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八十八章 太師回朝

第八十八章 太師回朝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若憐安就那樣怔怔得看著她,沉默片刻,又似鼓起勇氣般握起拳頭。

    “五皇女殿下,您能不能……能不能……”

    “嗯?”

    卿畫看他這別別扭扭的樣子,也是急了。“有什麼話就說啊,需要幫忙也可以跟我說,我幫你就是了。”

    “我,我想你娶我。”

    若憐安垂下長長的睫毛,兩只手似乎已無從安放,只好握在腰間搓揉著,他並無座位男子的羞怯,似乎只有一絲緊張。

    嗯?!

    卿畫在腦海里反復回響那句話,又看著他確認道︰“若公子,你剛說什麼,能再說一遍嗎?”

    若憐安別過臉去,淡淡道︰“我想你娶我。”

    不是吧,今天她是走了什麼狗屎桃花運,一天之內被兩個男人求婚,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玉面公子那個不正經的男人這樣也就罷了,若憐安是誰啊?他可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世外高人,怎麼也想往她後院里鑽呢?

    “若憐安,你確定要嫁我?你嫁給我就只能是一個侍君,我側夫都滿人了哦。”

    卿畫其實只是這麼一提,想讓若憐安望而退卻,結果他突然跑上來拉住卿畫的手,眼里堅定如斯。

    “好,沒關系,只要有一個名分就夠了。”

    “我看你是給人醫病結果自己累傻了,我凰卿畫雖然不算是才華蓋世,但也是個不隨便的正經人,你這樣未免太過唐突了吧?”

    若憐安一听,好像也覺得有點太突然了。

    “那這樣,我不要聘禮,下個月我自己到你府上。”

    卿畫︰“……”

    大哥,您這不是頭腦發熱,你這完全是上趕著白送啊!

    咱們不能這麼隨便啊!

    若憐安看著卿畫道︰“怎麼了?你覺得我不夠資格成為你的侍君嗎?”

    “也不是,我是在想,你干嘛要嫁我啊?”

    “我……我家里催得緊。”

    若憐安放下手,側過身去。

    他抬起頭望向遠處,眼眸也深邃了些。

    “我父母因為我離家出走,已經悲痛萬分,父親還因為我病倒了,他唯一的心願就是看著我出嫁,可是,我若嫁了,一般的人家是不會允許我鑽研醫術的,而且我還要相妻教女,更是無法抽身,既然我信殿下你,也,也有一點點喜歡殿下你,不如就嫁給你好了,反正都是嫁,不如嫁給你,至少吃穿不愁。”

    原來這若憐安打的是這個主意,她卿畫確實是比一般女子開放許多,嫁給她也不用為瑣事操心,可是,她又不是啥人都要啊!

    雖然若憐安長得確實不錯,是她喜歡的那種。

    不不,卿畫,你能不能稍微有點出息,你家里夫君還不夠多嗎?是要湊一桌子麻將嗎?

    “什麼吃穿不愁啊,我很窮的好不好?”

    卿畫非常嚴肅且認真道︰“行了這事先別提了,時間不早了,我明天還要上朝呢,你去忙吧。”

    她這樣說,已經算是直接拒絕了若憐安的請求,但若憐安也不生氣,眉眼還是如遠山一般淡泊。

    “好,那殿下要是想好了,盡管來找我,我會一直等著殿下。”

    瞧瞧,這說的多動人,不要聘禮只做侍君,還自己送上門,要是換做旁的女子早就答應了吧。

    可惜卿畫不能,她不想禍害這麼一個單純無害的美男子,人家是年少輕狂,她也不能跟著無知啊,這不是葬送了人家一輩子幸福嘛。

    但卿畫只要一想到若憐安對她這樣請求過,心里就抑制不住樂呵。

    哎呀,她要答應又能怎麼樣?人家都那樣了,她不答應,會不會丟女人的臉?

    想到此處,突然在朝廷之上直接笑了出來。

    “噗嗤。”

    女帝听到聲音,瞄了她一眼,也沒說什麼。

    內侍監在此時高呼了一聲。

    “令狐太師到——”

    這令狐太師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肱骨之臣,其學識謀略絕對居于眾臣之上,她曾是先帝和當今陛下共同的老師,也擔任過太女太傅,如今卻是被女帝派遣各個地方鎮壓叛亂,女帝似乎有意要將她調離京城。

    今日能回朝,都算是女帝想通了,有意想留她在朝堂上牽制黎相和沐尚書兩人。

    卿畫看著傳說中的令狐太師,她一身紫色官袍,瀟灑飄逸,整個人看上去別有一番大度豁達的風采。

    令狐庸跪下對著女帝磕頭。

    “微臣參見陛下,女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女帝高高在上,雙眼一片淡然。

    “令狐太師終于回朝,就不必再多禮了,不然,朕又要落得個不尊師長的罪名。”

    女帝這樣的語氣,群臣都愣住了,都對著同僚竊竊私語起來。

    令狐庸和女帝之間的關系似乎並不像表面的這樣客套,這些在女帝那板著的臉色上就能看出來。

    令狐庸起身之後,站到了沐尚書前面,沐尚書看她就像看眼中釘一般,滿臉郁悶。

    她一听說令狐庸回朝,整夜都沒睡好覺,因為只要這廝一回來,她之前立下的一些規則,準又要被參上幾本。

    雖然令狐庸在朝上並不受歡迎,但卿畫卻覺得,她可以展現出更大的宏圖來。

    因為古人說,眾人皆醉,唯我獨醒,說的就是這般明白之人。

    令狐庸在朝廷上推舉了土地分配政策,結果被女帝駁回,因她推舉將土地租借給農民以保糧食更多產量,惹得一干臣子不滿,早朝不歡而散。

    下朝時,卿畫追上令狐庸,虛心像她請教道︰“太師大人的政策,我也十分贊同,只是我想知道,為什麼分出土地,就能提高糧食產量呢?”

    令狐庸還未見過五皇女,但她身上穿的是皇女的鸞鳥服,這陛下最是注重皇女的地位,便也彎腰要拜禮,卻被卿畫拉起來。

    “太師大人千萬別這樣,我只是皇女,而您是母皇的師長,是整個天璃的老師,可不能折煞了學生才好。”

    令狐庸望著這個謙卑的後輩,臉上才終于展露出了笑意。

    “殿下有禮有節,是我國之大幸,其實現在天璃並未缺乏耕種的土地,現在許多務農的農民無地可種,改為經商,就是因為貴族佔著大片的空地,只管自己吃飽喝足,雇佣勞動力,自然產不出更多的糧食。”

    如此,天璃有了充足的糧食,打仗也會更加勇猛,百姓也再不會食不果腹。

    卿畫得到答案,也欣然朝令狐庸一拜。

    “學生明白了,多謝太師大人答疑!”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