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八十章 女帝的選擇

第八十章 女帝的選擇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直到雙眼被一束光照亮,卿畫才醒轉過來。

    她坐起來才發現床邊守著一個人,待他抬起頭後,卿畫才看清了他。

    “若太醫,你不是跟隨母皇去行宮了嗎?怎麼回來了?”

    若憐安笑了一下。“殿下可算是醒了,你都睡了兩天了。”

    他起身將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似乎不想讓卿畫看到他衣衫凌亂的樣子。

    “殿下放心,叛軍已除,陛下也已經回來了。”

    卿畫一听到母皇回來了,連忙掀開被子要下床。

    若憐安將她扶住,兩人一抬頭,鼻尖都差點撞上。

    若憐安連忙避開她的目光道︰

    “殿下,在下剛剛把脈時,發現你身體氣血不足,有些虛弱,應該好好休息才是。”

    卿畫嘆了口氣,她這幾天確實很少休息,精神也一直處于緊繃的狀態,生怕自己一歇下去,叛軍就闖進來把自己給砍死了。

    “我無妨,我現在最擔心的是母皇,你隨我一起去看看。”

    既然她堅持要去臥鳳閣,若憐安也不好在攔著,只好拿起藥箱去門邊等她。

    到了臥鳳閣,內侍監見卿畫來了,連忙迎上來。

    “五皇女安,陛下身子不爽,已經歇下了。”

    卿畫憂心得問︰“母皇怎麼樣了?”

    內侍監悄聲道︰“剛還跟奴才說著話呢,轉眼就又睡著了,精神氣越來越不好了。”

    “那我明天再來看母皇。”

    卿畫又只能和若憐安走了出去。

    若憐安一直跟著女帝為她調養的,在行宮的時候,女帝的病情就一直不見好轉,他縱然有醫仙之名,也無法治好她已經悠然落葉般衰敗的身體。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如實告知她了。

    “五皇女,陛下的情況怕是不好了,我醫術淺薄,只怕是回天乏術。”

    要是他的醫術都救不了母皇,那還有誰醫術能更高一籌呢?卿畫知道,按照自己所記得的劇情發展,母皇確實已經病入膏肓了,要不然她也不會著急選儲君的事。

    “若太醫,你就如實跟我說,母皇還有多少時間?”

    若憐安拱手道︰“我盡力為陛下養護,應該還能撐一年左右。”

    原本女帝的身子就不好,又因中毒過久,能撐上一年,已經是若憐安竭盡全力。

    卿畫很認真得問︰“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殿下,您一定要振作起來,天璃還需要你。”若憐安看著卿畫的眼神真摯而信任。

    他在行宮時听到的都是五皇女的事跡,要是沒有她就守不住這皇城,沒有她,這江山就毀于一旦了,她的勇敢和睿智,對于他而言就像是救贖一般。

    卿畫不以為然,就憑她這微薄的力量,又怎麼能跟一個國家掛鉤呢?

    她並沒有那麼大的自信,相反,她深刻懷疑著自己的能力,生怕做不到自己所期望的那樣。

    第二日,卿畫一大早就從陳貴君那兒趕到臥鳳閣。

    因為擔心母皇的病,她幾乎是用跑的。

    女帝見她累得氣喘吁吁,慘白的唇也有了笑意。

    “老五,你干什麼吶,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啊?”

    卿畫打量著女帝,坐到了軟榻旁。

    “母皇,昨日我來找您,您就睡下了,所以我今日才來看您的,您怎麼樣了?身子有沒有好一點啊?”

    女帝扶著沉重的額頭,整個人都像泡在深潭之中,一點力氣也沒有。

    “朕也就這樣了,朕只是擔心自己病重,再被那些亂臣賊子利用,又要發動一些禍事,朕干脆盡快立儲退位好了。”

    卿畫握著母皇的手,柔聲道︰“母皇,您一定要長命百歲才好啊,兒臣年紀還小,不能失去您。”

    說著,她的眼楮便開始泛紅了。

    女滴摸了摸她的臉頰。

    “好孩子,別哭,這也算是朕自作自受,要不是朕軟弱無能,也不會讓你們姐妹走到今天這一步,朕知道,你們還會一直自相殘殺下去,可是朕沒有辦法,朕有心無力啊!”

    時至今日,卿畫才真正得理解母皇,也許母皇也沒想過承擔這九五至尊的地位,但她既然做了皇帝,就不能選擇退讓,所以只能跟隨心意而去。

    她是不自由的,也是被逼無奈的,卿畫覺得,她也許不算是個好皇帝,但她絕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

    “母皇,兒臣不怪您,兒臣只是覺得,母皇應該振作起來,要是母皇出了事,朝堂肯定會引起一番軒然大波的。”

    “朕的老五長大了,朕很欣慰,可是,在朕還未準備好交出江山之前,一定不能讓朝綱有所動搖,老五,你去找若太醫,讓他無論如何要朕恢復起往日容光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朕心甘情願。”

    女帝緊鎖著眉頭,病痛也讓她難以忍受,她時常在沉睡時被頭疼折磨著醒來,又因身體虛弱在白天的時候昏睡過去。

    她就怕有一天這樣睡過去,永遠也醒不過來了。

    卿畫知道系統商場有亂筋散,她有查看說明,這亂筋散是一種特效藥,服藥者病去如新生,哪怕是將死之人也能容光煥發,就連太醫也無法診斷出來。

    但它有一個副作用,就是會縮短病情惡化的時間,甚至會加速死亡。

    她不知道系統為什麼會更新這個,難不成早料到會有這一天,特意為母皇準備的嗎?

    都不知該形容這系統是人性化還是殘忍了。

    看著卿畫沉默著,女帝以為她有主意了,就拉著她問︰

    “你是不是有辦法了?老五,要是真有藥,就趕緊拿出來,朕還有很多事沒有處理,朕不想到了黃泉之下,虧欠整個天璃啊!”

    先帝是凰家人,她凰也是凰家人,她身上流著的是凰家旁支的血脈,就算是謀位,她守住了凰家江山,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卿畫輕輕說了一聲,“有,但是有副作用,母皇會在半年的時間里……就……”

    女帝滿意得笑了,她哈了一口氣,平躺下來。

    “老五,快把藥給朕服下,朕要親自去參加你們的政論考核。”

    【恭喜客官購買(亂筋散)成功!價值︰100兩銀子,現已發貨,溫馨提示︰本產品有縮短壽命的副作用,還請客官謹慎使用!】

    卿畫拿出那藥,看著女帝很是為難。

    女帝將手搭在她手腕上。

    “老五,反正是個死,早一點又有什麼關系呢?”

    她拿下卿畫手心里的藥,猛地倒在口中。

    卿畫跪了下來,一行清淚奪眶而出,她咬著嘴唇喊了一聲︰“母皇……”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