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龍冠 9空手套媳婦

9空手套媳婦

小說︰龍冠| 作者︰燕羽亮楮|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一件事情能夠讓你終身難忘,或許是絕望。

    而比絕望更加刻骨銘心,或許是拯救。

    徐賀明義雖然不知道這個帶著奇怪面具的人到底是誰,但是對方卻把自己從深淵當中拉回來。就算是這人別有目的,徐賀明義也心甘情願的被利用。

    徐賀明義被救了之後,什麼話也沒說,一直跟著這個面具人走。就在不久前,徐賀明義還是很多人眼中的大人物,受到無數人的羨慕。

    但是現在卻像是一個最普通的小斯,除開這一身華麗的衣物,竟然和最普通的下層人物一模一樣。

    煬羽葉自然是把這一切都放在了眼里,但是並沒有阻止對方。

    雖然救下了對方,而這人為了報恩,肯定會言听計從。

    但那只是一個工具人而已,煬羽葉想要的並不是一個工具人,而是一個真正的伙伴。

    所以有些事情就必須說清楚,要讓對方和自己擁有同樣的信仰,畢竟自己並不是全能的人才,所以很多事情還需要他自己做決定。

    兩人猶如無人之境一般走在航城街道上,並沒有夸張,準確的說,並不是沒有人,而是所有人都睡著了。

    煬羽葉降落的那一刻,只是一個輕描淡寫的眼神,就讓整座城市全部陷入了深度睡眠當中。

    現在這座城市,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所有人都已經睡著了。

    想要說什麼,就算是在大街上說,也根本不會有第三個人听的。

    但這人好歹是自己的第一號小弟,所以第一次談話必須找一個好一些地方。

    徐賀明義根本不知道對方到底想去哪里,不過無所謂,跟在後面就行了。可是看到一棟建築之後,徐賀明義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宜春院,航城最大的妓院。

    本來想要提醒一下的,但是看到對方都已經走進去了。徐賀明義也只能夠跟進去了,只不過這里的姑娘們全部都已經睡著了,難不成這位大人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煬羽葉進來了之後,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因為剛才使用了一次蔑視,所以整個城市的人,全部都已經睡著了。

    雖然看到門口有些女人躺在了地上,但是也有一些男人。

    所以並沒有想什麼,等到進來了之後,才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可是都進來了,難不成還出去嗎?如果反復進出,會不會給對方心里留下一個不靠譜的印象?

    煬羽葉這時候非常喜歡這一款面具,因為這東西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表情,雖然沒辦法做出喜怒哀樂多種豐富表情,對于現在萬古不變的表情,就已經足夠使用了。

    進了大廳之後,來到了一張還算是干淨的桌子旁,隨手一揮,附近的人就被一股特殊的力量推向了旁邊,很快就被清空了出來。

    煬羽葉︰“坐。”

    徐賀明義坐在了煬羽葉下手方,雖然什麼話都沒說,但是可以感覺出來對方很緊張。

    “放松一些,接下來就只是一些最普通的聊天而已。

    在那之前,你有什麼想問的嗎?可以隨便問,我會盡可能回答你所有的問題。”

    徐賀明義沉默了一下,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雖然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但其實都不重要了。

    自己家族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戴著面具的這人,沒有把那些人全部殺掉,應該是給自己留下復仇的機會。

    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煬羽葉︰“我看得出來,你好像對什麼事情都不是很關心。

    當然除了你的仇。

    但是你沒有想過,其實你並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會遭受到這些?”

    徐賀明義再次陷入了沉默,整個過程非常的簡單,甚至都不需派人去調查,但就是因為這麼簡單,才無解。

    歷史上像自己這樣的人比比皆是,弱小的時候,甚至連呼吸都是錯的。

    讓自己這樣的倒霉鬼,不管做什麼,都沒有任何的作用。如果說自己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對的話,或許就是太弱了。

    雙方沉默了一下之後,煬羽葉一字一句地說道。

    “如果我說我想要創造一個公平的世界,你願意幫我嗎?”

    徐賀明義非常疑惑的看向了煬羽葉,字面上是很好理解的,但是這種人物的話當中,肯定有更深層的意思。

    “這其中包含了很多,比如小孩子有免費的學可以上,比如窮苦人不會再受到壓迫,甚至一些非常窮苦的,還可以獲得免費看病資格。

    比如成年人可以靠著自己的雙手創造財富,掙多少全部都是你自己的,甚至還可以給他們提供崗位。

    比如老年人可以享受天倫之樂,不必饑寒窘迫。

    整個世界人人平等,就算是王的兒子犯了法,也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煬羽葉講了很多,徐賀明義也默默的听著,甚至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字。

    煬羽葉講的其實很片面,很多東西根本就不是用言語能夠表達清楚的。

    但是徐賀明義卻听得非常認真,雖然知道這種事情不可能存在,但卻擋不住美好的憧憬。

    不過憧憬歸憧憬,這些東西能不能變成現實,並不是嘴巴上面說說而已。

    徐賀明義也開始提出自己的問題,煬羽葉對于這些問題其實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完全可以照搬華夏現在的狀況。

    煬羽葉不是專業的人才,但徐賀明義卻是這樣的人才。很多東西只需要听到一些,瞬間就能夠聯想到很多。

    徐賀明義也听出來了,煬羽葉其實在講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對方很顯然不是一個編故事的高手,很多東西講的非常的不是很清楚。

    除非那個世界真實存在,要不然的話,有些細節根本就是講不出來的。

    為了世界存在即合理,那麼有沒有可能把自己的世界也變得那麼美好呢。

    徐賀明義再次燃起了火焰的光芒,原本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除了復仇之外,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了,但是這個戴著面具的人,給了自己全新的方向。

    這個世界對于強者而言,或許是非常完美的世界,只要你擁有絕對的實力,就能夠在這個世界擁有一切。

    但是對于絕大部分普通人而言,就沒那麼友好了。

    徐賀明義開始的想法,只是讓自己家族變得更加強大,不再受到欺凌。

    但是這個世界的本質沒有變,只要你的家族沒有成為一方霸主,那麼隨時都有覆滅的可能。

    兩人聊了很久之後,煬羽葉發現這家伙的眼神都變了,變得沒有那麼空洞了,但是也沒有前幾天那種張揚的感覺,徐賀明義經歷了這件事情之後,也成熟了很多。

    徐賀明義︰“主人,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

    煬羽葉已經說了很多次了,在自己的那個世界當中,不存在奴隸。所以不能夠叫自己主人,如此之外,叫什麼都可以。

    煬大哥這個稱呼就很不錯,不過對方非要堅持,除非有一天煬羽葉擁有自己的封號,否則對方一直都會以下人自居。

    煬羽葉表示無可奈何,隨之說出了自己接下來的計劃。

    徐賀明義︰“您想要打造一只情報部門嗎?雖然在下對此並不是很熟悉,但應該不是很困難。

    情報部門最重要的就是探子的培養,不知道主人準備了多少啟動資金,這樣在下才能夠做出一個詳細的方案。”

    煬羽葉沉默了一下,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好像還不知道這個世界的貨幣是什麼。現在是名副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其實的身無分文,甚至連這個世界的錢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徐賀明義從煬羽葉的臉上看出來了很多東西,雖然有些無語,不過想想也正常。

    能夠有那麼美好夢想的人,怎麼可能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所以肯定不會去搶別人的東西,雖然對方的實力很強大,但並不代表對方就會掙錢。

    “沒什麼錢也沒關系,在下對于經商之道略懂一二,只要有足夠多的人手,只要需要的金額不是很大,短時間之內,在下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煬羽葉轉過身,仰頭45度。

    “目前就你我二人。”

    徐賀明義真的很想說告辭二字,見過不靠譜的,但真沒見過如此不靠譜的。

    要不是你這麼強,徐賀明義真的很想問一下,你憑什麼改變世界?真的以為夢想就能夠改變一切嗎?

    如果夢想真的能改變一切,那麼街邊的乞丐早就成為皇帝了。

    煬羽葉之所以轉過身去,也就是因為臉上掛不住。

    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員工,結果員工準備來上班,你讓員工出去打工掙錢給你,然後你再給他發工資,就算是如此,這員工都沒有說什麼。

    但是你一心只想上市,除此之外,啥也不會,全靠著這名員工幫你把接下來的事情全部做完,這簡直就太離譜了一些。

    相信不管是誰,臉上都有些掛不住吧。

    不過日子還是要過的,于是只能硬著頭皮問了一些問題。

    “你在商場混了那麼長時間,應該也知道一些接下來肯定會發生的事情吧。

    最好是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或許我能夠從這些事情當中,找到一些關鍵信息息。”

    徐賀明義心里別提有多麼腹誹了,如果有那些信息,自己早就注意到了。我一個精英都沒注意到的東西,你一個外行能夠好到哪里去?

    不過對方即使自己的恩人,也是自己的主人。

    就算是有10萬個不願意,但也只能老老實實的一件一件的說。

    就比如某種非常稀缺的靈藥,因為種植的條件太苛刻了,所以往年的價格都非常的昂貴。

    但是今年,不管是氣候還是種植的技術,都有非常明顯的優化。

    所以這些東西肯定會降價,而且是全方面的。

    還有某種礦物,往年開采的十分順利,小道消息稱,有些礦區明顯產量下降,而且這樣的礦區越來越多。

    如果接下來找不到新的礦源,那麼早一點囤積這種礦石,應該能夠賺一筆。

    航城本來就是交通十分發達的地方,過往的商販有大有小,只要留心注意,想要獲得這些信息,其實並沒有那麼困難。

    當然,你需要能夠分辨出真假的本事。

    采用了真信息肯定會賺錢,采用了假信息肯定會虧本。

    不過煬羽葉對于這些都沒什麼興趣,徐賀明義雖然說了好幾條可以賺錢的信息,這些信息如果落到有些人手里,絕對能夠價值萬金。

    煬羽葉雖然非常的心動,但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需要本錢啊,總不能讓他們兩個過去打工,先掙一些啟動資金吧。

    讓員工去外面打工掙錢,給自己開公司。不算是這員工願意,自己的臉皮也撐不住啊。

    沒辦法,咱還是要臉的。

    所以就算是這些信息非常重要,但也只能夠表現出一臉不屑的樣子。

    徐賀明義很快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說出來,一開始肯定是說那些比較重要的,但是對方一直都沒有表現出感興趣的樣子,所以接下來那些不是很確定的也說了出來。

    這些不確定的信息風險很大,但是收益也非常大。

    原本以為煬羽葉會賭一下,但是對方還是不感興趣。

    沒辦法,只能夠繼續講了。後面就是一些很大概率是虛假信息,然後就是不是那麼重要的信息了。

    果然和想象當中的一樣,那些很大概率是虛假的信息,對方也不感興趣。

    實錘了,煬羽葉根本什麼都不懂,只是想要听一些八卦而已。

    雖然很無奈,很心累,但是這東西和投胎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

    如果有選擇的話,徐賀明義其實也非常想選一個靠譜一點的,這種不靠譜又讓人非常心累的老板,要不是對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真的很想說再也不見。

    煬羽葉其實也很無奈啊,徐賀明義剛才說了很多機遇,其實他都心動了,但是沒有啟動資金,有個屁用啊!

    不過接下來一個無關緊要的信息,卻讓這家伙瞬間打起精神。

    “大明王府的呂家商會,和大元王府的錦繡商會有長期的合作意向,雙方算得上是強強聯合。

    大明王府資源頗多,大元王府制造業昌盛。

    雖然雙方都有意向,但好像還沒有捅破這張窗戶紙的。

    如果雙方選擇合作,肯定需要一個看起來很牢固的關系。

    所以接下來雙方很有可能會選擇聯姻,呂家商會聯姻對象多半都是呂家家主的掌上明珠呂萍。

    不過另外一方就比較復雜了。

    錦繡商會並不是家族制的,是由很多家族組建而成的,當然,最大的幕後黑手肯定是大元王府。

    這件事情已經傳出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所以說不定現在已經談妥了。”

    雖然這件事情非常的重大,關系了兩座王府。

    但是這些事情也就听听算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商業價值。

    就算是有商機也輪不到你,所以徐賀明義講述這一切的時候,都是抱著玩笑的心態講的。

    可煬羽葉腦海里面卻有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然後看著徐賀明義,出了一個邪魅的笑容。

    徐賀明義後背一涼,立馬搖了搖頭。

    “主人,我沒有那個嗜好,如果你敢強來的話,你只會得到一具尸體。”

    煬羽葉也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笑著打了對方的後腦勺一下。

    “我說你這家伙腦袋里面都裝些什麼東西啊?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接下來我有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要告訴你。

    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我希望你認真考慮。”

    見煬羽葉如此認真的表情,徐賀明義也認真了起來。

    “老徐,你要老婆不要?”

    徐賀明義???

    “你說啥?”

    “老徐,只要你開金口,我等會兒給你送來。或許等會兒不行,起碼要等個來月吧。”

    徐賀明義腦海里面各種問號。

    不是。

    我們剛才還是在說非常正經,非常嚴肅的事情嗎?為什麼這人的腦回路那麼驚奇?

    “我問你話呢,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問題,你必須如實回答我。當然你也別以為對方會埋沒了你,對方可是超級大世家的女兒,配你綽綽有余,反而有一種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感覺。”

    徐賀明義︰“我

    我應該怎麼回答?如果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務,在下倒是沒什麼問題。

    但有一個前提,在下不願意欺騙感情,如果非要成親,那麼在下,肯定會對那女孩負責的。”

    有了這個答案之後,煬羽葉瞬間就有底了。

    在走之前,煬羽葉讓徐賀明義做一些準備,“對方好歹是名門

    (本章未完,請翻頁)

    大家,或許你不需要穿的太過于華麗,但是也不可以太寒酸。

    還有就是迎親的時候,或許你老丈人會考你一些問題。你的未來老丈人是一個非常精明的商人,對方會考你是什麼問題?相信你自己應該能夠想得到。

    所以這段時間你好好做一些準備,每一次強調這一次計劃非常的重要,所以你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一旦失敗了,我們將會走非常多的彎路。”

    雖然搞不懂這家伙葫蘆里面到底賣的是什麼藥,不過對方如此認真,那麼自己必須打起120分的精神才行。

    或許其他方面自己並沒有那麼突出,但是經商,自己在這一塊還是有一些見解的。

    徐賀明義現在航城那些人都還在睡覺,徐賀明義完全可以把自己藏起來的那些錢取出來,主人第一次給自己安排任務,那就必須完成的完美才行。

    煬羽葉想到的騷套路,其實很簡單。因為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互聯網,所以很多東西想要調查起來並沒有那麼容易。

    那麼就可以利用這個盲區搞一些事情出來。

    煬羽葉首先來到了大明王府,在呂家家主的房里找到了一塊刻有呂家圖騰的信物,雖然不知道是啥玩意,但是有圖騰,而且放的非常隱蔽,應該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玩意。

    拿著這東西去了大元王府,很快就找到了錦繡商會的總部,本商會總部里面找到了大元王府里面的東西,放的也非常的隱蔽,用來充當性物應該也夠了。

    找到這些東西之後,悄悄地從總部里面出來,然後再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一路上不管遇上什麼人,就悄悄透露一下,從大明王府那邊偷過來的信物。

    果然這一路上都非常的順利,到了後來,甚至還專門安排人護送自己,沒有絲毫的阻攔,直接走到了最高會議廳里面。

    錦繡商會里面的首腦人物听說外面來了這樣一個人,大家也非常的重視,只要是在這邊的重要人物,基本上都已經來了。

    煬羽葉反而是那個最後到的,看著這樣的陣仗,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不過仔細想一下,就算是計劃失敗了也無所謂,反正自己有絕對的實力能夠從這里逃脫,只不過有些丟人而已。

    而自己現在帶著面具,所以就是丟人,應該也丟不到自己的人才對。

    想到了這里之後就放心了下來。

    為首的一個老者看了看煬羽葉,煬羽葉也把自己的信物拿出來晃了一下,很快就再次放了回去。

    為首的老者愣了一下,然後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不知使者前來是為何事?”

    煬羽葉也並沒有太擺架子,現在自己的身份應該只是一個傳信人而已,如果太拽的話,反而會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呂氏商會有意和貴商會合作。”

    听到了這話之後,在場的人並沒有感覺到太過于驚訝。

    畢竟這人不來,用不了多久,錦繡商會也會派人過去。

    不過不管做什麼事情,被動總比主動好,要不然的話,雙方的事情早就已經達成了共識了。

    為首的老者心情也好了很多。

    “不知貴商會想如何合作。”

    “細節後面會有專人過來詳談,在下此行的目的是

    想要求一個貴商會總掌櫃的職務。”

    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了,不過還是為首的老者是個人精。

    “繼續說下去,如果只是這樣的話,你就不會專門跑這一趟了。”

    煬羽葉做出了一個非常佩服的動作,表示這位老人家料事如神。

    “這件事情確實另有隱情,實不相瞞。這職務是替我們姑爺求的,小姐和姑爺已經私定終身,不過我們姑爺也是一個人才,已經得到了老爺的認可,但是這一次的合作非常的重要,如果是旁支之女,就顯得我們太過于怠慢。

    所以小的才會過來跑這一趟”

    話沒有說完,但是大家都懂。

    其實聯姻,說白了就是做給外面的那些人看。

    總掌櫃這個身份和對方聯姻,確實也勉強夠了。

    錦繡商會這邊並不是某一個家族,所以和誰家聯姻,都會打破這個平衡,後面會相當麻煩,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去調和。

    其實最好的選擇就是和大元王府聯姻,這樣的話,動蕩就會最小。

    但是這些年,大元王府已經開始侵蝕錦繡商會了。如果繼續聯姻,那麼大元王府在錦繡商會的話語權會更多,這絕對不是他們這些小家族願意看見的。

    反而是這個提案,感覺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其實大家仔細想要一個名義上的聯姻而已,如果對象本來就是你們的自己人,雖然看起來這個好處沒有落到任何一家,但是對于現在的錦繡商會而言,是一個最好的選擇了。

    煬羽葉好達了自己的意思之後,就被請出了會議室。接下來這些人會開一場會議,不過煬羽葉這一個外行人都能夠看出來的道理,這些老家伙怎麼可能不懂?

    果然和想象當中的一樣,這些人很快就同意了。

    當然同意了之後,也需要寫一封密信,煬羽葉帶著密信回去,好交差。

    雖然說是密信,但是里面的內容猜也能夠猜得到。

    所以這些人也沒有什麼回避,不過讓人有些詫異的是,煬羽葉這個小小的傳信人,竟然還有很多摸不著頭腦的要求。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過分的要求,只是要求上面的內容稍微調整一下,雖然主要的意思沒有改變,但是有些詞語用詞想要改變一下。

    反正又不是那幾個首腦人物寫,都是交給手底下的人,所以也就任由對方折騰了。

    最後的內容肯定要過目的,然後蓋章就行了。

    拿到這邊的信件之後,煬羽葉搖身一變又變成錦繡商會的使者。

    拿著信物加信件,一路沒有任何阻礙的來到了呂家商會的最高會議廳,這一次表演就順利很多了。

    擁有信件,也擁有信物。

    雙方本來就有意聯姻,雖然聯姻的對象是一個不知名的人物,自己這邊列出來的名單,一個都沒有中。

    不過沒有任何的關系,對方的職務雖然有些偏低,但也是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雖然是一個不知名的人物,但是能夠在那種復雜的商會里面爬的那種地位,最重要的是還如此的年輕。

    呂家列出來的那些名單當中,要麼就是投胎技術比較好,要麼就是年齡比較大。

    所以相比起來,這個答復更加讓人可以接受一些。

    煬羽葉只管把雙方婚約簽訂就行了,至于一些細節,還是用拖字訣比較好。

    對此,呂家也沒有太在意。

    現在可以把這個信息給放出去,先把雙方的關系確定了再說。反正大家以前又不是沒有合作過的,可以說是知根知底來形容了。

    只要雙方不要太過分,還是很容易就能夠談妥的。

    之所以這麼著急把這個信息放出去,並不是給那些百姓看的,而是給其他幾家商會看的。

    其他幾家商會看到了這個信息之後,也會明白很多東西。

    不過那些都不重要了,煬羽葉現在看著手里面的兩份契約,竟然想笑出豬叫。

    “這叫什麼?這叫空手套媳婦,不僅不要彩禮,媳婦還送了兩份嫁妝。”

    煬羽葉本來都想把自己偷過來的信物給對方當定情信物,竟然沒有用上也沒關系,拿回去給那小子,至于接下來該怎麼辦,那就看他自己的了。

    (本章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龍冠 | 龍冠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