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五十四章 我要你償命

第五十四章 我要你償命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定遠將軍從列隊中戰出,也想問問這四皇女,到底是誰給她的膽子,敢這樣誣陷于她。

    “四皇女殿下,不管你到底何意,老臣一身清白坦蕩,想要問問你可有證據?”

    四皇女嘟著嘴,對著三皇女一笑。

    “好遺憾啊,我沒有什麼證據。”

    三皇女氣急敗壞得沖到她跟前去,她瞪著四皇女道︰“四妹這是空口無憑的誣陷,可是要治罪的。”

    “治罪?”四皇女依舊面色不改,一身暗黃色朝衣卻無法掩蓋她淡然自若的氣質。

    她昂著頭道︰“三姐這樣為定遠將軍打抱不平,口口聲聲說妹妹是誣陷,難不成你與她結黨營私,私下有所倚仗不成?”

    她這樣一說,三皇女下意識得去看母皇的臉色,卻發現她也同樣在看著自己。

    那樣的眼神,分明已是有了疑心。

    不,她不能就這麼輸了。

    “母皇,四妹完全是胡說八道,我凰安璃從來都是恪守本分,絕對不會結黨營私的!”

    女帝望著自己一直寵愛的凰安璃,漸漸已有失望之色,她今日闖上大殿,對自己的親姐妹這樣質問,就已經可以斷定,她是和金家一條心的。

    這樣看來,她行事魯莽,做事沖動,根本不能擔儲君之責。

    此時的卿畫已將另一份大禮備上,她款款走進來,朝著女帝一拜。

    “兒臣拜見母皇,兒臣今日來晚,是有一件事稟告,兒臣要狀告金大將軍的女兒,金瑰!”

    定遠將軍和三皇女齊齊看向卿畫,眼底滿是震驚。

    定遠將軍隨口道︰“胡說!我女兒遠在永冬鎮,怎麼會惹到你?”

    卿畫冷冷一笑,並無看她,而是對著女帝道︰

    “母皇,那金瑰在永冬鎮是人盡皆知的惡棍,販賣人口,欺壓百姓,每一條都可治她重罪,這次又私自上京,對我的側夫行不軌之事,在玉人閣被官府抓到,現在已被兒臣帶上大殿。”

    卿畫說完,官府的縣令大人和一幫衙差便押著金瑰走上來。

    金瑰垂著頭,看不清面容,手上帶著銬鏈,被兩個衙差拖著過來。

    定遠將軍看自己女兒被這樣折騰,心頓時碎成了好幾瓣,連忙奔上去要看看自己女兒,結果被陸勤的高大身材擋住。

    她一張口便是一道呵斥,“狗奴才!讓開!”

    卿畫淡然道︰“金大將軍心疼女兒大家都理解,但還請將軍自重。”

    女帝派了一些人前去查問,來的人都說當日確實見金瑰對五皇女側夫有逾越之行,這才定論金瑰之罪。

    朝上有人見此風向,連忙拿出備好的參本,對女帝道︰

    “陛下,臣有證據,證明金瑰在永冬鎮品性惡劣,私下買賣人口,臣這里有百姓親筆的狀書。”

    卿畫看著那臣子分明是有落井下石的嫌疑,但又覺得奇怪,她怎麼剛好在這個節點上能拿出這麼有力的證據呢?

    真是天助我也!

    女帝拿起那參本一看,已是怒意橫生,她狠狠看向定遠將軍。

    “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定遠將軍自知這次真的觸怒了聖顏,已經無法撇清女兒的罪責。

    她只好跪下請求道︰“臣有罪,是臣沒有教好女兒,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請陛下留臣這個孽女一條性命啊!”

    金瑰是她的命,無論怎麼樣,她也不能放棄她。

    金瑰雖早已是國家蛀蟲,但此事並非是她一人之罪過,地方官府也同樣難辭其咎。

    女帝深知這其中錯綜復雜。

    也罷,那就留她一命。

    女帝皺眉,面色十分凝重道︰“那就傳朕指令,將金瑰棒打五十大板,即刻逐出京城,永世圈禁永冬鎮。”

    旨意一下,定遠將軍連滾帶爬得走到金瑰面前,她兩眼滿是心疼的淚水,慌亂地拂開女兒的亂發,卻見她雙目緊閉,似已昏迷。

    “閨女,閨女你醒一醒!”

    她探了金瑰的鼻息,手指猛地顫抖起來。

    眼前的人已是毫無聲息了!

    “閨女!你不要嚇唬娘,娘以後不丟下你了,娘不會再嫌棄你了,你醒一醒,娘帶你回家,娘什麼都不要了……”

    定遠將軍抱著金瑰,一直搖晃著她,可懷里的人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殿上的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鴉雀無聲。

    卿畫連忙喊著陸勤︰“快,快去叫太醫!”

    她之前將金瑰抓住的時候,金瑰還活蹦亂跳得一直罵她,結果官府的人打了她二十大板才老實了些,怎麼才一會功夫,人就已經沒有聲息了呢?

    不應該啊,她還專門囑咐,不要再用極刑,免得到時不好交代。

    她也只是想為永冬鎮的百姓主持公道,另一方面,也確實想敲打一下定遠將軍。

    她沒有想要金瑰的性命!

    過了一會,若憐安提著藥箱趕來,他先是為金瑰把脈,又用金針逼脈,卻是無計可施。

    他拱手朝著殿前的所有人叩拜道︰“臣無能,金大小姐似是酒精中毒,脈搏停息,已無力回天了。”

    “什麼!不,不會的。”定遠將軍抱著金瑰,向著卿畫嘶吼道︰“五皇女,是你,是你對不對?是你想殺了她,你早就想害死她了,所以才布了這個局!”

    卿畫雙目呆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此事確實是她的過失啊。

    女帝走下台階,沖著金瑰冷眼道︰“金將軍,朕見你痛失愛女,言行無狀也就罷了,怎能不知尊卑詆毀皇女?朕念你是老臣,不與你計較,快快將人帶下去厚葬吧。”

    定遠將軍掃視著所有人的表情。

    原先那些溜須拍馬之徒在這個時候已是觀望的姿態。

    想要主持公道,此時已是蒼白無力。

    而女帝也臉色冰冷的回到自己的皇位之上。

    痛心,憤怒,怨恨,化為洶涌的火焰,將她此刻的理智吞噬了個干淨。

    她一直在哭,又用一雙血紅的眼楮看著卿畫。

    是她殺了自己的女兒。

    她要讓她償命!

    就在一霎那,一把長劍向著卿畫的臉刺去——

    若憐安來不及反應是誰持劍而來,只知道自己離著五皇女最近,也是最有責任保護她的人,他一個轉身翻身過去,肩膀當場就被刺穿。

    “五皇女小心……”

    他的背上傳來生硬的疼痛,但好在他速度夠快,將卿畫推了出去,那劍也並沒有將他刺透。

    陸勤見狀連忙將形同瘋癲的定遠將軍制住了。

    四皇女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只是想讓定遠將軍難堪,然後乘機將髒水潑到三皇女身上而已。

    沒想到,金瑰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死了。

    但她內心又竊喜起來。

    現在定遠將軍失去理智,也失去了女帝信任,連著三皇女一派被重擊,三皇女是徹底敗了!

    卿畫順勢將若憐安扶住,一只手上流著他背上猩紅的血液,而那血怎麼也止不住。

    “若憐安!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麼傻的人?”

    若憐安的嘴唇漸漸慘白,聲音也微弱了。

    “在我看來……殿下是未來儲君的最好人選,我是為百姓護住殿下的,所以,所以,我這條命,是值得的。”

    在他看來,一個溫文爾雅,連一個奴才也能平等對待的人,要是成為了儲君,會是百姓之幸。

    而且現在她已是民心所向。

    他願意用自己的命,去換未來百姓的安居樂業。

    若憐安靠在卿畫的手臂上,一身官袍都被染紅。

    卿畫怎麼也想不透。

    會有怎樣一個人,居然會為了天下百姓的安樂,去舍身護住一個只有幾面之緣的人。

    他的心,該有多麼悲憐、善良。

    女帝急忙命令道︰“快!快將若太醫抬去太醫院,讓所有太醫保住他的性命啊,要是保不住,朕就讓整個太醫院革職!”

    他要是死了,誰來給她將養身體,制作藥膳啊!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