慧兒听了立即望向冷洋,只見冷洋背對著他們倒在雪地里,已經一動不動,陳慧兒驚恐地問道︰“你沒殺死那個人吧?”

    白岩說道︰“沒有。”

    陳慧兒忽然松了一口氣,對他說道︰“白岩,那個人叫冷洋,他就是你的親生父親……”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冰山一角 | 冰山一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