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八十二章 臨風樓中的坦白

第八十二章 臨風樓中的坦白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臨風樓內此刻是一片寂靜,一個客人也沒有。

    難以置信的是,連掌櫃都不見了!

    卿畫四處張望,只見整個臨風樓都空空蕩蕩。

    “人呢,一個人都沒有,搞什麼啊!”

    她回頭看向香玉,香玉也鬼鬼祟祟得一直往後退,然後把門給帶上了。

    這,這是在干什麼啊!

    卿畫一邊上樓一邊喊著︰“黎宴?黎宴你在嗎?”

    長廊上忽然響起一陣笛音,那笛音蕩氣回腸,像是在訴說什麼。

    卿畫推開二樓的大門,在陽台上,終于找到了那人的身影。

    可是她卻愣住了,雙眼像是綻開了的桃花。

    紫色的衣擺輕輕搖晃,那一身絢爛而美艷的衣裳穿在他身上,是那麼的與眾不同,英氣逼人。

    裙下擺金邊的合歡花,是她手繡上去的,本來是打算讓他在宴會上大方光彩,讓所有人都羨慕她的手藝,也稱贊他有多合適穿更鮮亮的衣裳,可惜他後來也沒有穿。

    而他今日不僅穿了,還只穿給了她一個人看。

    他吃著笛子,背對著她,但她知道,這是黎宴精心準備的,雖然她還是不明白其中的意義。

    一曲完,黎宴回過頭來,他對著卿畫淺淺得笑。

    “你知道這首曲子叫什麼嗎?”

    “很好听,也很愉快,但我不知道叫什麼。”卿畫未曾听過。

    “它叫《問君心》,問君何意,問君相思,問君心悅幾何。”

    它是在問一個男子的心,也是在問心里那個人,究竟有幾分真心?

    他在說最後的那句話時,凝視卿畫的眼神認真而熱切,仿佛能在里面看到纏綿的流水。

    卿畫別開他的視線。

    “我,我不懂。”她順著椅子坐下。

    轉眼望見滿桌的美酒佳肴,飯食還冒著熱氣。

    這些都是和當初在錦田縣時,她吃的那些一模一樣。

    “阿宴,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還想在捉弄我一次嗎?不過我現在也不愁沒錢付啊。”

    “我請你的,不會逃票,以後也不會,以後,我願意養你一輩子。”黎宴的臉離她越來越近,他一只手已爬上她的臉頰,那般溫柔,似乎已費盡了所有的驕傲。

    “殿下,卿畫,妻主……你喜歡我叫你什麼?”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像是一片羽毛輕輕略過,不留痕跡,可是又那樣酥麻,柔情無限。

    卿畫推開他,起身道︰“阿宴,你忘了,成親那天,我們約法三章過,有夫妻之名,無夫妻之實。”

    “所以你就只會對沐雲遠好,你只愛他一個人嗎?”黎宴側過身,將收搭在椅子上。

    黎宴指著自己的胸膛,第一次真正得開始對她發怒。

    “凰卿畫,我才是你的正夫,我才是你最重要的賢內助,他沐雲遠能給你什麼?他只會給你帶來麻煩!”

    卿畫對著他的雙眼,眉心深鎖,臉色漠然,毫無情感。

    “要是沒有你,他才是我的正夫,我心里只有他,沒有你,就這麼簡單,你想怎麼做都好,我也可以和你繼續合作下去,但希望你不要再奢求其他。”

    卿畫在這一刻,突然不知道,這些話是為了黎宴,還是為了自己,總之,她不想擾亂心神,更不想和他有感情的牽連。

    沒有他?

    所以到了現在,她還在怪他當初死皮賴臉非要嫁給她嗎?

    沒想到,他堂堂黎相嫡子,也會有為一個人放棄放棄尊嚴的一天,他以為她不會給自己痛苦,卻今日才感覺到——

    原來,只有她,最能傷人。

    黎宴的臉冷了下來,他站直了身子,淡淡地說了一句︰

    “這是你說的,最好永遠不要後悔!”

    他有心想跟她置氣,又盼望著她可以像對沐雲遠哄一哄他,這樣他也不至于下不來台。

    可是她沒有。

    卿畫慢慢走向他,仿佛想在他略顯窘迫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些自己想要的東西。

    “你是黎相的兒子,富可敵國,想要找到一個妻主可謂是最容易的事,你為何偏偏找我?難道現在你要說,你喜歡上我了?”

    黎宴咬了一下唇,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是,我是喜歡你,又怎麼了?”

    難道喜歡她,也是錯誤的嗎?

    “沒怎麼,就是覺得可笑。”

    卿畫真的笑了一下,卻好似往黎宴的心里狠狠刮了一刀。

    “黎相黎元重,三朝元老,是母皇最忠實的擁護者,權傾天下,把握文武兩權,她將自己兒子嫁給我,究竟是真的想與我結親,還是說,想在扶持一個傀儡皇帝出來?就算是我真的做了皇帝,那我也同樣無實權,我算什麼?群臣的棋子罷了。”

    卿畫將黎宴的手放在自己手里,看著手心的位置慢慢收攏。

    “你看,我也是在利用你而已,阿宴,我永遠不想看到我們視如仇敵的那天,所以,不愛亦不恨,希望你能明白。”

    手上的力氣慢慢消失,他終于明白,女子在不是當初那個輕易就能快樂起來的傻姑娘了。

    她轉身而去時,身形倔強,仿佛任何事都不能將她打敗。

    黎宴的眼神已是一片死寂。

    曾經的一紙婚約,在他眼里本就是一場交易啊,是他沒有看清自己的心。

    可是他還是會扶持她走下去,面對萬里江山,這點情意,又算得了什麼呢?

    只要她想要,他就為她拿到,這就足夠了。

    卿畫出了臨風閣,陸勤抱著一大堆布料剛好和她踫上。

    “殿下,你臉色怎麼不太好啊?奴才扶您回去休息吧?”

    卿畫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

    “沒事,東西都采辦好了嗎?”

    陸勤點點頭︰“常儀姑姑跟我一起把店鋪都裝修好了,只是還需要請一些繡夫什麼的,這樣才好開工啊。”

    “盡快去請,就說每個月給三十兩,做得好再加。”

    “好,殿下可真大方。”

    卿畫見這陸勤傻笑著,內心好像也輕松了一些,她指了指臨風樓里面。

    “陸勤,那個,你去找黎宴,把那些菜打包帶回來。”

    “啊?”陸勤滿臉疑惑。“殿下沒吃嗎?”

    卿畫︰“我,我暫時吃不下,留著晚上吃,你去叫黎宴,晚上一起吧。”

    “啊!”

    “能不能別啊了?煩不煩啊你!”

    卿畫白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陸勤撓了撓腦袋,一路上嘴里碎念著︰“真是奇怪,好好的約會,又一個人跑了出來,這就算了,自己不吃了,還要兜著走!唉,可憐黎正夫了,攤上這麼個妻主,嘖,唉。”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