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冰山一角 第4章 第二章命懸一線(一)

第4章 第二章命懸一線(一)

小說︰冰山一角| 作者︰墨林MOLIN| 類別︰都市言情



    白寒出生于寒冬歲末,十二月十七日,萬物正處于冰封之際,卻又適逢新春之時。  本站名稱 白寒出生于冰天雪地之中,日出破曉之際,故取名為“白寒”。白寒左手戴著一個白玉鐲,內環刻著“白寒”二字,是父母親送給她的出生之禮。

    白寒父親是白岩,母親是白嵐,他們是同門師兄妹,師從鄔易。八歲正式拜師之時,鄔易分別為他們取名為白岩和白嵐。白岩和白嵐青梅竹馬,兩情相悅,雙劍合璧,形影不離,神仙眷侶,旁人艷羨,八歲相識,二十一歲相戀,二十七歲成親,三十一歲生下白寒。

    十六歲那一年,炎炎夏日一個安靜的午後,白岩翻山越嶺回來烏鴉山,在烏鴉亭看到一老一少靜坐樹下陰涼處各自做著自己的事情,妙齡少女在認真看書,慈祥的老人家在做針線活,當老人家將針線遞過來,少女放下手中的書,一下子就穿針引線遞回給老人家,老人家繼續縫縫補補,少女也繼續看書。此情此景打動了少年心,白岩在心中許下誓言要與眼前這個少女相守一生,永不分離。這個少女便是白岩的師妹白嵐,她身邊的老人家便是他們師父鄔易的母親。白岩自從接到家書離開烏鴉山已有半年光陰,半年不見,師妹白嵐更加清麗動人,一見到師兄便放下手中的書,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到師兄面前,臉上綻放出如花似玉的笑容。若不是老人家在旁,白岩幾乎就要向白嵐吐露情意,懇求她允許自己照顧她一生一世。

    白嵐喜歡自由自在,她曾對白岩說過自己願化作山間一陣清風,自由自在飄來蕩去,無憂無慮。白岩離開烏鴉山這半年時光,白嵐從不給他寫信,也不時常追問師父白岩的現狀,她每天還是過得無憂無慮。白岩從不允許讓自己懸在半空,白嵐恰好相反,她從不畏懼命懸一線,只要能自由飛翔。一年二十四節氣之中白嵐最喜愛驚蟄,白岩一點也不驚訝,白嵐就如驚蟄的一聲響雷,脆弱、不安,情緒波動如地動山搖,繁花紛揚,還伴隨著無盡的春雨。現在白岩越來越喜歡山間來去自如的清風,喜歡懸在半空的那種緊張刺激的感覺,他最喜歡和白嵐一起的任何時光。白嵐喜歡看《西游記》,他們站在烏鴉山最高處眺望遠方的時候,白嵐喜歡念那一句“山前面,有骨都都白雲,屹嶝嶝怪石……”

    二十一歲那一年,驚蟄過後一個春日午後,白岩和白嵐在山中追逐嬉戲游玩了一個下午,後來靠著一塊山岩休憩半晌,白嵐做了一個悠長的夢,夢中她和白岩真的化作了一陣清風,在山間飄來蕩去,來去自如。當一陣陣清風吹來,白嵐醒了過來,覺得頭暈目眩,很長一段時間她都還沒回過神來,潛意識里仍然覺得自己懸在空中,當她挽著白岩的手時,那一刻她才覺得自己回到了平地。

    白嵐和白岩相戀六年,白嵐並不是信奉終生不婚不嫁,但也從來沒有想過談婚論嫁的事情,她認為兩人若真的長相廝守,不必成親也可以。

    二十七歲那一年,一個寒冬的清晨里,白岩忽然問白嵐︰“你想不想成親?”

    白嵐不假思索就回答他︰“成親啊?……不知道,沒試過。”話一說完自己就忍不住哈哈哈地大笑起來。

    白岩听了也笑了起來,他握住白嵐的手,期許地問道︰“既然沒試過,那要不要和我試一下?”

    白嵐靜默了一下,說道︰“嗯……那就試一下吧。”

    白岩笑道︰“往後請多多指教。”

    白嵐也笑道︰“往後請多多指教。”

    于是他們兩人在幾天之後就拜堂成親,結為夫妻。

    白岩為了白嵐甘願放棄江湖名聲,三十歲不到夫妻倆已經平靜地決定三十歲之後退隱江湖,不再過問江湖的紛紛擾擾,余生擇古樹而棲,兩袖清風自逍遙。

    師父鄔易得知此事,問道︰“你們兩人年紀尚輕,這是你們揚名立萬的最佳時期,你們有沒有想過,也許終有一天你們會後悔?”

    白嵐堅定地說道︰“師父,弟子有負你的教誨。但是,弟子絕不後悔今日的決定。每個人追求的東西都不盡相同,弟子所追求的東西並不在風起雲涌的江湖之中,而是在自己風起雲涌的內心當中。”

    鄔易听了不再追問白嵐,他轉而問道︰“白岩,那你呢?你也像白嵐一樣無論將來如何絕不後悔嗎?”

    白岩望了望白嵐,說道︰“師父,我們夫妻倆共同進退,絕不後悔。”

    鄔易相信他們早已想得明明白白,雖然為他們即將退隱感到遺憾,卻也羨慕他們如此瀟灑,如此明確,最後他也只好祝福他們走自己選擇的人生道路。

    白岩和白嵐這對羨煞旁人的神仙眷侶攜手走過二十二年珍貴的時光,可惜他們三十而立之年終于決定分開,他們都有各自的探索,有各自要走的路。江湖傳聞是因為陳慧兒的介入,還說白岩早已移情別戀,一直拖泥帶水,妄想娥皇女英兼得,種種傳聞越傳越廣,一直眾說紛紜,甚至有不少人趁機詆毀白岩,辱罵他是一個偽君子,多情種,歸隱一事也只不過是逞一時口舌之快。

    無論別人怎麼說,白嵐始終相信白岩的為人,面對師父的關心,白嵐對他說道︰“別人如何看待無關緊要,我和他都不必承受任何人的惡意辱罵。我們都是尊重生命、熱愛自然之人,無論昔日抑或今後,我們各自都會過得很好。師父你不必為我們感到遺憾。”

    鄔易說道︰“白嵐,你和白岩八歲就拜我為師,你們的為人師父心里清楚,不管外面那些人如何胡言亂語,造謠生事,師父從來沒有質疑過你們所言所行。你們青梅竹馬,又志同道合,師父真替你們感到高興,想不到你們如今竟然要分開,師父難免替你們感到遺憾。師父知道你們都不是任性妄為之人,既然你們已經決定分開,師父也無從規勸些什麼。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現在你長大了,更加懂得如何抉擇,不過無論如何你始終是師父的徒弟。你若有什麼疑惑和困難,隨時可以找師父聊聊。”

    白嵐感激地說道︰“師父,你這麼關心我們,我們都很開心。雖然我會離開烏鴉山,不過我在這里度過了太多愉快的時光,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目前我雖然有些疑惑不解之事,也許還不止一件,不過我一時半刻實在理不清,還是交由時間慢慢替我解答吧。”

    鄔易欣慰地說道︰“當你投入我門下習武之時你才是一個十歲不到的小孩,不過很快我就發覺你是個早慧的孩子,也許早慧的孩子心中的煩惱也會比尋常孩子多一些吧,又或許你會比同齡人走得更快一些,無論如何,師父始終相信你會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領悟出別樣人生。”

    白嵐听了不禁笑了,對師父說道︰“也許我只是自尋煩惱,不過有時候我覺得自尋煩惱也還不錯,我可以找出很多問題來為難自己,之後又可以找到很多不一樣的答案。”

    鄔易听了也笑了,說道︰“也許這樣更有意思。你現在才三十歲,你的人生還很長呢,大有作為。”

    白嵐說道︰“對啊,我才三十歲呢。或許有些人要經歷很久很久的時間才能真正懂得如何愛呢,或許我就是其中一個呢。我現在才三十歲,或許我要到三十五歲甚至四十歲以後才會更加懂得愛人呢。為什麼非要在二十歲三十歲就必須懂得所有事情呢?人的一生又不是只能活十年、二十年,愛是一件最難懂的事情了吧,那麼要用整整一生去學會愛自己、愛別人不是十分值得的嗎?難道不是需要一直學習的嗎?”

    鄔易賞識地點點頭,說道︰“有些人一旦停止探索,生命力也會隨之消失,因此他們終其一生都在探索。你們都是真誠、勇敢探索內心深處更為廣闊的未知領域的人。慢慢前行,繼續探索無邊吧,我相信你可以走得更遠。”

    白嵐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不久後白嵐發現自己懷有身孕,即使如此她還是不改初衷,她和白岩雖然稱不上是感情破裂而分開,他們依然關心對方,不過他們已然走到了人生另一個階段,在這一段路途他們也許無法再攜手同行,至于將來的事,誰也無法預測。當白嵐剛剛得知自己懷有身孕的時候,她感到很意外,雖然她一直不急著要孩子,她甚至沒有打算生孩子,不過孩子既然已經到來這個世界,她認為這是孩子的選擇,她決定生下孩子,她向白岩坦誠心中所想的一切,白岩知道他們有了孩子也十分歡喜,他對白嵐說自己非常歡迎孩子的到來,雖然目前兩人溝通後決定分開,但是他保證一定會經常來陪孩子,白嵐也十分贊同。

    臨近退隱之際,白岩終于發覺自己畢竟還太年輕,退隱言之尚早,可他又信誓旦旦地答應了白嵐,武林中人盡皆知,白岩左右為難,內心掙扎不安。白寒出生後,白嵐打算帶著她離開烏鴉山,擇古樹而棲。白岩不希望自己離白寒太遠,他答應過白嵐無論自己身在何處,他一定會常常來見女兒,決不食言,因此最近他開始認真思量自己往後應當擇居何處。就在這個時候,陳慧兒來找白岩,告訴他一個殘酷的真相。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冰山一角 | 冰山一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