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冰山一角 第2章 第一章一鳴驚人(二)

第2章 第一章一鳴驚人(二)

小說︰冰山一角| 作者︰墨林MOLIN| 類別︰都市言情



    申時,盛夏時節的南方天空依然艷陽高照,雲山走進一家熱熱鬧鬧的酒樓,名叫北園,里面青山綠水,園林靜幽,別致雅趣,不過現在人滿為患,熙熙攘攘,觥籌交錯,酒菜飄香。  本站名稱 雲山眼疾手快,終于在一個角落里找到了一張小桌坐下來,听到隔壁一桌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說道︰“北園,和南園齊名,有趣的是,南園不在南方,而是在北方,那麼這個北園呢,當然是在南方啦。”

    雲山一听聲音就覺得她是一個愛笑的女孩,因為她連聲音都帶幾分笑意。話剛落音,一張笑臉已經出現在雲山面前。這個少女和雲山年齡相仿,也許還要小一點,一張小小的鵝蛋臉,面容清秀,很瘦,眼楮笑得眯成一道彎月牙,嘴角無時無刻不向上揚,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這個少女笑得眼楮都眯成一條線了,她還是笑呵呵地望著雲山,說道︰“我叫殷楚離,你呢?”

    雲山答道︰“我叫雲山。”

    殷楚離性格開朗活潑,很愛笑,見誰都笑得陽光燦爛,眼楮彎成一道月牙兒,對人十分熱情積極,雖然她和雲山之前素未謀面,此時她卻毫無顧忌拿起雲山的劍來細細觀賞,只見劍鞘是純黑色的,劍柄瓖銀,劍身也是純黑色,不過上面刻著獨特的紋理,殷楚離一邊看還一邊問道︰“你這把劍叫什麼劍呀?”

    雲山覺得不可思議,但還是禮貌地答道︰“寒山劍。”

    殷楚離恍然大悟,說道︰“啊,原來這就是寒山劍,果然名不虛傳。對啊,你就是雲山,哈,我听過師父提起寒山劍,今日終于可以一睹風采,實在太好了。”

    殷楚離還在細細觀看,兩個和她年齡相仿的少男少女也湊過來看,殷楚離將寒山劍遞給他們看,對他們說道︰“這就是師父之前提及過的寒山劍。”

    那個少年說道︰“寒山劍不是凡幾秋前輩的佩劍嗎?怎麼到了這位年輕人手中?難道你就是凡幾秋前輩的徒弟嗎?”

    雲山正想回答,殷楚離已經搶先一步替他答道︰“是啊,這就叫作一脈相傳。他就是雲山。”然後殷楚離又對雲山說道︰“她叫周巧萍,他叫楊學問。”

    殷楚離本來還想喋喋不休地說下去,忽然听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對她說道︰“每次一見到英俊不凡的年輕男子就恨不得纏著人家說上一天的話,這麼久不見,殷楚離你還是沒有一絲改變呀。”

    殷楚離一听便知道是上官鐘牛 謁硨蠊揮指帕礁鍪筆蔽 緋源椎納倌輟I瞎鐘攀潛痹暗某?停 曇乙丫 願闌錛莆 餱 瞎鐘琶看衛炊疾恍枰 P拿揮凶弧R蟪氡糾椿剮θ萋媯 豢醇瞎鐘牛 成系男θ菀咽樟擦誦  還故侵鞫 Ж瞎鐘糯蚋穌瀉簦 徊還θ菹緣貌荒敲醋勻唬  粢彩 Х爍詹拍侵中σ狻I瞎鐘乓怖衩駁氐 淶 叵 α艘蟪耄 蟪胍蛔 砝  瞎鐘瘧忝髂空諾 羋凍瞿侵窒骯 緣謀梢牟恍嫉謀砬欏R蟪脛 浪遣豢贍茉儐褚鄖澳茄禿萌緋  膊桓平希 磺蟠蠹蟻喟參奘鹵愫謾br />
    後來殷楚離和上官鐘哦擠 衷嚼叢蕉嗟娜司奐 詬舯諛且豢椋 蠹醫 渲幸蛔勞磐盼[。 坪踉諤適隆R蟪肫絞弊釹不洞杖饒至耍 謔撬橢芮善肌 鈦 室怖  約旱淖唬 艿餃巳壕奐 牡胤揭惶驕烤埂br />
    原來那一桌有人在說近來江湖上最備受關注的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橫空出世的蒙面人。只見那個褐衣人氣定神閑地呷了一口茶,然後才不疾不徐地說道︰“今日我要跟你們說的是︰蒙面人隆重登場,江湖人大開眼界。據說當日烏雲密布,雷電交加,風雲變色,暴雨將至,劉汀和另外三名獵影者一路沿著大氣磅礡的青海湖押送殺手阿福前往獵影聯盟總舵會合師父顧曼飛,誰知途中來歷不明的蒙面人從天而降,擋在路中央。劉汀四人定楮一看,只見蒙面人身穿白衣,系一條金窄腰帶,衣領瓖金,袖口瓖金,腳蹬一對白短靴,靴口瓖金,臉上戴著一個白色面具,眼楮開口處瓖金,面具兩側系金色帶子,手持一把長劍,劍鞘以白色為主,首尾瓖金,氣度非凡。蒙面人一言不發,頃刻之間迅速出劍,只見劍身呈一種奇異的冰藍色澤,運劍時寒氣逼人,威力無比,蒙面人劍法超群,單憑一人之力就足以將劉汀他們四大高手一一擊敗,你們都知道劉汀有多厲害吧,就連劉汀面對蒙面人也命懸一線,那麼你們可想而知蒙面人到底是有多麼深不可測。”

    當中有人半信半疑,問道︰“蒙面人當真憑一人之力就擊敗了劉汀他們四大高手?該不是你為了吸引大家目光夸大其詞吧?”

    其他人也開始質疑褐衣人的說辭,褐衣人還是不為所動,又說道︰“此次蒙面人一鳴驚人,消息很快就會傳播開來,相信你們不久之後就會听到各種各樣的消息,如果你們想要一听為快,那就安靜下來,繼續听我的。”

    于是大家又安靜下來,褐衣人繼續說道︰“蒙面人確實是略勝一籌。蒙面人將劉汀他們打傷之後,一劍砍斷阿福手上的鐵鏈,阿福以為蒙面人是來救自己的,歡天喜地,萬萬沒想到蒙面人其實是來殺自己的。”

    听到這里,有人著急地問道︰“蒙面人為什麼要冒險來殺阿福?”

    褐衣人咳了一聲,說道︰“我又不是蒙面人,我怎麼會知道?本來我也以為蒙面人是來救阿福的啊,但是你們要清楚一點,任憑蒙面人武功再高,要救走阿福也是極其困難的事,也許正因為如此,蒙面人干脆就殺了阿福,以免阿福將鬼爺門下其他殺手的身份泄露出去。”

    有人隨即響應,說道︰“是啊,情況一目了然,蒙面人這樣做是為了萬無一失。”

    另一個人也說道︰“蒙面人實在太可怕了,無論是誰,甚至無論是多少個人,一旦成為蒙面人刺殺的目標人物,最終必定是無一幸免。”

    又有人憂心忡忡地說道︰“但願這位兄台所說的話不會一語成讖。”

    江湖中人都對蒙面人感到好奇,當中亦有很多人想要利用蒙面人的名聲,于是所有人都趨之若鶩,對蒙面人的身份之謎推波助瀾。

    殷楚離和上官鐘潘嵌劑糶奶牛 蟪胍惶矯擅嬡聳褂玫慕=I沓室恢制嬉斕謀渡 螅 私J焙 迫耍 ξ薇齲  淳拖肫鷚桓鋈死矗 還歉鋈說慕G嗜床皇嗆忠氯慫檔囊園咨  鰨 孜蠶飩稹R蟪胂肓訟耄 鈧棧故僑隙 擅嬡司褪撬蹦耆鮮兜囊桓齪門笥眩 暇菇G士梢栽倩唬 前馴 >偈牢匏  蘭瀋夏苡滌寫私5謀囟ㄖ揮幸桓鋈恕O氬壞降蹦甑暮門笥岩槐鵂改輳 緗窬鉤閃私 腥搜壑欣蠢幻魃踔列彰 員鴆幌甑拿擅嬡恕K淙灰蟪氬 磺宄擅嬡宋 裁床幌V隕矸趕找慘 彼臘 # 還餃 擅嬡甦庋 歡ㄓ凶約旱腦 頡V芮善己脫鈦 收諼 擅嬡說囊饌頰鄄恍藎 蟪 繳謋n吶笥岩蝗碩悅擅嬡順址炊砸餳 瀆蠲擅嬡誦暮菔擲保 硪蝗艘慘恢倍悅擅嬡瞬尷薜牧雲嫘模  吮 庖鴆槐匾 惱矗 蟪朧賈昭≡癲環 磣約赫媸檔目捶  皇切ψ鷗膠捅鶉恕br />
    上官鐘諾奶 熱唇厝幌嚳矗 炊蟺  磣約旱囊餳 谷餃 擅嬡艘幻 耍 肥道骱Γ 歡然竦貌簧偃說淖放   巧瞎鐘旁剿翟秸叛錚 源死聰園冢 蟪 吹剿蜃約閡 溲鑀膊簧趵 幔 幌氳繳瞎鐘藕罄淳谷歡運腥慫檔潰骸澳忝撬檔哪歉鏨衩孛擅嬡耍 涫滴頤竊泄幻嬤 怠!br />
    大家听後不免感到驚詫,都圍住她問道︰“此話當真?蒙面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上官鐘耪湊醋韻玻 檔潰骸捌涫滴頤遣恢褂泄幻嬤 擔 頤鞘橋笥選C擅嬡四前馴 N以芏啻危 一勾鞁擅嬡說哪歉雒婢唚亍!br />
    殷楚離听了不免覺得可笑,但她始終保持低調,只要上官鐘挪凰檔媚敲垂擲肫祝 簿筒蝗ヴ鶇┤瞎鐘帕恕2還淥艘部 賈室傻潰骸叭綣愫兔擅嬡甦嫻氖橋笥眩 悄憧隙ㄖ 爛擅嬡聳Υ雍穩恕!br />
    上官鐘龐行┌僖桑  吮 獯蠹疑桑 婕賜芽詼觶 鸕潰骸懊擅嬡說氖Ω婦褪牆DK鵓浮!br />
    所有人一听到劍魔葛靖這四個字不免感到震驚,大家又開始議論紛紛,上官鐘畔膊蛔允ゃbr />
    江湖中人並不了解蒙面人,只知道蒙面人劍法高超,無人能敵,如果蒙面人真的是劍魔的徒弟,那麼大家難免胡亂猜測,一方面害怕劍魔曾因被困海島二十載懷恨在心要歸來復仇,再次借由徒弟將整個江湖掀起腥風血雨,另一方面即使劍魔沒有此意,他的徒弟無人能敵,來去無蹤,狂放不羈,他們擔心無人能夠制衡蒙面人,那是他們看不見的無邊境界,因此他們企圖用議論制衡蒙面人,甚至消滅蒙面人。

    上官鐘偶蠹抑謁搗詛。  嗽俁紉鶿腥說淖 猓 痔岣呱魎檔潰骸澳忝歉靜渙私饉 靽\歡ㄒ澹 偃舴塹靡 ㄒ迥忝遣龐心敲匆壞閎鮮叮 敲匆桓齟示鴕炎愎唬 薔褪翹觳擰!br />
    大家听後又熱議起來,其中有一個人說道︰“葛靖當然被稱為劍魔,一心想要稱霸武林,結果搞到整個武林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人神共憤,如今看來,葛靖花二十年時光締造一個神話,然後又花二十年時光毀滅這個神話,最後再花二十年時光重建一個神話,確實不失為一個真正的神話。”

    這個人一說完,立即有人接著說道︰“平心而論,縱觀武林浩蕩幾十載,劍魔葛靖反而成為了不少人心目中最傳奇的武林人物。”

    此話一出,果然獲得了不少人的追捧,不過依然有人質疑道︰“這樣看來,葛靖確實不失為一個傳奇,不過,蒙面人就像他當年那樣,野心勃勃,目中無人,一心想要獨步天下,如果沒有人能夠制衡蒙面人,蒙面人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變本加厲,殘害更多武林高手。”

    又有人點頭贊成,說道︰“如果蒙面人繼續任性妄為,重蹈覆轍,走上劍魔當年的舊路,下場一定就和劍魔一樣。”

    其他人也說道︰“是啊,當今武林高手如雲,我們絕對不會任由蒙面人肆意妄為。”

    “對啊,再說,即使是單打獨斗,蒙面人也未必就是藍原姑娘的對手,如今望玉劍在手,藍原姑娘更加得心應手,區區一個蒙面人,簡直手到擒來。”

    “手到擒來未免天方夜譚,不過我也支持藍原姑娘取勝。”

    “是啊,藍原姑娘是一個有見識、有才識、有膽識的人,我也支持藍原姑娘,一定旗開得勝。”

    上官鐘偶蠹乙惶峒襖對 陀擲瀆淞嗣擅嬡耍 簿偷扔誒瀆淞俗約海 謔怯中撓脅桓實廝檔潰骸澳忝歉揪筒磺宄擅嬡說惱嬲盜Γ 嘈盼遙 擅嬡艘彩且桓 屑丁 脅攀丁 械ㄊ兜娜恕!br />
    那個褐衣人忽然搖搖頭,說道︰“我看姑娘你所說的話也不能盡信,蒙面人對阿福狠下毒手,據說蒙面人殺死阿福之後還不善罷罷休,又一劍砍下阿福的一根手指頭來帶走,依我看,蒙面人仗著自己劍法超群,目中無人,竟敢與獵影聯盟公然作對,破壞武林規矩,此種做法無疑跟劍魔葛靖當年如出一轍,邪氣得很。”

    其他人也點頭贊成,說道︰“對啊,蒙面人這樣做無疑是跟獵影聯盟公然作對,一看就不是什麼正派人士。”

    “就是嘛,再說劍魔現在已經年過七旬八旬了吧,他是否尚且在世也無人得知,即使他尚且在世也力不從心了吧,他真的能教出一個如此厲害的徒弟來嗎?”

    “這位兄台說的不無道理,姑娘你當真認識那個神秘的蒙面人嗎?怕且只是信口開河,妖言惑眾吧?”

    上官鐘偶腥酥室勺約海 廝檔潰骸澳忝撬檔哪歉雒擅嬡艘歡 褪俏宜檔拿擅嬡耍 抑 酪歡ㄊ撬!br />
    周巧萍見大家開始懷疑上官鐘牛 謔切Φ潰骸霸 瓷瞎俟媚鋦揪筒恢 來蠹宜檔拿擅嬡聳嗆畏繳袷ュ 垢以謖飫鋂曰籩冢   腥說男湃危 酥腫齜 故嗆湍歉雒擅嬡巳緋 徽蓿 捌煤塴!br />
    上官鐘牌夢捫砸遠裕 芮善嫉靡獾匭α耍 共煌閃松瞎鐘乓謊郟 緩笙蛞蟪朧垢鱍凵  蟪脛 浪俏 約撼 豢諂 喚α耍 瞎鐘趴春缶透悠摺br />
    大家仍然在為蒙面人議論紛紛,不過已經沒有人去留意上官鐘牛 瞎鐘鷗械狡咧 啵 膊幻庥行┤ 洹K右蟪肓成系納袂榭梢鑰闖隼矗 擅嬡艘歡 褪撬塹蹦耆鮮兜囊晃慌笥眩 蟪 獎鶉碩宰約旱蹦甑暮門笥岩輝仝 佟 ÷睿 谷蛔白骱斂恢 椋 墑賈林氈3旨昴  永床晃 笥馴緗餑吶亂瘓洌 蹦昝擅嬡嘶刮 艘蟪氳納聳葡蟶瞎鐘拋吩穡 瞎鐘挪幻飧械狡唚啞健br />
    當年殷楚離的傷勢還是不見好轉,于是蒙面人找到上官鐘牛 運檔潰骸俺氳納聳埔恢輩患米  歉齟蟶順氳娜說降資溝氖鞘裁垂Ψ潁俊br />
    上官鐘糯鸕潰骸拔以趺純贍苤 濫兀俊br />
    蒙面人說道︰“你不會問?”

    上官鐘潘檔潰骸案蓋撞幌不侗鶉瞬迨炙氖慮欏!br />
    蒙面人問道︰“你不想楚離復原?”

    上官鐘潘檔潰骸拔銥梢園錟鬮飾省!br />
    蒙面人說道︰“你最好問出個所以然。”

    上官鐘潘檔潰骸拔銥剎幌不侗蝗送病!br />
    蒙面人說道︰“我可不喜歡威脅別人。”

    上官鐘潘檔潰骸白詈檬欽庋!br />
    蒙面人說道︰“我不喜歡玩那些陰招,我什麼也不怕,為了楚離的傷勢,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于是上官鐘啪投悅擅嬡慫檔潰骸拔抑 濫愫統朧嗆芎玫吶笥眩 涫翟諼銥蠢闖脛皇且桓銎脹  炖值吶  !br />
    蒙面人說道︰“你們認識那麼久,看來你對她還是一無所知。”

    上官鐘潘檔潰骸拔蘼畚頤悄懿荒蒡峞@笥眩 乙恢焙芐郎湍悖 胰餃 閌俏胰鮮兜娜酥 姓嬲骱Φ娜恕!br />
    蒙面人重復道︰“厲害?”

    上官鐘潘檔潰骸岸園。 喚黿鍪牆7 骱Γ 悄莧夢倚姆詵睦骱ΑN液芟勰僥悖 閿信畈 納 痛叢熗Α!br />
    上官鐘乓豢吹揭蟪 欽判α塵屠雌 謔撬芬膊換氐刈 恕br />
    大家依然在議論紛紛,不過始終各執一詞,眾說紛紜。雲山依然坐在角落里,不過他們說的話他也听得一清二楚。雲山一听到褐衣人提及蒙面人的那個白金面具,雲山便已確定蒙面人的真實身份。那些人對蒙面人一無所知,他們便一口咬定蒙面人是一個冷血無情的殺手,是邪惡的魔鬼,看來每個人所見所聞都極其有限,只不過是冰山一角,難以一窺全貌。雲山與蒙面人初次相見,蒙面人只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可以一口氣將一杯水喝光,然後古靈精怪地跟雲山講起一個小故事來︰“從前有一個小姑娘,她從小就喜歡一口氣喝光一大杯水,听著水聲咕嚕咕嚕地落入自己肚子里,回響在空蕩蕩的房子里,腦子里幻想著瀑布從屋頂嘩啦啦地落入房子里,漸漸的將自己托起來,自己像一只小船在水里游來游去,雙手就像船槳那樣劃來劃去,將自己心愛的喝水的杯子打撈上來。”

    當時雲山驚喜不已,更沒想到的是,短短半個時辰之內,蒙面人又將一杯水一口氣喝光,然後又信手拈來,跟雲山講起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小故事︰“從前有一個小姑娘,她從小就喜歡一鼓作氣喝光一大杯水,听著水聲咕嚕咕嚕地落入自己肚子里,就像一只啄木鳥辛勤地啄著自己的肚子,這只啄木鳥必須是黑色的,在白日里沒有人看得見,她光著腳丫在地上轉來轉去,幻想著自己雙腳就是兩只啄木鳥,十只腳趾頭就是啄木鳥的十只尖嘴巴,馬不停蹄地啄著木地板,地板被啄光了房子是時候傾倒下來了。她的雙手就像啄木鳥的翅膀,撲騰撲騰的穿過黑色的暴風雨,和啄木鳥的嘴分離開來,然而它們並不會死亡。”

    盡管雲山與蒙面人已有一年半載沒有見過面,不過雲山深信不疑,蒙面人始終一如既往,表里如一。他們曾經一見如故,分別之前秉燭夜談,一言為定,蒙面人又千里迢迢來找他,可是後來一言難盡,蒙面人將身世之謎一五一十告訴雲山卻一意孤行,堅持要殺死阿福。如今蒙面人果然說一不二,一往無前,甚至不惜與整個武林為敵。那些人還在喋喋不休地爭論著蒙面人的種種來歷或殺人動機,雲山卻黯然神傷,默默離去。

    雲山走出北園的時候,抬頭望望天空,忽然又憶起蒙面人曾經對他說過的話,即使是面對同一個天空,蒙面人總能在瞬息之間變幻莫測,前後說出截然不同的兩個故事來︰“將近日落時分,和煦的陽光忽然之間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天空中的白雲像一只只白鴿,它們的頭埋進彼此的翅膀里,分不清彼此。”

    “日落時分天空中飄蕩著幾朵雲,看起來真像是一條大魚的魚頭、魚身和魚尾,長長的魚身還露出了尖尖的魚骨,它們不知散落分離了多久,借著晚風從東邊游至西邊,最終才得以重聚一體。”

    雲山呆呆地仰望著天空,忽然之間悵然若失,因為自己的一念之差,雲山失去了最愛的人。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冰山一角 | 冰山一角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