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三十五章 殿前群臣分派而站

第三十五章 殿前群臣分派而站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女帝表面上對什麼事都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可一遇到皇女的事,卻也會提醒幾句。

    卿畫也不知道自己原來是做錯了什麼,讓自己的母皇這樣冷淡,仿佛她們不是母女,只是一對有著粘連的路人。

    此時的定遠將軍將眾人的思緒轉圜到了三皇女身上,她有意在大殿上試探群臣。

    “微臣有一事相求,三皇女殿下已在大牢中關押多日,自言已有悔過之心,還請陛下看在殿下年幼無知的份上,將她輕罰吧。”

    此話一次,幾位大臣也都紛紛上奏。

    “臣等附議!”

    這一些肱骨之臣,哪怕垂垂老矣,也是盡心要博得更錦繡的前程。

    女帝望著眾臣,擺著慵懶的姿態。

    “好啊,那就放出來吧。”

    竟是這般輕描淡寫,正如卿畫當日復位,她也是這樣擺著一副審視官的姿態,不參雜任何私人感情。

    難道高高在上的女帝,竟是不講半點情面的嗎?

    她的母皇,就是這麼敷衍自己,敷衍這個天下的嗎?

    卿畫將一口氣硬生生吞了去,她現在還不能跟這些人硬踫硬。

    末了,女帝抬目道︰“有事啟奏,無事就退朝吧。”

    卿畫見群臣已無話可說,抓住機會向女帝請求。

    “兒臣有一事相求,兒臣想迎娶沐家嫡公子沐雲遠為皇正夫,還請母皇恩準!”

    女帝看了她一眼,冷笑一聲道︰“那沐雲遠名聲可不算太好,你確定要娶他嗎?”

    “兒臣一定要娶。”卿畫目光堅定。

    女帝問完,又看了眾臣子一眼,竟發現滿朝臣子,包括沐尚書,也都靜靜看著,沒有一點要插手的意思。

    她的五皇女啊,是變了,可還是太過稚嫩,看不出這滿朝離心,不過將每一個有可能擔任儲君的人當作棋子罷了。

    身為女帝,最恨的是結黨營私,可是她身居皇位多年,怎麼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復雜關系。

    現今,她的大皇女潛伏在暗,三皇女有勇無謀,其余的皇女也都在觀望的姿態,這五皇女從前那些事,也讓她失望透頂了,這般看下去,真是一個也靠不住。

    女帝笑道︰“準了。”

    卿畫愣了一會兒,才發覺母皇已經同意了。

    她連忙叩拜謝恩,“兒臣多謝母皇成全!”

    好像有點太容易怎麼回事?她原本還打算舌戰群雄呢。

    實在太奇怪了。

    退了早朝,卿畫走出大殿,卻看到沐尚書和定遠將軍走在一起。

    兩人有說有笑,按理說她們各自為營,原本不該走在一路,卿畫覺著這兩人透著一絲古怪。

    卿畫走了過去,沐尚書便對她行了一禮。

    “恭喜五皇女,得償所願啊!”

    卿畫點點頭,“以後還得仰仗沐大人。”

    沐尚書一瞬間變了眼色,似乎已不在意此事,轉身對著定遠將軍拱手道︰“以後仰仗的應該是將軍才對,五皇女殿下實在客氣,下官這可憐的兒子,也算是有福分,嫁得如意妻主。”

    定遠將軍目視著前方,言語間也帶著若有若無的暗示。

    “可不是,沐尚書子嗣眾多,這一個嫁了,也就像潑出去的水,只是投了個注,我們三皇女乃為嫡出,以後的路還長呢,走,沐尚書,我們出宮喝一杯,一杯免恩仇。”

    “請,將軍。”

    “沐尚書請。”

    兩人走後,卿畫就那樣站在原地,這才過幾日,她都好像不認識沐尚書了。

    她以為沐尚書在這朝廷中一直保持著中立,現在才發現,她左右逢源,誰都可以和她在一個陣營,而當一個處于弱勢地位,沐尚書又很快扭轉自己的形勢。

    沐雲遠于她而言,真的就是一個可隨意處置的物件,除了這一層顯貴的身份,沐雲遠真的已經一無所有了。

    天色很快暗了下來,像是有暴雨將至。

    卿畫下了玉階,卻見一個男子跪在路邊,他額頭紅腫,一直在磕頭,沿著宮道三叩九拜。

    嘴里喊著︰“請主子恕罪 ,請主子恕罪!”

    卿畫走到他跟前,問︰“我是五皇女凰卿畫,請問這位公子,可是遇到什麼難事?”

    男子呆呆傻傻得回過頭,見到卿畫,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死死拽住了她的裙角。

    “您就是五皇女?殿下,民夫求您,求您給貴君求求情,讓他放過我的兒子……”

    他哭得雙目紅腫,聲音嘶啞不堪。

    “你說誰是你兒子?”

    男子垂下頭道︰“我是尚書正夫,是沐雲遠的父親。”

    卿畫連忙蹲下身問道︰“到底怎麼回事?雲遠他人呢?”

    “昨夜,遠兒被宮中陳貴君傳召入宮,一夜未回,我今早便來要人,陳貴君卻將我打了出來,他的內侍監讓我從這里一直磕頭回去,否則就將我兒子處死啊!”

    沐正夫又磕頭道︰“坊間傳聞,他曾委身敵寇,近日不安分,私自行不軌之事,今早貴君下令,將人圍困,現已下落不明,皇女殿下,您一定要為遠兒做主啊!”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過一夜之間,雲遠怎麼會發生這麼大的事?

    “什麼!怎麼可能,沐雲遠是我的正夫,他憑什麼這麼做?”

    卿畫扯住沐正夫的肩膀,焦急得問︰“是誰扣押雲遠的?”

    “是陳貴君。”

    “什麼!”

    是陳貴君,她的父君!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