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並盛町日常 15. 第十五章

15. 第十五章

小說︰並盛町日常| 作者︰月見月| 類別︰都市言情



    北g澄在了解到自己其實已經睡了一天以後,其實是感到驚訝的。

    總感覺自己莫名錯過了好多劇情。

    比如,獄寺同學明明之前還很敵視阿綱,之後就像是獻上了自己所有的忠誠一樣,總是陪伴在阿綱左右噓寒問暖。還有就是山本君與阿綱關系忽然就好了起來,與他們一同出入。之後就是獄寺同學的姐姐,還有一個穿著奶牛服的小孩子來到了……嗯,與阿綱一同來到了探病的醫院,就是她的病房。

    望著吵鬧的病房北g澄不知怎麼的笑出了聲,感覺自從里包恩來了以後,她與阿綱身邊熱鬧了很多呢。

    不過她的病房實在是太吵了,護士來過說了好多次。綱吉不想連累到北g澄,但那些人也不是很听他話,獄寺還好,但是在他與山本武說著說著,他又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氣,總會和山本武單方面的吵起來。而藍波根本就不听綱吉的話,嗓門最大的那個就是他,而碧洋琪……她雖然沒有弄出很大的動靜,但也因為她的存在,獄寺直接在她拉開病房門的時候臉黑的倒地,住院人員又添加了一位。

    望著這些破事,綱吉無奈極了,之後為了不打擾北g澄修養,他只好帶著那些吵鬧的人群離開,打算晚點再來看她。而北g澄在他身後笑著揮手,與那些綱吉新認識的朋友們告別。

    在他們離開後,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空蕩蕩的病房,顯得冷清了不少。

    北g澄光待在病房里也無所事事,她的手到還沒有拿不起畫筆的程度。早晨她母親來看望她的時候,幫她把她的畫具都拿來了,還拿了些給她消遣用的書籍。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才能再次去上學。又或者……或許她已經沒有機會了。

    北g澄光想著這些,心里面就很不是滋味。在她無意識的蹙眉的時候,感覺自己眉宇間一涼,她愣了下,抬起頭環顧四周,空曠的病房內什麼也沒有。

    “……”北g澄舉著畫筆的手遲疑了好久,是她的錯覺麼?

    “扣扣。”

    病房門又被敲響了,門外傳來北g澄熟悉的聲音。“北g,是我,堀政行。”

    部長!

    北g澄目露驚訝,連忙道,“進來吧,門沒有鎖。”

    病房門被拉開,北g澄見到除了堀政行外,他身旁還有一位嬌小的身影,“種島學姐?”

    “好久不見,北g同學。”種島白楊抱著探病的百合花走進了病房里,見到坐在病床上面色蒼白的北g澄時,她不禁擔憂道,“我听說北g同學病倒了,明明之前還好好的啊,怎麼忽然就病了呢?”

    對于這個問題北g澄沒有多說,她只是笑道,“謝謝種島學姐還有部長都來看望我。種島學姐,花瓶在窗戶旁邊。”不經意的岔開了話題,北g澄指向窗口的方向。

    堀政行是代表戲劇部來探病的,他手里拎著一箱純牛奶走進了病房里,“那個、我覺得果籃你家里人應該有買給你,水果堆積得太多不吃會爛掉的。”他看到床頭櫃上擺著的果籃,露出果然如此的目光,“來之前我查過了,牛奶里面含有鈣等多種營養物質,一般沒有什麼禁忌。所以我就買了一箱牛奶。”

    北g澄聞言,唇邊的笑容更真切了,“勞煩部長為我費心了,牛奶就放在哪兒吧。”她抬手指了指門口的櫃子旁。

    種島白楊在將百合花插.進花瓶里擺好後,望著北g澄床鋪上零散放著的幾個畫具,問她,“北g同學是在畫畫麼?”

    北g澄輕輕點頭,微笑道,“我剛要畫呢,還沒畫幾筆你們就來了。”

    听見這話,種島白楊對她道,“那北g同學你接著畫吧,我去幫北g同學削隻果。”

    剛要坐下的堀政行聞言,看種島白楊那麼小的一個個子、他真怕她拿水果刀劃破自己的手。于是又站了起來,“我來幫你吧。”

    今天來看望她的人還挺多的,每當她的病房要冷清下來的時候,就會有人敲響她的病房門,在堀政行和種島白楊剛離開後不久,就又有新的探病人員來看望她。北g澄倒是沒有不耐煩的感覺,心里只感到暖融融的,到這時她才發現,她的朋友也不是她自己認為的那麼少。只是之前她沒有發現,他們在明確說出口前,便已經是朋友了。

    “進來吧。”

    “打、打擾了。”這次進來的人是黑沼爽子,見到她的時候北g澄雖說也詫異,但沒有看到堀政行和種島白楊時那麼驚訝。她詫異的是黑沼爽子是怎麼知道她住院的事的,還有她又是怎麼知道她在這家醫院的。“爽子?”

    “小澄。”黑沼爽子在見到她時候,那拘束的姿態才有了點放松的跡象。但在看到坐在病床上的她時,她的表情又不是那麼開心,反而撇下了眉頭感到了難過,“我給小澄打電話的時候,是小澄的父親接的電話。”她解釋了下她是怎麼找到這里的原因。“抱歉,小澄。我太擔心了,沒有跟你說就直接來了。”

    啊…

    北g澄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機貌似不見了。原來如此,是她父親告訴爽子的麼。

    “沒。”北g澄知道原因後,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一些,“爽子能來看望我,我反而很高興。你也別光站在門口了,快進來坐吧。”

    “啊,好。那、打擾了。”黑沼爽子下意識鞠了一躬,才走進病房里關上了病房門。

    “小澄,我來探病也不知道該帶些什麼。”黑沼爽子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低頭翻著她的書包,“帶吃的,我怕有些東西是不能給病人吃的,就、就給你帶了上次我們提到過的小玩意兒。”她拿出了一個盒子,遞給了病床上坐著的北g澄,“你看看,喜歡嗎?”

    北g澄好奇地接過,看向黑沼爽子見她點了點頭,目光期待地看著她。北g澄便低垂下頭,抬手打開了盒子。

    “哇…”躺在北g澄手心的小物件是一塊小小的貝殼,小巧的模樣很是惹人憐愛。再低頭看向盒子里的其他小物件,有裝在玻璃瓶里亮晶晶的小碎鑽,還有書簽,小鏡子,手環,掛墜,發夾,好看的石頭,胸針,還有垂耳兔發框……都是一些女生才會搜集的可愛小玩意兒。

    “這是爽子收集的麼?好厲害。”北g澄對那個垂耳兔發框愛不釋手,覺得這個兔耳朵如果帶在綱吉頭上一定很可愛。

    黑沼爽子被她夸的有點羞澀,“這些都是送給小澄的。”

    “都是給我的麼!”那麼多小玩意兒肯定不是一朝一夕能收集到的,黑沼爽子一定在很久以前就開始準備了。“謝謝你爽子,你送給我的這個禮物,我非常喜歡!”

    黑沼爽子也很開心,她望著北g澄高興的面容,唇邊不禁揚起了淡淡的笑容,“你喜歡就好。”

    “等小澄病好了,我們再一塊出去玩吧。”要好起來啊,她的朋友。

    北g澄望著黑沼爽子,碧藍色的眸子里滿是笑意,“好。”如果可以的話。

    本以為今天的探病,到黑沼爽子這里就差不多結束了。等黑沼爽子離開,北g澄覺得自己也有些累了,正想將床上的東西收拾一下睡一覺。此時病房門又被敲響了。

    還有人來看她麼?北g澄感到了疑惑,腦海里過了一遍自己的社交圈,最後覺得可能不是別人,應該是她的父親來了。她醒來到現在還沒有看到自己的父親過,于是她又坐了起來,“請進。”

    房門被拉開了,北g澄見到門口不止有她的父親,還有一位她沒有見過的男性。“爸爸?”她疑惑出聲。

    北g清和走進了房門,身後跟著他的那位男性也走進了病房。她的父親還沒說什麼,那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便已經抬手向她打了個招呼,“喲,初次見面,可愛的小姐。我的名字叫Dr•夏馬爾。叫我夏馬爾醫生就可以了哦。”

    醫生?

    北g澄想起她父親提到過的認識的醫生,“原來是夏馬爾醫生啊,我听父親之前提到過你。”

    “小姐認識我就好說了。”夏馬爾醫生見北g清和向他幾不可查地微微點了點頭,他看向北g澄揚起了微笑,“接下來我要幫小姐檢查一下身體健康,可以吧?”

    既然是父親信任的醫生的話,自然是可以的。北g澄點頭,“可以。”

    “嗯…”

    夏馬爾收回了听筒,對站在一旁的北g清和單眼眨了眨,大意就是出去說。接著他臉上揚起安撫的笑容,對著北g澄的頭頂拍了拍,“今天的狀況還不錯,不過小姐看上去有些疲累了吧。吃下我開的藥後,睡一覺吧。”

    北g澄見她父親已經端了杯溫水過來了,便應道,“好。”

    北g澄吃下藥躺好後,北g清和幫她蓋好了被子,微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爸爸就在外面,小澄安心的睡下吧。”

    北g澄感覺自己的眼皮子開始上下打架了,她想那副新藥應該有安眠的作用吧,她不自覺的打了個哈欠,困倦的點點頭,“好的。”

    不一會兒,她的呼吸慢慢變得綿長起來,北g澄沉沉地睡了過去。

    過了許久,北g澄貌似在耳畔邊听見了海浪聲。海浪翻涌著的聲響,以及溫暖的光線照在身上的感覺是那麼地真實。

    等北g澄睜開眼看到碧藍如洗的天空時,大概知道自己應該是在做一個清醒的夢。但,哪怕知道這里是夢境,北g澄也很是享受。她張開手臂,感受著海風迎面吹拂著她的面容,不禁揚起了嘴角沿著海岸線往前走,淺淺的腳印被海水沖刷著,一波又一波地海水涌上了沙灘,海水的涼意淹過她的腳裸,令北g澄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許。

    她真的很久沒有去過海邊了。如果她還有機會,好想看看現實里的大海啊。

    展開的雙臂垂落,北g澄渾身放松的望著海天一線的世界。片刻,她嘴角的笑容漸漸消失,驟然轉過身,飛揚起來的墨發遮擋住了她那與身後天空一樣的眼眸。

    是錯覺麼?

    剛剛她覺得好像有誰在看她。不禁如此,她還听到了一種怪異的“kufufu…”笑聲。

    跟妖怪一樣。好像存在,又因為看不見的原因,仿佛又不存在。

    外界。

    夏馬爾與北g清和在病房門外交談著北g澄的病情。

    在夏馬爾說明自己只能緩解北g澄的病情,卻不能根治她的病以後。北g清和的面容不禁被悲傷籠罩,兩手無意識地緊緊握住。片刻,他悲痛的抬手捂上了自己的眼楮,聲音哽咽,“謝謝你……夏馬爾。”

    “小澄之後的調理,便勞煩你了。”

    夏馬爾也不好受,那麼年輕的女孩子明明還有很多光輝的未來,卻……

    她本不應該待在充滿消毒水味的醫院里,渡過她的余生。

    夏馬爾向前走了幾步,抬手拍了拍北g清和的肩膀,“我會盡全力去找到根治的方法,在那之前我會想辦法拖延惡化的時間。”

    “……真的謝謝你,夏馬爾。”輕輕地,有什麼東西落了下來。溫暖的,像是閃爍著亮光的東西。

    晚上的時候,北g澄的母親給她帶了排骨湯來。北g澄在接過湯以後,想到之前父親那掩飾不住的憂傷目光,北g澄便已經知道結論了。

    她其實很早以前便有了預感,如今只是告訴了她早已知道的結果罷了。

    “媽媽。”

    “嗯?”

    “我先要和你道歉。”北g澄低頭看著自己湯里倒映出來的倒影,“之前在工作室門外,我听到了你和爸爸的談話。”

    “什麼談話?”

    “就是有關于你們想收養一個遠親的孩子的談話。”她抬眼見北g白鳥被嚇了一跳,之後她慌忙擺手,說她不會不經過她的同意就收養的,現在當然是照顧她更重要。北g澄溫和地笑了笑,“沒關系的,媽媽。”

    “我也想要一位哥哥呢。”在她離開的時候可以陪伴你們的孩子,“如果有一位哥哥的話,我會很開心的。媽媽去把哥哥接來吧。”

    拜托了。

    “去把我們的家人接回來吧。”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並盛町日常 | 並盛町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