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並盛町日常 19. 第十九章

19. 第十九章

小說︰並盛町日常| 作者︰月見月| 類別︰都市言情



    “了平被人干掉了?!”

    這是怎麼回事?!到底是為什麼會發生襲擊事件的!

    “不禁如此。   ”

    在綱吉趕往醫院的時候,里包恩又說了句令他全身發涼的話,綱吉的臉瞬間白了。

    “昨晚,醫院貌似發生了什麼事。小澄從房間里消失了。”

    “你、你說什麼里包恩!”阿澄她!

    “阿澄!”

    綱吉大喊著拉開北g澄的病房門,視線里出現的幾個身穿黑西裝的男人令他一怔。“唉?他們是…”誰?

    “他們是彭格列的人。”里包恩從綱吉的肩頭躍了下來,快速打量了一番病房,仰頭問那些西裝服的男人,“如何?有發現什麼線索麼?”

    其中一個西裝男回答道,“是,里包恩先生。有關昨晚的事,我們調查了醫院的監控攝像。從走廊監控攝像頭拍到的,是昨晚其中一位守夜的護士來過這間病房。但在我們審訊那位護士的時候,那位護士表示她並沒有昨晚的記憶。我們也調查過她的過去資料,的確不是內場的人。這樣的話,我們推測對方極有可能是中了幻術之類的能力。”

    “幻術?”綱吉蹙眉疑惑,他還是頭一次在現實里听到這種詞。這種像是玄幻片里才會出現的詞匯。

    “還有、”那個黑西裝抬起手里拿著的兔子玩偶,“昨晚的走廊監控還拍到了這個。”

    綱吉“咦”了一聲,“這不是夏目哥送給阿澄的兔子麼?”

    “這只兔子玩偶昨晚在那個護士進房門前便先一步,自己走出了病房。”那人繼續道,“雖然不知道兩者之間是否有什麼聯系,但依照之前的事進行合理推測的話,這只兔子玩偶可能也被人用什麼辦法附身了。”

    綱吉:“哈?!”

    他垂頭看向那只兔子玩偶,一個玩具都能被附身,這是什麼能力啊!

    里包恩沉吟了片刻,“依照這些跡象來看。小澄的身體,極有可能是被施術的幻術師給帶走了。”

    綱吉瞠目結舌地看向他,“什麼?!”話說幻術師又是什麼啊!不過這點等會再說,“那、那個幻術師為什麼要帶走小澄啊!”

    里包恩冷靜道,“如果說最近有什麼事值得關注的話,那便是這周頻頻發生的襲擊事件了。”

    “襲擊事件?”綱吉想到並盛中學學生被襲擊的人數,便是面色僵硬、指尖發顫。不管是並盛中學的普通學生還是風紀委員會的人,幾乎是無差別的被襲擊了啊。

    “這件事可以去問具體知道詳情的人。”里包恩讓綱吉接過那只兔子玩偶後,見房間里的確沒有什麼有用的線索了。便再次跳上了綱吉肩頭坐下。“走吧,我們去找夏目。”

    綱吉不解道,“唉?為什麼要去找夏目哥?”

    一听綱吉這沒腦子一樣的話,里包恩便抬手給了他一記響亮地爆粟,“蠢綱。既然是夏目給小澄的玩偶,肯定是要去問他是從哪里得來的。而且,小澄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不見了,難道你不應該去通知他麼!”

    不止如此,根據他長久以來的觀察,以夏目的個人能力來看,他以後肯定是屬于彭格列情報部門的。正好小澄的父親也是情報部門的人,可以手把手地傳授于他技巧,簡直專業不要太對口。那麼強的能力,不用白不用!

    綱吉捂著被打疼的腦袋,“說、說得也是。”還得去通知夏目哥才行。

    不過就在綱吉正想沖出醫院去找夏目貴志的時候,又有並盛中學的學生被襲擊了。

    “讓開讓開,別擋路了!”

    綱吉停下了想離開的腳步,聞言轉身望過去。

    “是風紀委員會的副長,草壁學長。”

    “據說是剛出醫院不久後就遭了殃。”

    “什麼?!”綱吉听到那些來探望的學生的話,見到走廊盡頭的醫生推著便攜救護床即將進入手術室,坐在他肩頭的里包恩注意到什麼,再次從綱吉肩頭躍了下去。

    “里包恩!”

    綱吉下意識喊了聲往手術室前去的里包恩,他還沒來得及跟上去,忽然感覺自己的手腕被什麼毛絨絨的東西給踫了踫。

    “?”他奇怪的垂下頭,對上了兔子玩偶抬起眼看向他的那雙湛藍眼楮,“阿綱。”

    綱吉:“??!”

    片刻的安靜後,是綱吉聲音都要變調了的驚悚叫喊,“說、說說說說說…玩偶居然說話了!”

    因為太過驚訝,他一個沒忍住將兔子玩偶扔飛了出去。完全沒料到的兔子玩偶被高高拋起後,從高空墜下“啪嘰”臉著地的摔在了地上。兔子玩偶發出“哎呀”一聲。

    綱吉才反應過來自己干了什麼,“啊!那、那個…對不起。”

    “……”兔子玩偶依著臉著地的姿勢,捂住了自己的臉,“嗚、阿綱你居然扔我。我好難過。”

    “…?”綱吉莫名感覺這種腔調有一種奇異的熟悉感,這種熟稔的感覺令他心頭一跳。他盯著不遠處地上的兔子,小心翼翼地問,“你、請問你是…?”

    “嘛、我現在這個樣子你認不出來也正常。”兔子玩偶自己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自己毛絨絨的身體,仰頭看向綱吉。

    “是我啦!我是你的阿澄。”從兔子玩偶嘴里吐出了驚人的話語。

    綱吉愣了下,隨即瞪大了眼楮,“誒、誒——?!”

    “阿澄!!”綱吉的心情用震驚來表達,都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心情。

    兔子玩偶,現在該說是不知怎麼附身在了兔子身上的北g澄回應了他,“嗯,是我。”

    “你、你怎麼變成這樣子了?!!”仔細想想之前夏目貴志送給北g澄的玩偶眼楮,兔子的眼楮應該是紅色的才對。現在居然是北g澄眼楮的顏色。

    北g澄攤手,這個攤手的動作出現在一個兔子玩偶的身上,樣子不要有多有趣。“我也不知道。昨晚我醒來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綱吉想到之前那個黑西裝的話,他說這個兔子玩偶昨晚自己走出門的事。“那阿澄你昨晚出門,難道是想…”

    北g澄點頭,“我想去找你啊。我自己又無法理解現在的情況,肯定是要找人求助的啊。”不過這種事,她其實是想找她哥幫忙的。感覺她的哥哥,會更了解事情的解決方法。

    “原來是這樣。”那昨晚兔子玩偶出門的事便好理解了。

    綱吉想到北g澄居然附身到了兔子玩偶身上,那她的身體肯定是空殼的狀態。“那你的身體?”

    “我不知道,等我回到病房以後,我發現我的身體便不見了。”北g澄思索道,“或許里包恩先生的判斷是對的。我的身體是被人佔領後,搶走了。”

    “怎麼會…”綱吉皺緊了眉頭。

    “看來兔子玩偶的迷題是解開了。我這邊也是。”里包恩手里拿著從草壁哲也那里拿來的懷表走了過來。

    綱吉:“里包恩!”

    “阿綱,看來那些人的目標是你。”里包恩在和綱吉說明了懷表上的數字以後,將並盛中學打架排行榜的那張紙遞給了他。

    “什麼,是找我的?!”

    “如果從倒著的排名來看的話…”

    北g澄從蹲下來的綱吉旁邊走過去,努力踮起腳去看那張排名,卻還是什麼都沒看到。

    “那下一個人是……獄寺同學!”

    “得趕緊通知他才行!”

    望著綱吉急急忙忙離去的背影,里包恩跟身旁一臉茫然的北g澄道,“安心吧小澄,阿綱那家伙絕對會幫你把身體奪回來的。”

    “嗯…”她倒是不擔心這點,阿綱的話,她相信他能做到。她苦惱的是那個幻術師會不會利用她的身份做什麼,如果真如里包恩所說,她的身體被對方佔領了的話。綱吉如果和那幻術師打起來了的話,他絕對無法下手吧。

    ……這可不妙。

    “我也有事要去辦,過會兒結束後,小澄你便與我去找你的哥哥吧。”里包恩的話打斷了她的思緒,北g澄看向身旁與她一樣高了的里包恩,突然就有點不習慣。沒想到她變這麼小了。

    “好。”

    黑曜樂園。

    “虧你能找到這里呢。”昏暗的室內,坐在唯一一張完好沙發上的少女,抬起她那雙異色的雙瞳。

    雲雀恭彌踩著一地玻璃碎屑,隨意地踢開擋路的黑曜中學學生,冷冽的目光落在那道背光的身影身上。“你便是這一切惡作劇的主謀麼。”

    身穿病號服的‘北g澄’一手托著下巴,聞言輕輕地勾起嘴角,那雙異色的瞳子像是能蠱惑人心一般,“kufufu…也可以這麼說吧。”

    另一頭的艾麗妮,終于找到了夏目貴志。

    夏目這次被想要搶奪友人帳的妖怪追的遠了些,都快跑到隔壁鎮上去了。可氣的事,身為他保鏢的貓咪老師又跑去喝酒了。等他好不容易以一記友情破顏拳打跑了追他的妖怪,他又被找來的城島犬給追殺了。

    “小澄的身體被人奪走了?!”在艾麗妮幫助夏目將人打暈以後,立刻告訴了他北g澄的事情。

    “怎麼回事?是妖怪干的麼?”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會不會是妖怪干的。

    艾麗妮搖頭否認,“我能看到,澄大人身上附身的不是妖怪,而是人類的意識。”

    “人類?!”

    夏目蹙眉。人類怎麼會…難道是那些除妖師干的嗎?

    和他有瓜葛的除妖師也就只有,名取先生還有…的場靜司。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並盛町日常 | 並盛町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