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軟萌o人設又崩了 66、妙妙的發情期

66、妙妙的發情期

小說︰軟萌o人設又崩了| 作者︰喜馬拉雅種貓| 類別︰都市言情



    ("軟萌o人設又崩了");

    隨著omega48最後一期總選正式官宣,

    各家公司也紛紛使出了絕招。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拉票的拉票,投錢的投錢,jsysdnz這家小公司,

    把所有流動資金都花在祁妙solo上了,現在窮的只剩下妙妙了。

    他當初來娛樂圈工作的目的是為了查**案,

    如今案子已經徹底結了,祁妙的偶像生涯也到了盡頭。

    這是最後一期了,

    特工組的大家也很期待祁妙站c,

    紛紛表示都要贊助一下!

    “給老娘沖!”林雅打投地非常上頭,

    “我,

    這個秦耀飛不愧是大公司的啊,

    票數躥的蹭蹭的!”

    “喲,可是咱組長斷層大top無所畏懼,

    瞧瞧,這又是哪個土豪爸爸買的?”甦志茗拿出微博里的圖片給大家看,“嘖,祁妙的排面兒!”

    首都星c市、仙女座h市、天琴座d市……有人花了大手筆,在十個星球的中心商業街星茂廣場的大屏幕上放了祁妙演唱會的照片,照片還配了一行很閃的字︰銀河甜心祁妙總選舉加油!

    屏幕上的祁妙伸出雙手做出了擁抱的動作,他笑意盈盈,

    光芒萬丈。

    “哇靠,排面兒~”林雅開心地拍手,“組長就是銀河甜心!”

    “**,

    你看熱搜!”

    熱搜第一︰魏星淵&祁妙,這個詞條已經爆了。

    “不應該啊,”林雅嘟囔著點進去,“上次拉票也沒沖到第一名,

    難道……這也是小魏買的熱搜?”

    魏星淵的微博就發了一句話︰銀河甜心祁妙總選舉加油~

    林雅倒吸一口氣,說道︰“**!**!這跟公開了有什麼區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魏!這是你買的電子屏廣告嗎?!

    四舍五入這是官宣了?!這是官宣嗎!

    靠,我嗅到了戀愛的酸臭味,這都快成明示了!

    魏星淵你可以啊,當紅頂流為愛一擲千金,銀河甜心可可愛愛!

    本西皮粉已經嗑瘋了,升天嗚嗚嗚

    太神仙了嗚嗚嗚嗚,這是什麼頂流的神仙愛情啊

    女友粉同意了這門婚事,妙妙也好厲害!他不是那種只會嚶嚶嚶的小o,我甚至懷疑他的人設是裝的(不

    懷疑人設1,我們女友粉沒有什麼粉絲濾鏡,很好奇私底下的祁妙究竟是什麼性格,能把我們家大帥哥迷得七葷八素=

    =

    啊啊啊啊小魏真是豪門貴公子吧?!也太有錢了

    魏星淵一聲招呼都沒打,key哥睡了個懶覺醒來,他家藝人又出現在了熱搜上。

    “靠。”key哥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坐起來,打電話給魏星淵,“你挺牛逼啊?”

    “祁妙馬上就不是偶像了。”魏星淵笑眯眯地說,“讓我認領一下,不過分吧?”

    “祁妙馬上就不是偶像了,但他現在還是偶像,愛豆談戀愛就要殺頭。”key哥說,“幸虧你倆沒直接官宣,你這小孩兒,大早上又給我增加工作量!”

    “嗯,我有分寸。”魏星淵似笑非笑地說,“而且我們倆的官宣怎麼能這麼潦草?”

    祁妙從被窩里鑽出來,他剛醒,迷迷糊糊地問︰“什麼官宣?”

    “我和你官宣。”

    “官宣了?”祁妙震驚地瞪大眼,“你別沖動,你女友粉那麼多,你這就官宣了?!”

    “我女友粉那麼多,喜歡的人也就一個,既然是我想要走到最後的人,我告訴我的粉絲也是正常的。”魏星淵說,“談都談了,我覺得隱瞞還不如公開。”

    祁妙快速地打開微博,看到魏星淵發的東西之後,他松了口氣,又有些臉紅地翻起了電子屏幕的照片。

    “魏公子,又是大手筆啊。”祁妙說,“……我都臉紅了。”

    魏星淵捧起祁妙的臉,在祁妙唇角啄了一口。

    祁妙快要發情期了,他現在經不起撩撥,魏星淵一親他,他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有電流涌過,舒服的不像話。

    祁妙躲著魏星淵的吻,魏星淵的手在他腰間輕輕捏了一把,又不輕不重地彈了一下祁妙的內褲帶。

    祁妙震驚地看向魏星淵,幾秒鐘之後,他說︰“你——”

    魏星淵挑眉︰“我怎麼了?”

    祁妙紅著臉罵他︰“你這個流氓,越來越流氓了。”

    兩個人這樣朝夕相處,其實是能感受到對方哪一招是在撩撥自己,哪一招只是在開玩笑的。

    祁妙知道魏星淵是在開玩笑,他大搖大擺地跳下床洗漱,兩條漂亮的腿就在魏星淵面前晃阿晃。

    魏星淵從背後抱著他說︰“寶寶,你今天好香,打抑制劑了嗎?”

    祁妙愣了下,知道魏星淵意有所指,他誠實地說道︰“我……我還沒想好要不要打抑制劑,醫生說我腺體可能受不住。上次用抑制劑,我不太舒服,有點頭疼。”

    魏星淵放他去洗漱,總覺得祁妙是在邀請自己。

    他坐在床邊打電話給了私人醫生,問道︰“我男朋友這種情況,還可以打抑制劑嗎?”

    “這種情況的話,最好還是不要打抑制劑。”醫生沉默幾秒,又補充道,“有伴侶的情況下,可以用別的方式過發情期。不然,他會很難受的。”

    祁妙一個人在浴室里發呆,隨著後頸腺體越來越熱,他覺得自己腦子里的東西也變得越來越有顏色。

    祁妙拍了拍自己的臉,對著鏡子里的自己道︰“在想什麼啊……”

    他推開門走出浴室,迎面撞上了魏星淵。

    魏星淵用一只手臂擋住了祁妙的去路,他挑眉說︰“寶寶,洗完了?我嘗嘗你牙膏什麼味兒。”

    祁妙腦子里的警鈴拉響,只剩下“危險危險危險”,好在他還沒有完全進入發情狀態,只是有了些苗頭。

    魏星淵摸了下祁妙的頭,說道︰“長官,我今晚在訓練場應該能打贏你。”

    “你在做夢。”

    祁妙推開他,整個人都面紅耳赤害羞地不像話。

    伴隨著信息素的變化,祁妙整個人也變得懶洋洋。

    白天在片場,他飯量都比以往少了不少。從前能吃完一整份茄子燜面的祁妙,今天只吃了小半碗就飽了。

    魏星淵倒了杯熱水給他,問他︰“不再吃點了?”

    “嗯,”祁妙揉著肚子說,“好想睡覺。”

    這算是omega的一種保護機制,因為發情期通常會消耗巨大的熱量,所以在發情期之前,很多omega都會有這種精神懨懨的情況。

    魏星淵剛想說話,祁妙就把頭靠在了他肩膀上,說道︰“我睡一會兒。”

    盛夏的午後,太陽光都是明媚而耀眼的。

    依偎在一起的小情侶一同沐浴著日光,魏星淵開了一瓶橘子汽水,歪頭看向了肩膀上的祁妙。

    冷逸從學校里回來,看到祁妙和魏星淵靠在一起,偷笑著拍了張照片發給了祁妙,說道︰喔,好甜哦。

    今天的劇情是落跑甜心,洛曦在計劃出逃了。

    洛曦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他表面上對周錦城十分順從,背地里卻在計劃著出逃。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能逃到哪里去,周錦城這個男人有錢又有勢,為人又十分凶狠,他也不明白自己究竟逃到哪里才能不被捉回去。

    洛曦清楚自己的機會只有這一次,他認真規劃了去往別的星球的路線,他現在不相信任何人,他只能溫柔地對待周錦城試圖獲取更多的信任。

    終于,機會來了。

    “這周我要去t星參加為期一周的軍-火-商會,我留了我的信息素針劑在家里,洛曦,要是身體不舒服的話,你就給自己打一針。”

    洛曦心里大喜,卻裝作泫然欲泣地模樣,說道︰“要去這麼久嗎?”

    周錦城果然放下了防備來安慰他,周錦城說︰“嗯,寶貝,對不起,這次久一點,你自己在家里好好吃飯,注意別摔跤。”

    洛曦乖巧地點點頭,拽著周錦城的衣角,說道︰“好,那今晚你陪我和沐沐玩一會兒拼圖,好不好?”

    周錦城迷戀洛曦的溫柔和示弱,只要洛曦足夠的柔軟,他就是沐沐的好父親,是洛曦的好丈夫,天底下似乎找不到第二個比他還溫柔的男人。

    就算是洛曦要吃距離首都星好幾十光年星球的水果,他也會不辭**的買回來。

    洛曦看周錦城玩拼圖認真的側臉,輕聲說︰“你好聰明哦。”

    周錦城笑笑,說道︰“今晚怎麼了?這麼甜?”

    周錦城放下拼圖來抱洛曦,他咬了一口洛曦的腺體,說道︰“一周見不到你,你不得給我一點補償嗎?”

    洛曦猶豫著咬了下嘴唇,說道︰“那……那你輕一點,好嗎?”

    他剩下的話都被吞沒在周錦城凶猛的吻里,洛曦半推半就地被放倒在客廳的地毯上,四周的窗簾被夏日和煦的風吹得飄搖,沐沐坐在搖籃里輕輕叫了聲︰“baba……”

    祁妙心想這孕期py真太他媽澀了。

    拍這種戲,演員真的太容易被撩撥起情緒了。導演喊cut之後,不僅祁妙變得不對勁,魏星淵的眸子也變得很深。

    魏星淵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地看了祁妙一眼,直接走進了試衣間的浴室沖涼。

    祁妙坐在地毯上,他剛剛腿軟了,為了掩飾自己站不起來的尷尬,他才在地毯上坐著不起來。

    浴室的水嘩啦嘩啦地流過魏星淵的身體,他關了水流,走出浴室,正巧看到祁妙剛剛從地毯站起來。

    今天下班,他倆一前一後從劇組走出來,祁妙刻意保持著一段微妙的距離,魏星淵發現了,他輕輕笑了笑,說道︰“寶寶,你怕什麼呢?我又不能把你吃了。”

    祁妙覺得自己的發情期可能真的要來了。

    氣溫升高,他的體溫也在升高。

    進了電梯,他按了自己房間那層的電梯。魏星淵看了祁妙一眼,說道︰“怎麼,拋棄男朋友了?”

    “我……我回去拿點東西。”

    祁妙撲撲睫毛,想回去看看自己的抑制劑還有沒有剩。

    他習慣打抑制劑了,即使和自己喜歡的alpha在一起,也有些本能地畏懼。

    魏星淵了然一笑,說道︰“好,突然想起來,你第一次在我房間過夜,也是因為抑制劑。”

    等進了房間的門,祁妙直接倒在了床上,他臉越來越紅,身體也愈發不對勁。

    祁妙忍受了半個小時,才意識到這可能就是發情熱。

    他掙扎著爬起來,拿出了自己最後一根抑制劑,在即將對著手臂打下去的時候又猶豫了。

    “叮鈴。”

    房間的門被敲響。

    祁妙從貓眼看了看,他深吸了一口氣,還是選擇相信魏星淵。

    他把抑制劑扔進了垃圾桶,像是一只小兔子一樣,蹦進了魏星淵的懷里。

    “魏星淵,我……”祁妙難受到想哭,“我好難受。”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1-10-12

    15:50:31~2021-10-13

    22:32:1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一顆修仙的桃嘰∼

    134瓶;周伯符

    58瓶;倚危

    8瓶;白十八

    3瓶;吳鰥也是三哥了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軟萌o人設又崩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軟萌o人設又崩了 | 軟萌o人設又崩了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