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並盛町日常 10. 第十章

10. 第十章

小說︰並盛町日常| 作者︰月見月| 類別︰都市言情



    “啊…”

    兩雙手從不同的左右兩方伸過來,輕輕觸踫到對方皮膚的兩人都是一愣、本能地迅速縮回手來,看向自己的身側。接著又是一怔。

    北g澄眼楮微睜,“你…”

    黑沼爽子蜷縮著手指,望著她,“是那天的…”

    話出口後兩人間又是短暫地沉默了會兒,北g澄略先噗笑出聲,“我們還真是有緣呢。”

    黑沼爽子慌亂了下,腦筋快速思索了下怎麼搭話比較不失禮 、她試著微微頷首,“嗯、嗯。我們又見面了。”好簡略,應該沒有失禮的地方吧?

    北g澄抬手將鬢邊的碎發撥弄到耳後,微笑看著她,“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了吧?”

    黑沼爽子“唉?”她只記得這是第二次見面,是她不記得的還有一次嗎?那要道歉才行……

    北g澄“啊”了聲、想起第二次黑沼爽子當時是背對著他們的,“第二次是那天下午,那天你不是還在電線桿下給一只幼犬遞了傘麼。當時你背對著我,沒看到我。”

    黑沼爽子:“是、是這樣啊。”內心不禁悄悄松了口氣。

    太好了。不是她失禮地給忘記了,明明對方還記得她這個陌生人,自己卻將對方給忘記了。

    “你想要這個馬克杯麼?”北g澄視線落向剛剛兩人一同伸手去踫的馬克杯,“你喜歡就讓給你好了,我去看看別的。”

    黑沼爽子看她,“唉?”她抬手擺了擺,“不,你要是喜歡還是給你……”

    北g澄無奈打斷她,“我其實是想買一對差不多的馬克杯,這個可不符合我的要求。”

    黑沼爽子疑惑道,“一對的?”

    北g澄看向那個純白簡單大方的馬克杯,“我就是隨便看看這邊的杯子,我想買的是那種情侶款的。”北g澄指向另一旁貨架上的花色鮮艷的馬克杯,“不過我不怎麼喜歡那種鮮艷的啊,我和我家的都比較適合簡約款的。”

    黑沼爽子情商再怎麼低,都那麼明顯地表示了她還是能理解的,“原來是給男朋友買的麼。”

    北g澄淺笑點頭,“沒錯。”

    能和兩次見面的,啊,是第三次。能和三次見面的陌生人說那麼多的話,黑沼爽子內心很開心,這不表明了她有在進步和努力了麼。她低頭斟酌了一番語句,抬頭看向北g澄,“那、那個…”

    北g澄扭頭看她,“嗯?”

    黑沼爽子動了動嘴,心里有點緊張,“我、我叫黑沼爽子。寫成爽朗的‘爽’和孩子的‘子’字。黑沼爽子。”

    北g澄神情微愣,臉上不禁揚起了溫和的微笑,“爽子是嘛。”被人忽然這麼喊黑沼爽子一愣,接著听北g澄繼續道,“我叫北g澄,寫成澄澈的‘澄’字,叫我小澄就可以了。”

    黑沼爽子不禁喃喃,“名字……”北g澄听到她提起這個“唉?”了聲,“你那樣介紹不是想讓我喊你名字麼?是我誤會了?”

    黑沼爽子臉頰微紅,趕忙搖頭,“不是,我很高興。”第一次有人喊她不是貞子,而是爽子。好好地喊了她的名字。

    她真的非常的高興。

    “那小、小澄。”黑沼爽子靦腆地喊了聲北g澄的名字,對她道,“我知道有一家店的風格都是簡約風的用具,要、要是小澄不介意的話。要和我去看看嗎?”

    北g澄驚喜道,“真的嗎?我要去。”

    黑沼爽子聞言,臉上露出發至內心的微笑來,“嗯。”

    是個好溫柔的人啊,能成為朋友麼?北g澄和黑沼爽子內心同時想道。

    然而女孩子間的友誼就是這麼簡單,只要在一件事上聊得來,再交換聯系方式,平常再約出去一起玩。很快就可以敲定友誼了。

    北g澄買到心儀的禮品後,與黑沼爽子告別走向了回家的方向。

    要不還是將這個先送去給阿綱吧?他會有什麼反應呢?北g澄拎著她特地買的情侶款馬克杯,嘴角悄悄勾起。

    表情一定很有趣。^_^

    “北g同學?”

    正要穿過商業街的北g澄,听見有人喊她時下意識抬頭,見到山本武時她訝異了片刻,“山本君?”

    山本武正在幫店里搬運今天到貨的海鮮食材,見到路過的北g澄時他笑著打了個招呼,“好巧啊,北g同學。你這是剛購物回來嗎?”

    北g澄淺笑點頭,“嗯,剛買完東西,準備回去呢。山本君這又是……”她看了眼山本武身後停靠的卡車,又看向司機幫忙將貨物搬進旁邊的壽司店里,“在打工?”

    “唉?”山本武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但也差不多吧,“哈哈,說是打工,其實我是在給自家店里幫忙啦。”他不好意思地饒頭。

    這北g澄還真不知道,“山本君家原來是開壽司店的啊,听起來很厲害啊。”山本武哈哈笑道,“沒有啦。對了,北g同學要來我家店里坐坐麼?你可以嘗嘗我們家做的壽司喔,看在大家都是同學的份上,我可以讓老爸給你優惠的。”

    听起來很好,而且也充滿誘惑的樣子。不過北g澄還是拒絕了,“不了,今天已經很晚了。我要是現在吃了壽司,我媽媽辛苦做的晚飯大概就吃不下了。謝謝山本君的好意,壽司的事等我下次再來品嘗吧。”

    她都這麼說了,山本武自然不會執意讓她留下來,點頭,“那好吧,我也要繼續去幫忙了,我們明天學校見,北g同學。”

    北g澄擺擺手,“明天見,山本君。”

    繼續往回家的方向走,北g澄忽然想起之前她母親說過,她那很久沒回過家的父親要回來了。在母親說的時候,北g澄都差點沒想起來是誰。

    有關她的父親,她的記憶只停留在了四歲還是五歲那年?總之很遙遠了。

    父親嘛……她都快忘記了父親的長相,記憶里的面貌也變得模糊不清。

    說起來,她父親叫什麼名字來著?

    父親又是做什麼工作的?

    他去了哪來著?

    ……都忘了。

    不過記憶里的那雙溫暖手掌,在她頭頂輕揉的動作倒是印象深刻。

    一只手從後面探出、蓋在了北g澄頭頂,之後動作輕輕地揉了揉,北g澄閉著眼楮點了點頭。

    嗯嗯…沒錯,就像這樣。

    “……”

    一秒過去了,兩秒過去了……

    ——嗯?!

    北g澄驀地拍開頭頂的那只手,與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身後的男人唰地一下拉開五米以上的距離。瞪著對方,誰?!

    “啊、”戴著淺框眼鏡的男人被她的反應怔了下,收回了被拍開的手垂在了身側。

    “好久不見,小澄。”

    身穿黑西裝的高個子男人,有著一頭垂到耳邊的墨色短發、還有一雙與她相同的澄澈藍眼楮。他望著她的方向溫和地揚起嘴角,周身的氣質給人的感覺非常的舒適。

    北g澄望著那個人,記憶中的父親就是這麼地溫柔親切,不管是抱著年幼的她坐在廊下溫聲細語地說話時,還是在床頭邊照顧生病的她的時候。都是這樣的溫潤如玉,溫暖地是個讓人僅一眼便能喜歡上的人。

    那張模糊的父親面容逐漸清晰,與面前有點面熟的男人漸漸重合,距離與陌生感慢慢被消融。北g澄停頓了片刻,不自在地扭頭看向一旁不遠處的自家院門,目光復雜。

    “歡迎回來,父親。”

    北g清和在北g澄的別扭喚聲下,勾起了一抹淡笑來,“嗯。”

    “我回來了,小澄。”

    父親回來了,母親很開心。好像清楚父親今天就會回來一樣,母親早就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還和與父親一同回來的北g澄、說讓她去g田家把奈奈媽媽和綱吉請來她們家一同吃飯。

    “我之前和奈奈說過了哦,小澄你盡管去好了。”望著面前母親高興的笑臉,北g澄自然不會說出拒絕的話來。

    就在她點頭,想轉身離開的時候,她的父親側頭喊住了她,“小澄。”

    她聞言望向父親,等著他說話。

    北g清和面上有片刻的遲疑,但還是開口問她,“我听你媽媽說了,你在和十…和阿綱在交往,對嗎?”

    見北g澄點頭,北g清和抿了抿唇,雖然他對這事不反對。但這件事要從另一方面來說的話,對他來講會很難辦。不過…他還是溫和地笑了笑,“這樣啊。阿綱是個好孩子,我和你媽媽一樣,也挺喜歡他的。”

    北g澄仰頭盯著父親的臉,“父親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想說?”

    北g清和聞言,看著她“嗯,就是……”

    “你的病,有和阿綱說麼?”

    “……”

    見北g澄沉默,北g清和動了動唇,眼里劃過一絲憂愁的情緒。他道,“過不了多久,我一位認識的醫生也會來日本。”在北g澄看向他的時候,北g清和看著她的眼楮。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北g澄表示了解的輕輕點頭,低聲說了句,“我出門了”便推開玄關的門走出了家門。

    “阿娜達(老公)?”

    听見北g白鳥的聲音,北g清和回頭看向妻子擔憂的臉,下意識對她揚起安撫的微笑,“沒事的。”

    北g清和讓妻子不用擔心,安心去做自己的事就好。之後他便拎著自己的公文包走向了他的工作室,在書桌上放下公文包後,他坐進了辦公椅里。摘下戴在臉上的眼鏡,眉宇間不自覺的蹙起、抬起兩指揉了揉鼻梁骨讓自己放松。

    這些年的國外工作,令北g清和感到了身心疲憊,他都不記得自己到底是有多少年沒有回來了。

    他如今能夠回故鄉還是因為彭格列家族即將展開對下一代的培養工作。而他出生的國家,正好是與下一代的十代目同一個故鄉,要不然他還不能被彭格列的情報部門放過,那麼早地放他回來。

    九代目已經老了,在彭格列內部動蕩前,是該培養新的繼承者了。

    而比起這些工作上的事,他更希望即將來到日本的夏馬爾醫生,能夠幫助他的女兒吧。

    放下手中的眼鏡,轉過辦公椅望向窗外的夜色,北g清和嘆了口氣。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並盛町日常 | 並盛町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