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三十一章 這張面具來自深淵

第三十一章 這張面具來自深淵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昏暗的地牢之中,一道黑色的身影踩著光滑的水泥地,從最幽閉的環境里走來。

    他將斗篷揭開,露出清俊的容顏。

    牢房的欄桿後面,整潔的床褥,清掃過的地板,以及光鮮的食物,都無時無刻不再提醒著他,這里關押的不是罪犯,而是集萬千恩寵的三皇女。

    “我給你親手做了羹湯,殿下您受苦了。”

    他將食盒打開,獄卒便打開了牢門將東西拿進去,之後離開。

    凰安璃聞著香甜的羹湯,嘗了一口,笑得燦爛,“不錯啊,沐寶貝兒的手藝,是越來越好了。”

    沐雲遠笑了一下,將長袖掀開,露出手臂上粗壯的青色筋脈。

    “殿下,雲遠好久未得到解藥,每夜都疼得不行,三皇女可否憐惜雲遠,將解藥給我。”

    凰安璃放下碗,走到鐵欄上。

    “我哪里隨身帶著啊,你放心,過不了多久,我就出來了,出來後,肯定要娶你的,到時我們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她知道這個男人每時每刻,都想要得到自己的青睞,只是他還是騙了她一次,凰卿畫現在好好的回來了,根本就沒有生病。

    難不成是那凰卿畫刻意下套?

    她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交出解藥的。

    “呵,你說了這麼多遍,換做以前,我可能會信,不過現在,信不得……”

    沐雲遠垂著眼眸,“凰安璃,你一直都這麼自信,以為所有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從前是喜歡過你,但那也只是一個幻想罷了,你從深淵之中救我,這些年我為你做事,也已經足夠了,還請你放過我吧。”

    這是他最後一次求她,但與以往不同。

    記憶里的少年時光,他每次都會去皇宮外張望,奢望有一天,她能從里面走出來,剛好與他踫上。

    或者是听到她納了新貴,暗自吃醋,難過。

    如今的自己,心境是大不相同了,年少時的喜愛,不過是一種念想罷了,人若沒了念想,又怎麼活得下去呢?

    凰安璃臉上有些失望,又很快變成了盛氣凌人的張狂。

    “沐雲遠,你的意思是,你想擺脫我,還是說,你早就背叛了我?”

    沐雲遠眉目淡然,“是,因為我想要過全新的生活。”

    呵,全新的生活?

    “你是說,你要跟她在一起?”凰安璃眼底有著無盡的諷刺。

    “她說她不介意的,她會以正夫之禮,娶我進門。”

    說起這個,沐雲遠的臉上是憧憬的。

    那是他一直以來的心願,嫁一個真心疼愛自己的妻主,成為她的正夫。

    “哈哈哈哈,娶你,做正夫?”

    凰安璃咧著嘴,敲打著鐵門,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

    “沐雲遠啊沐雲遠,別說是我,就連金將軍和她軍營的人,都知道你從前那些事,要是那凰卿畫一輩子是個卑微賤民,她也許會瞧得上你,現在她回來了,是我天璃國的五皇女,她會娶你做皇正夫?嘖嘖嘖,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天真。”

    凰安璃的話像一根針狠狠扎進他心頭,仿佛永遠都拔不出來。

    他是沐尚書的嫡子,是人人艷羨的第一美人,可這些虛名不過是那些人可憐他,編造出來的想象罷了。

    他沐雲遠,從兩歲起,便成了叛軍的俘虜,在那種骯髒齷鹺的環境下生活了整整十年。

    他以為這一生,都回不去了,後來定遠將軍揮兵南下,清除叛軍,他才得以逃脫。

    後來的他顛沛流離,不幸被卷入兵亂,差點失去清白,是凰安璃救了他。

    她給了自己生還的機會,又怎麼能不將她當作畢生的光?

    他心甘情願,成為她的棋子,從沒想過要逃離。

    可是後來他也清醒了,她不是光,而是徹底的黑暗。

    “解藥在哪兒?”

    事到如今,還想要解藥嗎?

    凰安璃攤開手,搖頭道︰“我憑什麼要給你?你以為你是誰?一個骯髒的奴隸,一個被人踐踏到泥地的男人,我能答應娶你做侍君,已是給你臉面,你這樣給臉不要臉了,我看你是只配去那齷鹺的軍營里,成為一個伺候別人洗澡的可憐蟲。”

    凰安璃的話如同毒蛇一樣鑽到沐雲遠的骨髓之中,痛徹心扉,也不過如此了。

    她又笑起來,最後捂著肚子,發出一聲痛呼。

    “額……沐雲遠,你給我放了什麼!”

    她的肚子,好疼……

    “毒藥。”

    沐雲遠從口中輕描淡寫吐出兩個字,眼眸中像是被血色籠蓋,他的恨,他的痛,在這一刻,才算是找回真正的自己了。

    父親從小便跟他說,要忍耐,忍耐。

    忍耐……

    那一封封被他拆了又拆的信上,永遠都只有,忍耐。

    父親的無能,比起身為尚書的母親,更叫人絕望!

    “凰安璃,假如我的前半生被母親毀掉,後半生注定要和你糾纏不清,那我情願跟你玉石俱焚!我想,以我這條命和皇女做抵,我不虧。”

    凰安璃在這一刻,才算真正看清了沐雲遠,那個表面淡泊寧靜的男子,實際上,也有著狠絕的一面。

    沒想到,他還真的長大了,那個她一直看著的,一個不起眼的工具,一個隨意可拋棄的奴隸,也學會咬人了——

    “沐雲遠,你可真狠啊,她竟然會讓你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凰安璃咬著牙,從手里抓出一只蠱蟲來。

    “這母蠱,便是解藥。”

    只要殺死母蠱,沐雲遠體內的毒性就會各自散發出去。

    他伸手拿起那蠱蟲,眉間終是放下了許多。

    這麼多年了,他就盼著這一天,從今往後,他就自由了。

    “那我的解藥呢?沐雲遠,快給我!”

    凰安璃伸出手,卻拿到一棵發黃的稻草。

    “你……”

    沐雲遠輕輕一笑道︰“三皇女殿下,您別怪我,我可不敢給您下毒啊,您做了這麼多惡事,又將我當作一灘爛泥,我只是下了一點巴豆,這肚子里的壞水排走了,才能睡得著。”

    “沐雲遠!你這個賤人!”

    凰安璃抓著鐵欄,發瘋似得搖晃起來。

    那人走遠後,凰安璃便蜷縮起來,一直在地上打滾。

    卿畫打發了獄卒,才好不容易進來,一來就看到凰安璃這樣痛苦的樣子。

    “哇,三皇姐,這是做什麼?新型的體操運動?”

    凰安璃一見到卿畫,就恨不得要撲上去將她撕碎。

    要不是她,她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

    沐雲遠又怎麼會背叛她!

    “凰卿畫,你怎麼還不,去,去死,凰卿畫,你,你這個虛偽的小人。”

    卿畫蹲下身,冷冷道︰

    “是啊,我是小人,所以,我今天來,就是來要解藥的,凰安璃,我知道是你給沐雲遠下的毒,趕緊把解藥交出來,否則,我就讓你被萬蟲啄咬。”

    “我,我已經把解藥給他了!”

    卿畫伸出手拿住凰安璃的胳膊,“凰安璃,事到如今,你還敢跟我撒謊,好啊,你看我不狠狠收拾你一頓!”

    卿畫操起袖子,正打算逼她一把,接著就听到一個聲音。

    “鳳後主子駕到——定遠將軍到——”

    不是吧,這麼不巧?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