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三十三章 我不會娶你

第三十三章 我不會娶你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卿畫連忙回過頭,有些慚愧得笑了一聲,她這樣子,還真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看啥啥都是買不起的樣子。

    “沒什麼,我今天來是來跟你談一筆生意的。”

    黎宴眉毛一挑,“噢?”

    卿畫將一台制作完成的半機械放到紫檀木圓桌上。

    “你看,這就是上次給你看的圖紙做出來的,我試驗給你看。”

    卿畫將機器放好,再用布料試驗了一次,速度也確實很快,要是發展起來,一定能節省很多時間,黎宴做了這麼多年的服裝制造,也沒見過這麼有趣的玩意。

    東西確實是好,就是他當下不太緊要,這生意嘛什麼時候做都可以,要是人跑了,機會就少了。

    黎宴微笑著望著卿畫,“怎麼,你想賣給我這個?”

    “對啊,我這個專利可謂是史無前例,我們是老熟人了,就算你一萬兩銀子,賣給你了,我家里還有九台,你給我九萬兩,後面給你提供原材料,免費教你怎麼制作怎麼樣?”

    看她這麼著急,想必是急需一大筆銀子,能讓她這麼拼的,除了沐家那位公子,還能有誰?

    黎宴含著如古井一般深邃的目光,“雖然錢是沒問題,可是……我憑什麼要這麼快結給你,這麼大一筆銀子,不能先緩一緩,分期付嗎?”

    卿畫還以為自己听錯了?堂堂黎大公子隨手就能拿出一百萬兩的能力,還跟她講什麼分期?

    于是一本正經得要跟他講講道理了。

    “你還要分期?黎宴,黎大財主,這整個京城的人都沒你有錢,你憑什麼要分……喂,你干什麼!”

    就在她說話的功夫,身後卻被人緊緊擁住,卿畫被他這一動作嚇得忘記動彈,耳邊是他灼熱的呼吸。

    他的貼近,像極了一團炙熱無比的火苗,叫人難以抑制內心的燥熱。

    “你要是娶了我,莫說十萬兩,我整個人都是你的,你想要多少銀子,就要多少銀子,比起你心心念念的沐雲遠,我是不是更有資格,做你的正夫啊?”

    他的聲音出乎常理得輕柔,末了又將手握到她腹部的雙手上,輕輕撫摸,親昵非常。

    這人,怎麼突然這樣……

    卿畫被他這一挑逗,也差點沒能緩過頭來。

    “你為何一定要嫁我呢,我,我很窮的……我,我沒聘禮娶你!”

    “本公子還瞧不上你那點聘禮。”

    “那……你可是因為,喜歡我?”

    卿畫發出由心里衍生出來的微笑,有男子主動這樣靠著她,不是有意還是是為了什麼?

    靠在她肩頭的男子,用鼻尖踫了踫她的耳垂,一時間將她的臉都羞成了柿子。

    他用最溫柔的聲音說︰“我喜歡你……的皇女身份。”

    卿畫立即回神過來,將那人猛地推開。

    “黎宴!我就知道!”

    她就知道這家伙不會按常理出牌的,真是討厭!

    卿畫羞愧難當,自是逃避一般出了大廳,卻看到一行人拖著一口棺材正要出。

    身後跟著浩浩蕩蕩的一群男子,他們都穿著孝服,臉上都蒼白如紙,帶著瀕死的絕望。

    他們哭哭啼啼,卻也不敢太大聲,被一群侍衛圍起來,像是守護著自己家族的財產。

    黎宴跟在卿畫身後,“我姑姑在八日前去世了。”

    這話從他口中說出來,總是蒼白而無力。

    原來是他姑姑去世了,就是上次在臨風樓和他吵架的貴婦,卿畫如今記憶猶新。

    怎麼沒過幾天就死了,難不成,真是縱欲過度?

    這後面的男子,都是他姑姑的夫郎嗎?

    眼瞧著都有二十余人,他姑姑背靠著黎相這座大山,自是要多少夫郎都娶得起的。

    卿畫猛地回過頭看他,“那你這些小姑父不都得守寡了?”

    黎宴走到院子里,看著那一行人,瞳孔慢慢焦距,耳中的低淺哭聲化為悲傷,緩緩將他的思緒扣在滿目的白衣上。

    “他們不是守寡,而是陪葬。”

    卿畫滿臉都是震驚,胸前的心跳難以壓制。

    這些男子,都會殉葬嗎?

    “從小到大,只有大姑父對我最好,姑姑去世那天,他便上吊自盡了,這些男子,也會在棺木下葬之後,為姑姑殉葬,天璃國的男子卑微如塵土,身為皇家或貴族的家眷,若妻主在生前簽訂了管制協議,就能在自己去世後,強制所有夫郎殉葬,這是天璃國男子的宿命。”

    卿畫若有所思得看著黎,“那你還在這個時候要我娶你?”

    “你身為皇女,可許女帝親下賜婚詔書,有了詔書,黎府則三年不可有沾血腥之事,否則就是對陛下不敬。”

    黎宴對這些男子有些超乎尋常的悲憐,他從小看著姑姑待他們是如何惡劣的,整日非打即罵,只要有一點不合心意,就是將人發賣去了官窯,這輩子就算是苟延殘喘于人世了。

    姑姑待也算真心誠意,幾次去錦田縣找他,想帶他回來,可他厭惡這個姑姑,那也是不妨礙。

    如果他必須要嫁,那嫁給眼前這個沒出息的女子,好像也不算太壞,至少,她可不敢對自己頤指氣使。

    卿畫一只手握成拳頭,蹙起眉毛,對著黎宴冷冷一笑。

    “好啊,黎宴,你可算是承認了,你這分明是利用我!”原來他處心積慮這些,都是為了這個,卿畫倒是差點被他給糊弄了,她是絕對不會將婚事當作兒戲的,也不會為了這些,讓黎宴賠上自己的幸福,這不值當。

    卿畫轉身便要走,黎宴卻將她拉住。

    “難道皇女殿下認為,我還不配做你的正夫嗎?”

    卿畫轉過頭道︰“我說過,我只想娶沐雲遠一人,他會是我的正夫。”

    “你應該知道,拒絕我,會是什麼下場嗎?”

    黎宴說完,轉頭對著一邊守候的香玉,“去,拿十萬兩銀票來,給你未來的女主人。”

    卿畫將他的手拉開,輕笑道︰“後日上朝,我會祈求母皇赦免這些人,這樣你就不用嫁了,我是不會娶你的,黎宴,你听著,我凰卿畫,不會娶你!”

    她眼中決絕,仿佛知道對他沒有半點興趣。

    黎宴眉目淡然,卻不知為何,心中憤恨不平。

    他是堂堂黎相的嫡子,擁有萬千資產,竟會被一個尚書家的小家子公子給比了下去。

    不過,那沐雲遠想要從他手里爭著一處地位,可是要付出些代價才是。

    香玉將銀票拿過來後,對著卿畫一拜︰“恕奴婢多言,殿下這般排斥公子,一定是會後悔的。”

    卿畫拿好銀票,干瞪著眼道︰“錢我會掙,我才不會吃軟飯呢,我凰卿畫字典里,就沒後悔這個字!”

    等某人大搖大擺離開後,香玉也為自家公子感到不值。

    “公子這番苦心,怕是見不到水花了,奴婢看這五皇女心思還真是簡單,連為自己謀劃的心思都沒有,奴婢看公子,還是換一個人選吧。”

    黎宴見著香玉,嘴角輕輕一揚,一雙勾魂銷魄的雙眼傾瀉出不可捉摸的意味。

    “就是因為她簡單,所以才好玩啊,香玉,我們賭一把吧,就賭凰卿畫,會有多狼狽。”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