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七十四章 回府理事

第七十四章 回府理事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我,我不知道啊,那母皇她怎麼樣了?”

    若憐安嘆了口氣,他神情意外凝重,卿畫都開始心慌起來,難道母皇真的得了什麼大病嗎?

    “你快說啊,要急死我啊?”

    卿畫這一催促,若憐安也不賣關子了。

    “陛下並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中毒!

    怎麼會是中毒呢?

    卿畫猶如被一道閃電劈過,她想起這段時間母皇的精神一直都很不好,今天還吐血了。

    可是既然是中毒,那為什麼若憐安不在那個時候說出來呢?

    “那為什麼你剛剛不說啊?”

    若憐安走近了些,拿出一張單子,上面是一些食品用料的名稱。

    “陛下長期服用一種養顏湯,這里面的中藥都是活血調經的,只是有一味無法查明,這種東西不像我們皇宮里有的,它含有細微的毒性,就連銀針也試不出來。”

    “那究竟是誰要下毒害母皇呢?”

    “我听說三皇女每次都親手做湯送過來,陛下隔日便喝一壺,恐怕是跟她有關。”

    若憐安聲音很輕,可是卻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說出來,就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他不敢告訴任何人這件事,可唯獨對五皇女願意直言不諱,原來他已經完全信任了她,甚至會听從她的一切吩咐。

    “三皇姐這膽子也太大了,是想毒死了母皇好繼承皇位嗎?”

    卿畫也明白若憐安人微言輕,這太醫院處處有人針對他,這麼大的事他選擇隱瞞也是應該的。

    若憐安垂下頭淡淡道︰“我不能將這件事說出來,如果我說了,很可能整個太醫院都會跟著遭殃,因為只有我看出了湯里的毒,五殿下,您會不會怪我?她畢竟是你的母皇,要是你真的想怪罪我,我也甘心承受。”

    太醫院的那些人最愛見風使舵,要是若憐安指出這件事,她們肯定會將罪責扯他身上,或者干脆就不承認這件事。

    這種毒無色無味本就難以發覺,就算母皇已有了癥狀,那些太醫也可以說是其他什麼食物中毒。

    卿畫對若憐安道︰“那湯換了沒有?”

    “我以病中不能食用為由,停了這湯。”

    三皇女現在關起來了,應該也不會在搞什麼名堂了。

    “若太醫,那你繼續幫我盯著母皇那邊。”

    “好,殿下,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卿畫走到了若憐安身後,又回頭道︰“這是她自己找死,就別怪我狠心了。”

    五皇女府。

    卿畫一進門,一大群人就迎了上來。

    休玉、陸勤、常儀,還有侍從們,站得整整齊齊向她行禮,休玉也迎了上來,兩只眼楮還是那麼有光彩。

    “妻主好久不來,奴家都想死你啦。”

    休玉這樣子,應該已經不生她氣了吧?

    她倒希望他就這樣把上次差點將他送人的事情給忘了,這樣最好。

    “休玉這段時間可好啊?”

    休玉點點頭,卻像下意識般隔開了一段距離。

    “妻主放心吧,休玉很好,休玉會一直等您。”

    常儀也恭敬著跟卿畫說︰“殿下,您說過,您最關心的就是府上的進賬,您不在的這兩個月里,進賬一萬六千兩了,府上的一切用度都是正夫付的,都給您留著呢。”

    “那就太好了,明天一早我們去選店鋪,多賺點錢才能有底氣啊。”

    有了錢,卿畫還是想做一些生意,這樣才能錢生錢,不至于坐吃山空。

    常儀笑眯眯得說︰“殿下放心,奴婢會給您找一個好地段的,到時您再下決定就好。”

    人群給卿畫讓出一條路來不,她抬起頭的第一眼,就看到墨色長袍的男子直面著她。

    黎宴站在微風里,發絲輕輕飄動,而他就那樣默默看著她,像是一座雕塑,可那眉間又飽含許多道不明的情愫。

    卿畫走向他道︰“黎宴,你怎麼了?”

    黎宴這才有了反應,他抿了抿唇,眼神飄到一邊。

    “沒什麼,我就是看見你回來了,不太樂意,真希望你去軍營多吃些苦才好,省得整天無所事事得煩著我。”

    果然啊,黎宴還是那個黎宴,嘴里就吐不出什麼好詞。

    卿畫徑直走過他,也沒回頭。

    “既然你不歡迎我就算了,你去做你的生意,我做我的皇女,我們各不影響。”

    她將書房的門打開,剛要關上就被黎宴給拉住了。

    兩人一個拉著門,一個推著門,誰也不想退讓。

    黎宴一邊將門拉著,一邊說︰“我對你難道還不夠好嗎?你這個白眼狼你想氣死我啊你!”

    他沒想到她居然會這麼無情啊,之前他還破費送東西去軍營,只為了能幫她樹立威信,結果她倒好,一回來就跑書房里。

    “是你先說不想看到我的,我自己躲著你又不肯了,你到底想怎麼樣!”

    卿畫將門放開,自己進了屋。

    黎宴也走進去將房門合上了。

    “你的機器已經開始在制衣廠運轉了,效果還不錯。”

    卿畫拿起一本書,頭也不抬道︰“那就好,恭喜發財。”

    黎宴的態度不卑不亢,卻看著她的眼神收斂了許多。

    “我希望你能入股制衣廠。”

    簡短的一句話,卻好像已經將卿畫當成自己人了。

    之前一直吵著不想讓她管制衣廠的事情,現在怎麼轉性了?

    黎宴見她沒有說話,于是坐下道︰“你只管把錢給我就好,我幫你辦妥,以後這個家里就我說了算。”

    他身為正夫,本應該將這個府邸的事務權拽在自己手里,之前是他不懂,現在他也不想再忍氣吞聲下去了。

    他畢竟是明媒正娶的正夫,怎麼能什麼事都交給一個側室打理呢?再說沐雲遠也並不是很能干,現在人都沒影了。

    “我記得之前是某人不想做主事的,雲遠做得好像也不錯,你干嘛要搶別人的活呢?”

    黎宴喝了一口茶,連忙道︰“不是我搶別人的,沐雲遠現在根本不在府上!”

    “他不在?”

    卿畫這才意識到剛自己進門,沐雲遠都沒出來迎接。

    “那他去哪里了?”

    黎宴環著手道︰“我怎麼知道?不見了快一個月了。”

    “那怎麼我一點消息都沒有?”卿畫開始著急起來,雲遠一個弱男子,能去哪兒呢?

    他不會遇到什麼壞人然後被抓走了吧?

    卿畫越想越擔心,只好推開門喊了一聲陸勤。

    陸勤跑過來後,她抓著陸勤的上衣領口道︰“陸勤,你趕緊去派人找沐雲遠,既然人不在了,你們怎麼都不告訴我呢!”

    陸勤整個頭都縮進衣領里︰“不是啊殿下,沐側夫之前說是回自己遠房親戚家了,叫侍從別跟著,所以我們就沒去找。”

    “那這都一個月了,還沒回來,去,去給我找,找不到,你們都別給我回來了!”

    卿畫指著外面的大門,兩眼已是急得發紅。

    什麼遠房親戚,她根本沒听說過沐雲遠有什麼親戚可以串門的,他一直以她為天,怎麼可能這麼長時間不回家呢?

    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了。

    陸勤被她這樣一吼,連忙帶著人去找了。

    黎宴從沒見卿畫這麼著急的樣子,他慢慢起身,看向她望著外面的眼神,自己也跟著擔心起來。

    他只是怕沐雲遠真有什麼三長兩短,眼前這個女人又要難過死了。

    她心里眼里她就只有那個沐雲遠,何時看過自己?要是失蹤的是自己,她還會不會這樣擔心呢?

    也許不會的,她只有對沐雲遠才這樣啊。

    黎宴心里一陣酸楚,又突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怎麼會被她所影響了呢?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