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六十五章 入局

第六十五章 入局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卿畫預料她這個姑姑要麼是被敵軍抓到,要麼就是戰死了。

    反正就這兩個結果了。

    玉面公子拿出那張地圖,引姑姑前去,這一去也不過是陷阱,那麼他是不是敵軍的人?

    “這一切能怪我嗎?要怪就怪你姑姑蠢,地圖在手,還能撞到死路上去。”

    玉面公子眉目似遠山一般清幽,他手中的折扇一松,像是也放掉了一些枷鎖一樣,渾身都輕松起來。

    “你姑姑現在應該是在敵營里做客了,你要是不想她死的話,就听我的,只有我可以幫你。”

    卿畫對眼前這個男人全是戒備,他這麼輕易拿到了圖紙,卻又說圖紙的路線是通往敵方哨兵的,過後又說想幫她去救人,這心思來回橫跳,真是難以捉摸。

    先是自己潛入敵營救那些男子,然後又來救她,是因為心懷慈悲?

    這樣的理由卿畫自己都不信。

    卿畫試探性問︰“你能怎麼幫我?”

    “我會將你易容成一個西北士兵的樣子,偷偷潛入敵營,然後再救你那位不太聰明的長輩出來。”

    他神色平靜,似乎並沒有開玩笑。

    他或許是有辦法,但最好不是想方設法算計她。

    卿畫捂著嘴笑了起來。

    “你以為事到如今,我還會信你嗎?”卿畫眼眸變得深邃,“讓你失望了,我恐怕不會蠢到讓一個害我姑姑身陷囹圄的人再送我去敵營!”

    讓他感到吃驚的是,他本來以為她只是嘴上厲害,畢竟他這張臉天生就會迷惑女人,難道他剛救了她,還不足以讓她感情用事?

    事情變得越發有趣了。

    玉面公子抬了抬下巴,迅速上了馬。

    “你不肯信我,大可往回走,跟所有人同歸于盡,要是你信我,或許不僅能救出你姑姑,還能停止這場戰爭。”

    卿畫往前走了幾步,又回頭望了望那個騎在馬上的男子。

    “駕!”玉面公子拽緊韁繩,騎著馬便要要離開。

    卿畫咬了咬牙,想起現在拼死抵抗的將士們,她只有這麼一條路了。

    畢竟他還救了自己,而且他會救那些男俘虜,證明他心地不壞,那就賭一把?

    “玉面公子!還請你幫我這一次。”

    馬匹很快停下,回過身來,男子的一身紅衣也隨著風揚起,哪怕迎風的黃沙也不能將那片絢爛的光華污染半點。

    他嘴角輕輕一笑,彎腰伸出一只手來。

    “跟我走吧。”

    夜里響起一陣陣蟲鳴聲,叛軍的領地上防守極其嚴格,哨兵在四方駐守,夜里每隔兩個時辰就會換崗,是為了避免哨兵因為疲憊放松警惕。

    也不知道玉面公子用了什麼辦法,居然能一步步奪過巡查隊的視察。

    卿畫被玉面公子畫成了一個滿臉皺紋的士兵,跟隨他進入了敵軍的主營地。

    七拐八繞,可算是潛入了他們的地牢之外。

    玉面公子掏出一個令牌,守衛立即點頭,兩人成功進入。

    卿畫跟在他後面,悄聲問︰“你怎麼有她們的令牌啊?”

    玉面公子聲音輕微︰“自然是偷的。”

    他可真是神偷啊,地圖、敵軍戎裝、連地牢的出入令牌都可以偷到。

    小小年紀,前途無量啊。

    走到最里面的一個牢房里,卿畫可算是見到了陳南幽。

    她此時披頭散發坐在石頭上,听到有人過來,她才回過頭,發現有兩個一高一矮的士兵朝著她走來了。

    卿畫喊了一聲︰“姑姑,我是畫畫啊。”

    陳南幽不可置信得看著她,抬起眼又看了看她身後的那個人。

    居然是他……

    要不是因為他,她怎麼可能會被抓到這里來!

    陳南幽隔著欄桿推了卿畫一下。

    “你來這里做什麼!這里很危險,快走啊!”

    卿畫︰“姑姑,我們是來救你的。”

    陳南幽搖著頭,臉上沾滿了血跡,她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人能穿過一層層障礙救她出去,她抓著卿畫的手道︰“當時我們受到伏擊,我在危機之中引開了那些人,她們才沒有到達我的另一批人馬,她們應該很快會到達我們營地,畫畫,听我的,守住谷洲,別管我了!”

    卿畫看著那牢門外的鎖,轉頭問玉面公子,“你有鑰匙嗎?”

    玉面公子搖了搖頭,用扇子敲了敲那把鎖。

    “只可惜,我無法再偷來鑰匙,而且,也沒辦法看著你們這樣離開。”

    他的眼神忽然就冷了下來,連語氣也不在柔美,而是恢復了最明亮沉穩的音色。

    卿畫看著他就像在另外一個人一樣。

    “玉面公子,你……”

    玉面公子冷笑一聲,道︰“五皇女殿下,我本來以為只要我一直待在你身邊,你會喜歡我,只是沒想到,你心里啊,就只有這些不相干的人啊。”

    話里本應該會有失望,可他卻怡然自得,仿佛根本不是為任何人發出的感嘆。

    卿畫雙目睜大,張著嘴剛要說什麼,玉面公子卻向她慢慢逼近,他豎起食指在透紅的唇瓣之間,音色就像黑夜的堅冰,仿佛永遠無法將其融化。

    “噓,殿下再多說,你們都活不了了,想要活命,就跟我走。”

    他抓住卿畫的手,帶著她一路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里。

    卿畫狠狠甩開了他。

    “你不是說你會幫我救人的嗎?你又要干什麼?”

    玉面公子眉眼又溫和起來,“哦,殿下這是生氣了,別生氣啊,你要知道,我這人可不做賠本的生意啊,想要我救她,你得給我一些好處才行。”

    原來鬧這麼一出是想要好處。

    卿畫想起上次她給錢,他卻不要,還順便調戲了自己一把,這個男人絕對不會按常理出牌。

    他之前口口聲聲說想嫁她,不會真的這麼想吧?

    誰知道他心里想什麼,如果他要的不是錢不是名利,那除了她自己,還能想要什麼呀?

    卿畫雙眼微垂,想了想還是決定豁出去這張老臉,有些羞愧得啟唇︰“只要你肯救我姑姑,我就答應娶你為夫。”

    “啊?”

    本以為他是太過高興,可卿畫卻只在他臉上看到了一絲的諷刺意味。

    玉面公子捏住她的半張臉,嘴角一勾,雙眼的魅惑中徒增了本不該有的凌厲。

    “事到如今,你還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嗎?”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