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書庫 都市言情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第二十八章 哭哭啼啼的男人

第二十八章 哭哭啼啼的男人

小說︰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作者︰恆今月| 類別︰都市言情



    “想要嗎?想要就娶我。”

    黎宴看著卿畫的眼神跟著銀票移動,覺著自己將她所有的心思都摸透了。

    她這個人比誰都好收攏的,只要拿出錢來,保證她什麼都能答應。

    卿畫笑著,伸出手摸了摸黎宴的額頭,雖然他並沒有發燒,那也肯定是哪根筋搭錯了。

    “黎宴,你以為有錢就能為所欲為嗎?我告訴你,我不會娶你的,就算要娶,我也只娶沐雲遠一個。”

    她現在心心念念,也只有沐雲遠一個人而已。

    再說了,黎宴之前對她的態度那樣惡劣,現在突然說要嫁給她,還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就怕有一天,他跑到床頭,溫柔似水得端著一碗東西,跟她說︰大郎,該喝藥了。

    那真是死不瞑目啊。

    世人都說五皇女薄情寡義,卻不知這番話能從她嘴里說出來。

    黎宴就那樣看著她離去,貼身丫頭香玉本想要將她抓回來 他也擺了擺手。

    “罷了,讓她走。”

    香玉這些年伺候主子,也從沒見主子帶過什麼人回來,主子向來要強,這第一次想與人歡好,卻還被嚴詞拒絕了。

    主子倔強,今後可怎麼過啊?

    “主子,您就這麼算了嗎?您的名聲可都被她毀了。”

    “名聲?”黎宴透紅的唇瓣揚起好看的幅度。“男人的名聲不就是用來被女人毀的嗎?比起那些始亂終棄的女人,我更願意嫁一個本就不愛的人,只要不愛,就能過好自己的日子。”

    香玉淡淡道︰“可是主子,您這樣委曲求全,以後要是真的嫁了,怕是不好過。”

    黎宴將園中一只白梅掰斷,拋之腳下。

    “花開堪折直須折,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我黎宴生來驕傲,倘若有一天,我被人所唾棄,那我就一定不會讓她在這高高的枝頭,耀武揚威。”

    他想做的生意,從沒做不好的,有些事想要達到目的,就必須用些手段。

    他現在唯一能想到的法子,就是嫁給她,只要能嫁給她,這一身無用的清白,名聲,又值幾個錢?

    京都的市集上,酒肆外的幾個客人,一邊喝著酒,一邊談論著近日的趣事。

    “誒,你听說了嗎?定遠將軍要凱旋歸來了。”

    “年年賦稅,年年征戰,我們天璃應該能安穩幾年了。”

    天璃和玄耀的戰爭持續好幾年了,百姓們過得都很苦,朝廷上能派出的將領都沒幾個有真本事的。

    定遠將軍是金家最有出息的一輩,她武功卓越,擅軍事謀略,最近一年內,她為天璃奪回了被敵軍攻陷的三座領土,她也是百姓們心中的大英雄。

    “金將軍回城,要是知道三皇女出事,肯定會聯合當朝鳳後求情,將人給放出來的。”一個男子說完,身邊的婦人將碗狠狠一放。

    “三皇女是公認的儲君,要我說啊,她肯定是被誣陷的!反正我支持三皇女,我們這里的人吶,都相信她。”

    “噓——這皇家的事,我們可別再亂說了,小心被抓到官府去。”

    “我們百姓若有錯事,免不了要挨板子,坐大牢,可要是皇家人做錯事,卻也只是貶斥或流放,真是世風日下啊。”

    卿畫听完,腳底下的步子也慢了許多。

    天璃國有律,凡平民或臣子亂國、造反者,誅其九族,貴族則誅其人,皇族則罷免,重則處死厚葬。

    她從前被冤枉篡位,也是因為自己是皇女,保了一命,就像現在的凰安璃,哪怕人已進了大牢,也多的是回旋的余地。

    卿畫一想到凰安璃回好端端被放出來,別提有多煩悶了。

    她一路走回老宅,卻見到門口被一大群人堵著,連兩個侍衛都已經沒辦法控制。

    卿畫剛到了門口,便听到一聲淒淒慘慘的哭喊。

    “啊,殿下呀——您可算是回來了——”

    卿畫被這聲音嚇得一激靈,接著一道艷麗的身影便從人群中奔來。

    那是一個穿著海棠紅繡花襖的妖艷男子,他的臉生得嬌艷欲滴,妝容濃烈猶如一團烈火,高清奔放的動作顯得有些夸張。

    周圍的人看他這個樣子,都連連發笑。

    男子就這樣奮不顧身得摔倒在卿畫腳下,拿著火紅的手帕哭得稀里嘩啦得,搞得卿畫一臉懵。

    “啊啊啊,殿下,您是怎麼了,您不認識奴家了嗎?”

    卿畫看著眼前騷包一樣的男人,這才從記憶里回想起來,這難道就是之前原主最寵愛的那個……休玉?

    “你就是休玉?”

    “殿下,您可算想起奴家了。”

    男人哭起來一顆顆眼淚滾落到唇邊,極具誘惑力。

    這畫面,怎麼有幾分像沐雲遠那時候,也是哭得無辜而魅惑。

    在卿畫的記憶中,雲遠並不愛哭,就算要哭,也是突如其來的,難不成還真是“師承此人”?

    卿畫將人拽起來,見他哭得不成樣子,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是好了。

    “行了行了,你再哭,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欺負了你,好端端的,干嘛要這樣。”

    休玉抽抽搭搭得,看著門外的人, “妻主啊,他們都是一些大戶人家的侍從,來給您送禮的,您復了位,是大喜事,可您這門口的看門狗啊,就是不知事,說您不在,都不請人進去的。”

    一群人听到他這麼說,也都紛紛擠了過來,個個拿著裹著絲絹的盒子要送過來。

    “五皇女殿下,這是我們張家的一點心意,您一定要收下啊!”

    “張家算什麼,這是我們堂堂四皇女的賀禮,快先讓奴才進去才是。”

    “奴才也拿來了四皇女殿下的賀禮。”

    ……

    休玉也笑得儀態萬千,“妻主~人家也準備了厚禮呢~”

    男人聲音柔弱,像是將一片羽毛輕輕撩拔了對方,非要叫人難以自拔才作數。

    卿畫看他那樣子,嘆口氣道︰“唉,我真的是服了,行行行,你們都把東西放下,人可以走了。”

    幾個侍衛听到她這樣說,也連忙將賀禮收起來,一群人被卿畫趕走,也都漸漸散了。

    場地上只剩下休玉一個人,而且他所說的賀禮,卿畫也是沒看見的。

    算了,她也不在意一個男兒能送什麼好東西。

    卿畫看向他︰“怎麼,你不回家啊?想留在這里蹭吃蹭喝嗎?”

    休玉從沒見過妻主對自己這樣冷淡過,要是以前,她肯定會把他抱在懷里狠狠揉捏一番,要是有一日不能親近他,妻主肯定也是會親自去找他的。

    她回京城這麼久,怕是都把自己給忘了。

    “嗚嗚嗚……”

    想到這里,他又抹著眼淚哭起來。

    “妻主是不是不要我了,休玉是不是讓妻主嫌棄了,妻主是休玉的天,求求您別不要我。”

    卿畫︰“……”

    我去,能不能不要老是哭啊!

    這個休玉,難不成還真賴上她了?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後接著觀看!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 | 人在女尊,靠貸款養夫郎!最新章節
[加入書簽]     [打開書架]     [錯誤報告]     [投票推薦]