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並盛町日常 番外•綱吉生日快樂!

番外•綱吉生日快樂!

小說︰並盛町日常| 作者︰月見月| 類別︰都市言情



    將落在地毯上的被子拾起,把團在一塊的薄被輕輕抖開,輕手輕腳地將手中的薄被蓋在躺在沙發上的粟發青年身上。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由于沙發長度不是很夠,青年的長腿只能委委屈屈的縮起。見此,她低低地輕笑了聲,俯身在青年的額頭落下一個晚安吻,正要回身離開書房。卻沒料到青年不知何時已經醒了,他從薄被里伸出手手指勾住了她的衣袖、把她拉了回去仰頭在她臉頰旁回了個晚安吻。

    她哭笑不得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力道不輕不重。現在膽子倒是大了,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羞澀那麼可愛了。“既然醒了,要不要回床上睡?這個姿勢睡覺很累吧。”

    “不了,我就眯一會兒,過會兒還有工作。”十代目雖說嗓音還帶著些剛睡醒的暗啞,但意識到是挺清晰的。

    眉宇間流露出幾分心疼,她輕揉了下綱吉蓬松柔軟的頭發,“你也要多注意身體啊。”

    “我倒是沒事……”綱吉半合著眼,看向面前只看得見輪廓的影子,“明天、不是…現在這個時間點該說已經是今天了。今天下午我有點空閑時間,很久沒陪你了。”他輕握住十代目夫人的手,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下午我陪你去逛逛吧,有想去的地方麼?”

    “你要是覺得累,可以多休息一會兒。”說完這句話,她想到眾人正在籌備的那個小宴會,不禁莞爾一笑、她又改口了,“那好吧。我們也的確很久沒兩個人出門逛逛了,明天你就陪我去街上看看吧。”

    “好,我答應你。”十代目語氣里充滿了笑意,“好了,你也早點睡吧。”

    “那晚安嘍∼十代目先生。”

    “晚安,我的十代目夫人。”

    g田澄心情不錯的走出了書房,轉身將房門輕輕關上。

    彭格列宅邸的走廊,夜晚的燈光是不會熄滅的,就算不是亮如白晝、也會亮起昏黃的夜燈來照明。

    十代目夫人離開首領的書房以後,又走了好一段距離,下了幾層樓梯來到一個還算大的大廳里。推開房門,明明已是深夜、房間內依然還很喧鬧。

    “蠢牛,你要是困了就滾一旁的沙發上睡覺去,別打擾我們做事!”已是成年的獄寺依然不改他那暴躁的毛病,對干事不出力的家伙看著就惱火。張口就罵,“你看看你剛剛干得好事!毛手毛腳的,把果汁都打翻了!那個是為生日宴會上準備的飲料,誰準你喝了!”說著便將困得東歪西倒的藍波拉起,推去一旁的沙發,將手中正在制作的彩環擱置到一旁,東張西望的開始找抹布。

    山本武哈哈哈笑著將倒頭就睡,獄寺的話一個字都沒听進去的藍波在歪倒的沙發上擺正,讓他睡的舒服一點,不至于讓他第二天醒來、這兒疼那兒也痛的感覺渾身酸痛。“有什麼關系嘛,藍波他也幫忙了很多,跟著我們忙到那麼晚,讓他喝一點飲料又沒有關系,反正還有很多嘛。要是有缺,我再去搬幾瓶來就是了。”

    一旁站在梯.子上掛氣球的川了平聞言,認同地點頭,“沒錯沒錯,而且獄寺你之前還讓藍波寫了三萬字的檢討書,他還沒睡一覺就來幫忙了,他已經很努力了。”

    獄寺罵罵咧咧地找到抹布,將藍波剛剛翻倒的杯子擺正,“我有說他什麼重話嗎?你們一個兩個的,都是將他慣得太好了!寫檢討書還不是因為他偷懶將之前的報告沒寫完,後面又抱佛腳的趕上,寫完後還那麼多錯字漏洞。”說到這個,氣得獄寺捏緊了手中的抹布,像是想將手中的布料撕碎一樣的吃人表情,“到最後那份報告書,還不是我給修改補漏。別以為我沒看出來那份報告書有山本你這家伙幫忙!別想抵賴,你們這些家伙的報告書風格,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山本你下次再幫藍波這個偷懶的家伙……”山本武見到獄寺隼人轉過頭來,盯著他的毛骨悚然目光,腦後滴汗的趕忙求饒。“我知道了知道了,我下次再也不會了……”

    “你還想有下次!你說說你當了多久的守護者了,連藍波寫的那麼多漏洞的報告書都沒檢查出來,還好不是什麼重要的報告。要是機密文件,你這家伙怎麼彌補的起錯漏的損失……”baba,越說越起勁。因為獄寺罵的起勁,剛剛還搭腔的川了平瞬間沒聲了。

    晴守並不想被他們的嵐守逮住開罵,要是被他們嵐守想起他那些總是絞盡腦汁還老是會出些毛病的報告,正在火氣上頭的嵐守或許要將他本來只有四萬字的檢討書又要往上疊加字數了。這不是他隨便的臆想,而是真實案例,血的教訓令晴守默默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安靜的閉嘴做事。

    “呃……”那你想他怎麼說?見獄寺有沒完沒了,甚至有借著這個話題繼續訓斥他的節奏,山本腦內急速運轉,“啊、這個…哈哈哈,我們怎麼聊到工作了,我們準備宴會不就是想讓阿綱放松的麼。”他機智的將話題轉移到綱吉身上。而一提到十代目,獄寺也的確成功的被轉移了注意力。“……你說的是,十代目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這次是個難得的好機會。”他抬頭見到回來了的g田澄。“十代目夫人。”

    g田澄其實進來挺久了的,她也沒有勸架,她其實還挺喜歡看著幾個守護者之間、跟個沒長大的小鬼一樣的吵架氛圍,這會令她憶起他們還在故鄉,並盛町的時候。感覺有點懷念。

    見他們吵夠了,雖說是獄寺單方面在吵。她對安靜下來的幾人微微笑了笑,“今天大家也累了,已經足夠了,離明晚…啊、應該說是今天了,離今天晚上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你們就都先回去休息吧。下午我會和阿綱出去逛逛,到時候你們也可以趁著這段時間繼續準備。”說完她看到一旁困得直揉眼楮的一平和哈欠連天的風太,“一平,風太,現在就算了,也不差這麼一點,你們已經準備得夠久了,回去睡覺吧。”

    “哈…啊、”下意識又打了個哈欠的風太聞言也沒有推辭,他的確感覺有些擋不住了,困意襲擊得他眼楮都快睜不開了。“那好吧。話說明天炎真先生他們也會來幫忙,的確也不急于這一時。”

    帶著護目鏡的碧洋琪也是這麼認為的,“說的也是,如果明天沒有精神的話,明天工作上要是無精打采的,阿綱也會看出來吧。”他們這些準備還是瞞著綱吉做的,被提前看出來的話,精心準備的一切會少很多樂趣。

    “巴吉爾和我說過,明天里包恩先生會和爸爸他們一塊回來。”她口中的父親指的是前門外顧問,g田家光。她勾起嘴角,“到時候可樂尼洛先生,拉爾小姐,還有風先生他們也會來。明天可有得玩呢,不養足精神可不行呢。”

    “可惜這里是在彭格列總部。”碧洋琪想到這點,便深感遺憾,“不能讓京子還有小春也來為阿綱過生日了。”

    彭格列的十代目夫人想到自己的朋友爽子,不禁苦笑搖頭,“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我們過年回去還是能見上面的。”

    “蠢牛,別躺這兒了,回去睡了!”獄寺將被藍波弄髒了的桌面收拾干淨,前去喊快睡死過去的藍波。“快起來!明天你還要去波維諾把修好的十年後火箭筒拿回來吧!你這個樣子被你那些部下看到了會這麼想,給我有點彭格列雷守的樣子!”

    “蠢寺…不要吵、我…呼……”嘟噥地夢囈從睡夢中的雷守口中溢出。听到藍波的話獄寺立馬拳頭硬了,頭頂井字,“蠢牛你說什麼!”

    “ !”對著睡著的藍波腦門就是一拳。

    “嗷!”痛痛痛……QAQ

    “你還有臉喊痛?”

    山本趕忙攔住,想對著藍波腦門再來一拳的獄寺,“哎哎、唉!獄寺你別下手那麼重啊,藍波又不是故意的。”不過就夢里都能這麼喊,倒是能看出藍波私底下是經常這麼罵獄寺了。汗顏。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是有意的。獄寺咬牙切齒的捏緊自己的拳頭。

    “好了好了,知道你們精力充沛,這精力留給明天行不行。”g田澄總算上前去勸人了,“你們難道就不困麼?都回去睡覺吧,再不去睡天都要亮了。”

    “既然是十代目夫人的命令…”獄寺呼了口氣,不打算繼續與這些不省心的家伙持續糾纏了,“本來還想著幫忙把蠢牛背回房間睡。”說著他瞥了眼干笑著擋在沙發前的山本,“現在你自己滾去干吧。”他不奉陪了。

    說完他抬手拉了拉有些勒脖子的領帶,對g田澄輕輕點了點頭、便跟在先一步走出房門的一平和風太幾人後面離開了。

    “你們幫忙安頓好藍波,也回去休息吧,辛苦你們了。”g田澄對走過來幫忙的川了平和山本武道。

    山本武看看剛剛清醒了一下,因為太困連腦袋上的痛都顧不上,又睡死過去了的藍波。不禁好笑的搖了搖頭,在川了平的幫忙下他背起了藍波,听到g田澄的話抬頭看向了她。“這有什麼,我們都是阿綱的朋友嘛。”

    “對啊,朋友之間這有什麼,你這話也極限的太見外了啊,澄。”川了平也是如此道。

    是啊,你們一直都是朋友。

    十代目夫人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阿綱有你們這些朋友,真的是太好了。

    十月十四日的當天下午。

    g田澄與那孩子淺笑著揮手作別,在听到身後喊她的溫啞嗓音時,她下意識回過頭,與那雙在陽光下顯得更加溫暖的暖棕色眼眸相對上,她眼底無意間流露出了笑意。她欣喜的轉身與他招手,“阿綱!”

    她這個舉動很明顯令綱吉唇邊的笑意更深了,他加快了腳步來到她身邊。“抱歉,我來晚了,等很久了麼?”

    “沒有喔。”炎真他們也差不多到舉辦宴會的大廳去了吧,現在就靠她幫他們拖延時間了。

    綱吉往她剛剛看的方向望了眼,“那孩子也來這里了啊。是瓦利亞的誰來這兒了麼?”

    “不是其他人,是她的母親帶她來的啦!”也是來參加生日宴會的人,不過這點就不和你先說了。她伸手任由綱吉拉住她的手,“雖說平時讓部下,幫我去外面買那些想要的東西也是沒有問題的。但太久沒有逛街了,我都不知道出了哪些新品,有時候一種東西不當面看的話,想了好半天都想不起來自己要的那個東西叫什麼。”听她提起這個,綱吉有點愧疚的食指饒了饒臉,“抱歉啊,阿澄。”

    “而且那些小姐夫人開的茶會什麼的一點也不有趣。”想到那些亮閃閃晃得她眼楮疼的昂貴飾品,哪怕她坐上十代目夫人這個位置已經算很久了,她依舊還是很不習慣。“特別是那種笑里藏刀還話里話外的語氣,我是一點也不想去參加她們開的什麼賞花喝茶的無聊宴會了。”

    “你是彭格列的十代目夫人,不想去就不去,沒人會敢強迫于你。”綱吉耐心傾听著妻子的抱怨,拉著她走向停車的位置。

    “里包恩先生也是與我這麼說的,只是有些宴會不參加也不好。”她嘆了口氣,在綱吉擔憂望向她前便露出了笑容。“不過我與你們一樣,都當了這麼久的十代目夫人了,應付這些早就是小意思了。”綱吉有他的首領培訓,她自然也有一個Mafia首領夫人的新娘教程培訓了。

    不提那些不開心的事了,g田澄轉頭看向面前雖然看上去低調,但其實價格非常貴的啞黑色汽車。

    “我們要乘車去麼?”說來,她當十代目夫人後那麼久了,還沒怎麼逛過他們彭格列周邊的環境。除了綱吉繼承儀式的前幾天,她被里包恩先生揮使的跑了好幾個地方匆匆看過幾眼,後來他們做事變得井井有條以後,反而沒怎麼仔細看過了,明明當時的自己還挺好奇的來著。

    “你之前說過想去海邊的是吧,我們要是徒步走過去的話路途還挺遠的,來回走路會失去玩樂的時間。”認真想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親自開車,帶著阿澄兩個人乘車出門。以前他們一塊出門不是赴宴就是趕工作,開車的人或許是山本和了平,但大多數時間負責這事的都是獄寺。

    這麼看來……獄寺擔任的工作可真多啊。

    雖說他本人很樂意吧,但作為很關心自家守護者們的十代目,不管是他那總是喜歡說些繞口令話的霧守,還是他的不合群雲守,每一個他都很注重他們。

    最近要不讓獄寺多休息下吧。手握上方向盤的十代目想,不過獄寺他本人大概會不樂意吧……比如他估計會說,如果他跑去休息了,只要他一個不注意,其他守護者能給造反天了…這樣。

    雖然也不是沒有根據吧……=v=

    想想他的守護者們總是會給他添加一筆不必要的建築修理財務費,彭格列的十代目就覺得自己的太陽穴在突突地直跳,瞬間頭疼起來了。

    不行不行不行…別再想這些了。再想頭又要疼了。

    整個彭格列再有錢,百年家底也不是被他們這麼揮發的。拒絕散財童子,從我做起!

    喔,對了。還有瓦利亞……

    啊,疼疼疼…頭疼。

    “怎麼了,阿綱?”

    坐在副駕駛上的g田澄,見一旁平時表情管理在里包恩的鞭撻下已經很得當的綱吉,面上居然有扭曲的跡象,不由得詫異問道。

    “沒什麼…”

    綱吉說出這句話不禁有點疲憊,深吸一口氣後又呼出,今天就把這些不愉快的事忘掉吧,難得的放松時刻,別去想那些事了。

    開車來到離彭格列大宅最近的海灣,第勒尼安海(Tyrrhenian Sea)。g田澄剛從車上下來便被迎面吹來的海風撲了個滿懷,不由得張開了雙臂,“哇!”她看到附近的莊園里居然還種了柑橘與橄欖樹,“怪不得我除了濃郁的海腥味,還聞到了橄欖的氣味。”

    “在西西里島最常見的便是柑橘、檸檬與油橄欖了吧,畢竟這是西西里島的盛產。”綱吉停好車來到她身後與她看向四周的群山,心情也在這樣的自然風光面前,變得舒暢起來。“走吧,我記得你之前提及海邊,是想去挖…”他手上舉著兩個小桶和兩個小鏟子,眉梢輕挑,“蛤蜊(Vongole)?”

    g田澄沒忍住“噗嗤”笑出了聲,後面的話都因為停不下來的笑說的斷斷續續,“彭格列(Vongo)十代目挖蛤蜊(Vongole),噗…你不覺得這場面很有哈哈…很有意思麼?”畫面太美,她撇開了腦袋,光腦內想想她就覺得挺滑稽的。

    “所以為什麼會取這麼一個家族名字,就算是我也不知道啊。”或許初代他是喜歡吃蛤蜊(Vongole)?

    “好啦…”總算是將笑停下來了,她緩了口氣從綱吉手里接過另一個小桶,面帶笑容地指了個方向,“我們從那邊的小道上下去吧。挖完蛤蜊,我們再去那邊就近的街區逛逛吧。”

    “好啊,都听你的。”

    “哇,好涼!”

    因為這里更接近于赤道的緣故,意大利的十月份和日本的夏天差不多,一點也沒有秋季的涼意。在她赤腳踫到海水以後,那冷意來的猝不及防、下意識令她縮回了腳。

    在後方卷褲腿的綱吉見妻子捏起裙擺的一角就去試探海水了,那孩子氣的舉動不禁令他笑出聲,“阿澄你這樣裙子會濕的吧,你還是上來吧,等會你不是還想去逛街麼,裙子濕了就不能去玩了吧。”

    “才不要!”g田澄聞言,頭搖的飛快。“好不容易能出來玩,我才不干呢!”說著她把一大捧裙擺捧懷里,彎腰看著腳下踩進了海里,沖上來的海浪沒幾下便將她的腳印沖去了蹤跡。“反正就你們開的車里,肯定有多的黑西裝。萬一真濕掉了,我到時候換件衣服就是了。”

    黑西裝……

    綱吉的確想到車里有多的一套黑西服,還是他穿過,上次忘記拿回房間了的那套。

    ……也就是說阿澄會穿他穿過的衣服。

    已經不是以前純情男孩的十代目,低垂下頭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面頰被日光曬得稍紅。

    “……行吧。”

    “嘩啦——”

    綱吉本能地抬手擋了下,透過臂彎、帶著涼意的水滴還是被甩在了他臉上。他側頭望向一旁笑嘻嘻的向他潑水的妻子,“阿綱你找蛤蜊找的好認真哦。”彭格列(Vongo)首領在認真的找蛤蜊(Vongole),這畫面果然如她所想,好有趣。

    綱吉無奈的揚起笑容,“你那鏟子也是來挖蛤蜊(Vongole)的吧,彭格列(Vongo)首領夫人。”言下之意就是,你不也是蛤蜊的老婆麼,彼此彼此。

    “也是哦。”g田澄又笑出聲,“要是被其他認識我們的人看到我們在挖蛤蜊的畫面,會不會也覺得很搞笑啊。”

    綱吉還裝作認真的想了下,“估計會以為我們在挖自己的家族成員吧。”

    “噗,大家都是蛤蜊。”

    “彭格列家族里不是蛤蜊,難道還能是海星或者海參麼?”

    “哈哈哈…”

    海邊歡快的聲音傳出了老遠。

    兩人在海邊玩了會兒,挖到的兩小桶蛤蜊放回了車後備箱。之後他們開始向周邊的街區進發。

    巴勒莫的街道很大,但是不空曠。不像他們並盛町的故鄉,雖然走過的居民區街道窄窄的,甚至有些緊巴巴。但是小鎮的居民們都很祥和,走在街上便會有一種有內而發的放松感,心里感覺暖融融的,安然的享受著那份和平安詳。

    但在異國他鄉的巴勒莫,感受到的便是另一種環境了。

    隨處可見的異國文化與環境,這里遼闊而富饒,氣候溫暖而舒適,風景秀麗。巴勒莫的古跡建築雖說沒有金碧輝煌的傲人外觀,但一些帶著濃厚阿拉伯色彩的建築,可稱之為宏偉的規模還是挺讓人驚嘆的。這時候便會感嘆,不愧是被文豪但丁稱之為‘世界上最美的回教城市’。

    而不只是阿拉伯色彩的建築,這里還有諾曼的特色,以及拜佔庭和□□三種建築物風格並存。這些風格在這西西里隨處可見,但即便有如此多的建築風格、在這里也沒有什麼不協調感,那種不拘一格的直擊心靈之美,只會令看到的人贊嘆。

    “阿綱,我們去那邊的小零食店看看吧。”g田澄嘴上還說著這話,行動上便已經不由分說的拉著綱吉準備進那家店了。

    被拉進門前,綱吉快速仰頭看了眼店名和開放的落地窗。心想這的確會是女孩子會喜歡的店。

    櫥櫃里展示出來的都是一些看上去很漂亮的甜食,僅視覺上看著就感覺舌尖泛起了甜蜜。而也的確如綱吉所想,進這店里來的大部分是結伴同行的女孩子,其他的就是一些走在一塊的情侶。他垂頭見到他的妻子,目光亮晶晶的指著一塊樣式可愛的小白兔蛋糕,“阿綱你看那個小白兔,好可愛!”

    “居然能做出這種逼真的動物形狀糕點,好厲害哦。”在g田澄說完這話後,綱吉便拜托了店員幫他們把那個明顯是西式糕點的小白兔蛋糕從冷凍櫃里取出來。望著綱吉手里托著小白兔的樣子,她不禁噗笑出聲,“阿綱,你現在就像一個大兔子,手里托著一個小兔子。”咦?感覺自己什麼時候也這麼想過。

    听到妻子對他的調侃,綱吉輕笑了聲,他轉頭看向其他樣式也很好看的糕點,“之前藍波和我說他想吃葡萄味的慕斯蛋糕,不知道這里有沒有賣。”最常見的慕斯蛋糕反而是抹茶與巧克力口味的,葡萄味的還是少見。

    提及這個g田澄便笑了,“是呢。我記得上次藍波打電話和你說這事的時候,還被獄寺罵回去了,說你工作忙碌沒有空給他做這些雜事,讓他自己去買。藍波之後還委屈兮兮的來找我說獄寺他好凶,又吼他。噗…”她指骨抵著下巴,不由得有些忍俊不禁。

    “那這次就買些葡萄味的點心回去,帶給他吧。”想到依然和小孩子沒什麼兩樣的藍波,從妻子口中了解到那件事還有後續,十代目心里感嘆了番藍波果然還是與以前一樣那麼愛撒嬌。

    走過幾個貨架間,看到幾個小巧動物樣式的巧克力棒棒糖,g田澄拿了下來與身邊的丈夫小聲交談著,兩人臉上的表情都是放松式的愉快。

    “阿綱你看,這個像不像納茲?”

    “納茲是小獅子,我覺得這個到像是貓。”

    “那這個更像獄寺的瓜一點吧,還有這個刺蝟,這個就和雲雀先生的小卷特別像了吧!”

    “是呢,這個刺蝟要是顏色換一下,特別像恭彌的小卷呢。”

    “這個袋鼠我看就差眼神變一變,就是了平前輩的漢我流了呢。”

    “卡通化的動物,應該都長差不多吧……”

    不知不覺已到了傍晚時分,兩人在見到漸漸染上夕陽色的火燒雲後,便決定回去了。

    雖說有些意猶未盡吧,但盛產Mafia的西西里島,夜晚的治安其實還挺亂的。除了工作原因,他們其實夜晚大多數時間、都是待在大宅內做文書工作,很少會為了一些閑事而出門。

    “阿綱。”在綱吉停好車,跟著g田澄幫忙把他們挖來的蛤蜊放回廚房後,g田澄喊住了轉身想回頂樓繼續工作的綱吉。

    綱吉疑惑回過身,就見她妻子對他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七點的時候,你到二樓的大廳來吧,我有事找你。”

    “什麼事不能現在說?過會兒我不一定抽得出時間。”綱吉有些奇怪的問出這句話,看樣子是完全忘了自己今天生日的事了。

    g田澄掩嘴輕笑,“你來了就知道了。”

    什麼事這麼神秘?綱吉固然很好奇,不過他的妻子都這麼說了,他也只好點頭,“行吧,到時候我會抽出時間過去的。”

    “一定要來哦!”

    “嗨以嗨以嗨…”

    等目送綱吉走遠了,十代目夫人回房換上了晚禮服,之後跟做賊一樣的小跑下樓梯,來到二樓的大廳。

    “都準備的怎麼樣了?”

    “禮炮和鮮花都備好了。”庫洛姆•髑髏也從他們霧守的居所趕來為他們的首領慶祝生日了,她就站在離門口很近的地方,見到回來了的十代目夫人靦腆的對她點了點頭當作問好,小聲的報備了準備進程。就在她一旁的城島犬在抱怨‘骸大人怎麼沒有來’後面的柿本千種扶了扶眼鏡‘犬,你沒看到雲雀恭彌就在那邊很遠的角落里喝酒麼。要是骸大人出現,這場生日宴也就不用辦了。’誰不知道雲守和霧守一見面就是打架,他們兩個根本不能出現在同一個場合。

    迪諾和他的部下們也來了,笑容燦爛的加百羅涅首領向進門的彭格列十代目夫人揮手,“喲,小澄!今天和阿綱去外面玩得開心麼!”

    “謝謝迪諾師兄今天特地趕過來為阿綱慶生,我和阿綱今天玩的很開心哦。”她笑眯眯的點頭回應。

    “小澄,今天你和阿綱去哪玩了啊?”g田家光哈哈笑著靠近已經與人聊開的的g田澄,“你和阿綱什麼時候給爸爸和你媽媽生個孫子啊?”家光對著十代目夫人一陣擠眉弄眼。

    “我對這個也很感興趣。”雖說是綱吉的家庭教師,但也可以說是綱吉另一個父親了的里包恩,听見家光的話不禁饒有興味的將視線轉了過來。

    十代目夫人被幾位長輩調侃的面色微紅,“這個…阿綱不是才當上十代目沒幾年嘛,不是還沒穩定下來嗎。”孩子的事哪有那麼早啊。

    “哪還早啊,等你回過神來都已經老嘍。”老一輩的老人家搖頭感嘆。

    “爸爸才沒老呢。”g田澄對家光感慨的這一幕不由得有些無奈。

    里包恩可不像家光那樣,那麼容易被岔開話題,“所以你現在有在備孕了沒?”

    “里包恩先生!”要說臉皮,有誰比得過大魔王。

    彭格列家族,西蒙家族,加百羅涅家族,以及彭格列的門外顧問的成員,彩虹之子……來參加這場生日宴會的人,都是熟識的朋友,也不用拘于那些條條框框的禮儀規矩,完全可以放開了玩鬧。

    不過她沒想到連隱退了的彭格列九代目成員也來了,在被家光牽引著來到老人面前的時候,她是真的有些驚訝了,“九代目爺爺,你不是和柯約戴爺爺他們去夏威夷度假了麼……”瞅瞅後面的九代目守護者們一個不少的站在後方,怎麼都回來了?

    “哈哈哈,我們這不是度假回來了麼。”彭格列九代目蒂莫特奧和藹可親的拍了拍十代目夫人的肩膀,“我們幾個回來後正商量著去下一個國家玩呢,正巧趕上了綱吉他的生日宴。我們剛剛還在與風商討要不要去他的國家玩玩,他也很熱情的邀請我們去香港看看呢,他還說可以為我們當向導。”九代目退位後感覺自己年輕了不少,話也多了起來,拉著g田澄便于她興致勃勃的閑聊開來,“剛才我听他說啊,據說香港的奧菜是最主要的菜系,傳承了百年之久。那麼長的歷史,大概有我們家族的歷史那麼長吧,我還沒吃過正宗的奧菜呢。”退位之後一身輕松,九代目和他的守護者們好不容易可以撒手不管事了,樂的逍遙自在。反正旅游費彭格列報銷,趁還沒一只腳踏進棺材里、這不可勁著去玩嗎。

    與九代目他們聊了聊最近過得如何,傾听他們在各種地方所看到的風景趣事,以及與當地人相處的一些瑣碎小事,還有當地的風俗環境,只覺得很是驚嘆與驚奇。心想要是她和綱吉退休了,也要去試試環球旅行。

    等到時間差不多了,獄寺隼人招呼來客把之前準備好的小禮炮都拿出來,藍波和一平已經聚在門口迫不及待的張望門外了。

    “你們兩個快過來,等會兒是要阿綱大哥自己開門的,你們站在那里豈不是都被提前發現了。”風太拉住一平的胳膊與藍波的後領,趕緊將兩個小的拉回來。

    “拉吉你也該把你的耳機摘下來了。”鈴木•艾迪爾海德輕輕拍了拍西蒙家族的山之守護者的手臂,又一胳膊肘的砸中總是沒完沒了騷擾她的加藤朱利鼻子,“你有完沒完!”

    西蒙家族的沙之守護者‘嗷’的一聲捂住自己的鼻子,向他們的首領控訴他們的冰山女王下手真重,“炎真,艾迪爾她又又又打我!”

    你也知道是要加好幾個又字啊,臉上貼滿膠布的紅發青年汗顏。雖說明面上老大是他,但誰不知道他們西蒙家族私底下是艾迪爾海德管事,他能管得了麼?!

    “時間快到了。”

    大廳內眾人的視線焦點都匯集在了大門口的方向,所有人靜靜的凝視著門口,帶著平和而期待的目光,空氣中蔓延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和睦融洽感。

    “噠。”秒針剛好走到約定好的時間,“喀啦。”門向里面輕輕推開。

    那是一種揮之不去的感覺。

    “砰!”

    數聲禮炮的炸響,在那一刻響起了或高或低的驚呼,緊接著如潮水而來的便是一聲聲的祝福。

    一平和藍波以及風太離門口最近,最先說道,“生日快樂,綱吉先生/彭格列/阿綱大哥。”

    “十代目,生日快樂!”獄寺收起手中的禮炮,有些激動道。

    “嚇到了沒有阿綱。”山本武笑道,“生日快樂啊,阿綱!”

    了平哈哈笑著揮了揮手中的禮炮,“極限的生日快樂,g田!”

    碧洋琪揚起微笑,“生日快樂。”

    站在前面幾人後方的g田家光和里包恩都沒拿禮炮,而是笑著對門口杵著的人舉了舉手中的酒杯,“生日快樂啊,阿綱。”

    霧守這邊的人,庫洛姆認真的與綱吉道,“BOSS,生日快樂。”“切。”柿本千種無視了城島犬的抗議,“犬的意思和我一樣,生日快樂。”

    迪諾雖然被人群擠到後面去了,但他的身高還是挺佔優勢的,他在後方高興的揮手,“阿綱,生日快樂!”他的部下們也與他們的BOSS一樣,遞上他們的祝福。

    “哼。”

    草壁哲也不好明目張膽幫忙翻譯自家上司的意思,只好以他的名義道,“生日快樂,綱吉先生。”不過他也是真心祝福的就是了。

    九代目首領他們這些老前輩,也對這其樂融融的氛圍笑呵呵起來,“生日快樂,要更加努力了啊十代目。”

    西蒙家族的成員,“彭格列十代目,生日快樂。”

    風兩手攏在袖子里,微微彎腰行了個鞠躬禮,“十代,生日快樂。”

    拉爾•米爾奇撩了下自己的頭發,“生日快樂。”

    可樂尼洛:“生日快樂Ko!”

    ……

    望著周圍彼此起伏的祝福,綱吉看向面前為他遞上鮮花的自家妻子,她臉上的喜色像是要溢出了一般。“生日快樂,阿綱。”

    流淌的暖意像是要填滿他的胸膛,一時間像是所有的幸福都落在了這一刻一樣。心中的感動無以言表,他接過妻子手中的鮮花,面上不禁純粹而輕松地笑了起來。

    “謝謝你們。”

    真的,非常感謝。

    “我們來干杯吧!”

    接過風太遞給她的蛋糕,笑著與他道謝,听到熟悉的聲音時g田澄驚訝回頭,“原來史卡魯你也在啊!”話是這麼說,她手中的杯子還是與走過來跟她問好的史卡魯踫了踫杯。

    “什麼意思啊,我一直都在啊!”史卡魯不滿的囔囔,“我還特地去接了你父親和兄長過來,你就這麼對我的麼!”

    晚來的北g清和與夏目貴志、對望過來的g田澄舉起手中的飲料,“好久不見了,小澄。”北g清和溫和的注視著她,“看到你過得很不錯,我便放心了。”

    “哥哥!”北g澄驚喜的喊道,之後她听到父親的感慨後怔了怔,抿起唇,“父親…”

    站在兩人身旁的墨列堤向首領夫人點頭,“許久不見,十代目夫人。不知您還是否記得我。”

    收拾起心情,g田澄听到他的問好看向他,“啊,是墨列堤先生啊,的確有好久不見了。”

    史卡魯:“喂喂喂!你怎麼又無視我了!”

    “嗨!小澄小姐。”被碧洋琪嫌棄了的夏馬爾找到了在這邊與其他人說話的g田澄,笑嘻嘻的和她打招呼,“好久不見啊!”

    “夏馬爾醫生!”

    今日的生日宴會,大多數認識的朋友都來了。現場的人數很多,氣氛熱鬧極了,大家基本上都在交談,再加上一些笑罵打鬧聲混合在一塊顯得更加嘈雜。明明彼此之間的話題各不相同,整體看來卻異常的和諧。

    這些匯聚在一起的人們,都是因為g田綱吉這個存在而集聚在了這里。

    推開落地窗的門,來到外面的天台上。g田澄注意到他們的十代目、竟然一個人握著高腳杯站在外頭看天空,不禁笑出了聲。“怎麼了,不去和大家說話麼?你剛剛什麼也沒說的就離開了,獄寺差點按耐不住跑出來找你。”

    “隼人還是老樣子,對我也太緊張兮兮了。”對于獄寺實在對他操心過頭了的行為,綱吉無奈的搖了搖頭。獄寺與以前一樣本質依然未變,要說不感動自然是假的,但就是有時候……他還是挺傷腦筋的。

    綱吉轉頭看向身後走近的人。“夜晚的溫度還是有些冷的,你穿著這身晚禮服,不冷麼?”綱吉視線落到妻子裸露在外的胳膊,不禁想把自己的西服外套脫下來披在她身上,但他剛動便被他的夫人按住了手,“反正過會兒也就進去了。你信不信你把這外套給我穿了,進去被獄寺看到他又要問你哪里冷了熱了這些話。”望見丈夫僵硬的面容,她拳頭抵在嘴邊沒忍住笑出聲,“那便別再在外面站著了,和我進去吧。”

    結束話題,g田澄剛轉過身走向落地窗,身後的綱吉喊住了她,“阿澄。”

    她感覺綱吉的目光就像是有溫柔的實感一樣。被喊到名字,十代目夫人回頭與她的丈夫對上視線,本不會再感到害羞的心髒在綱吉專注的注視下,竟然自己擅自快速的跳了起來,“阿綱…?”被那樣的目光盯著,她難得緊張起來。

    綱吉走向前站到g田澄身旁,俯身溫柔的將她耳邊垂落的碎發撥弄到她耳後,手中的高腳杯與他夫人手中的杯子輕輕磕踫了下。

    “謝謝你。”

    耳尖有點熱熱的。“唔…”仰頭對上那雙溫潤的褐色眼眸,那雙溫暖的眼眸里面有她的倒影在。g田澄慢慢眨了眨眼,隨後她抬手勾住了她丈夫的手臂,歪頭靠在了他胳膊上、湛藍的眼底充斥著笑意。

    “謝什麼,傻瓜。”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並盛町日常 | 並盛町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