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並盛町日常 17. 第十七章

17. 第十七章

小說︰並盛町日常| 作者︰月見月| 類別︰都市言情



    “啊…”

    北g澄手摸上三花貓的頭頂,面帶淺笑地揉揉。耽美榜 “原來是貓啊。哥哥,你是想養它麼?”

    這只三花貓的貓額上的**分兩種顏色,仔細瞧瞧,它的那張臉格外有趣,仿佛會說話一樣,眼楮也很特別,呈倒新月形,彎彎的月牙兒十分惹人喜愛。

    打一眼見到這只貓時,北g澄其實沒有一下子將它給認出來。因為這只貓實在有些過于肥胖了,類似圓滾滾的小豬。不過因為形象獨特,只消一眼,便教人過目不忘。

    “嗯…這樣的話,我們家里就有兩只貓了呢。”北g澄說著用手去撓貓咪的下頜,那只貓咪還人性化般地眯起了眼楮,心情愉悅地從喉嚨里發出愜意的呼嚕聲。惹得北g澄笑意連連。

    這小家伙還蠻蠢萌的,有趣。

    “艾麗妮不知道能不能和你好好相處呢∼”說來…“和爸媽說過了麼?還有它叫什麼名字?”北g澄好奇地仰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側的兄長。

    “我打算過會兒回去就和白鳥阿姨和清和叔叔問問。嗯…至于它的名字……”不知為何,夏目一臉啞口無言的表情。

    北g澄面露疑惑,“嗯?”

    夏目在想應該是直接說他說的稱呼,還是讓北g澄自己取名是好。反正那些都不是老師的真名……

    “貓咪老師。”

    “嗯?”

    “……我是這麼喊它的。”

    “老師?”

    “嗯…”

    北g澄感嘆了一下,低頭望向位于她手旁的貓咪,“原來是老師啊!”

    也有的呢,將貓咪稱之為老師的人。就是感官上,感覺那只貓咪就像老師一樣呢,這樣。

    “老師。”北g澄笑吟吟地將貓咪老師抱進了自己懷里,摸著它背後的**,又輕聲喊了一遍,“老師∼”

    貓咪被北g澄抱入懷中後,雖然看上去樂在其中,但眼里卻極其人性化的透露出了一絲無奈。

    貓咪老師瘋狂向夏目使眼色。喂,夏目!你要我被這小丫頭抱到什麼時候,還不快救我!

    夏目接受到了貓咪老師的眼色,但他選擇了無視,只當它眼楮進灰了。好不容易讓住院的妹妹高興一下,給抱一下又怎麼了,又不會少塊肉。

    貓咪老師:——?!

    好啊臭小子,回去再收拾你!

    “吶,哥哥。”北g澄揉捏了貓咪老師好一會兒才放過了它。她手伸向床頭櫃,拿起了一本雜志,“這個應該是上次阿綱他們來醫院,獄寺同學的雜志混在了里面,不小心忘記拿回去了吧。”

    夏目看向她手中那本《月刊世界之謎與不可思議》,他們這群人里會喜歡這個的人,也就獄寺隼人了吧,“看樣子是的,下次要記得還給人家才行呢。”

    “嗯。不過…看了這本雜志以後,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未確認生物體的簡稱,原來是叫‘UMA’呢。”北g澄興致盎然的翻看雜志,“以前我只听說過尼斯湖水怪和大海蛇。不知道野槌蛇和克甦魯神話是不是也是這個類別里的,感覺好深奧的樣子呢。”該說不愧是學霸愛關注的事情嘛?

    “這個雜志上的報道上說,尼斯湖水怪被抓住了。”北g澄指著上面的一張照片,“長得真像蛇頸龍呢。不過恐龍類不是早就已經滅絕了麼…這張照片是假的可能性很大吧。”可能是真的悶了吧。北g澄以前對這些都不怎麼有興趣,現在反倒什麼事都能聊得興起。如果是對UMA很感興趣的獄寺在這兒的話,興許能與她聊得很開吧。

    北g澄正想以這個話題和夏目接著聊下去,可這時她病房門外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她的病房門被一把拉開,綱吉喘著粗氣張望了圈她的病房內。在北g澄和夏目驚異的表情還沒收回前,他氣都還沒喘均就開口問道,“阿澄、咳咳…夏馬爾醫生在哪里,你知道嗎?”

    “誒?”北g澄一愣,“夏馬爾醫生麼…我這兩天沒見過他呢。”

    在她話落後,綱吉一臉的絕望,“怎麼這樣…”

    北g澄合上手上的雜志,起身想問綱吉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哪想綱吉的身上冒出了聲音。

    “太難為情了,到現在還不太會7的乘法,糟糕。”

    …嗯?

    北g澄面色疑惑,目光往綱吉身後瞟。阿綱身後還有其他人麼?

    綱吉听到那聲音,面色忽然爆紅,慌忙擺手。“啊啊啊!不要看——!!”

    “害怕飛蛾…”

    “啊啊啊啊啊!吵**,快住嘴!”

    這個是…

    北g澄向前走了幾步,“阿綱?”

    “還分不太清火腿和香腸。”

    “踩到香蕉皮而摔倒。”

    綱吉受不了這骷髏病不停歇的在北g澄面前暴露他的黑歷史了,再說下去他大概會羞愧致死。于是在北g澄靠近他前他便連連後退了,之後轉身慌不擇路的跑了。

    “每個禮拜都會摔跤一次。”

    “閉嘴啊——!!!”綱吉吶喊著跑遠了,北g澄追出病房門望著他跑遠的背影,靜靜的在原地站了片刻。她垂頭望向還沒走的里包恩,“里包恩先生…”阿綱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蠢綱的每日修行罷了。”里包恩抬抬他的帽檐,仰頭看她,“對了,沒有夏馬爾幫助的話,會稍微麻煩點。小澄你有夏馬爾他的電話吧,方便的話給他打個電話讓他來一趟醫院吧。綱吉找他有些事,不過他大概不會理會男人的話。你的話,他想必還是會听的。”

    還要夏馬爾醫生出動,是誰生病了麼?不過既然是綱吉的修行,北g澄也就不打算多干涉了,這不是她能插手的事。“我知道了。”

    夏目走到她身後,望向已經沒有其他人的醫院走廊,垂眸看向北g澄,“我們進去吧。”

    北g澄抬手捂嘴小咳了下,面色蒼白,眼里留有遺憾之意。輕應了聲,“嗯…”

    這幾日與阿綱相處的時間,感覺更短了。雖說貪心,但北g澄還是希望綱吉能多來醫院看望她,而不是像剛剛那樣只是匆匆一面便離去。

    但是身為下一任Mafia家族首領的繼承者,綱吉也不能如此任性吧。

    夏目幫北g澄將披在身上的厚外套緊了緊,北g澄牽起一抹柔軟地微笑向他道謝。

    最近天氣冷了不少,已經快要入冬了。

    但願阿綱他能注意一下衣服保暖吧,男孩子在這方面都不怎麼注意。

    不知道今年的新年**,她能不能去呢?

    北g澄望向畫架,那副畫便是她準備的新年禮物,靜靜地望著上面的暖色,她嘴角輕勾。今年看來還能與阿綱一起過呢。

    在北g澄聯系了夏馬爾後不久,夏馬爾便馬不停歇的就跑來醫院了。

    “小澄小姐,我來咯!來親一個!”

    夏目貴志一見到夏馬爾便神情緊張了起來,在夏馬爾撲上來前動作迅速的擋在了北g澄面前,“夏馬爾醫生你怎麼在這里,不是讓你直接去g田君家麼!”話說你這個親吻狂魔離他妹妹遠一點啊!小心他投訴你騷擾女病人喔!

    “既然是小澄小姐的電話,我當然是要先見見本人再去干活兒啊!”夏馬爾被夏目攔住了去路,對觸踫男人沒興趣的他夸張的後退了一步。

    “話說之前里包恩也聯系了我…”夏馬爾饒了饒後腦勺,“他還說碧洋琪也找我有事。”搞什麼啊,一個個把他呼之來呼之去的,就像在釣魚一樣。

    先是告訴他車站有妹子約他,可他去了只有見到他搭訕便跑的女孩子們。還有讓他去公園,說一平想吃章魚小丸子但是沒帶錢。嘛,雖然一平年紀小,不過身為‘婦女之友’的夏馬爾還是選擇了幫一平買章魚小丸子。之後是北g澄打電話讓他去一趟g田家,中途又是里包恩打電話,讓他之後去找碧洋琪。

    “嘛、來都來了。我就幫小澄小姐檢查一下今天的健康指數吧。”在夏馬爾這麼說了以後,夏目也就不好再攔著他了。不過他在將貓咪老師從北g澄身邊抱離後,目不轉楮地緊盯著夏馬爾的動作。唯恐他做出什麼很糟糕的事情。

    “別對我那麼緊張嘛,我好歹是個醫生。基本的醫德我還是有的。”夏馬爾嘴上說著,笑著走近病床旁。“小澄小姐最近感覺如何了,時不時的頭暈現象還有麼?”

    “夏馬爾!”

    病房門再次被唰地拉開,這次找人的是獄寺,“你快去醫治好十代目!”

    “是你這小鬼啊,進淑女的房門都不知道要敲門。我斷言,你這小鬼以後肯定找不到女朋友。”夏馬爾收起听診器,起身看向病房門口。

    “少 攏 br />
    在獄寺和夏馬爾快要單方面吵起來的時候,北g澄見到獄寺後想起了那本雜志,“啊,是獄寺同學啊。”

    北g澄說著便去夠剛剛隨手放在枕頭旁的《月刊世界之謎與不可思議》,“這個是你的東西吧,上次落在我這里了。”

    “嗯?”听見北g澄喊他,獄寺扭過頭去,見到那本雜志時他愣了愣,“嗯、呃…謝謝。”是他上次忘在這兒了麼,他怎麼會在別人的房間里丟三落四?獄寺伸手接過。

    “你這不行啊,獄寺。”夏馬爾在一旁環胸搖頭,“向女孩子道謝你就這反應,說到底還是個小鬼。”好歹是在意大利的街頭混過的,卻一點意大利男人的風情都沒染上,你這也太純情了吧。

    一听夏馬爾這話獄寺便青筋暴了起來,心中憤懣,肉眼可見的怒氣在他臉上浮現,“你個老男人,說什麼呢!”

    “說誰老男人呢,你個臭小鬼!”

    病房門被人從外拉開。

    “啊!夏馬爾!”

    “十代目!”獄寺見到是綱吉,止住了想和夏馬爾開罵的勁頭,下意識扭頭喊了聲。

    “獄寺同學也在啊。”

    綱吉在並盛町幾乎是繞了一大圈才終于找到了夏馬爾。搞什麼啊,最終還是在醫院里啊!綱吉不禁感到一陣心累,他抬頭看向夏馬爾,“拜托你了,夏馬爾,幫我把這個病治好吧!”

    “我不給男人治病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夏馬爾手插在口袋里無所謂地說,“不行就是不行,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我都不會改變決定。”

    “怎麼這樣…”

    “十代目!可惡!夏馬爾你…”

    北g澄抬眸,“病?”到底是誰的病…

    綱吉听見北g澄的聲音,身影一僵。連忙抬手,“那個那個…”怎麼辦?!該和阿澄說麼?但是要是被問起他為什麼會得這個病的話,他該怎麼解釋死氣彈啊!

    “你真的不幫阿綱麼?”里包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病房里的椅子上,仰頭看向夏馬爾,“阿綱要是死掉了,你的病人小姐大概會很傷心的。”

    夏馬爾聞言,回頭看向北g澄,“那個叫g田的小鬼**,小澄小姐會很難過麼?”

    北g澄被他問懵了,“啊?”她以為這種問題會出現‘如果她**,阿綱你會難過麼?’這種話,沒想到有一天居然會反過來。果然成為Mafia首領後會很危險麼。“這是當然的吧…”她垂下眼,心里不舒服的同時還感到了一陣心悸。她其實挺怕綱吉比她還先一步…她連那個詞都不敢想。“畢竟…”

    “我是那麼的喜歡他。”

    最後幾乎喃喃地話語,唯有離得她近的夏馬爾和夏目、還有他懷里的貓咪老師听見了。

    夏馬爾側頭看向站在門口的綱吉,目光嫌棄,“這小鬼有什麼好的啊。”他反而更不想給他治了。

    “行吧行吧,既然小澄小姐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是那種想惹哭女孩子的不識趣人。”夏馬爾打開他裝三叉戟的盒子,“我就幫你治吧。”

    “既然是骷髏病的話,那就要用天使病了。”

    “夏馬爾!”

    “噫…不要用那種目光看我,我對男人沒興趣!”

    “嗚嗚嗚…謝謝你。”

    “太好了呢,十代目!”

    “嗯。”

    見到綱吉像是松了口氣的表情,北g澄也不由自主的為他高興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他們又在做些什麼,但阿綱總之成功做到了。她只要知道這一點就行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並盛町日常 | 並盛町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