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小說︰[綜漫]我工作的那些年| 作者︰蔥蔥一撇| 類別︰都市言情



    正躺在沙發上看著手機的香取南,看見了手機頂端跳出的信息。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這是中午的時候她和五條悟還有夏油杰相互交換了通訊號,五條悟給她發了一條信息。

    從沙發上起來,走到門前打開門的香取南,瞬間就被門口這一大堆的東西給驚呆了,為什麼只是去買內衣,會多出來這麼東西。

    因為五條悟並不在,所以她也沒有辦法在詢問了,只能把這些東西都給拿到自己的屋里,在一一查看一下。

    最邊上的一個小小的包裝袋里,香取南彎腰拿起,打開之後竟然看見了一小塊抹茶千層蛋糕,茶綠色顯得是那樣的誘人。

    忍不住彎起了眼楮,香取南打算換好衣服之後就享用了這塊蛋糕。

    因為沒辦法清洗之後再穿了,香取南只能隨意挑一套內衣穿上之後,又拿了一條連衣裙穿上。

    不過,這個她穿過的睡衣,是沒辦法再還給夏油杰了。她打算之後再重新買一套還給他。

    下午的時間還很長,不過香取南是沒什麼事情了。

    咒術高專和普通的高中學校不一樣,他們最主要的就是學習咒術的知識和運用,然後去拔除詛咒。

    對于文化課的要求並不高,全靠學生自學。雖然每次出任務都是有獎金的,但是這種放養式的教學還是讓香取南忍不住感嘆。

    原本五條悟是說,晚上帶她回家拿東西的,不過剛在他在消息里說了,因為自己也接了任務的原因,要出門兩天不在,就讓她自己回去吧。

    所以香取南收拾好了,所有五條悟給她買的東西之後,就拿著手機錢包和鑰匙,準備出門回家。

    香取南的家在東京的新宿區,位置偏僻,治安還不太好,經常發生一些搶劫呀或者是喝醉酒的斗毆事件。

    要先走到有車經過的路上,然後坐上公交車,一路一路的七拐八彎的轉到新宿區。

    等到香取南站在自家門口的時候,天都已經快黑了。

    最後黃昏的光掙扎在地平線,和將要降臨的黑暗做著最後的拉鋸,直至最後徹底的湮滅,大地被黑暗吞噬,零星的光點散落在了天空之上。

    有些老舊的門,在被推開的時候發出‘吱呀’的聲音,香取南伸手按向門框旁的按鈕,‘啪嗒’一聲之後,昏暗狹小的房間就被燈光照亮。

    這是這具身體的‘父母’留下的房子,還伴隨著不太多的遺產,只是能夠保證她可以拘謹的活著,但就是不會富有余地。

    就像是她的手機,中午的時候交換聯系方式,五條悟就嘲笑過她這個‘仿佛是上世紀的老舊產物’。

    但是沒辦法,原本這具身體的設定就跟網王的世界不一樣,父母也不是中產階級,就連小康生活過得也是艱難。

    在意外去世之後,只留下了可憐的獨生女獨自一人生活。剛上初中的女生每日故作堅強的去上學,還要擔心這自己一不小心就會把微薄的資產花光。

    老舊的房屋里面,配備的當然也都是老舊的家具。大部分的家具都是這個家中,擔任父親角色的男人從二手市場淘回來的。

    香取南沒做停留,就算是主神制造的記憶在真實,對于她來說也都是虛幻的假象,她根本就沒有這樣的父親,也沒有這樣的一個家。

    窄小的樓梯通向二樓,香取南踩上同樣‘咯吱’響的樓梯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其實說是房間,也只是一個小閣樓而已,冬冷夏熱。但就是這樣,記憶中的自己還是很喜歡,因為這是家中唯一一個算是比較大的私密的空間。

    貼著漫畫海報的衣櫃里面,整齊的擺放著為數不多的衣物,還大多洗的有些發舊,看上去就跟五條悟送她的沒法比。

    這樣想著,五條悟那家伙還有錢的,而且還非常的大方,對于她這種第一天見面的人,就這樣的慷慨,讓香取南這一瞬間產生了一定要和他做好朋友的想法,就算他的性格很惡劣也沒關系。

    腦袋里想著一些有的沒的,香取南手不停的從櫃子上面拿了一個行李箱下來,將屋子里面的書和衣服都裝了進去,還帶上了幾件自己看上眼的東西。

    速度很快,從進門也不過二十多分鐘,香取南就已經收拾好了自己需要帶的全部物品。因為東西實在是太少了,根本沒有多少可以收拾的。

    提著小小的行李箱走下樓,她毫不留戀的就離開了,在轉出那狹窄,還散發著一股下水道味道的巷子的時候,忍不住松了口氣。

    公交車太慢了,回去的時候,香取南並不想自己半夜的時候還要爬山回到咒術高專,所以打算先乘坐電車,到達距離高專最近的出口下車,然後再看看有沒有公交車坐。

    其實沒有的話也沒關系,到時候就已經離學校很近了,就算是走回去也不用話費太多的時間。

    夜朗星稀,夏油杰從外面剛回來就踫見了從實驗室里出來的家入硝子。

    “呦~今天怎麼樣。”家入硝子率先抬起一只手揮了揮,然後說道。

    夏油杰笑了笑,說道︰“很不錯。”

    “是嗎。”

    兩人對話讓人听了一頭霧水,估計也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其中的含義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香取南是在‘咚咚咚’的敲門聲醒過來的。

    皺著眉頭睜開眼楮,香取南扶額。昨天回來的有點晚,夜里還做了噩夢,導致有些沒休息好,被猛然叫醒還有些頭痛的後遺癥。

    敲門聲響了幾下之後就消失了,香取南呼了口氣,掀開被子走向了門口,一把拉開大門,正好看見轉身準備離開的夏油杰。

    “抱歉,吵醒你了嗎?因為現在已經很晚了。”穿著黑色高專校服的夏油杰,有些有些歉意的說道。

    香取南聞言眨了眨眼,疑惑的說道︰“已經很晚了嗎?”

    彎著嘴角,夏油杰掏出自己的手機然後伸到她的面前,“是啊,真的已經很晚了,所以有些擔心,才來敲了門,想要看看你在不在。”

    香取南低頭,手機上亮起的桌面時間,赫然已經十點四十分了。

    ‘嘖’了一聲,香取南說道︰“昨天晚上做了一個不太美好的夢,估計是被夢魘住了,沒想到……”

    夏油杰沒有詢問她做了什麼夢,只是笑著溫和的問道︰“肚子餓嗎?我早上出去帶了一些吃的回來。”

    “餓~夏油你這麼一說,就覺得肚子已經咕咕叫了呢。”香取南彎起嘴角說道。

    夏油杰也忍不住笑了笑,說道︰“那麼我回房間給你拿過來,你先去洗漱一下吧。”

    “好的~”

    听話的去衛生間刷牙洗臉的香取南,出來之後就在餐桌上看見了一份牛肉拌飯,外加一杯珍珠奶茶。

    夏油杰正毫不客氣的坐在她的沙發上,重復昨天中午的動作,只不過今天沒有打開電視,只是翻開了一本書。

    瞧見她走了出來,還揚了揚手中的書,說道︰“介意我看一下嗎?”

    看都看了,再來問這句話不覺得有些晚了嗎?

    聳了下肩,香取南拿起勺子打開了外賣盒子,說道︰“你隨意,那就是青春少女看的而已,沒什麼見不得人的。”

    “我還以為,南你這樣的人,是不會看這種有關青春愛情的呢。”夏油杰的視線落在手中翻開的書中。

    里面有一段這樣寫道︰‘女人,你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嘴里嚼著噴香的米飯的香取南,忍不住朝天翻了一個白眼,吞下去之後才說道︰“那麼在‘杰’你的心里,我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故意在他名字上加重的語氣,香取南這樣說道。

    毫無察覺新晉好友的質問,夏油杰說道︰“抱歉,好像忽然將心里話說出來了呢。”

    “你真的……”真的是跟五條悟好像啊。之前為什麼會說她和五條悟像呢?搞錯了吧。

    吃完飯之後,香取南看著空空如也的飯盒,然後捧著奶茶在嗦著里面的珍珠,忽然想到了什麼,然後說道︰“對了,昨天因為沒有換洗的衣服,五條幫我從你那里拿了睡衣給我穿。”雖然後面五條悟就去給她買了衣服回來,總覺得拿睡衣這件事干的有點多余。

    夏油杰聞言點了點頭,還沉迷在早古霸總文里不可自拔,“悟昨天給我發信息了,我已經知道了。”

    “你的衣服多少錢,我等下轉給你吧。”香取南嗦出最後一顆珍珠,然後將垃圾裝在一起,打算等會一起丟掉。

    “那個呀……”夏油杰終于抬起頭,“沒關系的,我可不是悟那個家伙,只是一套睡衣而已,其實話說回來,這個可以讓我借回去看看嗎?”這種大方的時刻還不忘拉踩一下自己的摯友,也只有你們兩個能干的出來了。

    香取南看著夏油杰手里的那本,早古霸總,記憶里這還是她初中的時候買的呢,昨晚收拾的時候,順便把那些也帶來了,打算無趣的時候翻著看看。

    “那個的話,我還有好幾本呢,你要是喜歡的話,就送給你了。”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夏油杰站起來,將書夾在了自己的胳膊下,說道︰“時間不早了,夜蛾老師讓我今天和你一起去做任務,現在出發吧。”

    “今天嗎……”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綜漫]我工作的那些年 | [綜漫]我工作的那些年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