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玲瓏四犯 第 15 章

第 15 章

小說︰玲瓏四犯| 作者︰尤四姐| 類別︰都市言情



    雲畔驚詫于她的突發奇想,也知道她病急亂投醫,便笑道︰“姐姐快別鬧了,這種事豈是開玩笑的。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

    “真的,不是和你鬧著玩,我是說真的!”梅芬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急急道,“不是你說的嗎,如今人人盲婚啞嫁,日後去誰家過日子都是一樣。既然如此,魏國公府門第不算低,那個李臣簡我也見過,生得一副周正模樣,絕不會辱沒了你。你同東昌郡公府的婚事不成了,橫豎將來要定親事的,何不許了魏國公?如此既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你自己的婚事也有了著落,這樣兩全其美的法子,妹妹就應了吧。”

    她說得言之鑿鑿,絕不像開玩笑的樣子,一面說著,一面拉著雲畔的腕子就要起身,“走,咱們去見阿娘,請阿娘替我想辦法。”

    雲畔簡直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後挫著身子頓住腳步,慌忙說︰“阿姐……阿姐……婚姻不是兒戲,哪里有說換人就換人的道理!魏國公府是瞧準了姨丈在朝中的威望,才定下這門婚事的,並不是誰家的女兒都能嫁進魏國公府。況且我上回入上京,就是得魏國公相助,人家早就見過我,也知道我的根底了,你想糊弄他,萬一人家追究起來,一狀告到官家面前,那咱們兩家的臉可丟盡了,還不知道要毀了多少人的前程呢。”

    梅芬原本興致盎然,結果听了這番話,不由萎頓下來,失魂落魄地癱坐在羅漢榻上,眼淚流了好幾缸,照舊喃喃自語著︰“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然而這替嫁的念頭一動,又好像怎麼止都止不住。無論如何想試試,便不顧雲畔的勸解掙扎,一氣兒把她拉到了明夫人跟前。

    明夫人看梅芬一臉迫切的樣子,不知道她的盤算,奇道︰“你拖著你妹妹做什麼?看看這滿頭滿臉的汗!”

    梅芬顧不上其他,把雲畔往前一推道︰“阿娘,讓巳巳替我出嫁吧!只要爹爹和阿娘認巳巳做女兒,巳巳就是舒國公府正經的嫡女,作配魏國公正相宜。”

    明夫人被她的天馬行空弄懵了,好半天才斥了聲胡鬧,“你不願意嫁,就叫你妹妹來頂替你,這麼大的事兒,是咱們一家之言能定奪的嗎?”

    雲畔也被她弄得慌了手腳,紅著臉道︰“阿姐,你這樣,可是讓我在府里呆不下去了……”

    “巳巳別听她胡說,她這是得了失心瘋,竟不知長了個什麼腦子,能想出這樣的餿主意來!”明夫人氣得直瞪眼,“各人有各人的姻緣,哪有你這樣亂點鴛鴦譜的。你妹妹是因你姨丈糊涂才到咱們家來的,你倒好,比你姨丈更糊涂!這話快不許說了,看讓你爹爹知道了,非打你不可!”

    梅芬大覺失望,這個想法沒有得到任何人的贊同,不由覺得悻悻然,最後氣急敗壞地一甩袖子,回滋蘭苑去了。

    明夫人一下子癱坐下來,捶著桌子道︰“這可怎麼好,我瞧著梅芬,心思有些不正常似的。”

    雲畔想起梅芬先前說的落水經過,追問那個姑母家的表兄,明夫人到如今還覺得是梅芬看錯了,只道︰“何嘯是個知進退的孩子,早前我們帶著梅芬去她姑母家,何嘯對她很是照顧,常妹妹長妹妹短問個不休。可那回梅芬偏說是何嘯把她推下水的,這件事卻鬧得咱們很對不住何嘯,叫人家受了委屈。”

    父母有時候就是這樣,忙著替兒女打圓場,卻並不在意事情的本質。

    “萬一阿姐說的都是真的呢?”雲畔試探道,“該是多叫人懼怕,才令她十年不肯邁出府門,姨母想過嗎?”

    明夫人怔了怔,但很快便甩掉了那股念頭,“她那時候才六歲,慌亂之中看錯了也是有的。要緊一宗,何嘯這孩子是咱們看著長大的,一向循規蹈矩,從沒做過一件出格的事,如今更是名動上京,連宰相都上趕著宴請他,要說是他推了梅芬,那我也是萬萬想不通的。”

    所以刻版印象有多難更改,從這件事上就可見一斑。別說梅芬心灰意冷,就連局外人的雲畔,也深深感覺到求告無門的絕望。

    明夫人這一整天,著實被梅芬鬧得一個頭兩個大,有時候心里惱恨起來,越性兒想不管她了,看她怎麼樣。只是連累雲畔跟著陀螺一樣轉,自己覺得很過意不去,唯恐孩子投奔到這里來,被梅芬弄得身心不自在。

    “往後你姐姐的事兒,你就別管了,我原還想讓你幫著勸解,現在看來她是入了魔,任誰都勸不醒她了。不過她有一句話說得很是……”明夫人和藹地望著雲畔,溫聲道,“認你做女兒,好讓你長久留在咱們公爵府里。你不知道姨母多心疼你,自你到了身邊,越發不能讓你受一點委屈。”

    一個被自家拒之門外的人,听見這樣的話,心里那份暖意真是無法形容。

    雲畔紅了眼眶,低頭說︰“好在我有姨母,縱是自己家里沒了容身之處,還有姨母疼我。”

    可一旁的姚嬤嬤卻打趣︰“夫人錯了,就是認作女兒,也終有嫁出去的一天。要想長久把雲娘子留在府里,唯有配了咱們公子,橫豎外頭表兄妹做親的多了去了,放在咱們家,也是一樁美談。”

    雲畔先前的感動,被姚嬤嬤這幾句話生生嚇了回去。她難堪不已,結結巴巴道︰“嬤嬤快別……別說笑,大哥哥是自己家里哥哥,我萬萬沒有這樣的心思。”

    姚嬤嬤是明夫人的陪嫁嬤嬤,倘或不是事先得知了明夫人的意思,也不敢隨口這麼說。

    明夫人見雲畔驚愕的樣子,含笑道︰“嬤嬤和你鬧著玩呢,你別當真。不過話又說回來,你和你哥哥打了這半天交道,瞧你哥哥人品怎麼樣?”

    要說向序的人品,想必是沒有什麼挑揀的。日久見人心這句話固然不錯,但行止是否端正,有時候只消一個眼神就能甄別。

    然而有了姚嬤嬤打前站,反倒讓她不便評價了,斟酌了一下說很好,“大哥哥很照顧我。我阿娘只生了我一個,我很羨慕梅表姐,有這樣一位至親的哥哥。”

    既是至親的哥哥,可見確實沒有別的意思,明夫人是聰明人,听見便會意了,不過有意無意地向她說起,“你姨丈是武將出身,多年征戰落了一身病,並不願意讓你哥哥入軍中歷練。合序又喜歡讀書,現如今在國子監謀個差事,等再過上一年半載必要入朝為官的……”見雲畔茫然看著自己,忽然覺得荒唐起來,失笑道,“罷了罷了,說這些做什麼!你從外頭回來,連口氣都沒喘上,陪你姐姐鬧了這半天,想必累壞了,快回去歇著吧。她先前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等她剎了性子,我再狠狠教訓她。”

    雲畔道是,斂裙肅了肅,從上房退了出來。

    眼見女使扶著她向院門上走去,明夫人望著她的背影喃喃︰“听她的話頭兒,似乎對序哥兒沒那個意思。”

    姚嬤嬤掖著手道︰“女孩子家面嫩,況且又是候府千金,縱是江侯糊涂些,她自小受縣主教導,自然守禮得很。”

    明夫人一手搭在矮幾上,大有看穿了紅塵的味道,喃喃說︰“頭幾年我確實想著替兒女覓一門好親事,不說日後有助益,就是保得富貴不散,也就足了。可你瞧這事兒被梅芬鬧的,爭如要拿她下油鍋似的,雖攀了這樣的門戶卻沒法交代,也是愁煞人。我才剛細想過,郎主的爵位于外姓來說算是做到頭了,序哥兒要入仕,也犯不上求別人幫襯,自己家里略走動走動,沒有不成的。將來還是由他挑個自己喜歡的吧,一個梅芬已經讓我愁出白頭發來了,再加上一個序哥兒,我還活不活了!”

    再說開國侯府的門第實則不低,嫡女也是百家求的。剛才在滋蘭苑,看向序盯著雲畔身後的垂簾直愣神,明夫人就瞧出端倪來了。自己心里也有了成算,江珩再混賬,總不見得舍棄親生女兒。來日雲畔回去,前腳走後腳就下定,在家略呆幾天立刻迎回公爵府來,一則免于她再受腌氣,二則名正言順得個可心的孩子,多好!

    只是明夫人這個想法未及和舒國公說,舒國公得知開國侯府辦了喪事,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天上朝晤對了幽州的災情,散朝後眾臣從大慶殿退出來,穿過寬綽的中路直出宜德門,舒國公邁著八字步走在後頭,江珩就走在前面不遠處。

    其實今天一直憋著,想瞧瞧江珩會不會主動告知雲畔的“死訊”,誰知等了半晌,等到將要各自登車,也沒等來江珩的一句交代。

    戰場上征戰過的人,眼楮里頭不揉沙子,舒國公終于忍不住了,一句聲如洪鐘的“江侯留步”,引得眾多同僚紛紛側目張望。

    江珩自然也嗅出了火藥味,他回身望向舒國公,拱起手作了一揖,“鏡清兄,不知有何吩咐?”

    舒國公皮笑肉不笑地踱到跟前,“听說玉藻兄府上前幾日辦了喪儀,怎麼不知會咱們一聲,好歹親戚一場嘛。”見江珩臉上訕訕,又長嘆了一聲,”這回的天災,叫多少人家遭了難啊,沒想到貴府上也……不知罹難的是哪一位啊?如此從簡,想必是如夫人。哎呀,上年縣主辭世,今年又送走一位,府上接連損失人口,實在令人痛心啊。”

    向君率鞘裁慈耍  衲哪懿恢 潰 絞貝硬話 誓切┤鏊椋 裉煲躚艄制盜甦庖淮筇祝 蠢詞怯興帕恕br />
    江珩不免一陣惆悵,說起巳巳他就傷心,但這是家事,外人沒有責問的權力,便振作起精神道︰“我正要告知鏡清兄呢,上回地動……遇難的是長女巳巳。原本我是打算派人上貴府報喪的,可正如鏡清兄所言,上年縣主病故,今年巳巳又出了事,我也擔心長姐過于悲痛,傷了身子,因此把消息瞞了下來。”

    “這麼說來,倒是為內子考慮了。”舒國公掖著笏板道,“可玉藻兄也別忘了,縣主臨終前曾托付長姐照看巳巳,如今孩子出了意外,玉藻兄連知會都不知會一聲,怕是忘了孩子還有姨丈姨母可依靠吧!”

    江珩心里不耐煩起來,又不便發作,勉強拱手道︰“沒有立時派人通稟,是我的疏忽,實則是家里出了這樣的事,我已無暇他顧了。鏡清兄是明理之人,想必不會因這事同我計較。”

    舒國公腳下慢悠悠轉了兩圈,哂笑道︰“計較自是不計較的,可我有一樁想不明白,如何一個妾室說什麼你都信?倘或有人借著地動之名謀害了巳巳,你又不在家,巳巳豈不走得冤枉?”

    江珩護妾的這份心,真可謂日月可鑒了,只見他變了臉色,勉力按捺著,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來,“向公爺,家下遭逢大難,已經夠不容易的了,你又何必無中生有,挑起事端。”

    結果舒國公擰著眉頭打量了他半晌,最後撇了下唇道︰“很好,既然江侯一口咬定巳巳已經不在了,那就沒什麼可商量的了。想必巳巳的戶貫已經消了,那往後她的一切再不和江侯相干,我府上正愁人口少,來日就給孩子改名叫向竹芬,我看甚好。”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玲瓏四犯 | 玲瓏四犯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