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八十五章 一份特別的大禮

第八十五章 一份特別的大禮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朝堂之上,群臣對于上次叛軍攻城一事還心有余悸,一開始誰也沒敢發言。

    只有沐尚書借機彈劾一位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以謀逆之罪押上庭杖,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將人給活活打死了。

    最後她又對著女帝道︰“陛下,像這般叛臣賊子就應該狠狠戳她的銳氣!陛下,不如將此人抄家,府上的人全部發配充軍好了!”

    沐尚書這一番鼓動,卿畫就知道她這是在做賊心虛,處置了一個與謀亂相關的小人物,才能避免牽連到自己身上罷了。

    女帝一身黃袍加身,與往日一般神采煥發,她起身正要說話,卿畫則走來對著她躬身道︰

    “母皇,我天璃向來以仁德治天下,既然她已嚴懲,便放過她的家人吧,兒臣覺得要是她的家人真那麼難以饒恕,還不如將其牽連的人一並查處,否則就算發配,也是難以服眾。”

    沐尚書看向卿畫︰“五皇女殿下是認為這四品少卿背後還有靠山,難不成是懷疑我們這朝上三品上下的官員,都有謀逆的嫌疑?”

    卿畫攤開手道︰“我可沒這麼說,恐怕是有人對號入座罷了。”

    “你!”沐尚書瞪了她一眼,退到了戶部官員的位置。

    女帝並沒有多余的神色,于是下旨此事就先暫且擱置,她知道就算這個時候下旨,也不一定能落實下去。

    早朝已經過了半個時辰,驃騎將軍陳南幽著才大搖大擺而來,一干臣子看她這樣不守規矩,一個個都面色不悅。

    “哈哈哈——”陳南幽笑得狂妄,一身褐色軍裝,身後披風十分飄逸。

    “陛下,微臣來晚了,還請陛下恕罪。”

    女帝看她的眼色也是難以緩和。

    這陳南幽到現在才來,到底還有沒有把她這個皇帝放在眼里?

    “陳南幽,你覺得你這樣子像話嗎?”

    陳南幽滿臉傲慢和得意,她彎起腰朝女帝行了一禮。

    “陛下別生氣,微臣是為了給陛下備禮,所以才來晚的。”

    女帝好奇道︰“噢,是什麼禮?”

    陳南幽拍了拍手,從大門處推出來一張巨大的紅色的床車,床上掛著紅色羅帳,里面的人影在紅帳的搖曳下神秘十足。

    女帝看著那十幾個人抬出來一張床榻,突然不知陳南幽是何意圖。

    “陳南幽,這就是你的禮?”

    陳南幽笑得有些不懷好意。

    “沒錯,這應該是陛下最想要的,微臣為了這個,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氣呢。”

    說罷,陳南幽掀開了紅色的床簾,里面穿著一身赤色衣掛的男子便在眾人的視線下一覽無余。

    男子的身上只有極少的紅紗蔽體,甚至可以說衣不蔽體,他白皙的手腳都露在外面,連肩膀和腹部也是沒有遮蓋的,整個人場景雖是誘惑萬千,卻讓人不願將這幅美景破壞。

    他神色淡然,似乎沒有任何情感。

    群臣看著這一位“尤物”,都相對大笑起來,此時整個朝堂都被笑聲給淹沒。

    卿畫定楮一看,嚇得差點摔倒在地,好在她壓制著內心的震驚,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

    男子不是別人,而是前朝鳳後上官余。

    上官余今年已是三十多歲,可長相依舊如青年男子一般,似乎歲月與他而言沒有任何瓜葛。

    他並不算多美,但他自有一種悲憫涼薄的特殊氣質,他的眼眸寂靜深遠,只是靜靜坐在里面,就能讓人心境一片安然。

    卿畫轉頭看著母皇那一雙眼一直未從上官余身上移開過,她已能斷定,當初四皇姐和姑姑不肯放過上官余,本來就是別有用心,她們想將上官余當作禮物贈給母皇,以討母皇歡心。

    卿畫終于能理解當初與上官余分別的,他所說的“身不由己”,有多麼悲涼。

    他現在這副模樣,和一個供女子取笑的玩具沒有任何分別。

    女帝笑得合不攏嘴,看著那床上的人兒,真恨不得沖上去抱住他,以解這麼多年來的相思之苦。

    二十年了。

    二十年前她第一次見上官余,她便在想,要是能得到他,讓她做什麼都可以,哪怕是聯合一干臣子謀劃皇位,逼宮而上!

    她現在終于做了皇帝,憑什麼不能得到她想要的東西?她這些年一直在找他,中途也放棄過好幾次,但只要他活著,她就相信,他會回到她身邊的。

    人生得意須盡歡,她也知道自己時日無多,自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好,太好了!陳南幽,你這個禮物,朕很滿意,賞,重重有賞!”

    內侍監抬上一個箱子,打開全是金子。

    “這可是一萬兩黃金,將軍真是有福了。”

    陳南幽看著那一大箱黃金,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她很快跪了下去,連連磕頭。

    “多謝陛下賞賜,微臣真是受寵若驚啊!”

    女帝輕笑一聲,“朕又不是為了你,朕是為了自己的美人兒~”

    退朝之後,陳南幽被朝臣圍繞起來,一邊享受著群臣的巴結,另一邊看到卿畫就這麼從自己眼皮子底下離開,總覺得心里悶得慌。

    都是陳家人,她怎麼能這麼不待見自己?還老甩臉色瞧,難不成以為自己要做諸君了,連長輩都不放在眼里了?

    卿畫剛出了宣政殿大門,陳南幽便叫住了她。

    “五皇女好大的架子啊,踫到我這個姑姑連個招呼都不打。”

    卿畫轉身道︰“姑姑,你到底把上官余怎麼了?”

    “我還能怎麼?他注定要成為我們陛下的男人,我只是想讓他乖乖听話罷了,我可舍不得對他用刑,打壞了,這就失了味道了。”

    陳南幽搓著手掌,眼神像黑夜的野狼一般,只有永遠無法滿足的**。

    卿畫冷笑著點頭。“味道?嗯,對于姑姑而言,男子不過是女人的玩物罷了,卿畫自知永生不及,也就不敢與姑姑站在一處,卿畫還有事,告退!”

    未等陳南幽在說話,卿畫不再搭理她,望著臥鳳閣而去。

    路上忽然就下起了小雨,剛好臥鳳閣的內侍監從左側走來,舉著傘將卿畫引到了屋檐下。

    “哎呦我的殿下啊,您不在書房準備考核,怎麼跑這里來了,今日陛下不便見您,您還是回去吧?”

    卿畫望著外面的雨越來越大,確實也在猶豫著要不要先回去了。

    畢竟這種事不是她想管就能管得了的。

    她正想走,屋內就傳來一道喊叫。

    “你不要過來!救命,五皇女救我,五皇女救我啊!”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