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六十三章 玉面付“丹心”

第六十三章 玉面付“丹心”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玉面公子的嘴角平和下來,與卿畫拉開了距離,他方才眼里的柔和仿佛都因為她的一句話而蕩然一空。

    “殿下可真是無情啊,這叫我怎麼辦好呢?”

    卿畫不想再與他多言,轉過身打開木欄就要走,一個士兵急促地向她走來,兩腳撲通一聲跪下。

    “不好了五皇女,戰況有變,前線的戰士已送主帥回營,而四皇女她……”

    卿畫听到四皇女幾個字,拽住眼前報信的人道︰“快說,我四皇姐怎麼了?!”

    “殿下,主帥率領三萬大軍奔赴西北,不料遭到敵軍算計,四皇女殿下她,她失蹤了!荒山野嶺,又有叛軍伏擊,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卿畫走在前面,“帶我去見主帥。”

    主營內,陳南幽倚靠在屏風上,兩只眼楮一直盯著牆上掛著的旗幟看,她面色通紅,額頭爆出青筋,雙眼像干涸的河水,整個身體已是搖搖欲墜。

    可她還是固執得站著,站得十分勉強。

    卿畫走近了去,細聲喊道︰“姑姑,您沒事吧?”

    她一出聲,陳南幽的眼眶里便涌出兩行淚水來。

    “我本來是不屑讓她一個武功平庸的皇女擔任副帥的,軍中所有人都不肯這麼叫她,可是在我心里,她依舊是最勇敢的人,是我,是我輕敵,是我愚蠢,才會痛失三萬大軍,才會讓三皇女身處險境啊!。”

    卿畫也很擔心她,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姑姑打起精神來,否則主帥不能振作,軍心也會有所影響。

    “姑姑,是那敵軍太狡詐了,姑姑要鎮定一點,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找到四皇姐的。”

    “整整十萬大軍,如今只剩下六萬,都是因為我,要不是我剛愎自用,自以為是,活生生葬送了將士們的性命,看來這次,我是真的要輸了!我回去還怎麼跟陛下交代啊!”

    她本以為可以早點回京,讓所有人看看她的戰績,也讓女帝重新信任她,這本是一場以多敵少的戰爭,有著十足的勝算,現在全被她給毀了!

    陳南幽悲痛欲絕,隨手抽出了桌上的長劍。

    “不如,不如我自己了斷!去向死去的將士們賠罪啊!”

    卿畫見狀迅速將她手上的劍搶了過來,又急又惱道︰“姑姑啊!你千萬不要這樣,要是你死了,那剩下的這些將士們怎麼辦,難不成要我這個沒用的皇女去上場殺敵嗎?”

    陳南幽轉頭看著她,眼里全是血絲,她嘴唇纏了纏,終究是恢復了理智。

    是啊,她不能死,要是一定要死的話,她應該死在最後一刻,死在戰場上,陳家才會以她為榮。

    “啪啪啪!”

    門外忽然響起一陣掌聲,兩人抬眼望去,只見玉面公子又換上了一身紅衣,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走來。

    “真是感人至深啊,我的五殿下一番肺腑之言,真是貴在有自知之明啊。”

    這話明里是在夸人,可傳進卿畫耳朵里,就是那麼別扭且難听。

    陳南幽︰“你是誰?”

    “我啊,我也是天璃國的子民,不過我還有另外的身份,那就是五皇女殿下的摯愛之人。”

    卿畫碎了一口,“呸,不要臉!”

    玉面公子仰頭笑了一聲,走到陳南幽面前道︰“西北地勢險峻,這些叛臣賊子會在附近十里之內埋下諸多陷阱,要是沒有她們的軍事地圖,很難順利攻下,不過好在我順藤摸瓜,拿到了她們的地圖。”

    玉面公子用縴長的手指壓著一張暗黃的方紙,他伸手放到陳南幽手上,半垂著目光,神態自若。

    陳南幽打開那張紙,果然上面清晰得畫著西北十里地界的所有防線。

    如獲至寶之際,她望著卿畫道︰“好啊,看來我佷女雖然武功不行,娶的夫郎一個比一個有用啊。”

    陳南幽感嘆佷女真是艷福不淺,瞧這男子身段硬朗,容貌一等,風度也是不卑不亢,她們這些女人可都要眼紅死了。

    卿畫環著手一臉不屑︰“姑姑,您別誤會了,這家伙可不是我夫郎,而且我還看不上他呢,油嘴滑舌,滿肚子都沒好貨,姑姑可要看仔細了,別被這人擺了一道。”

    “我看確實是真的。”

    陳南幽的眼神又恢復了堅定,“這一次我決不能再敗!”

    卿畫︰“姑姑放心,不僅如此,我還給姑姑帶來了新型的武器。”

    卿畫拍拍手,幾個士兵便將一個手推車推到了帳篷外。

    幾人走出去一看,那推車上滿滿都是新型的強弩,這種武器不僅射程遠,用料牢固,而且非常方便拉弓,可以說是毫不費力。

    陳南幽這才笑了,拿著手中的武器,心里才有了許多信心。

    玉面公子看著卿畫,眼底熒光閃爍。

    “哦,你可算是做了一件正事啊。”

    “听你的口氣,好像我凰卿畫成天不學無術一樣。”

    那人的余光一直在打量她,手指繞著自己胸前的碎發,說話也變得有幾分調笑。

    “對啊,你就是不做正事啊,相反,像你這般放縱的皇女,不在京城躺著享福,來做這種苦差事,這可不像你啊。”

    卿畫白了他一眼,“說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樣。”

    男子的聲音又軟了下來。

    “哈,那是自然,畢竟我已暗自心悅于殿下許久了。”

    張口閉口就沒個正形的男人,怕是在玉人閣那種地方待久了,見著一個一個女人就語言輕浮。

    “呵,我覺得你還是心悅別人的好,我怕我無福消受啊。”

    卿畫嘴角一揚,轉身便離開了。

    本以為這一次有了玉面公子的圖紙,陳南幽可以所向披靡,結果這一去,前方的音訊便就此斷了。

    軍中沒有主帥,副帥也失蹤,實在沒辦法讓將士們團結起來,卿畫身為督軍,又沒有實戰能力,絕對不能這樣坐以待斃下去。

    于是她召集了所有將士,推舉錦繡為新上任副帥。

    這些將士都知道副帥必須要由主帥親封,而且新兵不可一舉逾越高級軍官,而卿畫卻拿出了副帥的虎符。

    這是四皇女失蹤後有人拿回來的,卿畫在眾目睽睽下,將虎符交到了錦繡手上。

    “錦繡,你臨危受命,一定要帶領將士們守住谷洲城門!”

    錦繡拿著那沉甸甸的虎符,感懷之余,又被一群將士給壓了下去。

    “她怎麼能做副帥呢?五皇女殿下,我們不服!”

    “雖然主帥不在,但還可以讓軍營有資質的軍官擔任副帥一職,怎麼也輪不到她啊!”

    “請殿下收回成命!”

    一群人扔下手中武器,朝著卿畫半跪下來。

    “請殿下收回成命!”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