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六十九章 錦上添花之計

第六十九章 錦上添花之計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郭閻在戰場上殺人如麻,卻最听不得男子哭,更听不得這樣美麗的男子哭,哭得她這顆心啊,都要被他給帶走了。

    她將男子攔腰抗了起來,不顧身上那人的掙扎,直接抗回了主帳之中。

    玉面公子剛好踫到這一幕,雖不知道這男子是誰,但穿得破破爛爛出現在荒郊野外,必定是有所圖謀。

    不過他可沒心思去管郭閻的事情。

    也是時候收手了,不過在這之前,他還真有興趣看一看這男子究竟要做什麼不得了的事。

    郭閻將沐雲遠扔在床上,脫了厚重的外套,臉上帶著狂暴的笑。

    “等你伺候我伺候好了,我不僅留下你,還收了你,別急,我這就來了……”

    沐雲遠笑了一下。

    “主帥,我已經是三皇女的人了,您能不能找她要一份休書啊?”

    郭閻的動作停了一下,又繼續脫衣的動作。

    “你都逃出來了,誰知道呢?”

    沐雲遠神情淡然如白雲漂泊,哪怕遇到這樣一個相貌可怖的人,他也沒有絲毫畏懼。

    生或死與他而言本不重要,他唯一想到的,是那個曾給他溫暖,不離不棄的人,他要辜負她了。

    那樣好的她,應該跟黎宴那樣清白的人在一起才對,她值得最好的男子去愛她。

    “我堂堂尚書嫡子,要是我想要個名分呢,三皇女不寫休書,我又怎麼嫁你呢?”

    “切,真麻煩。”

    郭閻內心抱怨著︰男人就是稀罕這些表面的東西,這麼一說雅興都給敗光了,但三皇女與她是聯盟關系,要真是被她知道了,還確實會發生不愉快。

    她起身來,拿起桌上紙筆寫了起來。

    找她要個不得寵的男人,應該不難,別說男人,以後江山都要分她一半呢。

    沐雲遠坐了起來,又問︰“主帥大人和三皇女一定有立下約定吧?三皇女時常跟我說,以後她做了皇帝,一定會好好犒勞郭大將軍。”

    郭閻眼中驕傲至極,她一身武功自然要得到青史留名才行,現在外面的人都稱她為西北叛軍頭目,難听死了,要是她能功成名就,還用得著待在這黃沙之境?

    自是金銀財寶,美男環繞,那才是她最想要的生活。

    “我跟你妻主是立下過合約書,要是她成為皇帝,我會是天璃的第一個異性王!”

    沐雲遠走到郭閻身邊,捏了捏她的肩膀,笑得燦爛。

    “郭主帥是人中龍鳳,定是擔得起這威名的,只是您可要藏好了,這種東西要是被有心人看到,那就不好了。”

    郭閻摸了摸肩膀上那光滑得素手,笑道︰“放心,它藏在我的暗格里,誰也找不到。”

    說完,她將男子拉到自己懷里,正要親近一番,卻被男子輕輕推開。

    “主帥大人,這麼多年了,還真是一點情趣也沒有啊,明日午時,我們去碧湖那邊見面好不好?”

    他這一說,郭閻眼底已有疑慮。

    為什麼要去外面,難不成這小男子準備了埋伏不成?

    沐雲遠見她視線有誤,連忙嘟起嘴,嬌嗔道︰“你啊,一點也不知道人家的心思,要玩就玩刺激的嘛,誰要在你的破營帳里面,哼。”

    他俯身在她耳邊吐氣道︰“明天記得帶點保暖之物,不見不散哦~”

    被人這樣一撩拔,郭閻整個人都像泡在水里融化了,再不答應可不丟了女人的臉?

    “好、好。”

    谷洲軍營。

    四皇女的一條腿受了傷,好不容易才被人抬上擔架送了回來。

    醫士再給她治傷,錦繡一直拼命守著城門,一听說四皇女回來了,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邊便直奔過來。

    四皇女一抬起眼看見她,卻並未給好臉色看。

    在她看來,錦繡是新兵,野心不小,趁她不注意想鞏固權勢,她這個副帥還活著呢!

    “听說,你現在已經是副帥了?”

    錦繡連忙半跪下來,“錦繡是臨危受命,還請四皇女莫怪,錦繡這就將虎符送還。”

    卿畫站在一邊求情道︰“四皇姐,是我讓錦繡暫代副帥之位的,現在軍營被她管理得井井有條要不是她,谷洲撐不了這麼久的。”

    “是嗎?既然你有功,那就功過相抵,虎符放下,自己下去吧。”

    錦繡見四皇女不太待見,也就退下去了。

    四皇姐就這樣將人趕了出去,卿畫也是沒料到,她還以為四皇姐會跟自己一樣贊賞錦繡的能力呢,好歹也給個賞賜。

    “四皇姐,你這些天去哪兒了?”

    四皇女望向卿畫道︰“我雖受了傷,卻不忘找個探子去打听叛軍的動靜,听說她們制作了一支未示人的旗幟,以後打算以旗幟為號,攻城略地,另立新皇。”

    “是什麼樣的旗幟?”

    “一只金色的狐狸,腳底踩著一只山雞。”

    卿畫一听就知道這些叛軍的名堂,她們是想立新主,將新主比作狐狸,而舊主是落難的山雞。

    “我已經知曉叛軍老巢的方向,以及她們哨兵的位置,還有巡邏的排布,只等姑姑和四皇姐一聲令下,殺入她們老巢,逼迫郭閻投降!”

    卿畫這才清楚玉面公子的深意,他抓自己進去,再將自己放出來,就是為了想讓自己摸清叛軍領地的路。

    不管他是圖謀什麼,但這一刻,她總算是相信,他還真幫了她一個大忙。

    四皇女微微一笑,“看來五皇妹還不算太沒用,就是錦上添花了。”

    “那錦是什麼?”

    “很快,你就知道,錦是什麼,花又是什麼了,哈哈哈。”

    四皇女向來神秘,卿畫是難得在跟她打听了,她走出敞篷外,發現錦繡還燒著篝火,獨自坐在那兒。

    夜里風涼,她又幾夜不眠不休,這樣下去身子怎麼受得了呢。

    “錦繡,要不你去休息吧?”

    錦繡听到卿畫的聲音,連忙起身跪拜。

    “五皇女殿下萬安。”

    “快起來。”

    卿畫將她扶起來,當她端詳著錦繡時,錦繡卻將臉扭過去了。

    卿畫分明看到錦繡好像在哭,眼楮紅紅的,但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來,所以卿畫一開始也沒發覺。

    “錦繡,你怎麼了,有什麼事,跟我說啊。”

    錦繡擦去眼淚,嘴唇干裂了好幾道口子,她也沒在意,反而恭敬得笑著。

    “我只是想到將士們,她們這樣為國捐軀,我在想,要是我早幾年進軍營,成為大將軍,我一定會保護好她們,這十萬大軍,我必將守住八萬來,她們的家人還等著她們回去,可惜……”

    錦繡越說越難過,眼淚又不小心冒了出來,她倉促得永袖口擦眼淚,擦到一半,竟看到眼前人向她遞來一張手帕。

    卿畫拍了拍她的背,細聲細語道︰“別難過錦繡,入京後母皇給給她們的家人一些撫恤,雖然我知道,這些只是一點安慰而已,錦繡,你要保重自己,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為最英勇的將軍。”

    兩人就此坐了下來,而卿畫拿了一件衣服給錦繡披上。

    錦繡說自己睡不著,她唱起了家鄉的歌謠,唱著唱著,她就靠在稻草里睡著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