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五十章 卿畫為顛茄出頭

第五十章 卿畫為顛茄出頭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陳貴君近日心情不順,食不下咽,睡不安穩,總覺得要有什麼大事發生。

    容顏已老,恩已斷,陛下不再來他宮里了,他又眼巴巴得去臥鳳閣悄悄瞄上一眼,只要能看她一眼,自己這顆心也才能落地。

    只是他听說陛下的精神越來越不好了,太醫院那邊有一位神醫,正為她診治,也是不知道怎麼樣了。

    他站在門前,看著院中的花圃出神,負責打理花圃的那個花匠,一直在鋤地,也並沒看他。

    陳貴君看他那樣子,也是可憐,于是問︰“你那張臉算是毀得差不多了,但不像本宮,治都治不了,要不本宮還是自費給你找個大夫吧?”

    那人停下了動作,垂著目光。

    “貴君說笑了,整個太醫院看了我就像看到鬼一樣,何必多此一舉?”

    陳貴君沒接話,也懶得多管閑事,正要回屋,就看到卿畫風風火火得跑過來了。

    他其實是不想這孩子經常往後宮跑的,就怕被人說閑話,但從前她不怎麼和自己親近,現在常來看他,也是難得。

    “父君啊~”

    卿畫笑著走到陳貴君眼前,手里提著一大包東西,聞著還挺香。

    陳貴君捏了捏閨女的鼻子,“你這孩子,下個月就要參加政論,怎麼還往這里跑?”

    卿畫嘟著嘴,笑道︰“哎呀,我想父君嘛,你看,我給父君帶什麼來了?這是東城口賣得最好的叫花雞,我買了兩只,給父君嘗嘗鮮啊。”

    兩人坐在一起,吃著那香噴噴的雞肉,陳貴君的胃口也好了不少。

    卿畫看了看門外,忽然問陳貴君,“父君,那個打理花圃的到底是誰啊?剛才好像再跟你說話呢。”

    她好像很少見他說話,每次見他,就是一副狼狽的樣子,要麼就是一直埋頭苦干。

    “他叫顛茄,原本是鳳後宮里的人,後來因為性格有些偏執,得罪了鳳後,染上惡疾被趕了出來,我見他無處可去,就收留了他。”

    究竟怎麼染上惡疾的,他也不好說,鳳後的手段他也清楚,折磨人的方式千奇百怪得。

    卿畫撕了一半塊雞肉,跑到門邊去,沖那人招招手。

    “嘿,那個你叫顛茄對吧?我這里有吃的,你要不要吃啊?”

    顛茄用一只手不停地鋤地,壓根沒理她。

    卿畫︰“……”

    真有個性,居然敢無視她。

    可能性格確實很孤僻,不願意相信人吧。

    卿畫走到他面前,將雞肉再次遞給他,“本殿下給你東西你敢不要,那就打你板子,趕緊給我接著。”

    顛茄抬頭看了她一眼,將雞肉拿起來,咬了一口。

    他慢條斯理得吃著,兩只如豌豆一樣圓溜的眼楮卻沒有看手上的雞肉,而是目不轉楮盯著卿畫看。

    卿畫笑道︰“怎麼,我看上去很奇怪嗎?”

    顛茄搖搖頭,總算說了一句話,“五殿下,很美。”

    他其實不願意跟這些貴人說話,尤其是除了陳貴君以外的人。

    他能有一席之地,還得仰仗陳貴君,只要安心做事就好,其余的人,也都不重要。

    而這位五皇女,跟陳貴君長得很像,他們都有著一雙含著波光瀲灩的溫柔眼眸,而眼前這個少女,則更加親和美好。

    他雖然沒有見過她幾次,但他就是這麼覺得。

    卿畫又道︰“我剛才好像听父君說要帶你去看病,是這樣嗎?”

    顛茄點點頭,沒有說話。

    卿畫︰“你為什麼不願意去看病呢?”

    顛茄的眼如死亡一般沉寂。

    “我不過一個卑微下人,長得如何,又不重要。”

    此話听著就像在使性子,卿畫可不相信。

    “身為男子,怎麼會不重視自己的容貌?顛茄,你值得過一個正常人的人生。”

    正常人?

    顛茄在心里諷刺得笑了,只是臉上並無多余表情。

    是了,他曾經也這樣期盼過,不過現在想來,也只是鏡花水月而已。

    他現在活著的意義,就是能讓那些想讓自己死的人,不那麼開心罷了。

    卿畫見他又不說話,有點著急,猛地將他的鋤頭揮開,拉住他的手就要往外走。

    “走,我帶你去看病,我認識一個神醫,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顛茄的手被人這樣一拉,整個人都被牽扯起來,可是那一顆如同石頭般冷卻的心,卻很難再炙熱了。

    他甩開女子的手,冷冷道︰“殿下還是不要白費功夫了,這不合規矩,我只是一個奴才,殿下最好不要離我太近,免得沾了晦氣。”

    “什麼晦氣?”卿畫十分嚴肅道︰“你是個人,為什麼任由著那些人作踐你呢?上次你被人那麼欺負,要不是我出現,你就這樣被他們打死嗎?”

    她最討厭的,就是自暴自棄的人。

    “死了不好嗎?”

    顛茄的臉扭曲起來,“死了就干淨了。”

    卿畫往前走了幾步,又回頭見那人還是站在原地。

    她又轉身走過去,理了理胸前的發絲,抬著下巴道,“你是我父君的人,要死也得問過我父君,我現在必須要你去,你敢抗旨?”

    顛茄淡淡說道︰“奴才不敢。”

    “既然不敢,就跟我走吧。”

    卿畫把人帶到了太醫院,一進門就惹來了一陣異樣的眼光。

    這些太醫們都是些女人,看卿畫身後那人的眼神都帶著莫名的敵意,也都因為礙于卿畫的面子不敢多說什麼。

    顛茄站在她身後,對這些習以為常的目光並無什麼感覺。

    但他面前的這個背影,本是嬌小的,可不知怎麼的,卻感覺那樣堅固。

    她這麼做,目的呢?

    他又能帶給她什麼?

    太醫院院士走來向卿畫請安,看著卿畫帶來的人,也是斜視著眼光,之後才埋下頭。

    “怎麼了,你們太醫院的人,都習慣在門縫里看人,沒站門縫上了,眼楮都變細了嗎?”

    卿畫這麼一說,院士也誠惶誠恐道︰“殿下有所不知,您身後這位,宮里人都叫他毒奴,是犯了事被斷了一只手的,殿下還是不要管他的好,以免沾了一些不好的東西。”

    沒人會願意給一個毒奴治病,毒奴的心是冷的,沒有感情的,再說了,就算她們願意治,那要是治不好,可不白費功夫了嘛。

    這些人都是看人下菜碟的,之前陳貴君也想過命她們給顛茄看病,但這些人跑得比狗都快,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顛茄的臉已經潰爛得連眼楮都很難睜開,再不治,怕是會持續壞死。

    “他有名字,叫顛茄,還有,我倒不知這太醫院這麼大的面子,我听父君說,他想讓你們給人看病,你們都百般推辭,怎麼,是要我去拿母皇的聖旨過來,你們才給人治病嗎!?”

    幾人見這堂堂五皇女已有怒氣,連忙跪下來高呼道︰

    “殿下贖罪,請饒恕臣等不敬之罪!”

    卿畫嘴角一撇,都懶得跟這些人說了。

    “行了,我來找若憐安,他在不在?”

    院士剛要推脫說不在,一道清麗的身影便從門邊走來。

    “五殿下,您怎麼來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