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九十章 店鋪開業

第九十章 店鋪開業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女帝又喚來陳貴君,將他的手放到卿畫手上。

    “普洱,你替朕養了一個好女兒,這些年來,辛苦你了。”

    陳貴君這是第一次听到女帝對自己這般嘉獎,頓時感動得淚流滿面。

    他用手帕擦了擦眼淚,哽咽道︰“多謝陛下對我們父女兩個這般嘉獎,臣侍真是受寵若驚。”

    女帝笑道︰“其實朕還有一個打算,前鳳後意外去世,東宮無主,朕在想,政論之後,老五要是真能勝出,朕會立陳貴君你為鳳後,也算給你們父女兩最後的交代。”

    這樣一來,卿畫也算是嫡出皇女,她知道這樣就更能中央政權的地位,不會輕易被取代,以此避免有人擾亂朝綱。

    卿畫和陳貴君一同跪謝。

    “兒臣多謝母皇。”

    “臣侍謝陛下寵愛,陛可下一定要養好身子。”陳貴君總擔心女帝會跟之前一樣,突然就一病不起了,要是女帝有事,他就算做了太後,也已經沒有意義。

    女帝看了陳貴君一眼,搖了搖頭。

    “行了,整天哭哭啼啼的,朕看著就糟心,都下去吧。”

    兩人這才起身,告退後,父女兩人走在宮道上,只覺得世事無常。

    陳貴君望著前方道︰“畫畫啊,這次政論你一定全力以赴,要是你做了儲君,我們父女兩個就真的出人頭地了,以後為父就再不必跟那些人爭了。”

    “女兒明白,好在鳳後自作自受,現在再不能與父君作對,父君在後宮便可安穩了。”

    陳貴君本以為鳳後的地位已經無法撼動,可誰知一場變數,直接就要了他的命,這倒是給了自己一個絕無僅有的機會。

    “現在四處民心不穩,畫畫,你身邊需要很多人支持你,你之前不是幫那個叫什麼顛茄的恢復了容貌嘛,為父看他也算有些作用,便調他去你府上吧?”

    卿畫︰“父君身邊的人都給了我了,您怎麼辦,您也要人伺候啊。”

    陳貴君停下腳步,摸了摸卿畫的臉,寵溺一笑。

    “傻瓜,父君什麼都不需要,只想我們畫畫能一生安穩無憂啊,只要你出息了,父君也能抬起頭來。”

    “兒臣知道了,謝謝父君。”

    “你我父女,無需言謝。”

    其實有時候父君還是很溫柔,只是發起火來就不能控制,但他也是一心一意為她著想。

    卿畫對自己這個父君還算是親昵,因為比起現代對她不聞不問的父親,父君算是彌補了她缺失的父愛。

    出宮後,卿畫將一千兩黃金全部投入了店鋪的發展當中,很快,三家店鋪就正式開業。

    鑼鼓喧天,鞭炮齊鳴,舞龍和舞獅的樂隊在店鋪的門口慶賀,沿街的百姓都前來注目,一條街道可謂是水泄不通。

    開業那天,三個侍從將金晃晃的牌匾掛到了大門之上。

    卿畫叉著腰,滿意十足得看著自己的招牌。

    “新未來服裝定制鋪,哈哈,黎宴,這招牌不錯吧?”

    黎宴拿著賬單再看,頭也不抬得回應道︰“可以。”

    “還沒看呢你,哼,你就會敷衍我。”

    卿畫拿出了一萬兩銀票,拿到黎宴眼前晃了晃。

    “這些呢就當是給你們制造廠的入股資金。”

    黎宴拿好銀票,一臉不屑。”一萬兩也只能買到十份股,太少了,不頂用。”

    卿畫咬牙切齒道︰“我只有這麼多,你先拿去嘛,我,我下個月再買。”

    說來容易,這一萬兩還是她湊好久才湊到的。

    “下個月記得全部交給我。”

    黎宴再次拿出賬本,他翻了一頁遞給卿畫。

    “你看,這些是店鋪的支出,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得了的事?”

    卿畫道︰“什麼不得了?”

    “光工人開支每個月都要一萬兩,你到底會不會做生意?”黎宴拿過賬單敲了一下她的頭。

    卿畫︰“……”

    她這也是想著工人們辛苦,多發點工錢,她們才會更賣力一點嘛。

    黎宴瞪了她一眼,無奈道︰“算了,今天開業大吉,我不跟你計較,以後材料支出由我管理就好,你啊,給我好好畫設計圖紙!別做了賠本生意!”

    卿畫行禮道︰“遵命!”

    家有悍夫,不得不讓步啊。

    第一天的生意還算不錯,因為制作出來的款式新穎,貴人們都搶著付賬,這一開業,便開闢了新時尚的先河。

    照這樣算下來,除去開支,每個月應該有兩萬兩的收入,加上俸祿和股份,應該會有一筆不錯的收入。

    只是卿畫就很忙了,不僅要去早朝,還要復習政論,還要畫設計圖紙,忙得不可開交。

    夜里挑燈夜讀,卿畫看著書都睡著了。

    黎宴在一邊研磨,看見她累得睡著了,為她披了一件衣服。

    卿畫瞬間又醒了過來,她抬眼望著黎宴。

    “阿宴,你要不回去睡吧?”

    “你都沒睡,我才不去睡呢。”黎宴繼續磨墨,卻轉頭打了個哈欠。

    最近這段日子總是很忙,黎宴要打理府上,還要打理店鋪,確實是忙不過來。

    卿畫就想到招一個管家幫忙打理府上,這樣黎宴也能省心一些。

    “要不我們招個管家,幫忙打理府上瑣事。”

    “可這管家也必須要知根知底的才行,我覺得常儀姑姑就很好,你一直讓她打理府上的吃穿用度,好不如直接提為總管,後面再分一級二級侍從進行管理,這樣不僅節省了開支,還給侍從們一個晉升的機會。”

    “阿宴,你好聰明啊!”卿畫抓住他的手,一臉贊賞。

    黎宴有些羞澀,回握了那一雙細手。

    “今晚我們早些睡吧,好不好?”

    可是明日就要政論了,卿畫擔心這樣睡了,很難考過政論啊。

    見卿畫為難,黎宴的手便將她放開了,他又站到了一邊,為她整理書冊。

    卿畫見黎宴忙碌的身影,心里一酸,連忙起身拉他起來。

    “算了,阿宴,別忙了,今晚一起睡吧。”

    窗邊月色正好,卿畫和黎宴躺在一張床上,因為疲倦,卿畫沾床就睡過去了。

    見她睡得如此香甜,對自己也毫無防備,黎宴心里也不經甜如花蜜。

    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近距離得看她。

    她是那麼善良而勤勞的一個人,就算是再疲憊也從不喊累,反而關心他會太累,就連她認真做事的樣子,也是那樣美好。

    這才是他黎宴想要嫁的妻主呢。

    他用手指輕輕踫了踫她的鼻尖,見她緩緩動了動,像乖巧的貓兒。

    這一刻,他竟很想親一親她,告訴她自己有多喜歡她。

    可是,卻不能。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