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七十六章 凰安璃被腰斬

第七十六章 凰安璃被腰斬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卿畫點著頭,一只手幫女帝拉上被子,只希望母皇可以好好養好身體。

    “母皇,請放心吧,卿畫會拼盡全力守住凰家江山的,母皇,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叫若太醫來看看?”

    女帝搖搖頭,“沒用了,朕已經病入膏肓了。”

    “其實,我本來不想讓母皇再憂心的,母皇其實是中了一種慢性毒yao。”

    女帝撐起身子,驚訝得瞪大了眼,“怎麼會,朕每次進食都會派人來試毒的。”

    “母皇,要是您一直信任的至親之人親手做的東西,就不會讓毒奴試毒了。”

    女帝思量著,要是唯一沒有試的,就只有老三給她做的東西了。

    不會的,老三在造次,怎麼會要毒死自己的母親呢?

    卿畫起身道︰“母皇一定不相信吧,其實她未必是想母皇死,而是在想讓母皇生病,因為只有這樣,母皇就會更快立她為儲君了,而現在這一切,她們早有預謀,就是為了等母皇病了的這一天。”

    卿畫蹲下身,拉著女帝的手。

    “母皇,您不能在姑息三皇姐了,叛國弒君之罪,要不嚴懲,無法服眾,也無法整治朝綱。”

    女帝抽開一只手,捂著臉控制自己不會哭出來。

    她不想殺死任何一個孩子,哪怕她們做了再多荒唐事,她也不忍心讓孩子們受苦,可是這次,老三是真的走入了死局了,她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這一切呢?

    “可是,朕不想看著她死。”

    卿畫跑到桌上,拿出一邊一道空白的聖旨,她拿起筆飛快寫著,女帝見她那樣,連忙想制止她。

    “老五,你要干什麼?你要假傳聖旨嗎?”

    卿畫寫好幾排字,拿起來吹了吹。

    她將桌上的女帝鳳印拿起,走到床前跪下。

    “母皇,請您按下鳳印,以三皇女凰安璃叛國謀權之罪,即刻賜死!”

    “不,她可是你姐姐啊!”

    女帝流著淚,一直搖頭。

    姐姐?

    在所有皇女當中,真正將她當作姐妹的有幾個呢?

    也許六皇妹有幾分真心,也許二皇女與世無爭,但就算是她們,也會在緊要關頭只求自保啊!

    有人會像她一樣站出來,只為了維護動蕩局面,為了姐妹情誼?

    卿畫面色凝重道︰“她是皇女,也是這場陰謀的主謀!她若不死,之前的定遠將軍金元和一群亂臣賊子就會殺了您,再殺了所有皇女,然後就像對當初的您一樣,扶持三皇女上位,金元將擾亂國本,我凰家江山就會毀于一旦啊母皇,您為什麼要在仁慈下去?您如果再猶豫,明日兒臣就不是去代您上朝,而是代您去死啊!”

    女帝半張著嘴,嘴唇顫抖著卻說不出半句話。

    她拿著鳳印停在半空許久,最終還是按下了。

    老五說的對啊,現在人人自危,要是不能威懾眾人,所有人就都會失去忠誠,到了那時就真的完了。

    “內侍監!”

    女帝將內侍監傳了進來。

    “即刻下旨,三皇女以叛國之罪,于宮牆之上,萬民眼前,明日午時,腰斬。”

    說完這些話,女帝閉上眼楮躺了下去,一口憋了很久的氣才吐了出來。

    宣政殿前。

    卿畫坐在皇位旁邊,依然穿著簡單的服飾,將大殿上群臣的眼色看了個透徹。

    這是她第一次從這個方向俯視群臣,原來坐上至高的位置時,心胸也會跟著開闊許多。

    群臣對著她叩拜高呼道︰“五皇女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卿起來吧,我奉命監國,自是想跟大人們一同合作治國的,若有什麼事,還請大人們直言不諱,莫讓我這個皇女失了分寸才好,還請多加輔佐啊!”

    群臣互相對視一眼,看著卿畫的眼神都帶著些忽視。

    黎相往前一步道︰“殿下,定遠將軍金元已派兵上京,說是要跟陛下談判。”

    卿畫一拍扶手道︰“黎相大人,既然那金元已經被革職,以後就不能以將軍稱呼,以後就叫她石反賊好了,大人們覺得這稱呼如何啊?”

    底下的一干臣子們看著卿畫都竊竊私語起來。

    黎相轉身看著群臣,有些無措。

    卿畫起身,走下台階,她臉上威嚴十足,看著這些臣子只覺得惋惜。

    這里面有幾個是母皇心腹呢?除了遠在邊境為民請命的太師,還有這黎相,可以說其余的人都只會見風使舵。

    “怎麼,你們是想跟她一樣謀反嗎?”

    群臣連忙拱手道︰“臣不敢,臣不敢。”

    “內侍監,宣旨!”

    內侍監听命念起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三皇女叛國謀反,屢次加害皇嗣,罪大惡極,其罪狀昭然若揭,今日午時于城牆上,萬民見證之下,處以腰斬極刑,以定皇威,欽此——”

    群臣跪著還未起身,沐尚書首當其沖開始反駁。

    “不可能!陛下不會這麼做,是不是殿下您自己擬的旨啊?”

    這沐尚書會向著三皇女說話,卿畫一點也不意外。

    卿畫冷冷一笑道︰“沐尚書覺得我在假傳聖旨是嗎?”

    沐尚書道︰“以我的了解,陛下不會這麼狠心。”

    卿畫︰“可以我的了解,母皇身為帝王就是應該這樣,沐大人不是皇帝,自然難測君心。”

    沐尚書一愣,沒在說什麼。

    三皇女就這樣被押送上了皇城之上。

    卿畫在另一頭,看著她行刑。

    她在這一刻也沒有醒悟過來,但她的正夫沐雲閑在她身邊守候著。

    沐雲閑是沐雲遠的庶出兄長,嫁給三皇女為正夫也是沐尚書的意思。

    他跟沐雲遠一樣,只是這政治斗爭中的一枚棋子罷了。

    他哭喊著跪下,在守衛的拉扯中離開。

    而卿畫走到了三皇女身旁。

    “凰安璃,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嗎?”

    凰安璃一身囚服,已再沒了所有戾氣。

    “雲閑也算是你的親人,我只求你放過他。”

    “我可以放過他,但你府上所有的人,我就保不住了。”

    叛國之罪,都是要滅九族的,凰安璃是皇女可以姑息一些人,但她府上所有人都會被處死,卿畫也只能保住沐雲閑一個人,這是她唯一能做到的。

    凰安璃將頭靠在石頭上。

    等待死亡的這一刻,她臉色卻是平靜的。

    似乎是解脫了。

    “我本來以為我會恨你,可現在我不恨了,我只會嫉妒你,因為你擁有太多我沒有的東西,母皇的信任,黎相的擁護,還有雲遠的愛,我想過,要是我不去爭這皇位,也許真的和他在一起,美滿一生,可是我又在想,除了你,我真的沒辦法保護好他。”

    她在行刑前又說了最後一句話——

    “凰卿畫,黃泉路上,我等著你!”

    眾目睽睽下,凰安璃得到了報應,而卿畫能看見的,只有沐雲閑一個人在為她哭。

    就連鳳後,現在已經窮途末路,根本沒有機會去見凰安璃最後一面,他帶著包袱想要逃走,結果被禁衛軍攔在了東門。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