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冰山一角 第5章 第二章命懸一線(二)

第5章 第二章命懸一線(二)

小說︰冰山一角| 作者︰墨林MOLIN| 類別︰都市言情



    十六歲那一年白岩離開烏鴉山歸家途中遇到殺手埋伏,陳慧兒和他萍水相逢卻不顧性命助他擊退來勢洶洶的殺手,結果身負重傷,奄奄一息。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兩人共度患難,白岩心存感激,在危難時刻白岩曾對陳慧兒說過會照顧她,不會拋下她,但白岩並不是許諾和她共度一生,陳慧兒卻一直念念不忘。

    陳慧兒對白岩有恩,又因為他身負重傷,白岩將她帶回家照顧她,她一留便是半年,那半年里白岩對陳慧兒無微不至,兩人共度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那是陳慧兒一生中最難忘的一段時光。白岩父母親一直對陳慧兒寵愛有加,當陳慧兒傷勢復原之後他們還熱心勸陳慧兒多住一段時日,陳慧兒一心以為白岩也同樣鐘情于她,可是半年後白岩又離開家里回去烏鴉山,她和他終須一別,她並沒有流淚,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漸漸的變得迷茫,像消失湖面的漣漪。

    分別之時,陳慧兒問白岩︰“當初我命懸一線,你對我說過會照顧我,不會拋下我,這可是真心話?”

    白岩鄭重答道︰“這當然是真心話。我父母親從小就教導我做人一定要重承諾,我既然說過,就一定會做到。現在我要回烏鴉山繼續跟隨師父習武,這樣我才有能力照顧你啊。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你來找我,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幫助你。”

    陳慧兒開心地說道︰“那一言為定,你絕不能反悔。”

    白岩也笑道︰“一言為定。你也回家去見父母親吧,雖然他們知道你在這里被照顧得很好,不過這麼久不見你,他們一定很想念你。”

    陳慧兒說道︰“這次分別,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我把這個玉佩送給你,它可保你一路平安。這個玉佩是我出生之時父母親送給我的,我從小就戴在身上,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保存。”

    白岩說道︰“這個玉佩既然是你出生之時便一直戴在身上,我怎麼能接受呢?”

    陳慧兒說道︰“現在我送給你了它就是你的了,你不要拒絕我一番好意。回去路途遙遠,它是吉祥之物,一定會保你平安無事。”

    白岩見她也是一番好意,最後還是收下了,他對陳慧兒說道︰“謝謝。不過我只是暫時收下,以後再見面的時候我會物歸原主。”

    陳慧兒听了,以為他是舍不得自己,借著這個機會約定再度相見,于是開心地說道︰“那你以後再還我吧。”

    白岩和她道別之後就上路了,陳慧兒望著他遠去的背影,開心得難以自已。這可是她送給他的定情之物啊,他不僅收下了,還承諾日後來找她,雖然現在不得不短暫分離,不過來日方長,她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陳慧兒卻怎麼也沒有想到白岩一回到烏鴉山就對師妹白嵐動了情,每日寸步不離,早已將她拋之腦後,更別指望他會來找自己。陳慧兒一直痴痴等待白岩,最後卻听聞白岩和白嵐成雙成對,人人稱羨。陳慧兒惱羞成怒,因愛成恨,她甚至想過等待一個機會狠狠報復白岩和白嵐。當年她在後山為白岩摘無花果時無意中听到白岩父母親的談話,得知白岩的真實身世,原來他們並不是白岩的親生父母,只是養父養母,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和白岩說過。白岩的親生父親原來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冷血殺手,陳慧兒這才想到原來白岩歸家途中遭遇殺手埋伏可能並不是巧合或意外,本來陳慧兒打算將這個真相告訴白岩,不過她見他們一家相親相愛,實在不忍心將這個殘酷的真相告訴他,所以直到最後她也沒有透露過半句,一直守口如瓶到現在。

    當陳慧兒得知白岩和白嵐已經成親,陳慧兒傷心欲絕,後來她恰好通過一個朋友得知一個江湖消息,因為與白岩身世相關,陳慧兒一直追尋下去,後來她又听聞白岩和白嵐決定分開,她開心得不得了,心想這次自己的機會終于來了,她一定要把握住,絕對不能再讓白岩離自己而去。陳慧兒一直鐘情于白岩,她不希望白岩年紀輕輕便退隱江湖,她認為他遲早會後悔,當她終于追查到最新消息,她來到白岩面前,要白岩答應她一件事,然後她會將他的身世之謎一五一十告訴他。

    陳慧兒對白岩說道︰“其實你的父母親並不是你的親生父母,你的親生父母另有其人,他們從來沒有打算告訴你真相,不過我知道你的親生父母是誰,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

    這個消息有如晴天霹靂,白岩震驚不已,他一再向陳慧兒求證道︰“你如何得知?此事千真萬確?”

    陳慧兒反問道︰“我們相識已久,我什麼時候欺騙過你?”

    白岩依然感到震驚,始終不願相信,陳慧兒見他六神無主,又對他說道︰“當年我不是在你家里住了大半年時間嗎?有一次我想給你摘無花果就悄悄溜到後山,卻無意中听到這個驚人秘密。其實當時我也震驚不已,我真的想過要告訴你真相,可是你們一家人相親相愛,他們一直不告訴你也是不想你傷心,畢竟你親生父母……”

    白岩追問道︰“他們到底是誰?”

    陳慧兒忽然說道︰“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帶你去找他們。”

    白岩問道︰“什麼事?”

    陳慧兒說道︰“其實這兩件事也算是同一件事,你只要跟隨我就會見到你的親生父母。你知道我從來不會欺騙你。”

    白岩說道︰“我相信你不會欺騙我,可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們是誰,你難道就不能現在告訴我嗎?”

    陳慧兒說道︰“白岩,你既然相信我就不要再問了,總之你很快就會見到他們,到時候你可以親自問他們啊。”

    白岩說道︰“好吧。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陳慧兒說道︰“現在。”

    暴雪毫無征兆就下了起來,就好比沒有約定卻忽然出現的不速之客一樣讓人避之不及,苦惱又無奈,過路人紛紛躲進屋里頭。這里方圓十里只有一家店,門面簡陋,沒有招牌字號,也沒有酒旆,每逢吃飯的時辰,店里便開始擺桌椅,鋪桌布,點杯碟,端碗筷,起爐火,伺食客,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陳慧兒和白岩千里迢迢來到這里,進門之前白岩問道︰“這里連個招牌也沒有,這是黑店?”

    陳慧兒輕松地說道︰“別擔心,這家店就叫黑店。當然有膽量叫黑店的肯定不好惹。”

    白岩以為陳慧兒在開玩笑,跟著她推門走了進去。門一打開,冷風冷雪就刻不容緩裹進來,直往人身上纏。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姑娘剛拿出手帕就被風吹走,不過她身手敏捷,一伸手立即就又抓住了輕巧的手帕。她每一天醒過來第一件事就是回憶起自己昨天晚上什麼時辰入睡,再計算出自己一天的睡眠時長。像她這樣頭腦清醒的人,不會經歷過一覺醒來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她擅長在混亂之中盡快找到秩序。這個年輕姑娘便是阿福,她跟隨大哥金煒來這里等一個人,她並不知道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此行徹底改變了他們兄妹倆的命運。

    金煒寬臉寬額,目光銳利,緊盯著目標不放,鼻子硬挺,薄薄的嘴唇一張一合說起話來極其麻利,整張臉看起來給人感覺非常不好惹,凶殘成性且不加修飾。

    和阿福、金煒同行的還有楊蕃,一雙眼楮像魚的眼楮圓鼓鼓,精神奕奕的時候圓溜溜的挺討喜,不過眼楮容易浮腫,加上眼白多,有些嚇人,聲音也像魚吐泡泡,咬字不清,頭發經常濕漉漉的,一雙手倒好看。阿福曾笑話他︰“人不可貌相,你這雙手可真太好看了,簡直不像是用劍之人。”楊蕃笑道︰“一個殺手雙手好看有什麼用?”他們正說著話,看到熱氣騰騰的烤全羊端上桌來,阿福忽然開玩笑說道︰“楊蕃你以後如果不做殺手了,不如去烤全羊吧?畢竟你的雙手那麼好看。”這番話逗得在座所有人哈哈大笑,楊蕃也只能跟著笑,不料命運偏偏喜歡捉弄人,日後阿福倒是靠著烤全羊成名于遙遠的鬼地方。

    不錯,他們三個是殺手,而且是殺手聯盟的成員,听命于首領蒙。本來蒙只派出兩位高手廖奇和張波執行任務,不過近年來殺手聯盟和獵影聯盟的關系越發劍拔弩張,殺手聯盟正是用人之際,蒙決定多給新人出頭的機會,于是又派出阿福、金煒和楊蕃三個新人中的翹楚協助廖奇和張波執行任務。

    廖奇長著一雙銳利的倒三角眼,能夠折射出各種不同的光芒。張波長著一雙陰險的小眼楮,他走路的身姿總是向前傾,恨不得時刻沖刺一般。他們五個人圍坐一桌,在吃著冰煮羊。冰煮羊就是冰火鍋,相傳是當年成吉思汗帶兵征戰,當時天氣寒冷,滴水成冰,成吉思汗便讓士兵們將冰塊和羊肉一起放到頭盔里,生火煮化冰塊的同時煮熟羊肉,卻意外發現那樣吃起來羊肉的味道格外鮮美,之後這種吃法也流傳了下來。

    他們將煮過的羊蠍子鋪到鍋底,再淋上秘制的獨特醬料,使得骨頭和骨髓更加入味,再蓋上一層冰被子,在冰塊上鋪滿一整層鮮切羊肉卷,再加入當歸、紅棗、枸杞、山楂等配料,現在這種復雜多變的暴風雪天氣吃起來再合適不過,最後在鍋的中間加入干冰再倒入適量清澈甘甜的山泉水,瞬間仙氣繚繞,宛如人間仙境。

    羊肉接觸到冰肌肉縴維收縮,當冰塊接觸到火迅速融化,開始沸騰,原本鮮嫩美味的羊肉縴維組織一下子猛地張開,把羊肉本身的鮮和香百分百激發出來,這樣的肉質吃起來非常爽滑可口。這個羊肉火鍋冰火兩重天,簡直是一首冰與火之歌。

    白岩和陳慧兒也吃得津津有味,白岩一邊吃一邊說道︰“看來這個黑店徒有虛名嘛,這個冰煮羊真材實料,簡直勝于天堂。”

    陳慧兒笑道︰“一個冰煮羊就能輕而易舉收買了你。”

    白岩笑道︰“嘗盡人間美味,做鬼也風流。”

    陳慧兒笑道︰“看你相貌堂堂,想不到竟是一個風流鬼。”

    白岩依然開懷大笑,繼續吃羊肉。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冰山一角 | 冰山一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