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五十七章 隨軍出征

第五十七章 隨軍出征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若憐安在太醫院躺了兩天才醒過來,他忍著後背一陣疼痛從榻上坐起來。

    “竹影,竹影。”

    他喚著竹影,隨手穿好了外衣。

    竹影拿著一盆清水正要給若憐安洗漱,可看他都穿好外衣了,一副要出門的樣子,連忙跑過來扶著他︰

    “師父啊,你傷還沒好呢,該好好休息才是啊!”

    若憐安望著窗外透出微亮的光線,應是日出時分。

    “竹影,大軍是不是要整頓出發了?”

    竹影點點頭道︰“是啊,驃騎將軍、五皇女四皇女,都已經整頓要出發了,現在在城門口呢。”

    若憐安雙腳下地要穿鞋,竹影一邊伺候他起身,一邊念叨著︰“我的好師父啊,你這是何苦呢?那五皇女對你並無情意,你這不是一廂情願嘛。”

    竹影見師父這著急的樣子很是心疼,要不是當時陸勤及時制服定遠將軍,怕是他都身首異處了。

    居然會傻到為五皇女擋劍,那五皇女左擁右抱,家里兩個夫郎了,哪里能想到他師父嘛。

    若憐安嘆口氣,解釋道︰“竹影,我是想去看看大軍出發的樣子,我不是為了五……”

    不是才怪呢!師父就是喜歡口是心非。

    竹影擺擺手,打斷他的話道︰“行了我知道了,我幫你梳妝,你現在去也行還能趕得上。”

    流甦城牆之上,浩浩蕩蕩的大軍開始從城門涌出。

    驃騎將軍一身戎裝騎著白馬走在前面,四皇女緊跟其後。

    只有卿畫還抓著陸勤不放,“喂,記得到時發了月例銀子,你給我送過來,听到沒有!”

    陸勤看著自家主子這騎著馬還拽著自己領口的樣子,一臉的無奈。

    “殿下啊,您是去打仗,又不是去游玩,要那麼多銀子干嘛啊!”

    當然是……還貸款啦!

    不過加上自己身上的這些,還遠遠不夠誒。

    卿畫放下陸勤,直起身子道︰“這樣,你下個月,把我房里能值錢的全部賣了,黎宴房里也賣了,給我湊夠兩萬兩。”

    “兩、兩萬?殿下,您是要去找野味嗎?”

    卿畫︰“什麼野味?”

    野味呀,一邊打仗一邊捕獵,听上去還不錯。

    陸勤眉毛一抖,賤兮兮得笑道︰“屬下知道,這家花沒有野花香,這男人一旦見到有錢的女人,總會投懷送抱的。”

    她當真是去歷練的,不是去撩漢子啊!怎麼這些人都能誤會她呢,父君是這樣,陸勤也是這樣。

    “行了,懶得跟你廢話,我走了。”

    卿畫提起套馬繩,一個轉身,余光似瞥見了城牆上一道雪白的身影。

    是若憐安一人立于城牆邊上,衣袂隨風而飄,那一雙帶著無限惆悵的眼神,就那樣高高眺望著卿畫離去的方向。

    南國有佳人,遺世而獨立。

    風那麼大,他還帶著傷出來,是不是為了她呢?

    “駕!”卿畫還是騎馬而去,走了一路的光景,心里卻一直想著那道像初雪一般的身影。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玲瓏心竅的男子呢?

    心懷著的,是天下百姓,為了這個,連付出生命都可以。

    ……

    黑壓壓的軍隊一路北上,在郊外的小溪邊扎營。

    將士們砍了一大片樹木野草,騰出一塊空地來,支起營帳,點燃篝火,打算在這里先休息一晚,然後前往谷洲邊境。

    谷洲地勢平坦,糧草充足,又于西北叛軍距離不遠,剛好可以與守城軍一同作戰迎敵。

    這次的戰事雖至關重要,但如今天璃國力昌盛,將士們軍心高漲,勢必要拿下叛軍的老巢。

    夜里,四皇女找人打了一只野雞,撕了一塊肉分給卿畫。

    四皇女平日里穿著都是很講究的,現在一身戎裝,臉上還帶著一些昏灰塵,看上去依舊那麼文弱。

    卿畫接過雞肉咬了一口,對著她問道︰“我們還要走多久啊,四皇姐?”

    四皇女算了一下道︰“還有六天吧。”

    天啊,這還是在天璃國境之內,加上這兩天的路程,路上都要花上一個禮拜。

    古代人的交通不便,打個仗耗費幾個月甚至幾年都是常有的,要是兩國交戰的話,路上花了一年半載,多少人都得累死在路上。

    真是太太太辛苦了呀!

    是坐馬車辛苦。

    卿畫揉了揉酸痛的背部,手上的雞肉也不香了。

    四皇女見她這麼難受的樣子,冷哼一聲,笑道︰

    “五皇妹在京城待久了,成天被人伺候慣了,來這里肯定會不習慣,要是嫌累,我可以找人送你回去。”

    卿畫搖頭道︰“嘿嘿,不要,我想我還是能堅持的。”

    這點苦她還是能忍受的,比起將士們徒步而行,已經算輕松了。

    同樣的月色下,京都的將軍府內。

    “ !”

    暗格的聲音響動,腳步聲傳到定遠將軍耳邊,她笑意越深,手中把玩著一支刻意選好的金簪。

    當她意識到背後被一個暖玉溫香的人抱住時,她很自然得回頭,將那支簪子插進男子的發鬢上。

    “美,真是太美了,這支簪子奢華不失簡便,正適合你。”

    男子先是一笑,眼神又忽然冷了下來。

    “定遠將軍用這個討好本宮也無用,陛下現在在氣頭上,你啊,是徹底沒希望了。”

    定遠將軍臉色變為平靜,伸手撫摸上眼前人端莊華貴的臉。

    “你以為,我被革了職,交出了兵權,就不能成事?鳳後主子別忘了,我沉浮戰場十余年,想要拿回主權,輕而易舉!”

    鳳後握住了那雙有些粗糙的手,笑容冷艷而孤傲。

    “五皇女殺了你的女兒,你就該忍下去,現在可好,她已隨軍出征,我們就很難下手了。”

    “你哪里知道我有多恨!我恨不得跟她同歸于盡!”

    定遠將軍雙目布滿了血絲,右手握成拳頭狠狠砸在木桌上,桌面很快就有了裂痕。

    鳳後最看不起的,就是一腔腦熱的女人,可是他還需要利用眼前這個人,讓自己的女兒坐上儲君之位。

    他便滿臉堆笑得抱住那只狂躁的手,柔聲道︰“將軍別難過了,大不了本宮答應你,要是以後璃兒做了皇帝,本宮封你為亞母,讓你做異姓王,我讓璃兒好好孝順你,以後這個天下就是我們的了。”

    定遠將軍望著這個此夜里千嬌百媚的男人,心癢難耐,一只手攔過他的腰肢。

    “放心,五皇女得意不了太久的,今晚你冒險來看我,還算有點良心,本將軍又怎麼能忍心不好好疼你呢?”

    兩人同時發出一聲嗔笑,相擁著往床榻間而去。

    珠簾卸下,被掀紅浪。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