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並盛町日常 14. 第十四章

14. 第十四章

小說︰並盛町日常| 作者︰月見月| 類別︰都市言情



    這日,北g澄和綱吉一如既往的在圖書室里午睡。耽美榜 在這里,幾乎不會有人來打擾,這間圖書室簡直快成了他們倆人的專屬午睡地。

    北g澄今天沒有睡著。她在綱吉睡著後,睜開了眼楮,托著腮望著身旁的人,大約是盯了他一整個午休,她就是盯著綱吉的臉發呆。

    人有時候天馬行空的亂想雜七雜八的事時,其實時間過得還挺快的。

    就比如說現在,北g澄盯著綱吉的睡顏。那雙澄澈的橙褐色眼眸閉上後,余下有點翹的睫羽斂在他臉上,像是軟軟的小刷子一樣。她沒想到阿綱的眼睫毛還挺長的。

    ——睡著的樣子還是那麼可愛。

    ——說來,昨天她除了游泳課上,還是第一次見到阿綱的裸身呢。

    ——是不是太瘦了啊,阿綱要多吃點東西,男孩子就該長點肌肉啊。

    ——話說阿綱的皮膚好白啊,和她差不多了。她還是因為病理的關系,阿綱像她可不行啊,生病可就不好了。

    ……

    想著這些有的沒的,她隨意游移的目光忽地落在了綱吉的唇上。

    之前第一次和綱吉接吻,因為是突襲,她和他只是唇與唇之間踫了踫,沒有更進一步的空間。

    憶起當時的觸感,北g澄托腮的那只手手指下移,指關節彎曲無名指劃過唇瓣,眯起眼楮。

    想重來一次。

    是因為她沒征得他的同意突然搞突襲,所以才沒能更進一步吧。這次要不直接說明,認真一點?

    還是說到那一步還是太快了?可是她已經循序漸進很久了,再怎麼樣也不至于如此吧?

    嗯……但是但是,也許自己直接說出口會將阿綱嚇著了。他要是嚇到了,下意識拒絕了怎麼辦?這樣豈不是很尷尬?不不不,她倒沒什麼事,就是阿綱估計會胡思亂想,然後想著自己的拒絕傷害到她了這樣的內容吧。

    嗯∼是阿綱會做出來的事呢。

    嘛,雖然她可以假裝傷心,讓兔子主動掉進她設的陷阱里就是了。

    又或許阿綱他其實期盼著她的再次主動呢?嗯嗯,畢竟是個沒有她給的階梯,就不會主動的膽小鬼呢。總會想她或許會討厭他什麼的,真是的,她怎麼可能討厭他嘛。她最喜歡阿綱了,不管他做了什麼她都不會討厭他的。

    那她要誘導阿綱主動親過來麼?

    北g澄腦內模擬了一下。

    比如,她說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就會想到那天的kiss這樣……不行不行,阿綱絕對會因為害羞而下意識提出離開或岔開話題。這個不行,那∼…再一起去拍大頭貼提醒一下?提到大頭貼阿綱肯定會自己想到那天的事吧。嗯…這個貌似可以,但是要怎麼自然的提及呢?

    北g澄腦內思緒轉了幾圈,忽然眨了眨眼,不禁短促的笑了聲。她抬眼望向前方被清風吹起的窗簾,涼爽的微風輕悠悠地吹進了室內,微風帶來的一絲涼意、將昏昏沉的大腦清醒了些。

    連她都有些糊涂了,這種事根本就不用模擬的嘛。

    “唔…”

    身旁人的□□喚回了北g澄的視線,她垂下眼,望著綱吉睡迷糊的表情,她的心情更好了。

    綱吉揉了揉眼楮,偏頭看見又先他一步醒來的北g澄時,大腦還未清醒過來。接著,他便看到北g澄兩手托住了下巴,笑眯眯的說,“喜歡你。”

    綱吉眨眨眼,“唔…嗯?”

    “剛剛的是‘阿綱睡迷糊表情的喜歡’。”北g澄搖晃著腦袋,看樣子超開心。

    醒來必被撩。不能說是習慣了,但綱吉也沒一開始的手足無措了,他臉色微微泛紅,垂下頭,“嗯…”

    “喜歡。剛才是‘阿綱臉紅的喜歡’。”

    綱吉撇開臉,“哦。”

    “喜歡。現在是‘阿綱害羞的喜歡’。”

    “阿澄你別老是說這種話了啊!我知道了啊!”綱吉覺得他要是再不阻止,北g澄估計就沒完沒了了。

    “嘛嘛∼你先別阻止我嘛。接下來我想說的是‘真心的喜歡’,但是感覺‘真心的喜歡’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北g澄兩指捏著下巴,“怎麼辦好呢?”她視線瞟向綱吉,被盯著的綱吉下意識咽了咽口水,莫名有點緊張。

    北g澄就像是真的在認真思考一樣,歪頭。“喜歡。”她的眼眸很柔和,綱吉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給擊中了。

    北g澄兩手握在一塊,靠近綱吉,“喜歡。”

    綱吉不自覺的屏住了呼吸。

    “喜歡…”

    兩人之間的氣息近在咫尺。

    “吶,阿綱。”

    “…嗯?”北g澄突然喊他名字,綱吉下意識應了聲。

    “我覺得比起語言上說得好听,還不如用行動來表明,顯得更真切。你說呢?”

    “嗯、嗯…”綱吉覺得自己的臉很燙,不用想一定很紅了。

    北g澄與綱吉額頭抵在一塊,輕笑出聲。

    “那麼你的回答呢?”

    綱吉望著那雙有著柔和溫度的眼楮——漸漸的,所有的羞澀和猶豫都仿佛溶解進了天空里,那令他感到溫柔的笑顏將他全身心的包容了進去。他像是躺進了溫暖的溫水里,暖融融的——安心的感覺令他放松。

    綱吉抬手攏住了北g澄的雙手,輕輕收攏了她的手指。體溫從綱吉的手心中傳過來,在北g澄微微詫異的目光下,綱吉傾過身貼近了兩人間的距離。

    窗外的風聲變大了,白色的窗簾被風吹得掀起,混在其中的粉色花瓣,輕輕地飄在了書桌上。

    回到教室後,綱吉感到有一道視線向他直直射了過來。他疑惑的抬頭望了望四周,見到今早的那個轉學生,獄寺隼人那凶巴巴的眼神後,他抽了抽嘴角,一臉黑線。

    “總覺得那個轉學生在狠狠的瞪著我啊。”不管他走到哪,都能感覺到身後如芒在背的視線,綱吉渾身打了個顫,感覺自己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那個從意大利來的獄寺同學麼?”北g澄歪頭,越過綱吉的肩膀望向他的背後,“獄寺同學就是態度有點不好,表情凶了一點吧。”仔細瞅瞅,是個很帥的帥哥。還是混血款的那種帥哥。

    “他應該是不良吧?之前還踹了我桌子,他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啊。”

    北g澄低頭小聲地咳嗽了聲,抬頭看綱吉,“不滿?你們是第一次見面吧?”

    綱吉沒注意北g澄壓低聲音的咳嗽,還在想自己哪里有惹到獄寺隼人。“對啊。我們明明是第一次見面,他干嘛針對我。”難道是因為他長得好欺負?綱吉汗顏。

    之後綱吉被山本武喊走了,好像是下午綱吉還有一場排球賽。北g澄在山本武不經意的向她看過來的時候無視了他的目光,只是側頭對綱吉微笑著讓他加油。在目送綱吉他們離開後,北g澄忽然捂著嘴劇烈咳嗽了起來,她連忙拖開椅子站起了身,往洗手間奔去。

    “小澄。”

    手上的透明穢物被她用清水洗去,咳嗽也變成斷斷續續的小咳,北g澄的腦袋終于稍微清明了一些。听見身後的聲音,她臉上那副頹然的表情頓住,扭頭才發現身後里包恩的存在、那摻雜著疲倦的神情轉為了驚訝。

    “里包恩先生!”

    “感覺好些了麼?”

    里包恩沒理會她本能的將藥藏起來的動作,兀自躍上了洗手台,問她,“實在擋不住了的話,就說吧。我想阿綱比起你的隱瞞,更想你能告訴他這件事。”

    “里包恩先生早就知道了麼。”北g澄的眼眸微微暗了下來。她低垂下腦袋,感覺自己的喉間再次癢了起來,“我、咳咳咳……”北g澄終究是沒能忍住,那提心吊膽的咳嗽再次咳了起來,咳嗽聲吵得她耳鼓痛,胸腔劇烈震動得她幾乎快喘不過氣來。大腦都有點缺氧。

    中途北g澄听見洗手間的門好像被打開了,里包恩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像是在叫人,“獄寺,你過來!”

    “咳咳、里包恩,里包恩先生……咳咳咳……”她沒能攔住里包恩。只覺得自己再咳一下就會好,可是這重復的咳嗽過程一直沒能停止。眼前的事物也被生理性淚水模糊的只余下彩色的碎塊,那拼湊的顏色是什麼,是一點也分辨不出來。

    咚。

    北g澄倒在洗手台上,感到身後有誰接近了她,“喂!你……”昏沉暈眩的大腦沒能听清對方的話,北g澄只能捕捉到胸腔里一下一下的震動,與吵鬧的咳嗽回音。

    “嘖。”

    她貌似听見了一聲不耐煩地咂舌。是給別人添麻煩了吧,北g澄心里不禁感到了愧疚、想跟對方道歉。“抱歉……”但她一句話也沒能說完,喉管的恐怖咳意又將她抓了回去。

    “你別再說話了!”

    獄寺幾乎算是下意識的幫北g澄順背,手上已經開始幫她將那些推遠的藥物拿了過來,在里包恩的指點下將其中的一打藥板拿起、將藥片剝了出來。“把藥吃了,先不能喝水,會被嗆住。吃了藥我背你去醫務室。”

    北g澄被獄寺扶起,顫抖著手接過獄寺遞來的藥,好在她手抖得沒有把藥晃掉,成功將藥給吃了下去。

    里包恩在一旁說,“慢慢調整呼吸,你呼吸太過猛了,會有通氣障礙大腦只會更暈。”

    見北g澄總算是慢慢緩了過來,雖說還是有幾聲零星的咳嗽。但獄寺已經二話不說,直接將人背起,拿上那袋藥袋就出了洗手間,里包恩在後面跟上他們。

    當北g澄沒什麼精神的在病床上坐下後,她才發現背著她的人居然是那位新轉學來的獄寺隼人。她怔了下,連忙道謝道,“謝謝你,獄寺同學。”

    獄寺很不擅長應對這類女孩子,這總會讓他憶起那位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性,她好像也總是病殃殃的樣子,但面對他的時候就會強行打起精神來,流露出溫柔的笑顏。

    他蹙著眉頭,撇開臉硬邦邦道,“這只是里包恩先生讓我做的,你要謝就謝里包恩先生吧。”

    “謝謝你,里包恩先生。”

    里包恩听出了她那有氣無力的聲音,“道謝就不必了。你考慮好我之前的提議了麼?”

    知道里包恩說的是將她生病的事告訴綱吉,“我…”北g澄再次小小地咳了下後道,“我覺得、也快隱瞞不下去了吧。”

    “我能感覺到,我已經開始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已經快沒有行走的力氣了。”

    獄寺在將北g澄背到醫務室後就想離開了,他不太想直面老是令他有既視感的北g澄,他在北g澄的身上總會隱約見到他母親的影子。于是獄寺朝里包恩點點頭,“那我便先走了,里包恩先生。”

    里包恩看向他,點頭,“啊,你去吧。”

    “我會告訴阿綱的。”北g澄靠著病床的床頭沉默了很久,眼里閃過幾絲遺憾,神情落寞,“我還以為,我最起碼能撐到與阿綱國中畢業。”

    “現在看來,我連和他一塊上學都做不到了麼。”

    里包恩抬手按壓了下他的禮帽,“你要相信自己會好起來,連你自己都沒有那個信心。蠢綱的話,他更加無法振作起來了吧。”

    “……說的是呢。”北g澄頭輕輕閉上了眼楮,聲音又輕又柔,“我感覺有些累了,里包恩先生。”

    “那就休息吧,到時候我讓阿綱來接你。”

    “謝謝你,里包恩先生。”

    “沒關系。”

    “……剩下的便拜托你了,里包恩先生。”

    “啊。”

    *

    等北g澄再次醒來,睜開眼時視野里一片黑暗。鼻尖嗅到的是醫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窗外已經完全黑了下去,房間里靜悄悄的。

    她指尖動了動,她剛一動身旁人便被驚醒了,慌忙直起身,“阿澄!”

    是綱吉的聲音。北g澄側過腦袋在昏暗的房間里眯眼,只隱隱約約看清了一個模糊的輪廓,“阿綱?”

    “是我。我要開燈了哦。”綱吉站了起來,摸索了一下旁邊的床頭櫃,站起來的時候差點被椅子絆一跤,好在他穩住了。“嘶…”不過剛剛好像撞到了哪里,他“嘶嘶”地忍住了痛呼,手搭上了電燈開關。

    “啪。”

    燈亮了,北g澄事先被綱吉提醒了有準備。她閉上眼楮緩了一會兒後睜開眼楮,抬眼向她病床旁的人看去,“阿綱…”

    綱吉垂頭向她看了過來,眸中盡是些她看不清的情緒。在看了她一眼後綱吉便撇開了腦袋,輕應了聲,“嗯…”

    他這個態度令北g澄心頭一跳,她稍微打量了下周圍,怎麼看這里都不像是學校里的醫務室。她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問綱吉,“阿綱,我這是…在醫院里麼?”

    綱吉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後,听到她的問題手里握緊的拳頭再次捏緊,指甲像是要陷進肉里。

    “嗯…”

    過于安靜的氛圍令北g澄感覺很難受,“阿綱,你生氣了麼?”

    “……生氣?”綱吉就著她這個詞呢喃出聲,他的視線落到北g澄的臉上。那一瞬間,北g澄的神經本能地緊繃了起來,緊張和忐忑一起涌了上來,嚇得她心髒怦怦地跳個不停。她頭一次面對綱吉,那麼的心虛害怕。

    綱吉看了她幾秒,那雙溢滿擔憂的澄澈眸子望著自己,北g澄卻覺得他看了自己許久。直到一聲嘆息落下,她的手被一雙體溫溫熱的手握住,綱吉的聲音在她身前落下,語調無奈極了。

    “……你都這個樣子了。我就算是想生氣,也不忍心啊。”

    听到綱吉的話,北g澄的眼眶不禁有些發熱,感覺鼻頭酸澀,“對不起,阿綱。”

    “是我太任性了,害你為我擔心。我只是……”只是不想看到你為她的病而愁苦的臉。

    “我知道的。”綱吉額頭抵在了他握著的雙手上,隔著北g澄的手輕輕地說著,“我知道的,我當然知道阿澄為什麼要瞞著我。”但就算是知道,他還是會感到很難過。尤其是在知道北g澄病倒下的那一刻起,他就沒有一個時刻是不悔恨的。他痛恨自己為何什麼都幫不上忙,為什麼自己是個廢材,“但果然還是……”

    正沉浸在自己情緒中的綱吉,忽地感到眉間一涼,一股輕柔的力道揉散了他無意識蹙緊的眉頭。綱吉抬頭看向面前,在他陷入自己的情緒中時,自己撐坐了起來的女孩子。

    “阿綱還是那麼的溫柔呢。”將過錯都攬在自己身上,“這樣會很累的。”

    “阿澄…”

    北g澄俯下身,抱住了安靜下來的綱吉。胸口涌上來的感覺不再是堵塞難受,而是暖洋洋的,如一捧溫水一樣溫暖而柔軟。

    “謝謝你…”她聲音不禁有些哽咽,但她面上依然是笑著的,只是她下意識地收緊了手臂,“謝謝你那麼關心我,傻瓜。”她不應該瞞著你,但她真的不想看到你那憂心的表情。在看到你那樣的表情後,她才是真正的感到難以忍受。

    她最愛的傻瓜啊,倒時候可不要哭啊。你一哭的話,她想必就是離開了都不能安心下來吧。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並盛町日常 | 並盛町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