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冰山一角 第3章 第一章一鳴驚人(三)

第3章 第一章一鳴驚人(三)

小說︰冰山一角| 作者︰墨林MOLIN| 類別︰都市言情



    酉時,日落西山,蒙面人跪在兩座墓碑前面,黯然神傷,喃喃說道︰“師父,姥姥,你們看,現在在我的生活中,甚至是在我的生命中,已經沒有一個人能夠對我產生影響了,這種自由非常孤獨,它完全看不到邊界,反而不真實,虛無縹緲。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

    蒙面人用手中的寒冰劍在兩座墓碑前面刻下一句話︰“孤獨是每一個天才的最終歸宿,無一幸免。”

    蒙面人呆呆地凝望著這一句話,忽然淚流不止,喃喃自語道︰“永恆的孤獨究竟是人類的終極喜劇還是悲劇?”

    暴雪毫無征兆就下了起來,就好比沒有約定卻忽然出現的不速之客一樣讓人避之不及,苦惱又無奈,過路人紛紛躲進屋里頭。這里方圓十里只有一家店,門面簡陋,沒有招牌字號,也沒有酒旆,每逢吃飯的時辰,店里便開始擺桌椅,鋪桌布,點杯碟,端碗筷,起爐火,伺食客,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蒙面人千里迢迢來到這里,進門之前听到一個人一本正經地問道︰“這里連個招牌也沒有,這是黑店?”

    另一個人一本正經地說道︰“別擔心,這家店就叫黑店。當然有膽量叫黑店的肯定不好惹。”

    蒙面人知道他們就是一本正經兄弟,一個一本正經地搞笑,一個一本正經地搞怪。當年蒙面人和雲山在一個店里吃羊肉火鍋,與程菁再度重逢,程菁告訴他們那兩個人是一本正經兄弟,如今程菁和荊荻已經雙雙殞命于西藏高原之上,蒙面人終于手刃仇人,來到黑店吃冰煮羊,雲山卻早已離開自己。

    蒙面人推開門走了進去。門一打開,冷風冷雪就刻不容緩裹進來,直往人身上纏。黑店的客人寥寥無幾,圍成三兩桌在吃著冰煮羊。冰煮羊就是冰火鍋,他們將煮過的羊蠍子鋪到鍋底,再淋上秘制的獨特醬料,使得骨頭和骨髓更加入味,再蓋上一層冰被子,在冰塊上鋪滿一整層鮮切羊肉卷,再加入當歸、紅棗、枸杞、山楂等配料,現在這種復雜多變的暴風雪天氣吃起來再合適不過,最後在鍋的中間加入干冰再倒入適量清澈甘甜的山泉水,瞬間仙氣繚繞,宛如人間仙境。

    羊肉接觸到冰肌肉縴維收縮,當冰塊接觸到火迅速融化,開始沸騰,原本鮮嫩美味的羊肉縴維組織一下子猛地張開,把羊肉本身的鮮和香百分百激發出來,這樣的肉質吃起來非常爽滑可口。這個羊肉火鍋冰火兩重天,簡直是一首冰與火之歌。

    其中一桌有人一邊吃一邊說道︰“不知為何,今日吃來竟再也吃不回當年那個味道了。”

    蒙面人想起初次與程菁相見程菁說過的那句話來,一時心生感慨,于是說道︰“老店變味真是人生一大憾事。”

    那個藍衣人望了一眼蒙面人,笑道︰“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竟也說出如此有味道的話來。”

    蒙面人說道︰“這話也不是我說的,是一位故人曾經對我說的。”

    那個藍衣人點點頭,說道︰“原來如此。老店尚在,故人卻已逝,確是人生一大憾事。來,我敬你一杯。”

    蒙面人也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緊閉的門再度打開,暴風雪再度刻不容緩裹進來,直往人眼楮里鑽,直教人睜不開眼。三個人走了進來,一坐下來就迫不及待地議論起來。其中一個黃衣人說道︰“不得了,蒙面人又開始作案了。”

    其他人一听到蒙面人三個字都特別關注,有人立即問道︰“是嗎?什麼時候的事啊?”

    另一個灰衣人接著說道︰“就在不久之前,蒙面人終于和藍原狹路相逢,據說蒙面人一開始向藍原提出決斗,藍原婉拒了,蒙面人也不生氣,還助藍原一臂之力,讓藍原順利從鬼爺的眼底下離開。”

    有人問道︰“蒙面人這次又殺了誰?”

    第三個棕衣人答道︰“你們別急,慢慢听我們說下去。听聞蒙面人打開門出現在大家眼前的時候,一手持劍,一手提著一個沉重的木箱,完全沒有轉身,將木箱往後一推,門就關緊了,木箱又穩穩地回到原位,沒有一絲震顫。這得多好的腕力才能夠做到啊,當時所有人都震驚萬分。”

    又有人迫不及待地追問道︰“接下來呢?”

    黃衣人又接著說道︰“蒙面人見鄭達正盯住那個木箱看,于是便提起木箱在他旁邊一側坐下來,對他說道︰‘你一定很好奇里面裝的是誰的頭顱,打開看看吧。’鄭達定定地望著蒙面人,蒙面人把木箱移到鄭達面前來,打開木箱,鄭達一看竟是邵治的人頭,蒙面人輕輕一拍木箱,邵治的人頭便滾了出來,從桌上一直滾到鄭達懷里,鄭達抖了一下,邵治的人頭便滾到鄭達腳下,鄭達嚇得面無血色,但還是本能地拔出劍來,蒙面人一劍將鄭達的頭顱割下,鮮血噴射開來,附近的人都起身躲到一旁,蒙面人將邵治的頭顱一踢,不偏不倚地落在鄭達身上及時止住了四濺的鮮血,鄭達的頭顱滾落在桌上,兩人剛好面對面,他們平日里話就多,死時都張開了口,就像在嘲笑彼此一樣。蒙面人將鄭達雙手放到桌面捧住他自己的頭顱,又搖了搖頭,忍俊不禁。蒙面人掃了一眼四周的人,又用劍指著那些看客將他們嚇走,以此制造混亂助藍原離開。有幾個人害怕得逃了出去,在慌亂之中騎馬離去。”

    那些人不知不覺間已經停下手中的碗筷,全神貫注地傾听著,听到最後不禁提心吊膽,如芒在背,好像蒙面人忽然就會出現在自己面前,隨時隨地來取自己的人頭。

    剛才敬酒的那個藍衣人忽然冷靜地說道︰“自從蒙面人一劍殺死阿福之後,江湖中就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蒙面人,那些人只不過是那個蒙面人的追隨者而已,並不是真正的蒙面人,說不定殺死邵治和鄭達的那個蒙面人也只不過是其中一個追隨者而已。”

    灰衣人急忙辯解道︰“不,這一個確確實實戴著白金面具,而且劍法如此高超,一定是如假包換的蒙面人。”

    藍衣人想了想,又說道︰“如今‘蒙面人’層出不窮,難以分辨真偽,看來整個江湖又將掀起一陣腥風血雨。江湖傳聞,近來蒙面人聲名鵲起卻神出鬼沒,從來沒有人知道蒙面人的行蹤,最可怕的是,前去追蹤蒙面人的武林高手也都不知所蹤,成為無解之謎。”

    藍衣人的一位朋友也接著說道︰“三個月前聶荼就去追蹤那個蒙面人,他從陝西一路追蹤至甘肅、寧夏最終到了內蒙古,從草原逐漸深入至浩瀚大漠,結果與外界失去了聯絡,不知所蹤。後來劉汀擔心老友的安危,也前往內蒙古追尋蒙面人的蹤影,結果竟也不知所蹤。一開始武林中人還心存希望,認為聶荼和劉汀會合力將蒙面人擊敗並捉拿歸案,日子久了仍然沒有他們的任何消息,于是大家便認定聶荼和劉汀都已遇著蒙面人,他們一定和蒙面人正面交鋒過,最後不敵蒙面人,均死于蒙面人劍下。”

    藍衣人點頭說道︰“要知道劉汀可是將古影劍法玩得特溜的人,如果連劉汀和聶荼都命喪蒙面人劍下,那麼能夠單打獨斗就將蒙面人擊敗的高手也就寥寥無幾了。”

    藍衣人的朋友又說道︰“因此武林中人談虎色變,每次說起蒙面人都帶著幾分顧忌。你們現在公然說著蒙面人的名字,就不怕蒙面人忽然出現,來取你們的人頭嗎?”

    所有人忽然膽戰心驚,都不敢再提及蒙面人的名字了。蒙面人听著別人這樣說起自己倒覺得好玩,于是問道︰“那個蒙面人殺死鄭達之後有沒有說什麼話來著?”

    那個黃衣人忽然又來勁兒,脫口而出,說道︰“蒙面人說,真正的強者沒有時間嘲笑弱者,他們只一心追趕更強者,只要稍不留神就會變成別人眼中的弱者。”

    蒙面人听後笑了,心想︰“江葵果然學有所成歸來,她一定不會就這樣放過我,看來我們兩個始終糾纏不休,相逐相連。”

    蒙面人津津有味地吃完冰煮羊,瀟灑地離開黑店。很快那些為蒙面人而來的人也相繼離開,尾隨身後。

    蒙面人獨自走在冰天雪地里,想起自己坎坷淒慘的身世,不禁黯然神傷,唏噓良久。很快蒙面人就發現有不少人跟蹤自己,蒙面人知道一定又是江葵暗中給他們留下了重要的線索,要讓自己不得安寧。歸根到底,這個追蹤游戲由始至終都是江葵和自己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和對峙。既然江葵一心想要跟自己玩下去,那麼蒙面人干脆先發制人,自己也主動給身後源源不斷的追隨者一點線索,讓他們繼續追蹤下去。

    于是蒙面人主動停下來等待那些人,他們忽然又擔心起來,躊躇不前,蒙面人干脆回頭找他們,他們無處可藏,只得一一現身。黃衣人首先跟自己壯壯膽,上前說道︰“我們離開黑店之前忽然收到來歷不明的字條,上面寫著︰真正的蒙面人就在前方。我們感到好奇,所以才跟上來看看,既然是誤會一場,那……打擾了。”

    蒙面人忽然掀開黑布,將自己一直隱藏的佩劍亮出來,大家一看果然是白金劍鞘,嚇得魂飛魄散。

    藍衣人問道︰“你就是真正的蒙面人?”

    蒙面人答道︰“不錯。”

    藍衣人又問道︰“你為什麼要殺阿福?”

    蒙面人說道︰“我還太年輕,沒什麼需要急著解釋的。”

    藍衣人的朋友說道︰“你就是太年輕了,不知天高地厚。我問你,你到底知否自己已經破壞了武林規矩,激起眾怒?”

    蒙面人不屑地說道︰“你跟我講規矩?很多時候,我們制造規矩不過是求自欺欺人的心安理得。脫離人性,人類的意志力毫無意義。”

    藍衣人若有所思,隨後問道︰“那麼劉汀和聶荼他們呢?你有沒有殺他們?”

    蒙面人不以為意,說道︰“我的古怪並不傷人害人,相反它時而會被一面叫偏見的鏡子所傷及。”

    藍衣人的朋友質問道︰“因此你就自以為是,想著以暴制暴?”

    蒙面人忽然笑道︰“是以邪制邪。”

    棕衣人說道︰“你別仗著自己武功高強又有一把寶劍在手就以為能夠橫行天下,我們這麼多人定不會怕你。”

    蒙面人笑道︰“是嗎?你們這些人總是喜歡以正派人士自居,卻不分青紅皂白,一味將江湖上的仇殺通通歸罪于我,我並不見得你們有多麼義正言辭啊。這是一個對抗的時代,那我們就來談談對抗吧。所有人都叫嚷著要讓全世界都听見自己的聲音,自己卻從來不會認同其他人的想法。”

    棕衣人說道︰“好啊,既然你大言不慚,就讓我先來領教領教你的功夫。”

    說著棕衣人就迅速出劍向蒙面人刺來,蒙面人從從容容出劍,大家一看到寶劍渾身散發出一種奇異的冰藍色澤,寒氣逼人,不禁替棕衣人倒吸一口涼氣。蒙面人和棕衣人斗了二十個回合不到,不偏不倚一劍刺中棕衣人身上的玉佩,一塊上好的玉佩隨即碎裂成兩塊,掉落在雪地里。棕衣人驚出一身冷汗來,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棕衣人身為名門之後,可惜並不成才,劍法一味追求浮夸搶眼卻毫無戰斗力,蒙面人不屑地說道︰“開始熱熱鬧鬧,結尾太弱,是個敗筆,就像一鍋亂炖的大雜燴,有點味兒,但是後勁兒不足。”

    大家听了情不自禁笑了起來,棕衣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大家忽然又听到一個飄忽不定的聲音在說道︰“有些人沒有敬畏之心和羞恥之心。我如果不認認真真去做事情,最後事情沒有做好,我會產生羞恥感,認為這是自取其辱。”

    蒙面人也笑了,知道江葵就潛伏在不遠處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江葵知道蒙面人已經認出自己的聲音來,又繼續說道︰“蒙面人千萬不要對在場所有人手下留情啊,狠狠給他們每一個人一個難忘的教訓,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胡說八道。你要是使出渾身解數,一定會艷驚四座,說不定以後還會流芳百世呢。”

    蒙面人不以為意,漫不經心地說道︰“既然是流芳百世,那自然是自己活著無法見證的事情,何必去想呢。”

    江葵又千里傳音,問道︰“在場的都是當今武林數一數二的高手,不然充其量也算得上是一個名門之後,大家不是未戰先降吧?是不是一听到蒙面人三個字就已經嚇得魂飛魄散了?”

    黃衣人又壯起膽來,說道︰“那我也向蒙面人領教領教。”

    于是黃衣人出劍和蒙面人斗了起來。不出二十個回合,蒙面人又不偏不倚一劍刺中黃衣人的衣領,說道︰“一招一式中規中矩,後來還是急躁了些,就像每逢節日里去大排檔吃宵夜,由于人多,店家急著上菜,食物炸的火候明顯不夠,味道、口感遠遠欠佳。”

    大家听了又情不自禁笑了起來,黃衣人雖然為人激進又急躁,不過面對神秘莫測的蒙面人,他還是心服口服的。其他人親眼所見蒙面人不出二十個回合就輕輕松松將對手擊敗,不禁膽戰心驚,當中有好幾個人干脆一起連手對付蒙面人,蒙面人依然從從容容,面不改色,一劍接一劍,砍中每一個人的衣袖,還一邊笑道︰“這樣砍人真痛快,要是砍下你們一個個人頭就更好玩了,就像劈開干燥的竹子那樣 脆作響。”

    大家听到蒙面人如此輕松自然地說出駭人听聞的砍人描述來,一個個嚇得毛骨悚然,幸好蒙面人這次劍下留人,他們依舊安然無恙,毫發無損。蒙面人忽然對所有人說道︰“如果你們追隨我,那是你們的選擇,不是我的選擇。我只做出自己的選擇。無論是合作者還是追隨者,甚至敵對者,我相信都是雙向選擇。追隨與否,隨便你們。”

    說完蒙面人就收劍入鞘,準備離開。藍衣人忽然問道︰“請問這把寶劍是什麼劍?”

    蒙面人笑道︰“這是寒冰劍。”

    黃衣人一听到“寒冰劍”,哆嗦著說道︰“你就是劍魔葛靖的徒弟?”

    蒙面人笑道︰“是。你們只要記住我是白寒就夠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冰山一角 | 冰山一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