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冰山一角 第6章 第二章命懸一線(三)

第6章 第二章命懸一線(三)

小說︰冰山一角| 作者︰墨林MOLIN| 類別︰都市言情



    緊閉的門再度打開,暴風雪再度刻不容緩裹進來,直往人眼楮里鑽,直教人睜不開眼。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來者是一位五旬男子,盡管面容難掩風霜,不過他走路風姿綽約,似湖邊搖曳生姿的柳樹枝條,多一分過于妖嬈做作,少一分則又顯得拘謹無趣,他走的每一步卻都如此魅惑,如此自然,讓人情不自禁多看幾眼,再加上劍眉之下一雙似慍似笑的大眼楮,搭配似笑非笑的花瓣唇和微微翹起的下巴,讓人實在過目不忘。他的劍法也同樣剛柔並濟,攻守兼備,得心應手,頗得要領。無論是他獨具辨識度的行姿或是劍法,別人都模仿不來。他平時看起來一副優哉游哉、慢條斯理的模樣,可關鍵時刻他比誰都狠。他就是冷血殺手冷洋,也是阿福五人這次行動的目標人物。

    陳慧兒忽然湊近白岩耳邊輕聲問道︰“你留意到剛走進來的那個人嗎?”

    白岩听了忽然緊張起來,他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他屏息凝神,等待陳慧兒告訴他真相,不料陳慧兒卻說道︰“那個人是一個冷血殺手。”

    白岩听了提心吊膽,生怕陳慧兒下一句就是告訴他那個冷血殺手是他的父親,不過陳慧兒並沒有這樣說,白岩忽然松了口氣。陳慧兒忽然笑道︰“很多人說你白岩相貌堂堂,風度翩翩,我倒覺得那個殺手比你更好看,你別看他現在不復當年,我敢肯定他哪怕只是再年輕十歲,你也比不過他風華絕代。”

    白岩笑道︰“原來你喜歡比你年長、比你成熟的人,難怪我如此風度翩翩也無法獲得你的青睞。”

    陳慧兒听了卻有些生氣,白岩不知道自己冒犯了她,還是笑望著她,陳慧兒不想在這種時候和他爭辯,只好轉換另一個話題。

    冷洋年輕時是一個出色的殺手,死在他劍下的亡魂不計其數。大約二十年前,劍王廣野和兩位武林高手因為利益糾紛鬧矛盾,廣野恨不得親手殺了他們,可是他怕留下蛛絲馬跡暴露身份,于是他想到借刀殺人。他早已听聞江湖中出現一些極為出色的殺手,他們就像魔鬼的影子,行蹤神秘,只要他們接受任務就一定手到擒來,除去一個叱 風雲的大人物宛如囊中取物,而且沒有人能夠追蹤到他們。廣野多番打听,終于找到冷洋,冷洋向來只殺武功高強的人,他果然不留痕跡輕松為廣野除去了那兩個眼中釘。從那以後,廣野開始暗地里培養起屬于自己的殺手組織。

    廣野死後,孤星一手創立獵影聯盟追捕當年培養起來的殺手,蒙重新統領起這些殺手,雙方矛盾持續激化,殺手力量始終不斷強勢崛起,新人不斷涌現,競爭越發激烈,這幾年冷洋已極少在江湖上走動,他自知年紀漸長,根本比不過那些初出茅廬的年輕人,況且他早已厭倦當一個殺手,比起那些命喪劍下的同行,這個時候能夠完全隱退是件幸事。這幾年冷洋已經為自己找到一個安身立命之所,他無妻無子,孑然一身,只想安然度過晚年。

    冷洋出現在黑店完全是因為一本劍譜,一本絕世劍譜。這本劍譜由夏侯鈺一手所創,當年範q歆手持孟壑的劍將孟壑殺死,轟動整個武林,很多人都想殺死範q歆,夏侯鈺是孟壑表妹,她也一心想為孟壑報仇,于是她閉關修煉,全心全意探索一種劍走偏鋒的劍法,希望日後能夠親手將範q歆擊敗。日月如梭,夏侯鈺日以繼夜潛心思索,當她終于完成這本劍譜出關,五年時光已然消逝。當夏侯鈺听到範q歆早已殉情,夏侯鈺不願相信這是事實,她走南闖北到處尋找範q歆的下落,五年時光又悄然飛逝,範q歆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夏侯鈺始終沒有找到範q歆。夏侯鈺所創的夏鈺劍法招式奇特,很多武林人士都無法接受,他們認為夏鈺劍法無論觀賞性還是實戰性都不盡人意,因此夏鈺劍法面世那幾年無人問津,夏侯鈺忙著尋找下落不明的範q歆,當身心俱疲的夏侯鈺驀然回首,她終于意識到自己為了當時的一個念頭竟然花費掉整整十年光陰,夏侯鈺驚詫不已,她呆望著湖面上自己的倒影,不禁感嘆世間一切不過過眼雲煙,既然這本夏鈺劍譜無人問津,自己現在也失去想要戰勝的那個對手,干脆就將夏鈺劍譜埋藏于附近一處,自己樂得清淨。

    幾年之後,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司馬正來到夏侯鈺面前,雙手呈上夏鈺劍譜。近年來夏侯鈺忙于照顧自己的孩子,幾乎遺忘了夏鈺劍譜一事。夏侯鈺接過夏鈺劍譜,問道︰“年輕人,你既然得到劍譜,為何不佔為己有,反而不遠千里來歸還?”

    司馬正真誠地說道︰“夏侯前輩,實不相瞞,我的確想學夏鈺劍法,我父親當年見過前輩使出夏鈺劍法,也有幸一睹夏鈺劍譜,雖然當時不少人認為招式古怪,有些晦澀難懂,不過我父親後來跟我說他始終對夏鈺劍法念念不忘,他苦苦思索其中奧妙,可惜他只依稀記得其中一些招式,實在無法參透。我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找到了父親心心念念的夏鈺劍譜,不過我可以向前輩保證,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這件事,就連我的父親也毫不知情,我自己也沒有打開劍譜看過一眼,我知道劍譜屬于夏侯前輩,于是幾番打听,找到了前輩,現在物歸原主,我心里總算踏實。”

    夏侯鈺問道︰“你不後悔?不覺得遺憾?”

    司馬正說道︰“我不後悔,也不覺得遺憾。不屬于我的東西,我如果佔為己有,我會感到羞恥,那還不如不要。”

    夏侯鈺笑道︰“年輕人我也見過不少,可像你這麼傻的我還沒有見過。當年我一心想要擊敗範q歆,這才有了夏鈺劍譜的誕生,不過我一連遭到不少挫折,我甚至開始自我懷疑,後來發現志不在此,索性就地將劍譜埋藏,不再過目。好吧,既然你與夏鈺劍譜有緣,我現在就贈予你,希望你可以善待它,至于它可不可以讓你揚名立萬,那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司馬正听了興奮不已,語無倫次地謝過夏侯鈺,當他拿著劍譜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忽然又回頭對夏侯鈺說道︰“夏侯前輩,夏鈺劍譜畢竟是你的心血,也許將來你的孩子長大後,夏鈺劍法會由她一脈相承。現在我當著你的面向你許下承諾,我司馬正十年後一定會將夏鈺劍譜歸還,如若違背誓言,功力盡失。”

    夏侯鈺听了不禁對這個年輕人肅然起敬,她贊許地點了點頭,目送司馬正遠去。

    司馬正得到夏鈺劍譜之後愛不釋手,日以繼夜,廢寢忘食,專心修煉,夏鈺劍法一共有七七四十九式,包羅萬象,變幻莫測,司馬正練到第七層第四十三式的時候,無論他如何努力也無法參透,他不得不從頭練起,每一次練到第四十三式就停滯下來,始終無法突破。司馬正有一種永不言敗的精神,他反復思考,不斷嘗試,最後終于悟出第四十三式的奧妙所在,將第四十三式練得爐火純青。後來練至第四十八式,司馬正走火入魔,不幸身亡,那一年他才二十歲,練習夏鈺劍法還未滿三年。臨死前司馬正拜托父親司馬應十年期滿無論如何一定要將夏鈺劍譜物歸原主,絕不能失信于人,司馬應承諾兒子十年期滿必定歸還,抱著兒子痛哭起來。

    司馬正原本打算練成夏鈺劍法再告訴司馬應,一來想給父親一個驚喜,二來希望父親為他感到驕傲,不料自己根基尚淺,無法駕馭變幻莫測、劍走偏鋒的夏鈺劍法,最終走火入魔,不幸身亡。司馬應後悔自己曾經跟兒子提起夏鈺劍法,他自責不已,為了完成兒子的心願,他開始參照夏鈺劍譜練習夏鈺劍法。為了避免自己重蹈覆轍,司馬應一開始並不急于練習夏鈺劍法,他花費大量時日專心研究夏鈺劍譜,圖文結合,思前想後,不急不躁,而且將自己所學過的、所見過的種種劍法聯系起來,融會貫通,一年過去,當他認為自己有所領悟之後,他才正式練習夏鈺劍法。此時司馬應已經年過四旬,由于他習武多年,根基深厚,學習起夏鈺劍法來還算順利,但是當他練習至最後一關第四十九式,他始終久久無法突破。因為有兒子的前車之鑒,司馬應實在不敢過于激進,他害怕自己也會走火入魔,思慮再三,最終決定前往一個地方見一個人,尋求這個人的幫助。

    這個人便是冷洋。冷洋從前雖然是一個殺人如麻的殺手,不過司馬應曾對他有恩,兩人成為了朋友。這幾年冷洋早已萌生退隱之意,極少在江湖上行走,不過他和司馬應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聯絡。司馬應對冷洋說起這本夏鈺劍譜的來龍去脈,並信誓旦旦地對他說夏鈺劍法舉世無雙,只是過于高深莫測,不拘一格,一般人難以領會其中精髓之處。冷洋看過夏鈺劍譜之後,果然深深折服,他和司馬應一起練習夏鈺劍法,秋去冬來,最終兩人成功參透夏鈺劍法的奧秘,功力更上一層樓。

    司馬應憑著精湛的夏侯劍法驚艷武林,卻也招來他人的覬覦,司馬應曾遭到多方勢力的圍剿,不過始終無人能敵。眼見十年期滿,司馬應心想既然自己已經練成夏鈺劍法並揚名武林,算是替兒子完成了一個心願,現在是時候將夏鈺劍譜歸還夏侯鈺,從此自己或應效仿老友冷洋歸隱田園,做一個清閑之人,逍遙自在,偶爾相約把酒言歡,雙劍合璧,話說當年,豈不快哉?

    無奈人心難測,司馬應遭遇老朋友昝顥暗算,身負重傷,昝顥將夏鈺劍譜奪走,連夜遠走高飛,冷洋得知此事後沿途截獲昝顥,昝顥根本就不是冷洋的對手,不過為了夏鈺劍譜,昝顥使出渾身解數抵抗,冷洋使出夏鈺劍法,很快就將昝顥擊敗,本來依照冷洋的作風,他肯定一劍殺死手下敗將,絕不留下活口,更何況昝顥為人陰險,為了絕世劍譜不息犧牲多年交情,置老朋友于死地。司馬應感念昝顥年輕時曾出手相救,于自己有恩,因此懇求冷洋放過昝顥,冷洋只好答應司馬應。

    冷洋將夏鈺劍譜歸還司馬應,司馬應對他說道︰“十年前夏侯鈺大方將劍譜贈予我兒子,阿正曾立下誓言要將劍譜歸還,如今十年期滿,無奈我身負重傷,難以一路護送劍譜物歸原主。”

    冷洋說道︰“我們是老朋友,這一件事就由我替你完成吧。”

    司馬應感激地說道︰“有你這個老朋友真好。不過路途遙遠,不少人覬覦這本絕世劍譜,你獨自上路我實在放心不下。”

    冷洋說道︰“你知道我向來獨來獨往,來去自如,不必為我擔心。這些年來,我執行任務從來沒有失手過,想不到我冷洋退隱之前最後一次執行任務竟然不是殺人,而是替一個老朋友去做一件好事。”

    司馬應笑道︰“你早去早回,等你回來的時候我已養好傷,我們一定要不醉不休。”

    冷洋說道︰“好,一言為定。”

    就在冷洋動身前,昝顥向一些江湖朋友散布消息,江湖上黑白兩道都對冷洋手中的絕世劍譜虎視眈眈。殺手聯盟得知此事,蒙最終追蹤到冷洋,于是派出數位殺手沿途截獲劍譜。當然武林中人也有人得知此事,于是也去截殺他們,爭奪劍譜。陳慧兒恰好得知這個江湖消息,于是她帶上白岩去取劍譜。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冰山一角 | 冰山一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