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三十章 男人真的只是工具

第三十章 男人真的只是工具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卿畫連忙拿著手帕給自家老爹擦眼淚,也不知該怎麼安慰了。

    陳貴君將眼淚擦干了,扭頭便見一邊坐著的休玉,于是又笑著拉住卿畫的手。

    “你看,你的侍君多好看啊,多安靜啊。”

    他安靜?卿畫一想到剛見面時此人風風火火的哭泣,那真不能用安靜來形容。

    “休玉啊。”陳貴君叫了一聲,休玉急忙起身對他行禮。

    “貴君要回去了嗎?”

    休玉這段日子,也承蒙貴君的照顧,一直在宮里住著,現在能回到妻主身邊,也是因為有陳貴君的幫助,自是感激涕零的。

    陳貴君點點頭,“等有機會,本宮一定會再回來看你們的,你們啊,可要過好自己的小日子,本宮就期望有一天,我們家畫畫的好消息啊。”

    卿畫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問“什麼好消息?”

    陳貴君眼神帶著意味深長的暗示,“小別勝新婚,你們兩個的事情還要問爹,真是的,吃什麼長大的。”

    陳貴君一說完,休玉便羞愧得攪了攪手帕,一副難以言表的模樣。

    “……”,卿畫已石化在原地。

    從前黎野貓總說她不正經,她自己也這麼認為,現在看來自己是真的正經到爆炸啊。

    陳貴君要走的時候,還特意囑咐卿畫︰“你要記得,不管你母皇會不會待見你,你都是她的孩子,要懂得掌握自己的權力和財富,擁有自己的地位,才能保護好父君,還有自己愛的人。”

    卿畫躬身,也听進去了幾分。

    “卿畫謹遵父君教誨!”

    待人走後,休玉連忙靠了過來,縴縴素手搭上卿畫的肩膀,在她耳邊用灼熱的氣息呢喃了一句。

    “妻主~奴家的賀禮還沒送到呢~”

    卿畫被這一聲酥麻之音彈出老遠,表現出極大的不解風情,“有什麼東西趕緊拿出來,我還要去買聘禮呢。”

    “妻主買什麼聘禮?”

    “不要你管。”

    休玉目光留存一抹魅色,嬌笑一聲,將手帕掃到卿畫臉上。

    “嗯~奴家知道,妻主是想娶那黎家的公子,這街坊鄰居都傳遍了,听說你們兩個啊,都睡再一起了。”

    什麼睡在一起,這些嚼舌根的人是吃飽了撐的嗎?

    “我們什麼都沒有好不好?”

    休玉才不會信她的,這女人的嘴里還能有什麼真的假的,不就是一時情動一時又冷淡,反正沒個穩定的。

    “唉,這黎大公子要是嫁過來,可有奴家好受的了,他那火爆脾氣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奴家要再不得妻主您的疼惜,那可真是可憐巴巴兒呀~”

    休玉垂下手將衣衫一拉,大腿的線條便一覽無余,里面那一層的薄紗極其透明,輕輕一動,都變得那樣曼妙,似乎是成心要給人浮想聯翩的。

    “嗯~您看奴家,這衣服好不好看,這可是奴家精心準備的賀禮呢,妻主,我們可以進屋去,仔細看看呀~”

    休玉的唇瓣微張,兩眼像飄蕩的玉蝶,直往人心里鑽。

    卿畫是真的看呆了,不是因為對方太性感,而是她是真的沒見過這麼……有趣的男人。

    天吶,這個世界是怎麼了?原來賀禮還有這種形式的,真是大開眼界,三觀盡毀啊。

    “那個,很好看哈,我還有事,等我得空了再去欣賞哈,嗯,你很不錯,加油。”

    卿畫一邊笑著敷衍,兩只腳卻像馬達一樣飛快逃了。

    正想著怎麼解決聘禮的問題,迎頭便撞上在街上閑逛的凰耀希。

    她在這京都也待得差不多了,想著回去之前多采購一些東西,正巧踫上了卿畫。

    “皇表姐,你這怎麼跑得大汗淋灕的?”

    凰耀希瞧著,她身後也沒被豺狼虎豹追啊。

    卿畫甩了甩手,笑道︰“沒事,我就是鍛煉鍛煉身體。”

    “鍛煉什麼身體啊,我這忙得腳不沾地的,都沒空去找你,那個,最近暖寶貼賣了一些錢,我結給你啊?”

    卿畫這哪里是撞上了表妹,分明是撞上財神爺啊!

    她兩只眼楮都發出光來,“表妹,最近利潤多少啊?”

    “一千兩,咯,給你。”凰耀希拿出一張銀票,滿臉春風。

    這東西賣得還挺好,不過卿畫覺得,這東西賣得好恐怕也不是因為天璃國男子怕冷,怕是女子好色,就不喜歡男子穿得太嚴實,她屋里那個休玉就是這樣,生怕自己的身材不能讓人流鼻血。

    唉,想到這里,卿畫都不自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確保沒露出什麼端倪來。

    可算拿到一大筆的卿畫都快感動哭了。

    這應該能夠她買聘禮了。

    凰耀希看她那沒出息的樣子,笑道︰“我說,你用得著這樣嗎?你要真能娶了黎宴,別說錦田縣的十幾家商鋪了,這京城你都橫著走了,他可謂是有錢有勢,你就偷著樂去吧。”

    “我、我沒打算娶他。”

    凰耀希听到卿畫的回答,可謂是替她感到著急。

    這當朝丞相之子啊,一直沒有出嫁那也不是找不到人家,而是幾位皇女也不敢把人娶過來,一來受不了黎宴的脾氣,二來這黎相可是不好招惹,這媳婦要不合他心意,那也是要受罪的。

    但卿畫不一樣啊,黎宴這都明確表示自己非她不嫁了,她在不開竅,這黎相哪能給她好果子吃呢。

    “你啊,也就突然轉不過彎來,我建議你去大牢里面,看看你的好姐妹,人家現在過得可比你以前舒坦,她後院娶的那些,有幾個是真心喜歡的?現在朝廷上,官居一品的大員,除了沐黎兩家,都幾乎是三皇女的親家,到時可別怪我沒提醒你,等她出來了,你們幾個姐妹別想過安生日子。”

    凰耀希平日接觸的,都是達官顯貴,去的場合也是最高級的宴會,政治上的事可比卿畫要通透多了。

    這凰安璃為什麼能這樣狂妄,一是父後的權勢,二是自己夫郎的父家地位,別說是誣陷自己姐妹了,哪怕真的做了皇帝,那也是人心所向。

    卿畫一想,她說得也有道理。

    但,她還是不想娶黎宴。

    她答應過沐雲遠的,要第一時間去沐家下聘。

    但想起沐雲遠,她還是得將事情弄清楚,最好能拿到凰安璃手上的解藥。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