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並盛町日常 7. 第七章

7. 第七章

小說︰並盛町日常| 作者︰月見月| 類別︰都市言情



    推開窗戶,清新爽朗的空氣從窗外吹進屋。耽美榜 綱吉伸了個懶腰,瞥向桌上的電子時鐘,數字正好跳到八點整。

    今天就是約會了。

    樓下也適時傳來奈奈媽媽的喊聲,“阿綱,小澄已經來找你了!”

    綱吉高聲應道,“嗨,我知道了!”

    換好衣服走下樓梯,綱吉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門口玄關處的北g澄。今天的她,看樣子有好好打扮過。淺藍色的上衣加上白色的雪紡百褶裙,有種清新悠閑的味道,與她周身的氣質也很搭配。

    今天…沒有編麻花辮,而是散發啊。

    北g澄注意到站在二樓樓梯上的綱吉,見他臉色微紅,她不禁輕笑了聲,雙手背在身後歪頭,“我漂亮嗎?”

    綱吉:〃△ 〃

    面上一紅,隨即綱吉內心飛快搖頭。

    不、不行。不能一直是他被調戲,他要反攻回去!他可是男孩子,怎麼能一直被壓制!

    打定主意的綱吉,抬起拳頭舉在唇邊輕咳了聲,直挺挺地站在台階上,努力視線不偏移地望向北g澄,“你當然是最漂亮的。”說、說出來了。

    雖然成功說出來了,但是好羞恥!

    北g澄雖然在綱吉的話落後有片刻間的愣神,但她很快緩過神,臉上笑開了花,“這個時候不是該說,‘你在我眼中無論什麼時候都是最漂亮的’麼。”

    綱吉:“……”

    北g澄撫臉,“難道我平常在阿綱眼中不好看麼?”

    本來就越想越害羞的綱吉,直到在北g澄的這句話後,徹底KO。綱吉表示他敗了,“不,平常的阿澄也好看。”臉上的熱度漸漸褪去,綱吉忽然產生了好奇,“如果是阿澄的話,會怎麼回答?”

    北g澄手指抵臉,“啊啦啦∼這種問題其實是沒有正確答案的,要看你怎麼回答了。不過我的話,就會答‘無論何時你在我眼中都是初戀時的樣子’。”在綱吉膜拜大佬的目光中,北g澄笑呵呵的伸出一根手指,“初戀的時刻在文學作品里,不就是最美的那一刻麼?”

    望著周身春暖花開的北g澄,綱吉身後背景布滿了黑線。

    綱吉表示北g澄太會了,他就算想A回去也會被擋回來,于是他放棄從話語上佔便宜了。但想A的話也不是只有語言上可以做到,還有其他辦法!

    相信自己,他可以的。

    綱吉內心堅定的握拳!

    北g澄望著綱吉去洗漱離開的背影,指尖在唇上輕撫而過,揚起一抹淡笑來。

    “當當∼”出門後,北g澄舉起手里的兩張門票,介紹道,“水族館的門票。”說完她垂下手,開心的與綱吉道,“阿綱,我們去水族館吧!”

    不是約會必定看電影啊,也挺好的。綱吉對此自然是沒有意見的,他點頭,“嗯!”

    確定好要去哪里玩後,綱吉剛要抬起腳步走,北g澄伸出手擋在了綱吉面前。

    綱吉:“唉?”

    他看過去的時候,就見北g澄微笑著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他,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綱吉垂眸盯著面前的手,沒有遲疑地抬手握住了那雙細嫩的手,握在手中後,耳根後的皮膚微微泛紅,“走吧。”

    北g澄登時喜笑顏開,點頭,“嗯!”

    水族館。

    “果然到周末人就是多啊。”綱吉牽著北g澄的手望了圈周圍的人群,“不過大多數是父母帶著孩子來玩啊。”望了一圈也不怎麼見情侶來水族館玩,多是以一家三口來玩的家庭居多。

    看著看著,綱吉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等等…以阿澄的思考方式來看,難道是在對他暗示著什麼?!

    綱吉:Σ( ° △° )

    “也還好是水族館吧,電影院的人到周末只會更多。”北g澄不太想去人多的地方,比起那些嘈雜的環境,她更喜歡與綱吉兩人獨處。想著,她的手上移,臂彎勾住了綱吉的手臂,對望過來的綱吉微微一笑,“走吧。”

    哪想面前的人渾身一顫,北g澄疑惑地低頭看向手中抱著的微顫手臂,抬頭就見綱吉面部略顯僵化地慢慢點頭,“嗯…”

    “?”北g澄頭頂問號。阿綱怎麼了?

    綱吉:人少?難道是那種密閉的空間,兩個人的……

    不不不,也許不是呢。

    自己想害羞了的綱吉,自動清空了腦袋里的雜念。不能亂想。

    進入水族館後,綱吉時刻防備著北g澄說撩撥他的話,緊繃著神經。但是,在他與北g澄逛了水族館好半天後,都沒听到她說什麼令他羞澀的話。他不禁感到了困惑,注意力也不在那些魚群的上面,目光時不時的落在身旁人身上。

    到現在都沒有說過一句挑逗他的話。是在憋大招麼?

    “阿綱你看!”北g澄在玻璃面前彎腰,對走在身後的綱吉招手,讓他過來看,“這個魚好小巧啊,好可愛!”

    綱吉還沒來得及走過去,旁邊便在北g澄話落後緊跟上了一句,“吶,老公,你看。”

    聲音就在北g澄旁邊,北g澄怔了下往她旁邊看去。湛藍的眼眸與一雙同樣看過來的酒紅眼眸撞上,兩人都是一愣。

    北g澄內心:好、好年輕。這麼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已經結婚了麼?

    由崎司內心:好漂亮的眼楮,像是與身旁的碧藍海水一樣澄澈。

    由崎星空舉著手中的相機走了過來,“啊,小司,保持著那個樣子不要動。”

    由崎司:“唉?”

    她緩過神回頭,就見到自家老公舉著相機、對準著她就是一陣狂拍照,“啊啊∼小司不管哪個角度看都好可愛啊,相機內存根本就不夠用嘛!”

    由崎司腦後滴汗。好羞恥。

    北g澄直起身,目光在那對年輕的夫妻身上轉了圈,隨即她的目光落在身旁靠近的綱吉身上。

    綱吉有所察覺,望過來的視線與她對上,兩秒後立馬反應過來!“不可能,我絕對不會那樣做的!”大庭廣眾之下跟痴漢一樣瘋狂拍照什麼的。很羞恥的,跟公開處刑一樣!

    北g澄微笑捧臉,“啊啦啦∼我什麼都沒有說哦,只是有些遺憾沒有帶相機罷了。”

    綱吉腦後滴下不存在的汗珠,肩膀脫力一般的塌下,“……”真的麼?總感覺沒有可信度。

    看完企鵝跳水表演還有海豚躍水演出,北g澄在與綱吉買了些水族館紀念品後,便打算離開了,“水族館也逛的差不多了,我肚子也餓了。”北g澄手中的紀念品小袋子被綱吉拎走,她盯著綱吉手中的袋子眨了眨眼。之後她面帶微笑的抬頭,雙手合掌提議,“我們去吃飯吧,正好我知道一家家庭餐廳味道就很不錯,離這里也不遠。”

    綱吉對北g澄的安排都是沒意見的,既然她說了,那就去唄。“好,那我們走吧。是從東門離開還是從西門走?”

    “西門。”

    家庭餐廳的確不遠,走出水族館後他們大概走了十多分鐘的距離便到了。

    兩人來到一家叫Wagnaria(瓦古娜利亞)的家庭餐廳。走進店里後,很快便有店員上來招待兩人,“歡迎光臨,請問是只有兩位麼?”

    綱吉的視線下移,落到這位店員的腰間,那里有一把存在感極高的日.本.刀。他的面色不禁一青,“唉?”

    北g澄點頭,“嗯,只有兩位。”在听到她的回答後,店員面上揚起職業的微笑,“好,我知道了。”她伸手向一旁對兩人道,“請兩位跟我來,我來引導二位入座。”

    綱吉看看北g澄又瞥向店員,目光又落到店員的腰間。阿澄你這是無視了麼!那是刀吧?他沒有看錯吧?這怎麼看都感覺很危險吧!

    瑟瑟發抖的綱吉被北g澄微笑的拉著走在店員身後,在兩人入座後北g澄接過店員遞給她的菜單。大致地粗略掃了一遍後,北g澄抬頭看向對面正襟危坐的綱吉,“阿綱想吃什麼?”

    綱吉的目光總是控制不住地往那把刀上瞟,聞言,他看向北g澄,臉色發青的撇開腦袋望向落地窗外的景色,“你、你決定就好,我都可以。”

    轟八千代留意到綱吉貌似從進店里後便一直在抖,不禁關心的問了句,“這位客人,是店里的冷氣開太大了麼?需要我去關小一些麼?”

    旁邊帶刀的店員突然向他搭話,綱吉心髒一陣猛跳,轉過頭慌忙擺手加搖頭,“不不不…是我個人問題,請不要在意,哈、哈哈。”

    北g澄低頭點菜中,“這個這個這個,嗯…主食都點好了就差甜點了,聖誕芭菲和提拉米甦,阿綱想吃哪一個?”

    點完菜的北g澄抬頭看向綱吉,就見面前的綱吉面色青的跟中毒了一樣,她驚了下不禁詫異道,“阿綱,你怎麼了!”

    你說怎麼了?!他還想問阿澄你,怎麼跟沒看到一樣。綱吉心累的在心里吐槽,只想流下一行悲傷的寬面條了,“我沒事…就、聖誕芭菲吧。”

    等轟八千代走遠了,綱吉總算是松了口氣。他手放在膝蓋上,看向對面坐著的北g澄,“剛剛那個店員腰間掛著的是刀吧?阿澄你沒注意到麼?”

    北g澄:“唉?”

    她想了想剛剛的店員,“啊…那個啊。”她疑惑問道,“那不是玩具刀麼?”真刀是不可能帶上街的吧,畢竟管制刀具管得可嚴了。

    綱吉嘴角一抽,“玩具刀?”

    北g澄奇怪道,“不是嗎?”

    綱吉:“……”-_-||

    那清脆的叮當響聲,怎麼想都是真刀吧!話說,居然讓店里員工帶著刀亂晃,這家店真的沒問題麼!

    總感覺很危險。

    差不多到吃藥的時間了。北g澄伸手帶上了自己的包包,站起身與綱吉說了聲,“阿綱,我去一下洗手間,很快就會回來。”

    綱吉垂頭嘆了聲,听言,他抬頭看向北g澄,“啊,好。”

    北g澄從一位橘發的店員那里,問過洗手間在哪後,與這位店員道謝後走向了里側。在一位嬌小的店員端著盤子出來時,她注意到那位好像是她認識的學姐。“種島學姐?”

    種島白楊听到有人喊她,仰起頭看去,“啊,北g同學!”之後她奇怪道,“北g同學怎麼在這里?”

    北g澄听到她的話好笑道,“在餐廳除了是來吃飯的,還能是什麼啊學姐。”種島白楊恍然大悟,“對哦!”

    好可愛∼像小動物一樣。

    北g澄打量了番種島白楊的打扮,“前輩這是…在這家餐廳打工,對吧。”

    種島白楊點頭,“沒錯。”

    她剛答完,客人便又按響了喊號鈴,種島白楊現在在工作中,兩人也不好多交談。她只好對北g澄道,“那北g同學,我先走了。客人在叫我了。”

    北g澄笑吟吟的對小學姐揮手,“好,學姐加油。”

    十五號桌的客人是一位男生。不,要說光是只有男生也不對,因為剛剛問她洗手間在哪的那位女生,是和那桌的男生一塊來的,兩人大概是情侶之間的關系吧。

    伊波真晝,重度男性恐懼癥患者。面對女性能夠平常對待的她,一旦面對男性,就會打從心底地對男性產生恐懼心理,克制不住自己的會對男性重拳出擊。被揍者,輕者昏迷,重者住院。

    而現在——

    躲在牆後望著綱吉那桌的伊波真晝,端著盤子的手抖啊抖,上面的兩杯待客冰水遲遲送不過去,“怎怎怎、怎麼辦……”大家現在都在忙,小鳥游今天又沒有排班。她該怎麼辦?

    坐在座位上等著上菜的綱吉,現在很是苦惱。

    就在剛剛,他感覺自己被一道怨念極強的目光狠狠盯著,存在感之強烈令他後背發涼。他往視線的來源望過去,烏黑可怖的黑色氣息在一位橘發的店員身上飄出,她躲在牆後盯著他的方向。在發現他看過去後,那位店員臉色一黑,一個用力將牆捏碎了。死死地盯著他的方向不停喘氣,像是要用目光殺死他一樣。

    綱吉:“……”臉色發白。

    仿佛兜頭一盆涼水澆下來,整個人涼嗖嗖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好、好可怕。

    這家店果然好可怕,各種意義上!QAQ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並盛町日常 | 並盛町日常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