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五十二章 引金瑰上鉤

第五十二章 引金瑰上鉤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雕花小樓之上,紅綢飄渺,香薰繚繞。

    透過一層層鮮紅的紗緞,一身紅衣的男子,眼角如月,勾起魅色天成,指尖奏上一把冰涼的冷泉,絲絲音律蕩氣回腸。

    有人輕聲從他身後走來,彎腰行禮道︰

    “公子,最近那五皇女頒發了榜單,說是尋一會易容術的高人,賞銀兩千兩。”

    兩千兩?

    往日一擲千金的五皇女,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

    “是麼,看來不是本公子要纏著她,而是她要來巴結本公子了,呵呵,去揭榜吧。”

    “是。”

    兩日後。

    玉人閣的生意越來越好了,這門檻都快被踏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玉面公子的緣故,不過這樣也好,相信很快就能漲股份了,卿畫也能多賺一筆。

    卿畫帶著休玉進入了玉人閣。

    玉人閣的老鴇花哥兒連忙跑過來迎接,一看休玉,臉上帶著異樣之色。

    花哥兒領事也有十幾年了,對這位休玉公子也熟悉得很,記得五皇女每次來,都會帶著他,兩人如膠似漆得,就連來找樂子,也是把人帶著片刻不離。

    說起來也有好一陣子沒見這位主了,想來他玉人閣的名字都是由這位休玉公子的名字改的呢,當初五皇女花重金成為玉人閣的頭號股東,又命令他將百花樓更名為玉人閣,那般寵愛,可是讓十里八鄉的男子羨慕得夜里都睡不好覺。

    “哎呀,這不是休玉公子嘛~五皇女殿下今兒個才想起來帶他來呀,上次您來都不見他人影,老身還以為休玉公子失寵了呢。”

    卿畫笑了笑道︰“怎麼會呢,休玉可是我的寶貝呢。”

    休玉的臉色有些僵直,嘴巴抿著也不說話。

    至從他回到府上,妻主就再沒傳召過他,現在好不容易要帶他出來了,卻又听她說,要將自己送給金大小姐。

    他的心已是碎了一地,哭了好一會,這才止住了。

    往日要是她看到他哭,定是心疼得給他擦眼淚的,現在的她卻再不會那樣親昵了,現在在府上最得寵的,反而是那個沐側君了。

    從來沒有像今日這樣難過,心痛得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妻主要將他怎麼發落都是他的命,他的命從來都由不得自己。

    兩人被花哥兒帶進閣內,卿畫一進去便問花哥兒︰“玉面公子可在啊?”

    她前日收到消息,說是玉人閣的玉面公子會易容之術,已經揭了榜了,她這才來找他。

    休玉听到她這樣問,就知道她是有了新寵了,難怪對自己那樣冷淡了,為了巴結金家,不惜將自己送出去。

    想到這里,休玉又落下幾滴眼淚來。

    花哥兒回道︰“公子已在閣內等候殿下。”

    卿畫點點頭道︰“那好。”正要趕過去,卻又被花小爺給擋住了。

    他滿臉賠笑道︰“實在不好意思,我們公子說,殿下必須拿出一千兩金子,才肯見您。”

    什麼?一千兩金?

    這人獅子大開口啊,這賞金是明明白白說的兩千兩白銀,怎麼又私自漲了?

    “千金?你們公子好過分啊,我哪有那麼多錢啊!”

    花哥兒指了指卿畫腰間的一個玉佩,這玉佩成色不錯,應該值不少錢。“要不殿下把這玉佩當了?”

    卿畫連忙將雪花玉佩放在手里,“那可不行,這是我夫郎送的。”

    玉佩她是不會當的,但腰包里也沒這麼多,難道又要貸款嗎?

    可是貸款了,短期內也還不上啊。

    卿畫又坐回了桌子邊,她一只手撐著臉,一只手敲著桌面。

    “老爹啊,不是我不願意幫你啊,一千兩金子我是真拿不出來,我在想想啊,要麼不要這張嫩臉了,到時求求那位公子?”

    她一抬眼,卻突然看到休玉在悄悄抹眼淚,這男人哭起來,還真是讓人沒抵抗力啊。

    剛才她說要將他送人,那哭得真是梨花帶雨的,這街頭好多人,搞得她像個沒人性的窩囊廢一樣,還是拋夫棄子的那種。

    “休玉啊,你別哭了行嗎?你放心,我把你送了還會在把你弄回來的。”

    休玉將眼淚擦干,一張如花似玉的臉已全然花了妝。

    “奴家知道,奴家沒有玉面公子好看,也沒有沐側夫好看,可是奴家也伺候了殿下這麼多年了,殿下,一日夫妻百日恩,您真要這麼無情嗎?”

    他這一哭,好家伙,周邊的賓客都往這里瞟了,時不時還指著卿畫再議論著什麼。

    卿畫有點難堪,但也是真的不想他再鬧下去了,于是聲音抬高了一點道︰“我再說一遍啊,我真的會把你送回來的,我發誓啊,我真的發……”

    誓字還沒說完,耳邊就听到一個路人呸了一聲。

    “呵,像這種沒心肝的發誓,也不怕被雷給劈死。”

    卿畫︰“……”

    此時陸勤帶著一個穿著金絲雲錦外披花襖的胖姑娘從大門進來。

    陸勤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也根本不想多待,于是把人帶到卿畫面前後,自己就躲去門外站著了。

    卿畫一眼就看到金瑰那四處流連的眼神,狀態還是當初的那個狀態,一看到美男就移不開眼。

    卿畫摸了摸鼻子,像切換面具一般換了一張神似原主一般灑脫的樣子。

    她笑著跑過去,“金大小姐,您可算來了啊,走走走,我帶你去喝酒。”

    金瑰還記恨著之前的事,她本是要將沐雲遠給自己的,結果又贖了回去,她的面子也已經丟了。

    她板著臉坐下,看著卿畫給自己倒酒,眼神又不自覺飄到前面那個妖嬈的男子身上去。

    這位,不會就是休玉吧?

    休玉曾經也是風靡一時的美人,後來深受凰卿畫寵愛,立為皇側夫,可沒想到啊,現在居然說要送給她了。

    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還是說,她有什麼圖謀?

    金瑰也不賣關子了,轉動著自己的大金戒指道︰“五殿下叫我前來,是不是有什麼事?”

    卿畫坐下,看了看休玉,“去,給金大小姐倒一杯酒。”

    金瑰在休玉的身上打量,在他將一杯酒放到自己手上時,那一股如玫瑰花一般的芳香便吸入她的鼻子里。

    艷而不俗的美人,這身段,這氣度,真是人間尤物啊。

    要是能讓她一親芳澤的話,真是死也心甘了。

    “你的酒,我可以喝,不過有什麼話,就趕緊說,我還忙著呢。”

    卿畫笑道︰“金大小姐好聰明啊,我請你來,就是想讓給在自己母親那里替我說幾句好話,你也知道,定遠將軍有兵權在身,又是三皇女的入幕之賓,最近我不小心得罪了你母親,還望大小姐,能幫我轉圜一下。”

    哦,原來是因為這個。

    金瑰是定遠將軍的獨女,但為人跋扈張揚,品性不端,因此定遠將軍怕被人抓到把柄,所以將她放在老家,每月捎一些銀子養著,也不讓她來京城,母女兩個相隔幾百公里,難得見一次面。

    金瑰也知道母親的權力,這個五皇女向來是個草包,肯定是斗不過母親的。

    她高傲得笑了一聲,臉上的肉都舒展開了。

    “好啊,只要你真的願意把這個小美人送給我,我必定讓我母親與你和好,也許我們還能成為朋友呢。”

    卿畫面上點著頭,一副生怕金瑰不同意的樣子。

    實際上已是對她厭惡至極。

    她算哪根蔥?不過是仗著自己的母親做著壓榨百姓的地頭蛇罷了。

    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金大小姐說得好,今晚多喝幾杯,等會,我就把休玉送到你房里去。”

    “好啊,嘿嘿嘿嘿。”

    听到卿畫這樣說,金瑰望著休玉發出一聲淫笑。

    休玉看著她,就像是在看一頭嗜血的狼。

    他的內心在掙扎,慢慢變得絕望。

    妻主為何不再疼愛自己了?她真的變了,變得他都不認識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